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郝贵生:《共产党宣言》如何批驳资产阶级攻击“消灭私有制”的谬论的

2022-05-27 09:42:5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郝贵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学过《共产党宣言》一书的同志都知道,《宣言》一开始就指出:“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为了对这个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旧欧洲的一切反动势力都联合起来了,甚至共产党的反对党也拿“共产主义”这个罪名去回敬更进步的反对党人和自己的反动敌人。马克思恩格斯认为,“从这一事实中可以得出两个结论:共产主义已经被欧洲的一切势力公认为一种势力;现在是共产党人向全世界公开说明自己的观点、自己的目的、自己的意图并且拿党自己的宣言来反驳关于共产主义幽灵的神话的时候了。”因此《共产党宣言》的中心和宗旨就是回答什么是“共产主义”?或者说“共产主义”的科学含义是什么?第一章就是从历史发展规律角度回答了共产主义是对资本主义的否定,资本主义的灭亡和共产主义的胜利是“不可避免”的。第二章就回答了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斗争中形成的无产阶级政党共产党的阶级属性、特性、指导思想和最低纲领、最高纲领。《宣言》用一句脍炙人口的语言高度概括了共产党人或者说共产主义的科学含义,那就是“消灭私有制”。《宣言》没有任何一句话可以代替这句话,它最精炼、最准确、最深刻地凝练了“共产主义”或“共产党人”的灵魂、精髓。“共产主义”之所以受到各国反动势力的围剿,也是因为这句话。那么当时各国反动派以及一切资产阶级学者、政客如何歪曲、攻击、污蔑共产主义“消灭私有制”的科学思想呢?马克思恩格斯如何对之进行批判呢?《宣言》第二章从第15自然段到68自然段就集中批驳资产阶级攻击共产主义“消灭私有制”的种种谬论。

  《共产党宣言》已经发表174周年了,但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和各种反动势力反对和围剿“共产主义”的思潮仍然甚嚣尘上,包括当代中国。笔者认为,批判和否定“消灭私有制”,就是批判和否定“共产主义”,也是批判和根本否定《共产党宣言》。今天学习和研究《宣言》中对围剿“共产主义”的种种谬论的批判有助于深刻理解掌握《宣言》中的“消灭私有制”和“两个决裂”思想,认识当代反对“共产主义”、反对“消灭私有制”思潮的实质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下面笔者采取领读的方式详细解读《宣言》的这种批判内容和方式方法。因内容较长,笔者分为两部分解读。1—4为第一部分,5—7为第二部分。本文为第一部分。

  一、批驳共产党人要消灭个人的一切财产

  【原文】

  有人责备我们共产党人,说我们要消灭个人挣得的、自己劳动得来的财产,要消灭构成个人的一切自由、活动和独立的基础的财产。

  好一个劳动得来的、自己挣得的、自己赚来的财产!你们说的是资产阶级财产出现以前的那种小资产阶级的、小农的财产吗?那种财产用不着我们去消灭,工业的发展已经把它消灭了,而且每天都在消灭它。

  或者,你们说的是现代的资产阶级的私有财产吧?

  但是,难道雇佣劳动,无产者的劳动,会给无产者创造出财产来吗?没有的事。这种劳动所创造的是资本,即剥削雇佣劳动的财产,只有在不断产生出新的雇佣劳动来重新加以剥削的条件下才能增殖的财产。现今的这种财产是在资本和雇佣劳动的对立中运动的。让我们来看看这种对立的两个方面吧。

  做一个资本家,这就是说,他在生产中不仅占有一种纯粹个人的地位,而且占有一种社会的地位。资本是集体的产物,它只有通过社会许多成员的共同活动,而且归根到底只有通过社会全体成员的共同活动,才能运动起来。

  因此,资本不是一种个人力量,而是一种社会力量。

  因此,把资本变为公共的、属于社会全体成员的财产,这并不是把个人财产变为社会财产。这里所改变的只是财产的社会性质。它将失掉它的阶级性质。

  现在,我们来看看雇佣劳动。雇佣劳动的平均价格是最低限度的工资,即工人为维持其工人的生活所必需的生活资料的数额。因此,雇佣工人靠自己的劳动所占有的东西,只够勉强维持他的生命的再生产。我们决不打算消灭这种供直接生命再生产用的劳动产品的个人占有,这种占有并不会留下任何剩余的东西使人们有可能支配别人的劳动。我们要消灭的只是这种占有的可怜的性质,在这种占有下,工人仅仅为增殖资本而活着,只有在统治阶级的利益需要他活着的时候才能活着。在资产阶级社会里,活的劳动只是增殖已经积累起来的劳动的一种手段。在共产主义社会里,已经积累起来的劳动只是扩大、丰富和提高工人的生活的一种手段。

  因此,在资产阶级社会里是过去支配现在,在共产主义社会里是现在支配过去。在资产阶级社会里,资本具有独立性和个性,而活动着的个人却没有独立性和个性。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286—287页

  【解读】

  这里集中批判“有人责备我们共产党人,说我们要消灭个人挣得的、自己劳动得来的财产,要消灭构成个人的一切自由、活动和独立的基础的财产。”《宣言》分三个角度批驳这种谬论,即所谓消灭的“个人财产”分别是小农的个人财产、资产阶级的私有财产、工人的生活资料。

  第一,如果说消灭“个人财产”是消灭资本主义之前的小资产阶级、小农的财产,那么这种财产用不着共产主义去消灭,资本主义的工业发展已经把它消灭,或者每天正在消灭它。赖到“共产主义”身上显然是荒谬的。

  第二,如果说是消灭“个人财产”是指资产阶级的私有财产。那么资产阶级的私有财产是如何得到的呢?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是雇佣劳动,雇佣劳动能够给工人创造财产吗?显然是不可能的。这种劳动创造的是资本,是资产阶级剥削雇佣劳动的财产,是为资产阶级增值的财产。是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资本和雇佣劳动的运动中形成的。正是由于资本家占有资本,因此它在生产中不仅占有支配工人的个人地位,也占有支配社会力量的社会地位。资产阶级的财产即资本,是集体、社会的产物,是许多工人雇佣劳动的产物,归根结底是社会全体成员的共同劳动的结果。资本不是个人力量,不是资本家的个人财产,而是社会力量。书中做出结论,把工人劳动创造的资本,即资本家的个人财产变为社会全体成员的财产,不是消灭个人财产,不是改变财产的个人属性,而是把本来是社会劳动创造的社会属性的财产物归原主,它只是改变财产的社会和阶级属性。

  第三,如果说是消灭“一切财产”是消灭工人的个人财产。工人有个人的财产吗?工人在雇佣劳动下所获得的工资,是工人维护其个人及其家庭所必须的生活资料,它完全是依靠自己的劳动所占有的,是维护自己生命的再生产。它绝对不会利用这种生活资料来支配别人的劳动,它与资本家的财产即资本有本质的区别。共产党人绝对不会消灭工人的这种生活资料。共产党人消灭的是资本家利用资本占有工人剩余劳动创造的价值的这种可怜的生产方式。这种生产方式下,工人的生活、存在只是为资本的增值。在资本家眼里,工人活着的价值就是就是单纯为资产阶级的利益即增值资本。与上文联系起来,“财产”不是指一般物、劳动产品,而是指作为生产资料的能够给资本家带来剩余价值的资本。

  宣言认为,资本主义社会,活动劳动只是增值已经积累起来的劳动的一种手段。在共产主义社会里,已经积累起来的劳动只是扩大、丰富和提高工人的生活的一种手段。这里需要解释三个概念:劳动、活的劳动、积累起来的劳动。《宣言》一书中还没有把“劳动”与“劳动力”严格区别开来,第一章使用的“劳动”实际是指“劳动力”即特殊商品。马克思在《资本论》揭示了“劳动”的实质、本质。“劳动”概念太熟悉了,但熟悉并非真知。亚当·斯密提出了劳动价值论,但他没有揭示“劳动”的实质。马克思认为“劳动首先是人和自然之间的过程,是人以自身的活动来引起、调整和控制人和自然之间的物质的过程。”(《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第)简单说,劳动就是人积极主动地同自然界进行物质、能量、信息交换的过程。劳动的基本要素:人和物。在具体就是劳动者、劳动对象、劳动资料。在商品交换活动中,劳动创造价值,亚当·斯密把商品区分为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而且指出劳动创造价值,但究竟什么劳动创造使用价值,什么劳动创造交换价值?亚当·斯密没有揭示出来。马克思比亚当·斯密高明的地方是把商品区分为使用价值和价值,把劳动也区分为具体劳动和抽象劳动。具体劳动创造使用价值,抽象劳动创造价值。这一思想极其重要,马克思自己说,劳动二重性是理解他的《资本论》全书的枢纽。有了劳动价值论思想,才有价值形式理论,有货币理论,有资本理论。马克思还把劳动区分为私人劳动与社会劳动,把劳动区分为活劳动(即正在进行的脑力和体力支配的劳动过程)和物化劳动(死劳动即劳动成果,本书这里的“积累起来的劳动”就是物化劳动、死劳动。死劳动不能够创造价值,但能够转移价值。活劳动又区分为必要劳动和剩余劳动。必要劳动创造的价值就是工人的工资,就是劳动力的价值。剩余劳动创造的价值就是剩余价值。就是为资本家的资本增值的部分。本书这里讲的“活的劳动”就是劳动过程,“积累起来的劳动”即劳动成果,资本主义社会生产目的就是占有劳动者劳动创造的成果并转化为资本。活的劳动主要是剩余劳动是资本的源泉、手段。而在共产主义社会,活的劳动创造劳动成果、物化劳动“只是扩大、丰富和提高工人的生活的一种手段”,即全部用来为劳动者服务,为劳动者享用的。

  书中继续说,资产阶级社会里是“过去支配现在”,这里说的“过去”是指工人活劳动创造的积累起来的劳动即资本,“现在”指工人的活的劳动,也就是说资本主义社会里是资本支配活的劳动、也就是支配劳动力的使用价值。所以这种“积累的劳动”即资本是工人阶级受剥削压迫的根源。而在共产主义社会中,是“现在支配过去”,“现在”指工人的劳动,“过去”是工人的劳动创造的物质财富。这种物化劳动已经不是资本,不归资本家所有,归劳动者所有。劳动者及劳动过程支配自己创造的物质财富,是劳动者自己所享用。因为这些财产已经被剥夺了,已经物归原主,已经不是私有制社会,而是公有制社会了。

  因为资本主义社会里,资本支配工人的劳动,所有资本家具有独立性和自由,“活动着的个人”即工人没有独立性和自由。

  二、批驳共产党人要消灭个性和自由

  原文

  而资产阶级却把消灭这种关系说成是消灭个性和自由!说对了。的确,正是要消灭资产者的个性、独立性和自由。

  在现今的资产阶级生产关系的范围内,所谓自由就是自由贸易,自由买卖。

  但是,买卖一消失,自由买卖也就会消失。关于自由买卖的言论,也像我们的资产阶级的其他一切关于自由的大话一样,仅仅对于不自由的买卖来说,对于中世纪被奴役的市民来说,才是有意义的,而对于共产主义要消灭买卖、消灭资产阶级生产关系和资产阶级本身这一点来说,却是毫无意义的。

  我们要消灭私有制,你们就惊慌起来。但是,在你们的现存社会里,私有财产对十分之九的成员来说已经被消灭了;这种私有制之所以存在,正是因为私有财产对十分之九的成员来说已经不存在。可见,你们责备我们,是说我们要消灭那种以社会上的绝大多数人没有财产为必要条件的所有制。

  总而言之,你们责备我们,是说我们要消灭你们的那种所有制。的确,我们是要这样做的。

  从劳动不再能变为资本、货币、地租,一句话,不再能变为可以垄断的社会力量的时候起,就是说,从个人财产不再能变为资产阶级财产的时候起,你们说,个性被消灭了。

  由此可见,你们是承认,你们所理解的个性,不外是资产者、资产阶级私有者。这样的个性确实应当被消灭。共产主义并不剥夺任何人占有社会产品的权力,它只剥夺利用这种占有去奴役他人劳动的权力。(《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287—288页)

  【解读

  资产阶级指责共产党人消灭私有制就是消灭个性和自由。马克思恩格斯认为,这一条说对了,共产党人消灭私有制就是“消灭资产者的个性、独立性和自由”,为什么这么说呢?

  第一,封建社会和未来的共产主义社会没有自由贸易和自由买卖,就谈不上消灭独立性和自由。因为这里所说的独立性和个性、自由是指资本主义私有制下的自由贸易和自由买卖。对于没有这种自由的人谈消灭自由、个性没有任何意义。如中世纪的封建生产关系没有商品交换,也不存在自由贸易和自由买卖。资产阶级反对封建生产关系的重要理由就是要有自由贸易和自由买卖,特别是自由买卖劳动者的自由。而共产主义已经消灭了自由贸易、自由买卖的经济基础及资本主义的私有制,谈消灭资产阶级的个性、独立性、自由没有任何意义。

  第二,资本主义社会里十分之九的人没有私有财产,也没有个性、自由,更谈不上共产党人消灭独立性和自由了。在资本主义私有制社会里,谁拥有私有财产呢?十分之九的社会成员已经不拥有私有财产了,只有少数的十分之一的人才拥有私有财产。资产阶级攻击共产党人消灭私有制实际是大多数人已经没有私有财产的私有制了。共产党人确实要消灭这种只是少数人拥有财产的私有制。资产阶级把共产党人消灭私有制的科学结论歪曲为消灭所有人的私有财产显然是污蔑、歪曲。正因为少数人拥有私有财产,才有少数人的个性、自由,大多数人没有。所以我们消灭私有制,也就是消灭只是少数人的个性和自由。

  第三,资产阶级自己也承认,他们的个性就是资产阶级私有制的个性。这种个性就应当被消灭。共产主义消灭私有制实际就是消灭劳动不能转化为货币、资本、地租。这种条件消灭了,资产阶级的个性、自由也必然消灭了。资产阶级所攻击的所谓个性、自由,实际是资产阶级私有者的个性、自由。共产主义就是要消灭这种个性和自由,才能有广大劳动者、十分之九的没有私有财产的绝大多数社会成员的个性和自由。

  结论:共产主义并不剥夺社会绝大多数人占有劳动产品和进行消费的权力,也就是劳动者的个性和自由。共产主义消灭的只是利用对劳动产品的占有来剥削、奴役他人劳动的这种个性、自由和权力。

  三、批驳共产党人消灭私有制会助长懒惰之风

  原文

  有人反驳说,私有制一消灭,一切活动就会停止,懒惰之风就会兴起。

  这样说来,资产阶级社会早就应该因懒惰而灭亡了,因为在这个社会里劳者不获,获者不劳。所有这些顾虑,都可以归结为这样一个同义反复:一旦没有资本,也就不再有雇佣劳动了。”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288—289页

  【解读】

  资产阶级攻击共产党人消灭私有制导致一切劳动活动就会停止,就会兴起和助长“懒惰之风

  事实恰恰相反,资本主义私有制才造成了一部分人依靠资本占有、剥削他人的剩余价值和劳动成果劳动是不劳而获,是懒惰之风的根源。没有资本、没有雇佣劳动,就没有不劳而获现象,也就是没有懒惰现象了。因为社会主义社会是公有制和按劳分配。强调政治挂帅,绝大多数人都能够自觉劳动。攻击社会主义助长懒惰之风是对共产党人的污蔑、歪曲。

  有人污蔑社会主义公有制条件下会助长“懒惰”,如那个小岗村所谓“改革”就是借口集体所有制下导致农民懒惰,而土地承包制就消灭了“懒惰”。这是对集体所有制制和公有制的污蔑。不排除集体所有制和公有制条件下个别人有“懒惰”现象,但这种现象的根源不是集体所有制,而是部分农民的私有观念作用的结果。

  四、批驳共产党人要消灭教育

  【原文】

  所有这些对共产主义的物质产品的占有方式和生产方式的责备,也被扩及到精神产品的占有和生产方面。正如阶级的所有制的终止在资产者看来是生产本身的终止一样,阶级的教育的终止在他们看来就等于一切教育的终止。

  资产者唯恐失去的那种教育,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是把人训练成机器。

  但是,你们既然用你们资产阶级关于自由、教育、法等等的观念来衡量废除资产阶级所有制的主张,那就请你们不要同我们争论了。你们的观念本身是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和所有制关系的产物,正像你们的法不过是被奉为法律的你们这个阶级的意志一样,而这种意志的内容是由你们这个阶级的物质生活条件来决定的。

  你们的利己观念使你们把自己的生产关系和所有制关系从历史的、在生产过程中是暂时的关系变成永恒的自然规律和理性规律,这种利己观念是你们和一切灭亡了的统治阶级所共有的。谈到古代所有制的时候你们所能理解的,谈判封建所有制的时候你们所能理解的,一谈到资产阶级所有制你们就再也不能理解了。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289页

  【解读】

  指出资产阶级攻击共产党人从对私有制的消灭扩张到对一切精神产品的消灭,如消灭私有制就是消灭一切教育

  第一,指出资产阶级所说的要消灭的教育实际是培养绝对顺从、听话的奴才。因为教育是有阶级性的,不同阶级的教育培养的目标不同。资产阶级是把社会生活中的大多数人训练成机器,实践就是培养绝对顺从、听话的奴才。

  第二,指出资产阶级主张的自由、教育和法等观念看作是永恒的、超阶级、超历史的观点是错误的。一切观念、法、教育观念都受生产关系、所有制所制约。教育、法都是有阶级性的。这是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的基本内容之一。共产党人消灭私有制,实际是消灭是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上的一切社会意识、教育、法律等资产阶级的观念。而不是消灭一切教育。

  资产阶级不懂得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的原理,把资产阶级建立在历史的、暂时的资产阶级私有制关系上的也是历史的暂时的利己主义观念变成永恒的自然规律和理性规律, 强加在所有社会中,包括未来的共产主义。他们认为消灭利己主义及其教育,就是消灭人类的自然规律和理性规律,就是泯灭人性。马恩认为,自私自利的利己主义实际是私有制社会的产物,也是一切统治阶级所具有的观念。它根本不是社会生活中的永恒现象。把消灭私有制歪曲为消灭一切教育、消灭人性即消灭永恒的自然和理性规律是完全错误。资产阶级谈到消灭奴隶制关系就要消灭奴隶主的观念,消灭封建生产关系就要消灭宗教神学。资产阶级是赞同拥护的,为什么消灭资产阶级私有制就要消灭资产阶级的观念和教育,资产阶级就不理解甚至反对呢?

  (未完待续)

  2022年5月26日

  【文/郝贵生,大学教授,红歌会网专栏学者。】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