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孙锡良:八、九点钟的太阳

2022-05-04 17:06:11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孙锡良
点击:    评论: (查看)

  提起中国共产党党史,大家很容易就想起1921年上海的渔阳里和嘉兴的南湖,也会想起曾经的那十几个勇敢者,还会想起苏联的维金斯基。

  提起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一般人的脑子里什么印象都不会有,只知道“共青团”三个字的存在。事实上,一位苏联人,他叫CA﹒达林,对组织和成立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我们不应该忘记他。

  共产主义青年团,虽然它是由共产党人领导的,但它刚开始并不是共产主义组织,它的成员中很多持无政府主义思想,部分是改良主义思想,没有正确的政治方向。后来,中国共产党的方针是将逐步将其变成共产主义组织。

  共产主义青年团,追求的信仰是共产主义,它的主体定位在“青年”,只有青年才是国家的希望。

  1957年11月17日,毛主席在莫斯科会见我国留学生和实习生时的谈话中说: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这一年,毛主席64岁,已经进入老年,但他极其不一般地热爱青年。

  他为什么能这样看待青年?他为什么能如此精准地定位青年?因为他的青年时代就像太阳一样运转,他带领跟他有相同理想的一大批青年实现了共产主义的阶段性目标,他们曾经都是八、九点钟的太阳。

  如果我们把毛泽东和朱德看成是两位大哥,那么,缔造新中国的功勋卓著者就都是在大哥带领下成长的小太阳,他们的成功起点都在青年时代。

  十大元帅中,彭德怀30岁时就成为红军第5军军长;林彪20岁就参加南昌起义,22岁时就成为红四军第一纵队司令员;刘伯承25岁时就任护法战争的旅参谋长;贺龙18岁参加革命,31岁就成为北伐军军长;陈毅26岁就成为红军团指导员;罗荣恒25岁就参加秋收起义;徐向前26岁就当上了师长;聂荣臻27岁就是北伐军委特派员,28岁就成为中共前敌军委书记;叶剑英27岁当上师参谋长,29岁就成为师长。

  如果继续探究十位大将和其他将领,你仍然可以看到,他们基本上也都是在二十几岁的年龄就开始熠熠发光,他们都是在青年时代就为中国的前途命运而奋勇前行。

  毛主席,因为相信青年,所以始终把希望寄托在青年身上,因而最敢重用青年。

  新中国的建设,在任何战线上,不追求学界权威,不拘泥于老成持重,而更在乎奋斗精神、改革精神和创新精神,更在乎太阳般的活力。

  新中国刚起步时的建设者,两弹一星的功勋者,靠的都是青年,靠的都是小太阳,他们都是时代的幸运儿。除了赵九章、王淦昌和郭永怀四十多岁,姚桐斌只有二十多岁,孙家栋二十多岁,朱光亚二十多岁,王希季二十多岁,于敏二十多岁,周光召二十多岁,邓稼先二十多岁,陈能宽二十多岁,钱三强三十多岁,钱骥三十多岁,彭恒武三十多岁,程开甲三十多岁,黄纬禄三十多岁,屠守锷三十多岁,钱学森三十多岁,杨嘉墀三十多岁,陈芳允三十多岁,吴自良三十多岁,任新民三十多岁,王大珩三十多岁。

  后来的核潜艇研制,海陆空军建设,导弹部队建设,都是青年军挑大梁。

  毛泽东领导一代青年实现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成功。

  毛泽东又重用一代代青年为新中国构筑了安全屏障。

  在社会主义建设中,青年不但是主力军,还是领导者,袁隆平被湖南省树为杂交稻科研组组长时只有三十多岁,屠呦呦主持青蒿素研究时也只有三十多岁,结晶牛胰岛素的研究团队也是青年主力军……

  三线建设,不只是因为战备,更是为了改变中国内地基础工业薄弱、交通落后、资源开发水平低下的工业布局不合理状况。几百万建设大军中的绝大部分都是青年,他们是新中国工业播种者,他们还是新中国工业收获者。

  “知青”是一个历史名词,但它更重要的标记应该是一个历史功绩,一千多万有知识的青年上山下乡,他们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只是一个方面,实际作用是,他们用知识改变了落后的农村生产生活,他们用知识拓展了农村教育,让大量农村人文化脱盲。这一代青年,虽倍受争议,但我们也不应该忘记他们的历史贡献。

  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广大的青年们又迎来了一次新的角色转换。

  几亿农村青年奔向城市,他们用自己的能力和苦力实现了与曾经知识青年的创业互换,这个轨迹一直延续到今天。

  楼房,铁路,公路,桥梁,电站,等等,都是他们用双手和汗水浇筑的。

  电子厂,服装厂,皮鞋厂,五金厂……….无数制造业工厂的工人,大多来自于广大农村的青年们,他(她)们创造了“中国制造”的奇迹,是劳动力创造出来的中国奇迹,不完全是自主技术带来的奇迹。

  几十年来,中国积累了超过一亿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才,他们曾经都在新式教育中度过青年时代,他们用自己的知识储备一步步实现着“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的跨越,他们用青年时代的积累,他们用青年时代所学,正在或将要实现中国原始创新的大胆起步。

  青年,是八、九点钟的太阳,必然能发光放热,而且要不畏风雨,乌云,也许会偶尔成为障碍物,但绝不能被乌云永远遮住。

  青年,是八、九点钟的太阳,必须能体现活力,要把活力挥洒在中国主战场,为中国服务,为中国人民服务,唯如此,方不负时代所托。

  一百年前,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成立时,中国到处保留着租界,“洋人”还是一个特殊群体,中国人还处在奴隶半奴隶状态,中国到处是军阀督军,到处是汉奸卖国贼,到处是买办资本家,到处是枪声炮声。

  一百年前,共青团的团员们会高声宣誓:“我们将万众一心为工人阶级利益同资产阶级进行斗争……”

  一百年后,中国是自立的,是独立的,中国境内不再有法律意义上的特权洋人和特权阶级。

  一百年后,青年团员们,你们应该继续高呼:“我们的工人,我们的农民,还没有完全实现自己的权利目标,还有继续同某些阶层作斗争的需要……..”

  一百年后,三座大山是没有了,但帝国主义还在,侵略者还在,它们也在盯着并争取着中国青年。

  太阳是带来希望的,是驱散雾霾的,这便是青年的责任。

  太阳每天都要升起,这就意味着,青年,永远代表国家的未来。

  附言:

  1,如何看待马某某因涉嫌颠覆国家政权而被抓?答:此事不孤立,大鱼还在底。

  2,如何看待中国抗疫前景?答:整体上是有信心的,但也有担心,担心核酸检测会毁了中国抗疫,因为核酸检测更容易了,所以,莫名其妙地做核酸,有风险做,无风险也做,把做核酸当成是保乌纱帽的安全钥匙,很荒唐。这样做会失民心,对抗疫持久战很不利。

  3,有朋友问中美会不会马上摊牌?答:已经不存在摊不摊牌的问题,美国早就摊了,至少是让人看得出它已经摊了,但没人接牌,不去应牌,故暂时的状态仍然会是各打各牌,除非死角已到。还是那句老话:人决定一切,人主体不变,趋势就不变。

  写于2022年5月4日星期三

  【文/孙锡良,红歌会网专栏学者,大学副教授。本文原载孙锡良新公众号“孙锡良A”】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