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安生:聊聊黑市经济

2022-04-19 11:26:00  来源: 卢瑟经济学之安生杂谈   作者:安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原编者荐语:

  黑市是谋求暴利的重要手段。

  黑市的背后,都有官方的影子。

  制造或默许黑市是给官僚们一个发财的机会。

  黑市中获利的各方会使用一切手段维持利益。

  很多文艺作品之中,都有涉及黑市的内容。

  《潜伏》之中,翠萍找梅姐在黑市出手家里的字画、首饰、雪茄和烟土。九十四军沈参谋长和许团长等军官一起盗卖军需品,主要是罐头、棉布和冬季用品。

  《色戒》之中,王佳芝以贩运药品到黑市出售的名义,从香港来上海,靠近易先生。

  《教父》之中,教父在黑市贩卖私酒,发家致富。

  《在这世界的角落》之中,女主角拿了家里所有的钱去黑市买米。用了所有的衣物,换了一点少得可怜的食物。

  《萤火虫之墓》之中,兄妹二人把母亲留下来的和服拿去黑市,换了一瓶子米。

  《一九四二》之中,汤恩伯以征收军粮为名义,把所有的粮食都收上来,然后在黑市高价出售。

  黑市的存在相对于白市。

  合法的公开市场为白市,不合法的私下的市场为黑市。

  黑市上出售的东西有两种:一种是违法商品,比如武器、弹药、毒品、奴隶、器官、外汇、私酒、淫秽书籍音像制品。一种是合法商品,比如配给额之外各种生产生活必需品,白糖、酒类、肉类、粮食、食用油、香烟、奶粉、药品、食盐、肥皂、火柴、服装、鞋帽。

  销售违犯商品的内容不说了。为了维护社会秩序,任何一个现代国家的政府也不会允许武器、弹药、毒品、奴隶、器官之类在公开市场中明码标价,公开销售。

  这些生意往往依然存在,而且利润丰厚,是各国黑帮的重要财源。如果没有这些黑市,那黑帮的财源将会受到极大影响。黑帮的生意,一是收取保护费,二是垄断某种生产生活必需品,三是控制某种非法交易,比如黄,赌,毒,这些非法交易都可以算为黑市。相比收取保护费或加价出售生产生活必需品,控制黄赌毒,对民间的直接骚扰最小,也是黑帮的重要生意。

  一些国家的情报机关也涉足其中,一方面获得利润维持自身运转,一方面支持特定的势力。比如,军统当年控制长江沿线的毒品生意,CIA涉足南美的毒品生意,各国情报机构利用军火贩子给自己支持的派系提供武器等等。情报机构涉足其中的时候,谋利是一方面,政治目的是另一方面。

  今天的主要话题,不说非法商品的交易,说说合法商品的交易。

  正常情况下,合法商品都可以在白市交易,没有必要去黑市。

  去黑市交易的原因,要么是白市供应严重不足,要么是白市商品质次价高。

  白市商品质次价高,往往与官营垄断有关,比如汉武帝时期的官营盐铁,盐是苦的,铁是脆的,而且价格畸高。《卢瑟经济学》里有一章《围城中面包》,讲是如何垄断生产生活必需品,榨干交易对手。汉武帝其实就在这么搞。

  于是,民间的对策就是要么少吃广盐甚至不吃盐,要么买私盐。从官营食盐的时代,就有私盐。食盐是合法商品,民间私自贩运销售就是不合法商品。食盐如同毒品,养活了封建年代的盐枭,比较著名的比如黄巢、方国珍和张士诚。

  工业化社会,社会生产力极大发展,除了工业化积累时期,满足大多数人基本生产生活必需品需求的难度不大。再说,资本主义制度下,常见的情况是生产过剩,而不是生产不足,一般不会出现合法商品的黑市,出现黑市意味着社会意味着生产、分配、交换、消费某一个环节出现了问题,导致生产生活必需品供给严重不足。

  相比黄赌毒,在黑市之中的生产生活必需品才是真正暴利的媒介商品,在黑市中交易的都是真正的围城中的面包。饱暖思淫欲,一个人在长期饥寒交迫的条件下,是几乎没有性欲的。一个赌棍、一个瘾君子可以不赌博、不吸毒,但是不能没有生命延续所需的基本食物和衣物,如果他不能理顺需求的前后顺序,那就必然死于饥寒。他们一旦死去,需求就不再存在。所以,食品、药品和衣物,尤其是食品,既是根本生理需求,需求量又大,是真正能创造巨额财富的媒介商品。

  既然在正常情况下,不会出现黑市,那么黑市是怎么出现的呢?常见的是战乱和天灾人祸。

  比如,战争时期,大量的产能用于生产武器弹药等军需品,民用消费品的生产被压制到最低,民用消费品商品施行配给制。比如,地震、海啸、暴雨、泥石流、长期水旱灾等自然灾害导致某些地区交通中断,外界物资很难进入。再比如,由于某些人祸(国民党末期滥印钞票,引发恶性通货膨胀),导致社会化大生产循环崩溃,因为没有可靠的货币,法币无法执行价值尺度、流通手段、支付手段、贮藏手段等功能,导致生产停滞,投机盛行,生活日用品奇缺。

  这时,政府往往会对所有生产生活必需品施行统购统销,民用消费品按人口供应,试图保证最基本的民众需求。现实之中,配额少得可怜,民众往往缺吃少穿,黑市应运而生。

  表面上,黑市是一些居民互通有无,张三不吸烟,李四不喝茶,王五糖尿病,于是张三用烟换糖,李四用茶换烟,王五用糖换茶。由于有这种需求的存在,黑市不能绝禁,也不可能绝禁。

  实际上,民间能提供商品既数量少又不新鲜,很难有人问津。由于严格的配给制,张三李四王五能拿出的商品,少得可怜,往往是自己用几个月时间囤积的,往往已经不再新鲜。所以,普通老百姓囤积一些生活必需品,只能减少剥削,他们很难在黑市牟利。他们囤积的商品。往往已经临期不新鲜。

  常见的情况是白市商品供应严重不足,黑市商品琳琅满目,不但品种繁多,而且数量充足——只要出得起钱。黑市上交易的商品。往往是新鲜的,近期生产的,应该投入市场却没有投入市场的。这些商品的来源。往往是以战争、赈灾、平抑物价或其他名义征收来,而不是老百姓那一点可怜的囤积的压箱底的库存。

  黑市商品,都是实实在在的围城中的面包,价格以垄断程度和老百姓的绝对支付能力为极限。这里说的支付能力,不光包括老百姓的工资,也包括他们的存款,他们能变卖的土地、住宅、服装、家具、珠宝、手表,等等任何能换钱的东西。

  老百姓为了维持生活,很快就会耗光他们的财产。他们在和平年代积攒的存款、土地、住宅、服装、家具、珠宝、手表,相比黑市商品的价格,很快就会变得不值一提。生存是第一位的,为了活下去,他们不得不廉价抛售自己的积蓄和财产,换得一点少得可怜的口粮。

  1942年,河南饥荒,国军以征集军粮的名义疯狂搜刮粮食,搜刮来的粮食在黑市倒卖。5升小米能换一个黄花大闺女,或者,一亩地。

  长春围城,国民党军把民间的粮食劫掠一空,全部充作军粮。百姓为了避免饿死,只能从黑市购买粮食。这些黑市的粮食,大都辗转来自国军的仓库。从搜刮到黑市倒卖的过程,国军军官大多发了大财。当时,时任军统督察处督察长关梦龄在回忆录中有详细记载。当然,他自己也趁机发了大财,用手中的粮食换取了若干金条银元、貂皮大衣、住宅、锦缎被褥。

  10月19日长春解放,新七军军部仓库被打开,“里面装的有大米、白面、罐头、饼干、白糖,还有很多桶豆油”,足够使用到12月底,但是却没有分一点给老百姓。围困期间,老百姓饿死十万人,但是城内10万部队、警察宪兵特务、军人眷属、政府官员无一人饿死。

  这些物资,全被解放军缴获。被缴获的,不仅仅是军需物资,关梦龄等人搜刮的财产,也不再属于他。黑市既是压榨民众的血肉磨盘,也是一个聚宝盆,就看评价者是买家,还是卖家。

  黑市的出现与暴力密不可分。暴力与暴利是双生子,存在暴利的地方必然有暴力。黑市是暴利行业,只有掌握暴力的人才能维持黑市交易的秩序。匹夫怀璧便是死罪,黑市的暴利很容易暴力剥夺,为了保护暴利必须有暴力保护。暴力对暴利,血腥味对鲨鱼,只要存在暴利,暴力就会寻味而至。黑市的利润足以吸引黑恶势力进入,也足以维持黑恶势力等犯罪团伙的运转。

  获得这些黑市交易的商品,往往也有暴力的支持。这些商品的来源,往往是以战争、赈灾、平抑物价等名义强行征收上来的。这些商品能进入黑市,显然与公开的征收目的不符。要让这些商品进入黑市,就要通过非官方的正式手段,要么是黑恶势力抢劫、盗窃国有仓库,要么是主管官僚监守自盗。比较常见的是主管官僚监守自盗,毕竟黑恶势力长期抢劫、偷盗国有仓库,并不被镇压,并不现实。监守自盗过程中,黑恶势力则往往充当手套。

  所以,要在黑市做大赚钱,必须要找到相应的保护伞,这种保护伞可能是黑恶势力。也可能是官僚。往往兼而有之,黑恶势力作为爪牙,官僚作为靠山。没有暴力入股或默许的黑市,必然早就被反复劫掠或取缔了。

  毫无疑问,如果没有吴站长、余则成和一系列国民党官员的包庇94军是不可能长期在黑市出售监守自盗弄来的军需品的。一系列的军官,包括94军军长、吴站长、余则成,甚至包括国防部的高官,都在盗卖军需品过程中获得了大大小小与职位相称的好处。这些大大小小的官僚能在黑市中谋利,因为他们都不是手无寸铁的平民。

  黑市必然伴随严重腐败。如果没有腐败,黑市是没法存在。黑市的存在完全在于政权中相关官员的睁一眼儿闭眼儿。出现黑市的国家,往往经济上出现了严重的问题。这个时候。政权无法拿出足够的物质资源,维持官僚的忠诚,官僚们自然。就要通过黑市谋求自己生存所需要的利益。由于正确没有物质资质资源,所以也无法限制官员的行为。

  官员们在黑市上牟利之后。胆子越来越大,生意越做越大。本来应该出现在白市的配给品,或者军队的军需品,变成了黑市的商品。军队没有军需品怎么办?按照压力向下传导原则,自然把压力转嫁给老百姓。至于老百姓,则要么去黑市高价购买生存必需品,要么等着饿死,长春的许多老百姓即是如此。事实上,当时并不是没有物资,而是国军军官为了谋利以围城为引子,囤积了物资。

  黑市是由官僚和黑恶势力控制的,以生活必需品为媒介的财富转移工具。老百姓会在黑市的压榨之中迅速破产。他们很快就会无法维持他们最基本的生活。他们不但一穷二白,也无法维持基本的生活。可以认为,长春的老百姓为了活下来,不得不给国军缴纳围城税,税额等于他们所有的财产。交不起的,只能饿死。民众对政权的信任和支持,必然迅速崩溃。

  黑市对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有毁灭性的杀伤力。随着黑市的出现,主要生产生活必需品的流通,将从白市转向黑市。建立在生产基础上的白市经济将逐渐崩溃,并被以囤积和投机为主的黑市经济所取代。用于白市流动的法定货币,将被逐出经济循环,取而代之的是黄金、美元等硬通货或食品、香烟等易于保存和交换的商品。黑市仍然在官僚系统的控制下,但是这些官僚不再或选择性执行来自上层的指令,而是按照个人利益最大化的原则,按照私人利益行使权力。由于主要经济循环迅速由白变黑,官僚迅速自行其是,原有政权上层建筑很快无以为继。

  黑市交易达到一定程度后,必然会对本币的币值造成严重冲击。出现黑市时,老百姓手中往往有本币,而他们缺乏的是生产生活必需品,这意味着本币在黑市交易中会迅速贬值。

  出现黑市的国家,大多数情况下,是本国的生产循环出现了大问题,或者产能被大量浪费在战争等领域无法跟上正常的需求,或者因为自然灾害等原因导致交通崩溃产品原料和至成品无法正常运输导致生产停滞,或者本币崩溃导致经济循环中断,或者存在其他各种人为原因制造的短缺。总之,老百姓正常的需求无法在白市获得满足。于是,必然会出现大量的现有货币和财产追逐较少生产生活必需品的情况,推动通货膨胀不断加速。

  黑市的巨额利润必然决定官僚和黑恶势力的行为取向,由于黑市的存在,官僚和黑恶势力的利润与发展生产负相关。经济形势越恶劣,生产生活必需品越短缺,他们的利润越丰厚。对他们来说,发展生产、平稳物价显然不如囤积、投机生产生活必需品并在黑市变卖利润丰厚。通货膨胀必然会增加黑市的利润,刺激官僚和黑恶势力进一步囤积和投机,破坏原有的仅存的生产循环,陷入物价不断上涨,官僚和黑恶势力的利润不断增加,生产规模不断下降的恶性循环。

  黑市的巨额利润必然破坏官僚的忠诚。由于黑市的存在,官方给予官僚们公开的有限的薪水必然无法维持基本的生活,为了维持生活,他们要么贪腐,要么投身黑市买卖,要么从事第二职业。即使有严格的法令,严厉禁止他们贪腐或从事第二职业,也无法执行下去。那些严格执行法令,保持清廉,拒不从事第二职业的官僚,很快将因为生活无法维持,不得不放弃操守或主动辞职。对他们来说,他们维持生活的主要手段,必然也必须不再是坚决执行上级指令,履职尽责,而是各尽所能,能捞尽捞。

  由于存在巨大的利润,官僚很快就能在经济上独立,不再依赖于政权,政权对他们的控制力将迅速下降。这时,不再是官僚执行上级指令,上级按照执行效果给予物质资源分配和升迁奖励,而是上级指令必须经过官僚集团的整流,执行结果,必然有利于囤积和投机。最终,生产崩溃,物价失控,本币被逐出经济循环。

  出现黑市,是一个危险的信号,意味着经济正在并将继续陷入极大的困难,本币地位即将动摇,也意味着老百姓即将加速破产,更意味着官僚大面积腐败和黑恶势力即将蓬勃发展。黑市发展到一定程度,老百姓一贫如洗,官僚极度腐败,黑恶势力膨胀,本币形同废纸。这种情况下,继续维持稳定是很难的。如果对黑市的存在无动于衷,或者认为只是短期个别现象,那么局面很快就会不可收拾。

  黑市是社会问题尤其是经济问题的果,也是推动社会问题进一步恶化,阶级矛盾进一步尖锐的因。当统治阶级默许甚至主动创造条件,推动一部分生产生活必需品的销售环节由白进黑的时候,整个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由白进黑也就不远了。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