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谁在“玩政治”:新沪吹的“躺平有理”话术剖析

2022-04-11 11:26:3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老田
点击:    评论: (查看)

  在上海疫情失控并大量外溢的同时,国内舆论场域出现了一股新的风潮——用各种理由论证“躺平有理”,敦促政府放弃主动防疫政策,以与西方国家接轨。在这一股舆论风潮中间,颠倒黑白地把“躺平”称之为科学防疫,把“动态清零”视为政治反对科学,此种主打话术的高调和再流行,显然得到了某些潜流和力量的支撑作用,才死灰复燃的,这很值得认真剖析。在积极进取的舆论风潮背后,是否存在着以实际行动反对主动防疫政策的系统努力,也值得人们认真观察和思考。

  一

  确实,防疫原本是科学问题,还曾经写入初中生的教材,不存在丝毫的疑问或者神秘,也不存在丝毫的创新。过去如此,现在亦然。

  但是,就是有些人要拿严肃的防疫玩政治,而且是在中国玩美国的政治,美国红脖子鼓吹的“大号流感说”,被他们抄袭过来之后去掉了大号二字成了纯粹的流感;然后,在他们工作出现巨大失误和漏洞的时候,不是亡羊补牢,而是各种各种洗白和借口,还拒绝采取被证明唯一有效的封城措施。

  从3月11日上海官方公开承认和发布华亭宾馆事件之后,白白浪费了二十多天时间,按照奥密克戎2-3天的倍增时间计算,潜在感染人数暴增了100多倍,并存在着刻意放任感染者离沪对外地投毒的可能。在刑法中间,过失和故意犯罪在量刑上差别很大,那些可以预见的恶果没有被预见到,算是“过失犯罪”,但是,如果放任恶果的出现和放大,就已经构成“故意犯罪”了,应该说,上海防疫政策掌控者及其追捧者,业已属于故意犯罪性质了——不管其早期是否属于过失。

  似乎,他们玩的政治内容,是预备承接西方媒体鼓噪的要求——中国需要与西方对表,必须选择躺平,这并不包含丝毫的防疫科学内容,而是赤裸裸的玩政治,还是在中国按照外国的标准玩政治。

  二

  沪上为了掩盖自己的渎职与犯罪行为,显著地纵容和收买舆论搞认知作战,试图搅混水——说是中央的动态清零政策不科学是政治,还妨碍他们的科学选择“躺平”,这个难道不是“猪八戒败阵”的老谱吗——倒打一耙。关键是这个拙劣的渎职辩护词,还被各路利害攸关者追捧,这个才是典型的政治动员效果。

  在中央直接接管上海防疫政策之后,上海接近于实际封城,但是在物质供应和隔离治疗方面,底层组织的过度劳碌,跟上层缺乏有序帮助的胡乱作为,形成鲜明的对照,下层的积极努力老是对接不上上层最低限度的协作,这到底是无能还是刻意的不为,值得人们深思。

  有人把沪上“死人”不多,作为唯一的检验指标,说据此应该如何,过度防疫造成的影响又若何等等。此种进行舆论认知作战的“非专业”诉说,似乎很能够忽悠一些人。但是,更为重要的事实和情况是:自武汉疫情以降,医院和医生们从那时候开始,至今依然坚持“患者没有核酸阴性证明坚决不予接诊”,以此避免自己被患者感染,已经在各地带来N次急性患者得不到及时救治而夭亡的悲剧;哪怕数次悲剧引发重大舆情和官方介入,至今依然未改,上海亦然。也就是说,国内所有的医生和医院,对此种病毒都畏之如虎。

  某些人看起来很具有英雄气概,也许心理强大体格健壮,敢于藐视病毒,足见勇敢,但奈何胆小如鼠之辈占据绝大多数,还都是身处医界要津——不管网红医生对公众舆论是如何操作和表态的,但是,在涉及到他们自己的健康问题上是高度认真和负责的。所以,这一类话术永远只能够通行于公众舆论场域,从不反躬自省和率先垂范,当然这也是其目标所在——进行群众性的政治动员,想要由此制造民意,去撼动中国的主动防疫政策。

  三

  更为关键的是,躺平很容易,但是,只要是走出了这一步,就再也不可逆了,不可能还有机会回头了。一次选择,就变成了永远的选择,西方今日之所以如此,就是因为他们的感染人数已经太多,早已经多到了无法实现“隔离传染源”(染毒者基数太大)或者“切断传播途径”(隐秘传播链超多)的地步了,不管西方今日有无新的见解和主张,都已经彻底丧失了选择主动防疫的可能了。不管他们愿意还是不愿意,喜欢还是后悔,都已经毫无价值了——对他们来说已经不存在第二个选择了。似乎,西方舆论及政客们的最新努力方向,就是要想尽一切办法,把中国也拖下水,让中国也跟他们一样,彻底丧失防疫主动权。

  而且,新冠病毒的大流行和在中国率先被发现,没有起码的证据表明此种病毒在自然界完成进化的,相关研究均推测此种可能性很小很小;而作为生物战剂,被定向投放使用的可能性要高很多。不管是否生物战带来的结局,一旦躺平的后果,都非常严重,还隐含着各种难于控制的巨大不确定性和风险:

  新冠病毒如果是生物战剂,由定向投放引发,一旦躺平之后,就即刻面临着丧失全部主动干预手段的,只能够坐看各种结果发生且毫无办法。这个状况就很接近晚晴边界危机时期的“有海无防”状态——彼时洋人船坚炮利,近海防御处处漏洞,始终无法确立有效的防御态势,只能够坐看洋人予取予求。显然,若在传播早期选择躺平和放任,等到染毒基数过大和传播链超多之后,就永远丧失了主动防疫的任何可能性了,是真正的“一次错过就是永远”。

  若新冠病毒非生物战战剂,从病毒目前不断进化的趋势看,后续是否出现更加致命的毒株,也在未定之天,只要是放弃主动防疫选择,此后,也就只剩下听天由命的选择了。

  在较小的程度上,中国早期的主动防疫选择,民众、政府和医疗机构,都已经付出了巨高的前期成本和投入,并取得可观的成功。如果人为地加以放弃,前期投入的大部分努力,就近乎浪费了,还由此永远丧失全部的防疫主动权,这份有形的和无形的损失,都大到难于估量。

  所以,以新冠死亡率低的剪裁事实,去支撑“流感说”论证“躺平有理”,是一种删去了疫情传播和大量感染带来多重严重后果的“话术”;而且,即便是最后证明病毒感染,对于人体健康的损害有限,达到了能够全面把握且处在可接受的限度内,躺平选择依然存在着巨大的不确定性风险——因为一旦放开之后就永远丧失了再选择主动防疫的任何机会,这其实就是西方目前的困境所在——他们已经永远丧失了选择主动防疫的机会;此后,不管是面对生物战还是病毒自身的不利演化方向,都永远丧失了主动防疫的可能选择,彻底丧失了防疫主动权。

  二〇二二年四月十日


      【文/老田,知名独立学者,红歌会网专栏学者。原题:谁在“玩政治”:新沪吹的“躺平有理”话术剖析;点击进入红歌会网老田专栏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