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安生:我不是药神,更不是财神

2022-03-30 10:24:45  来源: 卢瑟经济学之安生杂谈   作者:安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有部电影,《我不是药神》。

  某人得了稀有的疾病,这种病有特效药。

  但是,他吃不起。他打听到印度有极其便宜的仿造药。

  他开始去找在印度有关系的药贩子贩卖这种药。

  于是,男主角一个交不起房租的男性保健品商贩程勇登场。

  两人联手,获利颇丰。

  业务迅速扩张,也引来了注意和打压。

  印度仿制药虽然疗效相同,虽然价格极其便宜,但是不许在国内出售。

  印度仿制药进入国内,动了某些人的蛋糕。

  于是,程勇坐牢去了。

  有人说,你不懂医药,不要插嘴。

  我确实不是学医学和生物出生的,我也不打算为此改行学医学和生物。

  我懂得任何社会运动的背后都有经济逻辑。

  社会行为都是某种经济关系的反映。

  越是强烈的社会运动,背后越有强烈的经济运动。

  军队发动战争是如此,在前线遭遇挫折也是如此。

  程勇的生意越做越大是如此。程勇的生意遭到打压也是如此。

  当所有人都怨声载道的时候,一定是某些人获利颇丰,而且这种获利的力量压倒了支付成本的力量。

  如果某种社会运动伤害所有人的利益,那么这种社会运动自然而然就会因为没有支持者而停下来。

  士兵不愿意去当炮灰,但除非他们哗变,否则不能决定自己是否侵略他国。

  武器弹药以次充好,老朽过时,但是以次充好,老朽过时获得利润的力量,压到了前线反对使用这样的武器装备的力量。

  患者不满意中国不进口印度仿制药,但是他们的力量是孤立的。

  程勇在进口仿制药过程中谋求了原始资本,但是他廉价出售仿制药,获得利润不足以压到正版进口药背后的利润所产生的力量。

  有人说读《卢瑟经济学》,但是不喜欢我评论事实。

  我想问一句,你究竟读懂了什么?

  《围城中的面包》,你懂了吗?

  《元要素》,你懂了吗?

  《统一战线》,你懂了吗?

  《人造饥荒》,你读懂了吗?

  《无尽的冬天》,你读懂了吗?

  《终极征服者》,你读懂了吗?

  《物极必反》,你读懂了吗?

  卢瑟经济学一上来讲,社会思想的统一,没有金钱,就有暴力,你懂了吗?

  呵呵,如果真读懂了,就不会大惊小怪了。

  现在这个时代,能讲的越来越少。

  我努力把事情尽量点透,让我的读者能够理论结合实际看问题,看清自己的处境,才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我曾经想出一本书《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其实就是这个公众号的杂文集。

  出版困难。

  今年2月24日以来,我掉了5000粉,有主动取关的,有我拉黑的。

  这些人,大多数都是醉心于帝国争霸的。

  未来的一个月,估计还会掉数量相当的粉丝。

  这些人,大多是被主流舆论培养出来的焦虑者。

  这两类人,都是很容易被操纵意识的人。

  赵本山的小品卖拐之中,范伟就是这样的人,很容易接受心理暗示,不愿意用理性的方式分析问题,喜欢把自己的思维方式封闭起来。

  调动这类人,需要使用贪婪或恐惧,帝国争霸的美梦满足贪婪,大瘟疫流行的故事制造恐惧。

  给他们心理暗示之后,再封闭他们的思维方式。

  比如,反对帝国争霸的是恨国党,是来电了的湾湾,是公知,是1450。

  比如,建议理性考虑问题的是不考虑老人死活,是不懂科学,是愚昧,是为了经济利益冷血,是高华,是公知。

  我想给他们独立分析问题的能力,让他们看清事物背后运行的逻辑,但是,我不能让每一个人都做到用理性的方式分析和考虑问题。

  他们当初关注我的目的,有的是以为我是民族主义者,有的是想发财。

  抱歉,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中有阶级而无民族,所谓资本无国界,无产者无祖国。

  民族起源于氏族部落,是生产力发展和全球分工不充分,商品和劳动力流通受限的后果,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必将逐渐消亡。

  发达的工业化国家强调民族矛盾,其实是为了掩盖阶级矛盾。

  本国统治阶级和他国统治阶级之间,虽然双方都有完全融合的意愿,但是彼此之间的统治和被统治关系没有确定,都不甘于沦为被统治地位的二流统治者,所以,使用武力手段进行博弈。

  这不是帝国争霸,这是全球统治阶级的王位争霸。

  这些统治阶级为了煽动无产阶级为其卖命,于是宣扬民族的概念。其实,在剥削本民族的所谓的同胞的时候,在使用他们当廉价的炮灰的时候,他们一点也不心慈手软!

  至于关注我想发财就更可笑。

  只要读明白了《暴力的兄弟》、《多收了三五斗》、《通天塔》、《小猪跟着大猪跑》,就应该知道发财的秘籍都在刑法里。

  《德意志农民战争》之中,农民军并不合作,甚至互相出卖。

  许多农民军的态度是,凭什么我们的赋税比他们重?好像其他地区的农民和他们一样苦,他们就舒服了。

  德国农民亦无恒心,统治阶级稍许让步,就能让他们一哄而散,回家种地。他们只想自己发财,于是,贵族或诸侯,稍微使用一点缓兵之计,让他们觉得自己看到了发财的希望,农民军就散伙了。

  能抛弃这种小资产阶级的狭隘的由地域和民族划分的阶级内部的公平,不再把精力集中于个人发财,而是追求阶级之间的公平和受压迫阶级求解放的时候,才是农民们能真正获得解放的时候。

  从长远看,最危险的永远是思想。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没有神仙皇帝。

  所有人都能充分理解自己的处境,并作出正确的选择,是大同社会的前提。

  认识到自己的利益和群体的利益紧密相连,是多数人合作的前提。

  认识到自己的利益和少数人的利益尖锐对立,是多数人解放的前提。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路线决定人,人决定路线,为利益而选择的路线不能违背客观规律。

  违背客观规律的路线,最终必然失败,不肯放弃路线,必然和路线一起结束。

  希望有一天,奇异的社会运动背后的经济利益能被公之于众。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