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李旭之:区块链技术与社会发展

2022-03-09 11:11:0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李旭之
点击:    评论: (查看)

  前言

  今天(3月1日)是俄罗斯与乌克兰开战已五天,欧美西方国家对俄罗斯进行经济金融制裁,把俄罗斯踢出了SWIFT(全球银行结算系统),切断了俄罗斯与外部的以美元为体系的金融收付款渠道,有人称之为对俄罗斯实施的“金融核弹”,这一说法也许言过其实,但对俄罗斯制造的困难却一定是难以想象的,犹如使俄罗斯变成了世界上的一座孤岛。

  俄罗斯在向乌克兰开战之前,批准公布《数字货币交易管理概念》,推动了加密数字货币在俄罗斯的合法性。开战以来,乌克兰的法币几天内贬值严重,总统泽连斯基向世界公布了加密数字货币比特币、以太坊的捐款账号。还有一名在乌克兰的哈萨克斯坦人,他的乌克兰信用卡已经无效,他的所有积蓄都花光了,最后是他手里的加密数字货币在他无法回家的情况下挽救了他的生命。

  在加拿大,政府冻结了上街游行的卡车司机的银行账户,人们向他们转账加密数字货币,最高法院要求冻结他们的数字资产,但是没有人能够执行这个命令,因为没有谁能冻结加密数字货币的账户,因为它是去中心化的。

  基于以上事实和近几月来对区块链技术的一点较深入的研究和肤浅心得,以此文作为一篇认识性总结。

  一

  人类社会的进步及社会制度的变革,力量到底是来哪里?按照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说法,是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力中一个重要因素是生产工具,生产工具的先进与否,体现了生产力的高低。

  以中国历史为例,夏商周是奴隶社会,秦汉至明清(晚清以前)是封建社会,但是东周的春秋战国时期,已经出现了后期封建社会的很多相同的东西,如井田制的消亡和地主土地的兼并,由此最明显的是战国时期的大规模的杀伐灭国战争,每次战争被掠夺的土地,都被战胜国拿去大封功臣能将,他们就是封地食邑区最大的地主,由于春秋战国时期战争频繁,没有人身自由的奴隶制度是支撑不起战争规模的,从中可以说明当时的民是有相对的自由。

  从考古中发现中国最早的铁器出现在春秋时期,到战国时期,已在七国很普遍了。专诸刺王僚所用的鱼肠剑,材质只能是铁而不会是青铜。而越王勾践剑则是青铜器,因此可以判断青铜兵器在春秋末期仍是战争中的主要兵器,但同时期也已有铁制兵器的使用,但是处在铁器初期,不会大范围使用,所以如欧冶子的鱼肠剑等出色的铁质兵器的冶炼技术则容易为世人所瞩目。假设鱼肠剑仍是青铜材质,吴王僚所穿的铠甲一定是能防当时普遍所用的青铜剑的刺穿力,但若鱼肠剑是铁质,那么吴王僚的铠甲就不能防这把先进材质和高超冶炼术所锻造的鱼肠剑的刺穿力了,这在攻防相应的事物逻辑上是完全合理的,即使现在的防弹衣,所能防的只能是当下所用枪弹的刺穿。所以说铁器的使用在历史上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志。

  由此划分中国历史阶段,中国封建社会的开端应该在春秋末期战国初期,这一时期就是铁器的出现,而春秋战国两时期的分界,标志事件是三家分晋。三家分晋之所以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件大事,原因是公族地位衰落,同时士族势力崛起,晋国六卿士族瓜分了晋国,土地也从公族转到了士族手中,可以说这六家士族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出现的标准式的大地主。

  秦朝不能作为封建社会的开端,它只是中央集权制社会政治制度的开启,是社会管理的一种制度而不是生产资料所有制制度,它属于上层建筑,而生产资料所有制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关于决定社会形态是什么的决定力量,需要指出的是,生产资料所有制也能产生不同形式的上层建筑,中国历史上自秦以后是以中央集权制反映的,欧洲历史上是以庄园主、领主、教区等形式反映的。

  用以上事例说明,社会制度变革的标志性现象是代表生产力高低的生产工具的出现,一种重要生产工具的出现,就会推动社会的巨大进步,其中有的工具能引起社会形态的根本改革,有的工具也在同一种社会形态中推动文明的递进。如秦之后的中国,它的这种递进性是明显的。

  东汉时期出现的造纸术,是由宦官蔡伦发明的。纸的发明,在文化传播上从口耳相传的原始水平上、再到代替竹简帛书,迈出了决定性一步。到北宋,印刷术的发明,又促进了纸张的进步,印刷术第一次使得文化可以无限复制,无限复制又使得文化的传播力空前强大。在印刷术发明之前,文化的传播靠刻石勒碑,目的是要广为人知,秦始皇统一天下五次东巡,每次都要刻石勒碑,宣扬自己的伟大功绩。班固为窦宪北击匈奴做铭,勒石于燕然山。北魏崔浩作《国书》,刻石于平成通衢大道上。可以说印刷术之前这种靠刻石立碑来达到宣传效应的方式,成本高,难度大,范围小,而且内容有限,而印刷的传播大大超越了石碑。印刷术的发明,第一次快速实现了文化的无损伤的复制功能,石碑退出了舞台,全新进入到了书籍传播时期。改进后的活字印刷对文化的传播又一次加速,到明代又发展到了信息传播领域,官府邸报的出现,可以说是官方新闻的一种原始形态。活字印刷技术加速了信息的流通,也使得商业益加活跃起来,明朝出现资本主义萌芽是与信息活跃密不可分的,从明代有关记载和故事中知道商人能够从某些信息中捕捉到远在千里之外的商机,就是一种证明。

  再转到西方,蒸汽机的发明,直接带动的是英国发生工业革命,封建主义灭亡,资本主义诞生,之后的西方资本主义的发展历史已是常识,不再赘述。

  到马克思恩格斯时代,由于资本主义无度的贪婪,马克思从研究商品出发,揭示了资本主义制度的腐朽和必然灭亡,到列宁时代,资本主义进入到资本高度垄断的帝国主义时代,在世界资本主义链条上的薄弱环节上的沙皇俄国发动革命,诞生了第一个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苏联。中国革命紧随其后,同样在帝国主义列强蹂躏下的极其落后的中国建立了社会主义中国。

  列宁主义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列宁把社会主义是从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而来的马克思主义发展到了社会主义也可以先从资本主义链条上的薄弱环节上的落后国家率先通过无产阶级革命建立起来的列宁主义。

  之后在世界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阵营时期,传统认知教育我们,共产主义社会是物质极大丰富,人们充分平等自由,劳动成为一种生活方式,是各取所需的美好社会。但实现这种社会制度的路径是什么呢?中苏等社会主义国家分别给出了不同的答案,但苏联中途解体了,沦为历史的烟尘。

  以当代社会发展情况分析,传统认知里的实现共产主义社会之路已经基本不现实了,现在全球经济一体化,坚持传统认知的公有制的国家也仅剩下朝鲜一个国家,私有思想遍及全球,难道中国传统理想里的大同社会或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社会会是乌托邦吗?

  关于这个问题,还是应基于马克思主义生产力的理论,从马克思那个时代不曾有过的当代新的科学技术上观察和推测未来人类社会的某种前景。

  二

  计算机技术推动人类社会进入了信息化时代,在书写和印刷方面,先是淘汰了纸笔,又使印刷技术从铅字进步到光电,大大提高了文化传播效率。再发展到互联网技术,信息的传播和存储能力达到人类历史上空前的高度,世界上的每一台计算机,都可以说是互联网世界里的一个个节点,互联网在一定程度上就是由无数个独立的节点共同运行与维护,可以说是半去中心化,因为在当前互联网WEB2.0时代,网站都是由一个中心所控制,运行于其中的个人都会受到这个中心的约束,尽管如此,网络上一旦有某个信息出现,就一定会留下痕迹,即使删除也不能抹去,因此有些信息在删除之后,仍能被有心的网民留存下来。

  基于这种中心化特征,现在几乎所有的网络运营平台,如互联网商业巨头平台谷歌、脸书,亚马逊,中国境内的淘宝、京东、滴滴、美团、抖音等等,依靠自己搭建的平台所提供的服务,吸附了大量用户,它们靠这些用户共同创造的流量,给平台创造了价值和商业利润,但每个用户所得到的仅是平台服务,并没有从平台所获利润中分到一豪回报。这就是当前互联网时代的一个弊端,无数网民创造的劳动价值,被互联网巨头无偿占有了。

  十年前,一种去中心化的、点对点支付的区块链技术诞生了,它是以一种虚拟数字货币的形式出现的,一个叫中本聪的美国人发明了比特币,经过十年的发展,比特币币值从零开始最高升至六万多美元,现已成为虚拟数字货币最具代表性的币种,已有国家将比特币列为本国的法定货币之一,但比特币的缺陷也很明显,因为它不能与实体经济对接,它的价值只能通过交易所体现,只能在交易所变现,它变成了资本炒币的一种,币值涨落不定,缺少稳定的货币属性,币量也逐渐被大资本垄断,而且比特币越往后的原始获得要消耗更多的电力,不符当今世界各国的环保政策。比特币之后的以太坊,同样在短短五六年时间创造了类似比特币的神话,成为仅次于比特币的第二大虚拟数字货币,但它同样有比特币相同的弊端,而且它所预期的点对点支付系统相比比特币有所进步,但并不完美,有严重的滞后性,而且手续费昂贵,这些严重影响了以太坊的支付效率。

  但比特币、以太坊为代表的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技术已经存在了,作为一种崭新的技术,它们打开了未来世界的一扇窗,让我们有机会看到未来世界一种前所未有的新景观,一个去中心化的社会。

  在不远的将来,随着区块链技术的不断更新换代,社会接受度的提高,一种比比特币、以太坊更新的数字货币一定会出现,它将会是对接实体经济、快速点对点支付、完全去中心化的,为各国人们所认可的数字货币,不再是虚拟的,不再通过交易所实现其价值,一种能流通于全球的超主权的数字货币。

  如果这种货币存在,首先实现金融领域里的货币统一,带动世界加速进入一个新时代。

  其一,世界经济贸易也需要一种超主权货币。经济全球化是不可阻挡的趋势,但国与国之间的贸易壁垒、各国法币之间的汇率阻隔,以及银行之间的延迟支付,都有违这个大趋势。当一种超主权的数字货币产生之后,以上这些阻碍将不复存在,将真正地实现各国之间经济贸易的自由和快速。数字货币不仅方便普通人在世界各地的旅行与各种活动,尤其会受到跨国企业的欢迎,现在跨国企业在跨国贸易的时候,转账资金都受制于银行,且被银行以手续费的名义盘剥走一部分利润,甚至手续费有的高达百分之二十,可以说跨国集团是比普通人更希望能有一种点对点快速支付的数字货币,它们是数字货币需求的最大力量,因为它们的需求,也在推动数字货币的加快发展。

  其二,各国法币最大的一个弊端是超发以及所带来的通货膨胀。任何一种法币都是以国家信用为背书,由各国中央银行发行的法定货币,发行权完全掌握在国家手中,发行多少也完全由国家支配。历史和现实经验证明,国家发行多少法币并不以人民利益为第一选择,法币的规律是历来不断超发,没有上限。可以说,通货膨胀就是源自法币的超发。任何个人约束不了法币超发,只能无奈看着自己的财富缩水,所能做的规避办法,或换成黄金,或换成另一种相对比较稳定的货币,但多数人难以逃避法币的贬值。

  基于一种特定算法的加密数字货币,克服了法币的超发不断贬值的弊端,具有保值增值的特性。如比特币的币量是恒定的,没有超发的可能性,法币越贬值,就会使比特币越增值,十年的发展历程,比特币不断攀升的币值已证明了这一点。

  其三,加密数字货币的高度安全性。传统法币,尽管各国法律规定保护私有财产,个人财富以法币形式存放在银行等金融机构,但并不安全,常发生被银行窃取的事件,而且银行声明不负相关责任,同时银行也以执行有关规定或以制裁为名,冻结、封存或没收个人资产,如美国冻结外国在美的银行资产,近期加拿大法院封存卡车司机的个人银行账户,某些国家限制个人银行存取款数额,这都使得个人资产常常面临不确定的各种风险。

  加密数字货币的数字化属性杜绝了这种风险,这次加拿大法院要求封存卡车司机个人的加密数字货币账号的失败,以及俄乌战争中加密数字货币的畅通,在乌克兰法币严重贬值下,乌克兰副总理向世界公布政府的加密数字货币账号以收取捐赠,都证明了它的安全性,没有谁能够控制它,再强大的力量也不能操控它,美国等西方国家将俄罗斯踢出SWIFT国际结算体系,也使得俄罗斯境内兴起对加密数字货币新的推崇。只要拥有加密数字货币资产,能够掌握和支配的只属于所有者,任何外界都不能剥夺和支配,它是不受外人干扰的地方。

  其四,加密数字货币是新一代互联网技术的通证。互联网正在从WEB2.0向WEB3.0迈进。WEB3.0时代的任务是打破传统互联网的巨头垄断,实现互联网世界的自由,其特征是:1、统一身份认证系统;2、数据确权与授权;3、隐私保护与对抗审查;4、去中心化运行。网民在互联网上通过劳动所创造的价值不再被巨头企业占有,而是完全归属于自己,其价值体现则是数字资产,比如在某一购物商城,消费者在其平台上通过点击购买某些商品,这些点击也是一种劳动,无数消费者就为平台创造了巨大的流量价值,那么在WEB3.0时代,个人点击量从平台的总点击量的总价值中就分得个人相应的资产,存储于个人的数字资产钱包,因此个人在互联网上所有的劳动都会变成数字资产,而不再是当前很多网民在互联网上多数时候都是给他人创造财富。如果有一种超主权的数字货币被公认为通行于WEB3.0的互联网上,那么它就是一种公认的网络世界与现实世界通行的数字货币。现在元宇宙概念的提出,正在为实现这种可能性铺路。

  其五,加密数字货币将可能消灭现有金融体系里的贪污腐败、账目篡改、资产转移、洗钱、偷漏税、假钱、盗窃等顽疾。加密数字货币具有的分布式记账、不可篡改、不可逆转,以及公开、透明等技术特征,实现了交易的可溯源性、可追踪性,能够克服以上顽疾的发生。

  据传,现美国有公司正在设计并将要运行一条比比特币、以太坊更完美的世界最大公链,包括美国总统选举在内的无数应用都将在这条公链上运行,比如总统选举舞弊将在这条公链上杜绝,这是通过技术达到如今所不能克服的目标。

  其六,加密数字货币是去中心化的,体现的是民有、民治、民享的哲学思想。

  它由无数节点共同维护和运行,没有任何力量能操控它。无数节点广泛分布在世界各地,也无人能够知道这些无数节点位于什么具体位置,即使知道某些节点的位置并且能控制它们,但并不能影响其他无数节点的运行,除非有力量能够同时控制一半以上的节点,但这永远是不可能的,局部战争也不能使其瘫痪。它完全是世界人们所共同认可的、共同维护的、共同运行的,也共同享有其利益的新的货币体系,体现的是真正民有、民治、民享的价值观和哲学思想。

  其七,区块链技术正在颠覆某些传统认知,其中最显著而且不可思议的一点,是通过严格保护私有资产而实现真正的公有。在传统认知里,私有与公有是不可调和的一对矛盾,实现公有必须要消灭私有。但是通过社会实践,消灭私有推行公有的过程中,并没有达到理想的公有目的,反而私有思想又得以强化,以区块链技术反观,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曾经有过的公有实验,它仍是一个有中心化的,比如集体所有制,是通过权力将个人财产收归集体所有,但归为集体所有的全部财富却被一个中心化的权力个人或者小集团掌握与支配,由此不可避免地会出现财富再分配上的不公,以及发生贪腐、挥霍等腐败行为,当这些腐败与不公比较严重的时候,献出自己劳动成果与财富的个人就会反过来强调自己的利益,不喜欢以至反对这种集体式的公有。

  区块链技术是严格保护个人财富的,而且由于实现了去中心化,任何人与机构都不能控制也不能剥夺,在民有、民治、民享的运行层面上讲,它就是一种颠覆传统认知的全新的公有形式。可以肯定地说,人的自由,从形式上说,必先是财富的自由。如果实现不了财富的自由,是不可能实现人的自由的。

  从金融领域将来再扩展到其他领域,那么未来的社会将会是一个去中心化的社会,按照马克思主义理论,这样的社会也是符合它的阶级、国家消亡理论的。比如未来的案件审判,也许不再需要中心化的几个法官来审判,而变为在无数节点上人们对这一案件共同形成某种共识,这种共识将更体现公正性和正义性,以此形成对案件的判决,另外也可能无需对犯罪之人集中改造,因为在一个民治社会,这种已犯罪且已被判决之人,如果不能按照人们的共识自我改造的话,那么他将在社会上寸步难行,因为他的犯罪事实和对他的判决,已分布在无数节点上,就象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他对判决的执行情况和他的悔罪表现。

  因此从这种推理中不难得之,在这种去中心化的社会里,人们的是非善恶观将益加分明,“是”与“善”将得以发扬,而“非”与“恶”将被加以扼制,人们的道德水平将极大提升,将会实现“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新境界,那么这种社会与我们理想中的大同社会或者说共产主义社会还有什么不同呢?

  未来的理想社会也许并不遥远,传统认知里的其实现方式也许正在被颠覆,它很可能就是区块链技术。

  2022-3-7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