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子午:西安一码通又崩了!社会主义中国该有统一的健康码

2022-01-05 10:35:4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子午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今天早上就在大批市民站在寒风中等待着“扫码”核酸检测的时候,西安一码通又崩溃了。

  就在半个月前,西安一码通才因为“访问量过大”崩溃过一次。

  一码通崩溃的原因很多程序员朋友已经分析过了,从技术角度其实不难解释,很可能是软件系统在最初的设计上根本没有考虑到这么高的瞬时并发数;而在12月20日上午首次“崩溃”紧急修复后的两天又发生了多次崩溃,核酸查询也被限定在只能查询24内的结果,这让那些被要求最近两次核酸阴性才能出行和工作的市民无所适从。

  之所以紧急修复后仍然存在问题,且需要使用限定核酸查询时间段的权宜之计,很大概率就是系统架构设计存在先天不足,无法短时间内扩容,因为在现在的云计算平台,扩容的硬件条件根本不成问题。

  而这次崩溃都半个月过去了,如果还没完成系统架构层面的扩容,就不得不让人质疑第三方公司的能力了。

  西安一码通的第一次崩溃曾经引发了一些网络传闻,将矛头指向美林数据。很快美林数据就出来澄清,将锅甩了回去,称自己只负责赋码算法,系统运营是由电信西安公司和东软公司负责。

  不过这场小小的舆论风波也让笔者注意到一个以前不曾留意的问题,那就是目前各地的“健康码”系统一般由当地政府拨款,通过政府采购的形式交给第三方资本公司开发和运营维护的。

  例如,西安一码通是由西安市大数据资源管理局牵头,中国电信西安分公司负责开发部署,再有电信西安分公司出面招标外包给第三方公司,最终中标的是西安东软系统集成有限公司。

 

  西安东软系统集成有限公司是东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而东软的外资(具体是日资)持股合计在22%以上,甚至超过了第一大股东东北大学科技产业集团有限公司。

  这样的外包采购会不会存在信息安全方面的问题,笔者暂且不去讨论;但第三方资本企业可以从中赚钱是毫无疑问的。上次系统崩溃还牵扯出另一个第三方资本企业“美林数据”,这里会不会存在层层外包的问题呢?层层外包的猫腻和隐患,大家应该都知道的。

  市场经济和私有规则通行的情况下,将公共项目外包给第三方资本企业笔者也无话可说;但笔者想问的是,全国各地健康码的基本规则、用途都是大同小异的,为什么各地还要单搞一套系统,各自去找第三方资本企业采购外包,重复开发,这不是对人民群众公共财产的巨大浪费吗?每一次采购,都让资本大赚了一笔,关键如西安一码通,还做得这么烂?

  健康码在抗疫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是有目共睹的,从提出搞健康码到现在也已经快两年了,但似乎并没有打算全国统一健康码。其实,各地自搞一套健康码还互不相认,已经给老百姓的出行造成了不便;更重要的是,这样的做法给流行病学调查造成了巨大的不便。

  例如,因为成都和兰州的健康码系统各自独立,上轮成都疫情1号病例去过兰州出现过多个确诊病例的大唐宫,但四川的系统根本不会自动调取查看兰州所有病例轨迹,很难知晓该地的疫情传播风险,也就难以防患于未然,全依赖当事人的自觉行程上报,最终导致了超级传播的发生。

  又如,11-12月的长三角疫情,宁波一号病例11月22日下午有上海虹桥站的旅行史,杭州首先报告的无症状感染者11月22日也去过上海虹桥站,但杭州、上海发布的流调都只涉及本市的部分,宁波流调中提到病例去过上海华为研发中心等地,三地都没有说明各自的三个病例是否有上海接触史。

  笔者小孩所在的班级群,经常有旅居史和接触史的紧急排查,通过接龙的方式自觉上报,有时因为同一天全国几个地方出现疫情,需要进行几轮排查。这样的做法一是给学校和老师增加了负担,二是可靠性存在很大问题。那些没有单位、也没有子女上学的人如果不自觉上报的话,很可能就统计遗漏。这个问题恰恰就是各地自搞一套健康码系统造成的。

  而目前的旅居史大数据排查,只能依赖三家电信公司通过手机信号出现的城市进行粗犷式排查,根本没法精确到被排查者的具体行程轨迹,精确判断是否存在密接风险,只能“宁罔勿纵”,无形中增加了个人和社会的防疫负担。

  从这些情况看,全国统一健康码、统一健康码生成标准、统一流调发布制度、各地政府共享流调数据,建立统一的流调信息平台,是非常有必要而且也是很急迫的。

  其实,像四川省已经在2021年年初做到了全省统一,用了仅10天时间,通过低码开发将成都的“天府健康通”升级为“四川天府健康通”,这样为省内区域的群众提供核酸检测机构查询、核酸检测结果查询、新冠疫苗接种查询、密接自查等一系列便民服务。

  全国统一健康码,从技术上来讲其实一点难度都没有。如果说2020年初刚提出这个项目时时间紧、任务重,根本没有时间去搞全国的大统一,这还说得过去;如今都过去快两年了,还不去试图统一,发挥社会主义中国举国一盘棋的优势,就说不过去了。

  国家政务服务平台此前已经搞了一个全国性的健康信息码服务,但因为各地标准不统一、信息上报不及时等种种原因,现实生活中根本就没有得到通行使用,各地仍旧各自为政。

  全国统一健康码除了上面分析的方便居民使用,提高疾控部门的工作效率,抑制潜在风险,还可以通过全国性的系统,用部署在全国的服务器进行负载均衡,这样也能避免西安一码通这样的局部地区访问量过大造成的瘫痪,另一个重要的好处,就是节约了大笔的软件系统开发和运维费用。

  其实健康码的问题,与笔者之前讨论疫苗、“特效药”与中医的问题逻辑是完全一样的,抗疫必须综合考虑有效性、经济性和安全性的问题。是以资本利润为主要导向还是以人民群众的福祉为主要导向,这是很关键的问题。

  社会主义中国该有统一的健康码了!

     【文/子午,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子夜呐喊”公众号,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