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子午:这项令人惊悚的研究能成为“与病毒共存”的新依据吗?

2022-01-04 15:23:1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子午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几天前,彭博社的一则报道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所(NIH)对44具曾经感染过新冠病毒的死者尸体进行了解剖后发现,新冠病毒在感染一个人后,可能会在其体内存留数个月之久,并扩散到包括在心脏和脑部的全身各个位置。

  有科普博主将这项研究的内容做成了9分钟的科普视频:

  没有时间看完视频的网友可以看一下笔者从中总结的几个关键问题:

  1、这44个解剖对象生前都感染过新冠病毒,但不一定死于新冠感染症,且部分还只是无症状或者轻症,其中一名从感染确诊到去世过去了足足230天。
  2、NIH的研究者在解剖对象去世24小时内对遗体的包括大脑在内的各个组织器官,都进行了取样,量化检测了各组织器官的病毒RNA水平及残留RNA的复制能力。结果发现新冠病毒RNA广泛分布于患者多个组织器官,在脑部的多个区域检测出了驻留的RNA病毒,无症状及轻症感染者同样如此。

  3、P42号解剖对象在感染230天之后,仍然在14个不同的身体组织器官检测出了病毒RNA残留,尤其是大脑里。

  4、所有感染31天以上才死亡的解剖对象,都有多个器官检测出病毒病毒RNA残留,而这时他们的鼻咽拭子PCR检测早已转阴,甚至血浆里也没发现病毒残留。

  5、所有感染31天以上才死亡的解剖对象,病毒残留的共同器官就是大脑,尤其是小脑和脑干。

  6、还有42.9%的感染31天以上才死亡的解剖对象,被检测出了被证明病毒仍在复制的sgRNA。(此时他们的鼻咽拭子PCR检测早已转阴)

  7、这44名解剖对象被医学统计不一定死于新冠感染,但事实却并非如此。如P28号位轻症,结果独自在家时死于肺栓;P36是无症状感染者,结果死于急性脑缺血,而抗体检测结果显示早已全面转阴,解剖结果却显示他的全身多个器官有大量病毒残留且还在复制。

  研究结果对真实的新冠死亡数字构成了质疑,而解剖发现这44位对象有39人都应该被判定为死于新冠感染,远远高于医学统计认定的数字。

  这名科普博主还介绍了另一个令人惊恐的案例:2021年2月14日至6月19日,几内亚曾经爆发了一轮埃博拉疫情,测序结果显示与七年前的埃博拉疫情完全一致,零号病人正是五年前感染埃博拉病毒的康复者……

  然后,笔者就在这名科普博主原发知乎的视频后面看到了某些网友的评论:

  对于这样的观点,笔者接下来慢慢讨论。

  我们先来看一下这项研究本身,研究结果看起来已经不仅仅是“含焦量爆表”,简直可以用“恐怖”来形容,但也不必因此“恐慌”。

  1、“复阳”会大面积发生吗?

  NIH的研究可能能够提供“复阳”发生的原因和机理。即“转阴”的“康复者”,哪怕只是轻症及无症状,体内仍在有活病毒残留,只是没有被核酸及抗体检测发现。只要有活病毒残留潜伏,“复阳”只是时间问题,这也解释了疫情在国外反复爆发的一个重要因素。

  此前国外已经有大量“转阴”者“复阳”的报道。但是考虑到疫情在全世界反复发生,有些“复阳”很可能是被二次感染,不过“复阳”的发生是不争的事实。

  国内也陆续零星地出现过此类病患:

  上图郑州复阳者为肯尼亚入境,沈阳复阳者为韩国入境

  不过,我们必须留意到一个事实,就是国内的这些“复阳”病例,绝大部分是境外输入病例,他们是在国外感染,在国外治疗转阴后归国,然后发生了“复阳”。

  而NIH的研究所针对的对象是西方(具体就是美国)的新冠感染者。这里笔者并不是想去猜测人种或地域的因素导致“复阳”的发生,因为国内的这些“复阳”病例也是中国同胞,而且是回到中国“复阳”的。中国与美国最关键的差别就是对感染者治疗手段的不同,那就是:只有在中国的新冠治疗是中医全面介入和主导的!

  笔者提出这个观点,并不是想说明经过中医治疗就一定不会“复阳”,但是仅从统计概率来讲,就可以认定中医治疗有效地遏制了“复阳”的发生。零星的例外只能说明病患没有经过有效的中医治疗,而不能反过来说明中医也对“复阳”束手无策。

  武汉这一个城市在2020年初曾经有五万多人被确诊感染,经中医全面介入之后绝大部分被治愈。如果按照NIH的研究,那武汉早就存在“二次爆发”的可能;然而,这样的状况至今没有在武汉发生,零星的病例也是跟境外输入有关;武汉“清零”之后,全国其他地方出现的局部疫情反复也均是由境外输入病例,而非本土“复阳”病例造成的。这就有力地说明,经过中医的有效治疗,并不会出现“复阳”在中国大面积发生的局面。

  当然,笔者只能从实际结果和现象层面“抛砖引玉”,提醒大家关注这个问题,期待中医工作者可以从专业的角度对这个问题进行深入的研究和阐释。

  国医大师邓铁涛先生在抗击非典的战役中创造了零死亡、零后遗症、零复发的奇迹。中医在应对病毒的方面,虽然没有像现代医学层面精确到确认具体的病毒种类,却能够对症治疗彻底解决问题。这门历史悠久的医学,却在应对病毒感染者的“复阳”问题上有着高度的前瞻性,同样具有前瞻性的还有应对感染者康复后的“后遗症”问题。

  2、“恐怖”的新冠后遗症。

  NIH针对44具感染者遗体解剖的研究结果虽然是令人震惊的,但研究结果却并不意外。

  早在两个月前,《美国医学会杂志网络公开(JAMA Network Open)》10月22日发布的一项新研究表明,新冠感染者在感染的几个月后出现了记忆问题,甚至“无法思考”。

  美国疾控中心(CDC)的官方信息,感染新冠病毒的长期影响之一是出现“脑雾”。这一后遗症在这几个月的研究中反复出现,而在此之前,一项研究发现,高达84%的新冠感染者出现了神经症状、味觉或嗅觉丧失、癫痫发作、中风、意识丧失及意识混乱等新冠后遗症。

  也就是说两个多月前的研究已经表明新冠病毒感染后会存在严重的后遗症,且是攻击大脑。所以,最新公布的NIH的这项研究并非无的放矢,正是针对既有现象的病理证明。

  此外,更早的研究显示,新冠并发症不仅伤害老年人,对年轻人的伤害远比想象大,并非年轻人只是轻症或无症状就没多大伤害那么简单。这些由新冠肺炎引起的并发症包括肾脏、复杂的呼吸系统、心血管、神经系统、胃肠道和全身并发症,其中与肾脏相关的并发症比例最高。这项研究的结论是英国爱丁堡大学的Thomas Drake团队,针对超过7.3万名新冠患者的观察与分析得出的,研究成果于2021年7月被发表在了著名的《柳叶刀》杂志上。

  针对新冠肺炎后遗症的问题,中国一线抗疫的中医工作者虽然没有被给予“资格”去国际专业期刊上发论文,但却是很早就注意到了这个问题,这很大程度是得益于中医抗击非典的经验。

  中医名将张忠德在2003年的时候也不幸感染非典,最终靠他的恩师邓铁涛团队彻底治愈。很多人都担心他后面会有肺纤维化以及股骨头坏死的后遗症,但是经过一个多月的中药汤剂、食疗及其他中医辅助疗法,完全得到了康复,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这才有了好的身体在过去两年间马不停歇地十次出征祖国的大江南北支援抗疫。

  张伯礼等中医抗疫功臣在抗疫战斗之初就已经注意到新冠后遗症的问题,并在患者康复过程中给予对症治疗。2021年3月初的两会之际,张伯礼在接受央视连线的时候就结合统计数据指出,“中国病人的后遗症出现概率和程度比国外轻得多”,当然张伯礼院士比较谦虚,他称“原因还不得而知。也许是我们治疗得早,也许是我们普遍使用中药等”。

  今年7月,张伯礼在接受长江日报采访时就表示,“原来我认为轻症治愈的人基本没有后遗症,但现在看还是有一些的。”中医很早地就已经开始了针对患者的康复治疗以消除后遗症,“有些患者需要用一些西药,或者一些灸法、贴敷或物理疗法。但我开的更多的是中药和中成药,也让患者配合一些像太极、八段锦这样的体疗,以及呼吸训练。”

  对于新冠肺炎在感染者脑部造成的“后遗症”,中医工作者也早有了自己的研究和应对。针对脑部后遗症,中医董洪涛指出:

  一则,脑为髓海。

  《内经》明言:“髓海不足,则脑转耳鸣,胫酸眩冒,目无所见,懈怠安卧”。显然,以上这些新冠肺炎的后遗症状与髓海不足有极大的相关性。分析其病机,属于阴精不足,元阳衰微,导致清阳不升,脑髓失养,当可考虑从补益髓海入手。

  我的建议是,或可用地黄饮子。此方为补肾益精、宁心开窍之剂,能益命门之火,又滋肾家之水,既可壮水之主,又能益火之源,乃平调阴阳之要方。不仅专治中风失语,亦可用于治疗新冠肺炎出现的髓海不足诸症。

  二则,认知障碍与心肾相关。

  肾水不能上济于心,心火不能下交于肾,致心肾不交,脑神失养而健忘。当以滋阴降火、交通心肾为原则治疗轻度认知障碍。

  交泰丸的方中仅有黄连、肉桂两味药。这两味药寒热相反,黄连寒则入心,肉桂热则入肾。交泰丸能交通心肾,可以治疗因为心肾不交而造成的轻度认知障碍,能使心火下温肾水,肾水上润心火,如此则心肾交泰,诸证自然缓解。需要注意的是,交泰丸只是适用于心火亢盛、肾阳不足所致的心肾不交证。

  3、全球想要战胜新冠必须摒弃“只防重症不防感染”的思路

  NIH的研究结果虽然是“令人沮丧”的,但笔者坚决反对那些失败主义和投降主义的论调,为欧美为代表的广大资产阶级政府在抗疫上的躺平措施寻找合理性解释,继而重新鼓吹所谓的“与病毒共存”理论。

  NIH的研究结果恰恰表明,新冠绝非“大号流感”,即便最终能够通过疫苗和所谓的特效药将新冠的重症、死亡率降到流感病毒的水平,让大部分感染者只是轻症或者无症状,但新冠病毒依旧能够进入身体的多个器官,对多个脏器特别是大脑造成很可能是不可逆的伤害。在新冠病毒面前的“躺平”式抗疫,“与病毒长期共存”,完全是对全人类的极端不负责任。

  中国动态清零的做法理应成为全球抗疫的方向,尽管代价是巨大的,需要更公平的社会体制配合,但这恰恰是全世界人民应该为之斗争的方向,资产阶级不负责任的做法、甚至是利用疫情兜售药物的做法理应被世界人民抵制。

  面对NIH的研究结果,我们就不能再把目标仅仅放在“可以防重症、避免死亡”上了,而是应该彻底地避免被感染。

  在中国已经实现动态清零的情况下,14亿人口目前仅有十余万人被感染,这是值得庆幸的,应该坚守这样的成果,尤其要警惕那些鼓吹构建起了免疫屏障就可以打开国门的说辞。

  尽管中医可以有效应对“复阳”和“后遗症”问题,但前提是每个被感染者都能遇到好的中医,得到有效的中医治疗,现实情况却并不乐观,中医的处境究竟如何,大家都应该有所感受,笔者就不必多说了。

     【文/子午,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子夜呐喊”公众号,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