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刘继明 | 头部大V是这样炼成的:谈胡锡进的暴富捷径及是否涉嫌“以权谋私”

2021-12-18 09:36:10  来源: 作家刘继明微信公众号   作者:刘继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昨天微博上最大的热点,莫过于胡锡进“宣布退休”,尽管我平时很少谈论这位互联网上的风云人物,但看了张宏良先生的一篇文章,也忍不住蹭热度,发了篇微博:“胡锡进宣布退休了,他的微博、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等自媒体平台并没有退休,是否随着退休,全都“合理合法”地变成了他的个人资产?这些自媒体所拥有的巨大流量和粉丝量,也就是巨额钱财,是否全都变成了胡锡进的私产?胡这些账号从性质上来讲属于国有资产,占有这些资产与贪腐并没有什么本质区别,是一种涉嫌公器私用,变相侵吞国有资产的行为……”

  胡锡进一向被视为中国舆论界的标志性人物,他的一言一行都可能掀起一场舆论风暴,把“公器私用”或侵吞国资”这类帽子扣到他头上,“兹事体大”,绝非儿戏,需要慎之又慎。因此,我觉得对这个话题有进一步辨析和考证的必要。

  顺便说一句,本文只是就胡锡进浮出水面的自媒体账号问题就事论事,既不预设立场,也不涉及所谓“左右之争”等政治议题。

  实际上,早在一年前就有人关注到了胡锡进利用《环球时报》总编辑身份运营自媒体的行为。大约在2020年8月,一家名为“汪眼看天下”的公众号发表了一篇文章《胡主编的生意经:公器私用,公号为私号引流》,以胡锡进私人公众号“胡锡进观察”为例,分析了胡在短时期内跃升为流量大V的过程。仅此一项,就可以让胡锡进一步跨入富豪的行列,

  “胡锡进观察”自2018年4月25日发表第一篇文章,阅读量为仅为2206(不排除胡锡进利用私人渠道推广)。但2020年8月24日发表的头条文章,2小时阅读量即突破10万+。微博大V胡锡进转战微信公众号,从零起步,花费2年零4个月,便成为时政类公众号头部大V。保守估计,“胡锡进观察”粉丝数超过100万。

  该文通过详尽的数据分析,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胡锡进观察”第一篇十万+花费了一年零八个月,作为微博拥有粉丝数高达2000万+的超级大V,媒体界的超级网红,这一成绩不值得炫耀。“胡锡进观察”成为公众号自媒体平台头部大V成功的背后,完全得益于环球时报的引流。如果没有环球时报的公共流量为胡锡进观察的私域流量引流,仅凭胡私人运作,按照该号的阅读量和点赞数的平均增长趋势,可以合理推测该号截止到2020年8月份,其平均阅读量不会超过1万,点赞数会低于200,粉丝数低于5万(这还是比较乐观的数据)。也就是说,环球时报为胡锡进观察贡献了10倍的增速。没有环球时报就没有胡锡进观察的出头之日。”

  因此,说胡走的是一条暴富捷径,一点也不算夸张。

  该文还通过天眼查询发现,胡锡进观察公众号账号主体为上海得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经“天眼查”查询,该公司成立于2017年05月12日,注册资金300万,经营范围为文化艺术类服务,法定代表人为贺王玉洁。大股东为上海市漾漾文化传播文化有限公司。

  那么问题来了:

  一,胡锡进是否为得已文化公司股东?

  如果胡为股东,那么按照《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第十八条第六项处罚规定,“违反国家规定,从事、参与营利性活动或者兼任职务领取报酬的”;

  将给予警告或者记过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降低岗位等级或者撤职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处分。(环球时报总编辑算不算事业编制?)

  二,假定胡锡进不属于事业单位编制,且没有参股得已文化公司。但是胡利用自己总编身份,擅自用环球时报公众号为其私号“胡锡进观察”引流,是否涉嫌以权谋私,公器私用?

  由此可见,公众对胡锡进涉嫌“以权谋私,公器私用”的质疑,具有充分的事实根据,而非凭空臆想。但由于该公众号的影响较小,博文的传播十分有限,没有引起足够的注意。

  2020年8月30日,独立评论员@郭松民 在转发@作家圆圆 的一条微博时,对胡锡进提出了批评:“官媒总编辑利用平台影响力办自媒体,相当于过去国企厂长再办一个自己的私营企业,用国企为私企服务,结果国企越做越小,私企越做越大。今天的情况,是天下读者不知有《环球时报》,只知有胡总编辑。”

  差不多同一时间,公众号“美好毛时代”也发表了《公器私用,靠网吃饭的彭波倒了,那胡锡进呢》一文,对胡提出质疑:“在“环球时报”这个大号的引流下,‘胡锡进观察’已经达到了篇篇十万+的级别,粉丝数可能早就超过几百万了吧,胡锡进的个人微博粉丝数就近2500万。那么,请问胡锡进这个号的打赏收入,交到环球时报了吗?‘胡锡进观察’每天几千块钱的流量主收入,流进了谁的个人腰包了?”

  彭某系原中*央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因为严重违纪违法问题(包括放弃对互联网阵地的管理、公器私用、靠网吃网、搞迷信活动),被开除党*籍、取消待遇、移送检察机关。

  该文把胡锡进与彭某相提并论,显然使胡的问题的性质变得更加复杂化和严重了,具有讽刺性的是,胡锡进一向以“复杂中国”的报道者自居。但俗话说,再狡猾的狐狸也躲不过猎手的眼睛。毛教员也说过,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在我的微博下面,不少万网友一针见血地指出:“变身网红了,这些流量变现的能力嘛!”“我估摸着叼盘会把这些无形的资产据为己有!”“商标名称‘胡锡进’,老胡可以收取商标使用费,没这商标,至少贬值一半。”“老柳都没事 他这点小钱国家看不上。”“支持,这些帐号确实是国有财产。”“对民众的质疑有关部门要有所回应,要讲清楚,说明白!”“官媒商誉转为私有,新腐败进行时。”“我猜他会加入某个利益团体,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为利益集团服务,从而变现。”……

  当然,对胡锡进问题究竟应该如何定性,不是几个网络大V或小V以及“吃瓜群众”能够决定的。即使胡锡进以权谋私的问题坐实,但比起动辄侵吞国有资产成千上百亿国有资产的柳八爷们,也是小巫见大巫,迄今为止,司马南围绕做了二十多期节目,在舆论场刮起了一股舆情风暴,柳八爷和联想尚且稳如泰山,如果公众想借此机会扳倒在中国乃至国际舆论场上叱咤风云十多年的胡锡进,恐怕更是会发出“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弄不好,会不会又来一个“不解决有问题的人,先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胡锡进是一个长袖善舞、左右逢源的双面侠,通常被视为中国政策和政治的风向标,即便我们想把问题限制在经济范围,但牵一发而动全身,树欲静而风不止。况且,胡锡进并没有真的退休,而是“退而不休”。正如一位公众号作者指出的:“退休之前,胡公早已利用《环时》总编辑职位的体制内资源,把自己打造成了互联网社媒时代的网红,这非一般‘建制派’可比。胡公不是一般‘建制派’,而是二般‘建制派’。这种在有的人看来公私不分、以公谋私的不良操作,在胡锡进之类精致利己主义者及其拥趸看来,却恰恰是‘适应时代’乃至‘引领时代’,恰恰是聪明绝顶之处,恰恰是神来之笔。什么公有、私有,在他们看来根本不重要,通通都可以是‘我有’……”(《赤浪青年》:难别胡锡进:胡编不再是胡编,却无妨继续胡编!)

  可以预见,胡锡进离开环球时报总编辑岗位后,新的“环球时报特约评论员”这一为他量身定做的新岗位,再加上经过这么多年的运作,他名下几个自媒体账号的影响已并不逊色于《环球时报》,如此一来,胡锡进的影响不仅不会削弱,反而可能因卸去行政职务羁绊后而更加扩大。因此,如何面对一个更加复杂的后胡锡进时代,将是人们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但在“后胡锡进时代”正式来临之前,我们还是应该解决好胡锡进涉嫌在运营自媒体账号上涉嫌“以权谋私”“公权私用”的问题。

  毕竟,“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中国共产党党章上,即便像胡锡进这样的超级无冕之王,也不能享有法外特权。

  您说是不是?

2021/12/17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