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黄卫东:美国国会从没批准国际减排协定

2021-12-14 09:54:0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黄卫东
点击:    评论: (查看)

1.webp (54).jpg

  最近国内新闻热点之一是拉闸限电,虽然官方很少介绍内在原因,但其主要原因是我们在国际上承诺减排。今年4月,在线上的气候国际峰会上,中国、美国、日本、英国、加拿大等40多国的领导人纷纷作出了承诺,在会上重申或更新本国的减排目标。去年十月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还郑重宣布,中国将提高国家自主贡献力度,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另一方面,美国的施压也可能是重要原因。美国总统拜登在选举中就承诺降低碳排放都是明确的执政指标,不但要求国内减排,还要求其它国家按期减排,这也是他刚任职就重返巴黎协定的原因所在。此后,拜登的气候特使克里,两次同中国就碳排放进行谈判,对中国施压,要求中国减少碳排放,美国媒体新闻中则用了“必须、马上”这样的严厉表述。

  但是,笔者在此特地介绍的是,美国国会从未同意减少碳排放。这意味着美国政府从未官方承诺碳排放达标。虽然美国总统是政府首脑,但在内政上并无多少权力。这是因为美国是联邦制国家,各邦都是经济上独立的邦国,联邦政府无权干预各邦内部事务,包括经济事务。主要负责对外关系和协调各邦之间的关系。美国总统领导下的国务院,主要负责外交,其首脑国务卿,本是外交部长,职责也是外交。美国总统特朗普还未离任前夕,连讲话的权力都被剥夺了,更不用说,在各邦内部事务上,美国宪法明确规定联邦政府无权管理的事务了。

  美国总统的对外承诺,如果涉及各邦执行,就需要美国国会批准。正是因为美国国会从没批准,才会多次发生美国新上任总统推翻前任总统对外承诺。就碳排放来看,几位民主党总统,从克林顿、奥巴马到现任拜登,都对外宣传支持减少碳排放,但美国的共和党总统上台,从布什到特朗普,却明白无误地对外宣布,推翻前任总统承诺,美国不再参加国际减少碳排放协定。

  但美国的主流媒体却始终如一地指责中国是气候灾难的责任国,如今更是将最大碳排放国戴到中国头上,要求中国减少碳排放。就历史来看,由于美国比中国早上百年进入工业化,人均累计排放是中国十倍以上,即使中国也实现工业化,但因压低收入,老百姓消费很低,到2009年,当年中国成为世界工厂,生产了世界上大部分工业产品,但中国人均碳排放仍然不到美国四分之一,即使到现在,每年美国人均碳排放仍然是中国2.7倍。就是需要减少碳排放,也应当是美国首先采取措施限制排放温室气体,而不是中国和发展中国家首先采取措施限制排放。

  国际社会最早通过的协定是1997年12月签订的京都议定书,1998年11月12日,时任美国副总统戈尔只是象征性地签了字,克林顿政府都没有将议定书提交国会审议。在小布什总统上任宣布退出后,美国最终成为了唯一未批准《京都议定书》的缔约方。其实西方很多国家即使承诺执行京都议定书,但实际上都没有减少碳排放,都将协议当成了废纸。

  2015年12月,《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近200个缔约方在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上达成《巴黎协定》。2016年4月美国国务卿代表美国签署了协议,但年底特朗普当选总统后,就宣布要退出协定,2020年11月4日,特朗普宣布,美国正式退出了《巴黎协定》,成为迄今为止唯一退出《巴黎协定》的缔约方。

  就美国国内来看,民主党控制的一些邦是在推动碳减排,例如,加利福尼亚邦就采取了减排措施,但美国作为整体来看,碳排放不但没有减少,反而一直在增加。然而,美国主流媒体却通过报道这些推动减排邦的行动,让人们以为美国是在执行减少碳排放。

  更荒谬的是,即使中美两国都批准执行协定,按照协定规定,美国人均允许排放量仍然将是中国的4倍以上,仍然是一个高度不平等的协议,一个高度歧视中国人权的协议。笔者早就指出,我们不能自愿给自己戴上这样一个枷锁。我们与国际接轨,问题是西方都不遵守,我们就去按西方要求对接这样一个并不存在的规矩?

  【文/黄卫东,红歌会网专栏学者。】

  参考:

  黄卫东:评中美气候合作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