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李旭之:坚守理想和精神,紧随时代往前走

2021-11-25 16:43:4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李旭之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很多事往往不如人之所愿。先说中国当下的人口危机,四十多年的计划生育政策,一孩化差不多延续了两代人,近几年来我国的新生儿出生率大幅下降,不少省市出生率为负,所以国家先放开二胎生育,今年又放开三胎生育,但真能将出生率提上去?从各地的反应可以判断,也比较难,最大的难题在于大量适婚之人难以结婚,据统计剩男剩女已达两亿,不结婚又何谈生育?这是其一,其二,大城市聚集了大量剩女,农村留下了大量剩男,剩女是主动被剩下的,而剩男则是被动剩下的,虽说当年男性解放女人,实行男女平等,但谁能预测到如今反是女性更喜欢不平等,在婚恋上她们仰慕高贵富有者,而不是平等,连门当户对都不愿意,如今有句话,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所以她们要嫁给外国人,宁愿倒贴。通过报道出来的新闻和视频,显摆自己是上等人、富贵者往往是女性,反而男性显得比较自卑,这种社会现象肯定不是当年提倡男女平等的男性所能预测到的。谈到结婚的条件,女性要求男性有房有车有存款有这有那,自己只出人就行了,从女性的这些要求里是看不到男女平等味道的,所以大城市女性的生活成本很低,而男性的压力却很大,难以立足的离开大城市返回家乡,形成了适婚男女两头剩的严重社会危机。这个危机解决不了,人口出生率要提高上去,是比较难的。

  再回到本文的正题上。国家已经正式提出了共同富裕的目标。要关注的,那么该如何实现呢?

  我们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共同富裕本就是社会主义国家应有的本质任务。

  毛泽东同志说,只要有人群的地方,就有左中右。当年毛泽东时代,新中国建立社会主义制度,翻身解放的广大人民群众是拥护的,因为摆脱了旧社会里被压迫被剥削的苦难生活,没有谁愿意再回到旧状态里去,所以拥护也是发自内心的,但旧社会曾是人上人的人多数是不喜欢的,曾经的天堂失去了,内心总是有留恋的。所以对一个新事物,总有欢迎的,也总有反感的,处在不好不坏中间层的,就是中间态,既没失去什么,也没得到更多,因此从中可以看到,左中右是社会分群的常态,只是要根据一种新事物来分定罢了。

  毛泽东时代已经过去了,其后是改革开放时代,已有四十多年了,这两个时代相比是较为鲜明的,最突出的一点,前一个没有贫富之分,如今却贫富差距很大,不管怎样讲,这都是无可质疑的客观现实。

  毛泽东思想是要坚持社会主义公有制及实现人人平等、社会共同富裕的理想,是要扫除旧社会的一切残渣余孽,建立与公有制经济相一致的崭新的社会主义文化,而所使用的手段是阶级斗争。所以毛泽东同志那时讲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后期文革十年,就是以阶级斗争为纲。不能说毛泽东的这个目标和手段是错的,但是社会现实并不能如其所愿。四十多年后,回顾那个时代,不得不承认,阶级斗争也有历史的局限,有它明显的问题,因此也就不得不承认,正是那些问题,在结束文革时,为何群众是欢呼雀跃的。

  它的问题就是,在和平建设时期,长期进行紧张的阶级斗争,并不符合整个社会心理。在初始阶段,它的局限是不显著的,人们的接受度还是比较高的,但是延续下去的时间越长,因为人的复杂性,必然会出现许多意料不到的事情出现,最显著的有,一是一定有人会利用它来达到自己的私欲,其中借以发泄私愤者有之,报私仇者有之,这类事例是有很多的;二是一定有人以此拉势力立山头,虽无私愤,但会以此对他人强行划分左右,并对中间摇摆不定者施压,形成一种非常紧张的空气,对不同意见者进行打压;三是长期且紧张的斗争气氛,一定会使一些人产生一种抵触或者反感的心理,或使人身心感到疲惫;四是每个人,即使是完全拥护者,也不能保证自己永远斗争别人而不被人斗争,因为谁也不能保证别人不会利用某一点对你看不顺眼或者某种不满来斗争你,最后就是谁都有可能成为被斗的对象。

  所以从建立社会主义来说,按照马克思主义原理,是从发达的资本主义进入社会主义,而列宁主义则先实现了从落后的封建社会迈过资本主义阶段直接进入社会主义。这两者是普遍与特殊,都是能够走通的,但伴随的问题却有不同,前者若从发达的资本主义进入社会主义,在物质上一定是已经比较丰富的,文化上是比较进步的,进入社会主义就不会存在差异特别大的问题,阻力就比较小。相反,从落后的封建社会进入社会主义,首先在物质的落后就是一个很大的难关,我们建国后一二十年的那代人付出两三代人的努力就是证明,但只要有信心有干劲,这个难关是可以克服的,所以物质上的落后是能一下子能够解决掉的,但文化上的落后,要达到社会主义的要求,就不是短期所能解决的,存在于人们头脑里的旧思想、旧文化是非常非常顽固的,在接受新思想新文化方面常常不情愿,甚至是反感,有抵触,这并不限于从旧社会天堂里过来的人,翻身解放的人中也大量存在,所以这道关是最难迈过去的。

  坚持阶级斗争,在那个时期,就是与旧思想、旧文化的斗争,要革去除私有观念,建立新的公有观念。但这道难关,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是不论时间有多长,抵触、反感的人有多多,咬紧牙关、提高信心,一直坚定地走下去,从多到少地逐渐消灭旧的私有观念,那么崭新的公有文化就会建立起来,而且伴随物质上的丰富,社会主义制度就能巩固起来。二是如果稍有松懈、或者遇有领导的改变,或者屈从于抵触、反感的人的选择,那么一定难以迈过去的,不可避免的会再回到旧路上去,已经建立的物质方面的系列制度,也随之会发生改变。

  阶级斗争是马列主义的一个基本原理,也是社会变革的一个主要力量。但从更长的人类社会进程中分析,并不能完全得出它是唯一的推动力。马列主义只将它作为阶级社会的推动力,而不是全部的社会,所以阶级斗争也是有阶段性的。现在在我们国家的宪法里,规定阶级斗争仍是客观存在。

  毛泽东在社会上一直热,从较少的部分人的怀念开始,到现在的很多人,说明毛泽东尽管去世了几十年,但从未离开过中国人民,其原因是毛泽东对中国社会的理想是符合广大人民群众的意愿的,这是不能否认的。

  但也需要注意的是,其中部分人是出于对毛泽东时代的单纯怀念,认为那时的社会是一个完美的社会,这是一种纯朴的感情怀念,但说不上理性的怀念。因为那时的社会主流是美好的,但并不是一切都完全美好。还有部分人是出于对毛泽东个人的无限崇拜,其中这两部分人既有分别也有交叉,这从某些自媒体上可以看得比较清楚。其中有些人只愿活在已经过去的毛泽东时代里,却不见对如今的很多社会问题予以关注,他们不关心当今民生艰难问题,也不关心当前社会正在进步的方面,一则可以说,他们是毛泽东时代的社会主义的真诚拥护者,但另则说,他们也是过去时代的留恋者,当下时代的脱节者。历史规律就是,任何一个已经过去的时代,都从来没有再现过,也从来没有被后人为完全模仿过,历史总在不断变化中毫不犹豫地往前走,对任何留恋过去者都是无情地抛出前进的轨道。

  历史的进步就是,除了阶级斗争之外,人类社会的进步和制度的变革,还有很重要的因素就是技术。再古的社会无从考证,从中国和外国的历史记载上看,铁器的出现,中国从战国时期进入了封建社会,印刷的普及,传播从刻石碑到纸张印刷成邸报,明代有了资本主义萌芽,近代英国发明蒸汽机开启了工业革命,进入资本主义,航海技术使自由资本主义进入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阶段,互联网技术使全球进入信息时代,交通技术实现了交往的全球一体化,如今去中心化的区块链、元宇宙技术等正成为加速使全球进入无区别化的类似大同世界的前奏。

  有谁能够想到,当年毛泽东时代所向往的人民大众政治,没有因为曾写成文字而实现,却通过互联网技术基本实现了。任何一种好的制度,可以通过人为的规定及推行而施行,但也会通过人为的抵制加以阻挠和破坏,但是任何一项先进的技术,就象冷兵器遇到火器,一定会最终抛弃刀棍而选择火器,智能手机时代,再喜欢模拟手机拒绝使用智能手机的人,最后都会被在智能手机的先进而不能再继续拒绝下去,如果拒绝,他将无法正常生活于智能手机模式下的社会里,或者说寸步难行。所以先进技术是任何人都无法抗拒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技术的进步在推动社会前进和社会变革方面都是一种不留死角的力量。

  毛泽东为人民群众谋利益的追求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是永远不会过时的,但毛泽东时代真的已经是历史了,当年的做法也是那个时代的产物,理想和精神可以不朽,但追求的脚步永不停留,再留恋那些做法和曾经的样子都是不合时宜的,我们需要坚守和追求他的理想与精神,但办法则需要我们不断创新,跟上时代。

  怀念毛泽东和毛泽东时代的人多数是善良纯朴的,他们是继承毛泽东思想和毛泽东时代精神的人,他们身上有许多闪亮的、让人感到温暖的东西。但是,我们也不能讳言,在新时代里,总有一些逞私欲不择手段之徒,他们特别善于抓住一种脉动,利用人们对毛泽东的感情,在毛泽东热的氛围里,也扮作一员,而且显得更加有感情,他们也纂写这方面的自媒体文章,或者转发,但为只是从社会赚取流量和打赏,是他们捞钱的工具而已,比如网上的某德先生,好像就是这样的一位,如他也利用江苏联通的一篇蛋炒饭微博,而完全无视国家网信办的十大辟谣声明,愣将蛋炒饭与毛岸英烈士捆绑,向江苏联通责难。且不说那篇微博在文字上完全跟毛岸英扯不上丝毫关系,且其责难之言完全是一种凭空联想式猜测,首先需要明确的是,人们知道毛岸英是毛泽东的儿子以外,如今有几人能知道毛岸英的生日是哪天?只一个发表的日期,就硬将微博和侮辱毛岸英联系起来,即使昏官审案,是也不敢这样断案的。但是为什么这类人非要就此大作文章呢?原因就在于这是一个能制造流量的话题,而且可以还创造成一个热点话题,由此就会有社会流量和打赏,他既博得了维护烈士的声誉,又得到了金钱的入账。他们中有人是非要把蛋炒饭与毛岸英捆绑,划等号,那样就能年年有入账。在某些左派群体里,一直都有这样的一群人存在着,寄生着,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他们就是靠吃毛泽东的一类人。某些天真、纯朴的热爱毛泽东的群众,就好比见到一个老外会几句中文,立刻倍感亲近,掏出自己的心窝子去一般,反不知道自己成了这类人源源不断的金主。人啊,不能只被表象迷眼,一定要擦亮看清。

  社会和人心总是复杂多变,鱼目混珠的。

  再回到开头的那句话上去——很多事往往不如人之所愿,我们实现共同富裕,人类社会实现共产主义,也许不再通过既有的认识和手段,而是通过技术的进步而达到,因此,我们需要更多的关注当今世界的各种科技进步,因为在科技的推动下,多角度显示全球真正一体化的时代正在加速地向我们走来。

  2021-11-25

  【文/李旭之,红歌会网专栏学者。】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