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陈先义:领导同志,听到这样称谓要拒绝!

2021-09-21 09:49:49  来源: 淮左徐郎本尊   作者:陈先义
点击:    评论: (查看)

  有一种现象,值得所有做领导工作的同志注意,那就是与老百姓之间怎么称谓。我们有的同志,特别是做地方工作的领导同志,很习惯一种老百姓对自己的称谓,什么称谓?那就是很习惯老百姓称自己是“父母官”。

  有些人听到这样称谓,心里美滋滋、乐滋滋的,久而久之,便也常常以父母官自居,甚至以此自称。我们的媒体有的也是瞎胡来,见诸于文章标题的文字,居然出现这样不加思考的极不恰当的称谓。举个例子,有级别不低的央媒报纸居然有这样的标题《十强县“父母官”聚会央视演播室》《豫籍“的哥”迎来了家乡父母官》等等,这样的例子随便一翻,就能翻出无数个。习以为常了。

  别以为这是一个称谓问题,这个问题很大,大得很。它直接牵涉怎么摆正党的领导干部乃至每一个干部与人民群众的关系问题。先讲这样一则故事:

  1968年国庆前夕,根据中央通知,为了表示对辽宁在重工业建设方面给国家做出的巨大贡献,中央给辽宁300名工人代表名额来北京参加国庆观礼。其中20名跟随毛主席上天安门城楼,另外,根据毛主席提议,100名代表直接住进中南海。代表们闻讯热泪盈眶,有位煤矿工人说:自己13岁在鞍钢给日本人打零工,披个麻袋片,吃杂合面饼子,挨不尽日本鬼子的皮鞭,这辈子做梦也没有想到,能够住到伟大领袖毛主席身边。

  但极个别领导同志对毛主席的这个决定很吃惊,认为这些被称作“煤黑子”、纺织工、卖菜工的底层工人,能够到北京参加国庆观礼规格就足够高了,一下上百人住到毛主席身边,是不是规格太过了点。

  毛主席闻讯把这位领导同志叫到跟前批评说:请一百名工人代表住进中南海,是我提议的,这有啥大惊小怪的。在江西苏区,老表们可以到我的炕头来,我也可以去他们家聊天。在工人劳模面前,包括你我,统统都是为人民服务的公仆,请他们到家里住一住,这有啥不可以的。

  接着毛主席说:到底谁是父母官,是官老爷,还是人民群众?我们有些人是搞错了的。特别是党员领导干部,只有恭恭敬敬孝敬父母的义务,绝不能有骑在父母头上作威作福的权力。现在党内许多人已经把这个关系搞颠倒了。国民党就曾把这个关系搞颠倒了,最后被赶到一个岛子上去了,我看这个问题如果弄不清,迟早有一天我们也会被人民群众赶到某一个岛子上去的。毛主席接着话锋一转说:现在我们就是要把这个被颠倒的关系再颠倒过来。要让我们党的干部弄清楚这个关系。人民群众才是这个国家真正的主人,我们要在主人的监督下,老老实实为人民当好仆人。

  主仆关系,在这里毛主席阐述得何等清晰啊。面对新时期有些人忘记了毛主席的嘱咐,往往把自己当成真正父母官的种种现象,习近平同志在浙江工作时,在他的“之江新语”短评中,他特意写了“主仆关系不容颠倒”的短评。他说,对于我们共产党人来说,老百姓是我们的衣食父母,要像爱自己父母一样爱老百姓,为老百姓谋利益,带老百姓奔好日子。

  把自己当作老百姓的父母官,说到底是一种严重的封建思想残余。在等级森严、皇权至上的旧中国,约定俗成形成了官贵民贱的陈腐观念。在劳苦大众面前,官不仅是爹是娘,而且是高高在上的青天大老爷。老百姓政治上受压迫,经济上受剥削,人格上受侮辱,因而民间千百年就有“见官免三辈儿”的俗语。百姓见了官就要三叩九拜,磕头作揖。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只有到了毛主席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人民才真正当家做了主人。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党的各级干部,不管你级别多高,官位多大,都是五个字:人民勤务员,都是人民的儿子。

  但是,由于这些年西方价值观的渗透,由于资本力量的巨大作用,我们不少干部那种当官做老爷的思想再度旧态复萌,有人已经把自己稳稳摆在了极不适当的父母官的位置。有些时候老百姓称它是父母官,它不但不加解释和拒绝,而且沾沾自喜,真的把自己当成了百姓的衣食父母。更有甚者,有些人沾染了旧社会的坏习气坏作风,动辄对百姓对部下颐指气使,言语恶劣,这几年不断出现的对百姓对部下抬手搧耳光的干部,可不是就河南济源那一个啊,那个“耳光书记”曾经名噪一时。有的干部,一旦组织把他放在领导岗位上,不是想着办法为人民多做点好事实事,而是真的认为自己就是“老百姓的衣食父母”,真的有了治理一方的三头六臂,昏昏然不知天高地厚,脾气见长,嗓门见粗,性格趋暴,官气变大。有的甚至啥球学问没有,书也不读,却佯装满腹经纶的模样儿。不是夹着尾巴做人,而是张扬的不知算老几。俨然以“百姓父母”自居。这样的人,其实除了他自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老百姓对他清楚得很,厌烦得很。

  大凡一个领导干部到了一个新岗位,百姓说心里话,真盼着来一个好官,几万、几十万、几百万、几千万双眼睛盯着你哩,你的一言一行都在百姓的监督之中,你穿什么衣服,讲话能否兑现,喜爱吹牛还是干实事,见了年轻女人是否两眼放光,老百姓看的仔细着哩!要不那个在人民遭受灾难时特别会笑的陕西干部,那个带着超级名牌手表却不干正事的干部,那个平常装的特别斯文,结果因为被人家拍到低级下流的床上故事的重庆干部,以及类似这样的一大批干部,不是一个个被舆论推上风口浪尖,一个个从岗位上拿下去了吗?你是人民推你上台的,人民照样可以把你拉下来。这是历史规律。水能载舟,也能覆舟。这已经被无数历史事实证明了的。

  谁是父母?这么一说看来确实不是小问题,这是大得不能再大的问题。关键是你怎么摆正自己的位置,是否打心眼里甘当人民的公仆。像毛主席那样,一辈子无个人私利可图。战争来了,把自己儿子最先送上战场。革命需要,可以把亲人的生命交给党的事业,六位至亲为革命光荣牺牲。而不是一门心思想着为自己子女谋个高官厚禄、金玉满堂。一门心思想着夫贵妻荣,封妻荫子。

  当然了,我们讲把颠倒的关系再颠倒过来,是从心里真正树立当人民儿子和公仆的理念,把自己的全部包括生命交给人民和革命事业,就像我们无数老前辈那样,是发自内心的思考。而不能整天嘴上说我是人民的儿子,其实做的全是当官做老爷的勾当,一门心思想着为自己孩子谋官谋财,这样的两面人,我们的队伍中也不是少数哩。所以,我们每一个担负一定职务的领导干部,还是把心摆平放正,既然受民之所托,受党之所派,那就不该另有所图。就得对得起党和人民,对得起党和人民给你的这份“顶戴花翎”。不要有一天在人民的呼声中被剥去“顶戴花翎”。

  说到这儿,想起了电视台专题片披露的大老虎徐caihou在押期间,他和值班医生的一番对话。值班医生问:老徐啊,你说国家给你的待遇不够你享受的吗?何必还那么贪哩?徐caihou思考良久说,你不知道啊医生,我一开始也想当人民公仆的,可是经不住权变钱的诱惑啊,一旦打开欲望闸门,收也收不住了,就把公仆身份忘了,就只记得当官做老爷了,何况用权来换钱,原来可以这样容易。父母官没有当好,却成了个罪人。想一想,要这么多钱有啥用哩!

  徐caihou罪大恶极,这样的话不过为自己罪行找说辞,但可以从一个侧面,看出一个领导干部忘记自己公仆身份后必然恶果和结局。

  所以,大凡人家叫自己为父母官的各级领导同志们,还是要谨慎再谨慎,清醒再清醒,当你听着这样的称呼已经很入耳很舒服的时候,你已经在背离人民的路上迈出了第一步。还是规规矩矩给人民当好公仆吧,党和人民对你不薄,头上三尺有神明,你干好干坏,苍天在上头哩,这个苍天就是百姓。

  异史氏补注:2002年,人们发现:一件西周中期的青铜器“遂公盨”上,铸有以下铭文:“天命禹尃(敷)土,隓(堕)山浚川,乃厘方设征,降民监德,乃自作配享,民成父母,生我王作臣。厥贵唯德,民好明德,忧在天下,用厥邵好,益求懿德……豳公曰:民唯克用兹德,无悔!”这充分证明:在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那里,确实是把人民群众看作主人,而把自己看成“公仆”的。但是,自私有制产生,人类进入阶级社会以后,“民成父母”就在稀里糊涂间被偷换成“成民父母”。两字颠倒,可谓差之千里。从此,社会管理阶层的作风发生了根本性的逆转。有良心者有所自律,在统治秩序允许的范围内为民做些好事,是为清官;丧天良者则肆无忌惮,横征暴敛、鱼肉百姓,是为贪官。但无论是清官还是贪官,都是把自己当作高高在上的主人,而把人民群众当作驱使的奴隶或者怜悯的对象。这种被颠倒的历史,直到中国共产党执政以后,才从更高的层次上再颠倒过来。然而,由于经济、政治、文化上的种种复杂的原因,在我们的一些党员领导干部中,“成民父母”的观念也在悄然滋长。君不见,自称父母官的口头禅已经出现在一些领导干部大会小会的讲话中,这说明这一错误观念已经渗入他们的思想深处而达到浑然不沉的地步。陈先义同志此文,如暮鼓晨钟,各级领导干部要警省啊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