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刘继明:革命与改革只有一步之遥——也谈胡锡进们为什么要围攻李光满

2021-09-11 10:19:04  来源: 热风2021   作者:刘继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看来,李光满的文章具有明显的国家主义或民族主义色彩,别说极左,连左派恐怕都算不上。李文之所以能够在较大范围激起人们的共鸣,无非是契合了某种被压抑的社会情绪和民众的期盼,但他认为一场深刻的变革甚至革命正在进行,似乎过于乐观或言之过早。这从胡锡进等人以及外媒的过度反应看得出来,至于他们对李光满的围攻,则传达出精英权贵阶层某种不安和恐慌的情绪。

  对文艺界和娱乐圈乱象的整治,不过是解决社会矛盾的一个切入口,但长期积压下来的诸多社会问题和矛盾,仅仅通过几项政策手段显然无法从根本上得到改变,必须从深层次或根子上找原因,比如持续四十年的改革开放是否存在某种偏差?精英阶层对改革是否在搞新的“凡是”和企图绑架改革等等,都是人们对李光满文章高度关注,并引起激烈争议的深层原因。

  演艺圈和文学界的种种乱象并非孤立的现象,背后还是资本乃至政治两只大手在操弄。从范冰冰、赵薇到方方的《软埋》《武汉日记》等,已经到了触目惊心的程度,还有娱乐圈的封建化和某些艺人的私德问题,也都接近于沸点。中国作协近日出台了关于加强作家职业道德建设的意见,声称要彰显著名作家的道德示范作用,前面列举的哪个不是“著名作家”,他们起了什么样的示范作用?所以这个避重就轻的意见一出台就遭到了众多网友的嘲讽和抨击,在北京文艺工作座谈会召开七年之后,文艺界还出现了这么多反社反共反毛和受到西方青睐豢养的文人,怎么只是个职业道德问题呢?

  此外,民众普遍关注的私有化进程,资本无序扩张和金融领域的无节制开放,以及最近某学者公然提出没有条件的对美开放的观点,也都引起了很多人强烈的不满甚至愤怒。这个时候国家出重手整治,民众无疑是举双手拥护的。把围绕李光满这篇文章的争论放在这种背景下观察,就很好理解了。海外反华媒体解读中国的政策和政治,一贯从阴谋论入手,以便误导舆论。公知跟海外媒体一向暗通款曲,配合得十分默契。胡锡进在这方面堪称老手。李光满的文章刚出来他就迫不及待地跳出来,绝非偶然;武汉疫情期间,胡锡进对方方明批暗保,欺骗了不少公众,他本质上跟方方是一伙的,不仅反对革命,还极端蔑视大众。像所有的右派精英那样,人民群众在他眼里不是社会进步的主导力量,而是一群只配当看客、被动接受施舍的乌合之众,他拐着弯儿歪曲“共同富裕”,攻击目标指向前三十年,也是右派们炒了四十年的剩饭,以前他打着国家主义和民族主义的旗号,人们不容易识破,但这一次,他不加掩饰地充当资本权贵集团的鹰犬和看门人,对于一场在左派看来只是现行经济体制下极为有限的“改良”都不能容忍,彻底暴露出了他反人民、反社会主义的真实面目。

  胡锡进之所以这样有恃无恐,是因为背后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支持他,这股力量就是四十年来中国社会形成的资本权贵阶层,他们不仅攫取了巨量的物质财富,而且掌控了话语权,垄断了对改革的解释权,企图绑架改革朝他们所希望的方向即全面资本主义推进,谁反对和质疑,谁就是反对改革,是极左,是WG余孽。这种歇斯底里、蛮不讲理的跋扈,对社会心理防线越来越具有破坏力,甚至会危及改革的合法性,以至中共不得开始出重手整治。对于高层对金融领域和娱乐圈的整治,大部分官媒鸦雀无声,很难说不是这些精英权贵集团采取的一种抵制态度,因此才会出现集体转载一个民间自媒体文章的反常之举。但正是这种官方与民间互动的积极信号,让胡锡进等为代表的境内外极右势力感到了强烈的不安乃至恐惧,才跳出来对李光满文章发起凶狠的攻击。

  胡锡进之所以害怕革命,当然是他的阶级本性决定的。革命与改革只有一步之遥,但从改革到革命的发生,不是某个甚至某一群人的鼓动就能发生的。革命是否会到来,取决于多种社会条件和因素;革命不是随心所欲可以制造出来的玩偶,也不会像玩偶一样随心所欲地任人摆布。正如马克思说,“新的革命只有在新的危机之后才可能发生,但它正如新的危机一样肯定会来临。只要不平等制造的危机存在,革命就会一直注视着我们。”

  从建党和民主革命开始,中共的初心就是为劳动人民谋解放,消灭私有制,消除一切剥削和压迫人的社会制度,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和建设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制度。十八大后,中共强调改革是一种“刀刃向内”的自我革命,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别的什么主义,近期提出的共同富裕方案,也着重强调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有分析家认为,中共的这一系列举措,本身就是对改革“纠偏”,体现了“新时代”的必然要求。如果一切都萧规曹随,亦步亦趋,何来“新时代”呢?而无论是对李光满文章的疯狂围攻,还是把对“共同富裕”解读为“大锅饭”“杀富济贫”,都表明了胡锡进等一众公知所持的立场,与共产党人的革命初心是背道而驰的。

  所有争论都集中到了一点:中国到底是走社还是走资?绝大多数人包括民间左翼并不反对改革,而是主张要坚持社会主义方向,当初邓小平不是也说过改革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吗?胡锡进这伙人以及他们背后的势力平时以改革卫道士自居,但实际上已经成为阻碍新时代改革的极端保守势力,他们不仅反对毛泽东,连邓小平的许诺也背叛了。他们仇视和害怕革命到了杯弓蛇影、草木皆兵的病态程度,做梦都希望中共抛弃革命党的本色,彻底变身为资产阶级的全民党或权贵党,说他们图穷匕见一点也不过分。中共以建党百年为契机宣示向初心回归,强调改革的社会主义性质以及近期的一系列举措,使他们感到了某种危机,因此在关键时刻卸下伪装,赤膊上阵,放手一搏。去年由方方日记引起的网络论战是第一次博弈,这次由李光满文章引起的争议又是一次博弈。右派公知通过自己的表演彻底走到了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对立面,他们主张的道路,比西方资本主义走的还要远,还要极端。从这个意义上说,左派和右派精英集团的斗争,代表了两种截然相反的改革方向,是势不两立,没有调和余地的。

  海内外的公知们动不动就祭起WG大棒,拿这个打人甚至要挟和胁迫当局,以获得最大化的政策博弈效果,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否定WG”是当今中国最大的“政治正确”,体制内许多掌权者和公知都是靠反WG起家的。于是出现了一个很吊诡的现象:中共无论做什么海外极右势力都反对,唯一不反对的昰“否定WG”,在这点上,他们与体制内的“两面人”配合相当默契,而且很有成效。我说过当前中共最危险的敌人不是公知,而是在背后支持他们的“两面人”,就是这个意思(专访 | 刘继明再谈与方方之争:“我最想说的一句话是:像魏巍一样战斗!”)。

  近些年,随着社会矛盾不断加剧,尤其是去年以来的新冠疫情,让大多数民众特别是青年一代认清了西方资本主义的本质,对胡锡进这些公知动辄“WG”“极左”的话术也有了免疫力。再这么搞下去,为WG“平反”的历史任务就轮不到“极左”,而是由公知们来完成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发现胡锡进们和海外独轮运媒体说的所谓“新WG”和“搞运动”,不过是要给猖獗的资本套上笼头,节制少数资本精英的贪欲,实现共同富裕,这样的变革或改良,大多数老百姓是支持和拥护的,公知们却从自身利益出发,不顾一切地跳出来反对、歪曲、抹黑,这足以说明真实的WG是怎么回事,公知到底是一些什么样的人了。网上最近不断出现公知“翻车”的现象,也说明了他们的集体破产。网络上已经接近于出现他们最为痛恨的那个非预期后果“网络WG”——这难道不等于他们是在给WG平反吗?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