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郭松民:《燃野少年的天空》——“输得更开心一点”

2021-07-19 11:36:0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郭松民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01

  —

  看《燃野少年的天空》之前,刚看了2004年的好莱坞电影《大人物拿破仑》,讲述美国爱达荷州乡下的一个高中生拿破仑(他居然叫这个名字)的故事。

  拿破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衰仔,戴着厚厚的眼镜,头发像一堆乱草,讲话的时候总是垂着眼皮。他和奶奶及失业的哥哥相依为命,在学校里不受同学待见,女生都拿他当笑话,还经常被老师修理,他自己也自甘边缘,并不想改变这种状况。

  后来,拿破仑结识了同样很衰,但留着一抹小胡子的同学佩德罗。佩德罗忽发奇想,要和学校里风头最旺的女生惠特莉竞争学生会主席职务,拿破仑决定担任佩德罗的竞选经理,也是他的唯一助手。

  在最后的竞选大会上,惠特莉占据了全部优势,但拿破仑凭着自己暗中练习的霹雳舞,不仅让佩德罗翻盘,而且也令同学们刮目相看,并赢得了一直追求的女生。

  在现代社会里,人们都鼓励学生努力奋斗,按照主流认可的“好孩子”标准行事,但殊不知,这有可能是一种新矇昧,对孩子造成新压迫,本来有着不同个性的孩子不知不觉中就被格式化了,失去了自己的天性,像惠特莉那样变得老气横秋、循规蹈矩,甚至功利、势利。

  所以,拿破仑的存在是有价值的,虽然很衰,但这是他的天性啊,他有权利衰,他不必变得和惠特莉一样。

  无疑,好莱坞意识到了现代教育异化的问题,但却找不到出路,拿破仑的反抗是拜登式的单膝下跪式的反抗,他最终还是要回归主流,获得主流的认可。

  02

  —

  《燃野少年的天空》严格说起来,不是我的菜,也许是被印度歌舞片倒了胃口,一直不太喜欢歌舞片。

  而且,在中华民族大家庭中,汉族深受儒家文化影响,性格含蓄内敛,并不太擅长歌舞,在我们的词典中,“能歌善舞”四个字,似乎是专门用来形容少数民族的。

  不善歌舞又要拍歌舞片,总会有点别扭吧?

  说句实话,“燃野”作为多年未曾有过的歌舞片,尽管很多场面非常的“燃”,但歌舞与剧情,还不能说达到了水乳交融的程度。

  但“燃野”却有一个《大人物拿破仑》以及其他好莱坞电影所望尘莫及的优点,它不是用眼睛吃的奶油冰淇淋,不是甜得发腻,而是加了冰糖的绿豆汤,也甜,也爽,也还能够清热解毒。

  “燃野”的男主角老狗(彭昱畅 饰),是学校里的复读生,被认为是“咸鱼少年”,女主角小黄(许恩怡 饰),因为父亲的“品味”、身高肤色等因素,也被同学们排斥,被视为“杂草少女”,他们共同选择“搏一搏”,在毕业前干一件“傻事”,组织舞蹈队参加“舞动奇迹”大赛。

  这个时候,他们还是像“拿破仑”那样,怀抱一鸣惊人想法,希望能够得到主流的认可。

  但是,他们在比赛的过程中,被观众嘘下舞台,舞蹈队也风流云散,各奔前程,总之,他们已经完全没有了“咸鱼翻身”的希望。

  没有希望反而没有负担,那就享受舞蹈本身吧!

  小黄在决赛现场接受采访时发出了呼吁,正在散去的“咸鱼”、“杂草”们看到了这一幕,他们从四面八方奔回。

  比赛已经结束了,舞台上空空如也,但哪有什么了不起?他们在蓝天之下、碧海之上完成了自己的舞蹈,正如老狗所言:

  “难道人生就没有比赢更重要的事情吗?比如,输得更开心一点?”

  这就不仅是接受失败了,而是拥抱失败,享受失败,用舞蹈的方式躺平了。

  我想,面对一个高度异化的、高度功利化的社会,面对“每个人都必须成功”的齿轮啮合,拥抱失败,“输得更开心一点”为什么不是一种反抗呢?

  拒绝承认你的游戏的规则,按照我自订的规则重新开始生活,为什么不能成为一种新的开始呢?

  也许现在还没有路,但走的人多了,就会有了路,不是吗?

  有人说,《燃野少年的天空》是“暑期档最治愈电影”,真是这样,意识到自己的路是有意义的(哪怕并不同时意味着世俗意义上成功),还不算治愈吗?

       【郭松民,红歌会网专栏学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 “独立评论员郭松民”,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