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安生:与读者闲聊(2021/07/18)

2021-07-18 10:54:26  来源: 卢瑟经济学之安生杂谈     作者:安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传闻阿卡林等几个州的公务员的绩效工资被收回去了。

  对视公务员为金饭碗的考公年轻人来说,简直是毁灭信仰的打击。出路在何方?难道真是卷烟厂的流水线吗?

  有人说这是某老师上访造成的。各行各业都有爱矫情的人,各级信访部门的上访信估计堆成山,车载斗量,汗牛充栋,早就见怪不怪了。一名教师能有这么大能量?

  不过,地方债务和财政困难的问题,早已是天下皆知的事情,所以,出现这件事,也不意外。

  **************************************************

  有蠢红说,这是要规范发放,先收上去,然后日后统一发放。

  这种说法挺能安慰人,但是没有说明白几个问题:

  一是为什么不是全国所有公务员步调一致收上去?为什么不是绩效工资最高的省份先收,而是经济不那么发达的省份先行动。

  二是规范的指导精神是什么?以“社会主义理论”为指导这段不提,谈谈具体如何操作,全国持平?削肥补瘦?新的标准在哪里?如果此时此刻连新的标准的影子都没有的话,那就不知道最终落实新标准在什么时候了。

  三是如果统一标准,财政困难省份的差额从哪里出?边远省份,艰苦地区,给的补贴应该比较高,但是这些省份的财政往往比较困难。当地财政不能支持的差额部分,由哪里来?由中央转移支付?由中央安排东部沿海发动机省对偏远地区对口支援?

  四是如果截至目前还新的规范性的发放标准,一切还要从长计议的话,为什么不先让这几个省份的公务员们保留今年绩效工资,将来多退少补?现在一刀切收回去,几年后新标准才出来,一次性发放几年的绩效工资,财政吃得消吗?公务员们若干年后拿到若干年钱的工资,这些年之中通货膨胀的损失,如何计算?

  所以,蠢红的想法作为美好愿望是可以的。现实之中,却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当然,我希望是我错了。

  *********************************************************

  据报道,某外军飞机直接降落我国领土。

  超级大国要有应对古巴导弹危机的手腕。既给双方彼此面子,又能制止对方试探底线的行为,还要不让危机爆发为全面战争。

  打、拖都不利。

  打,有彻底解决台湾问题的决心吗?有对应的军费吗?有善后的费用吗?有决心在台湾打土豪、分田地解决战后问题吗?

  拖,对方不断测试你的底线,总有一天,实在无法再忍。

  你测试我的底线,我就给你一个勇猛的回击,不使用全面战争的手段,但是绝对让你知道我的愤怒。

  执剑人要有用剑的勇气,但是用剑的方式有很多,除了拔刀斩,还有刀鞘、刀柄击打对手。

  这方面,苏联有很多经验。

  苏联军舰、战机、潜艇,喜欢使用撞击战术。比如,我舰奉命撞击你舰、巴伦支海手术刀、疯狂的伊万。

  中国也有。比如,炮击金门。

  中国可以使用很多方式表达中国的不满和决心。

  比如,美国飞机降落台湾一次,远程火箭炮洗地指定军事目标一次,提前30分钟通知,给对方撤出人员的时间。

  不打民用目标,只打军事目标,不杀伤人员,只摧毁目标。

  这方面,以色列也没少干。比如,给你打个电话,让你撤离,然后你房子没了。为什么炸你,你心里清楚。

  美军飞机降落离开,我的火箭炮随后炸台湾军用机场的跑道。

  美军进驻台湾,我就收回金门。

  你不来,我不打。你来一次,我打一次。你想升级,我奉陪到底。

  执剑人的威慑要说到做到,言而有信。

  你敢挑衅,我100%回击。

  你的水滴探测器敢乱来,我100%敢广播。

  如果你不希望我广播,你的水滴探测器就别乱来。

  我的态度简单明确:打不打,取决于你挑衅不挑衅。事态升级不升级,取决于你升级不升级。

  你想到此为止,我也有理有利有节。

  **********************************************************

  唯物主义的角度看,忠诚是有成本的。

  要强化忠诚就要强化经济联系。断人财路犹如弑人父母,此仇不共戴天。

  入关不久,八旗子弟就养成了养尊处优的习惯。辛亥革命的时候,八旗子弟早就不堪重用了。但是各地的满城,是满清政权战斗到最后的军事力量。满清政府存在一天,八旗子弟是铁杆庄稼。满清政府垮台,八旗子弟集体失去经济来源。

  据说袁世凯小站练兵的时候,每次发饷银,都要问士兵:吃谁的饭,穿谁的衣?!北洋兵们齐声回答:吃袁大帅的饭,穿袁大帅的衣。袁世凯的用意很简单:你们的经济收入和我的政治命运绑在一起。我得势,你们军饷优渥;我垮台,你们也没饭吃!袁世凯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事实证明,别人确实指挥不动北洋六镇。

  你们让袁大帅隐退,我们怎么办?你们能像袁大帅那样慷慨大方地对待我们吗?

  与之类似的还有参加红军的问题。老乡,参加红军能分到土地。老乡,你们参加红军吼不吼啊?吼啊!

  再比如,老百姓与红军、解放军的关系。红军打土豪分田地,解放军搞土改。国民党军回来,土豪劣绅和地主就会回来——拿了我送回来,吃了我的吐出来。很容易想明白,老百姓会支持谁。为什么农民能全力支援红军,用小推车推出淮海战役?因为他们的命运是和红军、解放军连在一起的!

  你们要回来,要收回我们的土地,我们怎么办?信不信,你们敢回来,我们就去参加红军、解放军,席卷中国,用小推车推出一个新世界。

  当然,经济回报也要与表现挂钩。如果对方闹得越凶,越离心离德,获得的经济好处越多,那么不但不会促进忠诚,反而会促进分裂和背叛的力量。

  用人之际,需要高度忠诚的时候,待遇不宜轻易下调。至于大规模切断经济联系,更不可取。

  如果财政实在紧张,无法维持,就应该做到同甘共苦。

  许多人知道三湾改编,支部建在连上,却不知道当时毛主席还提出两件事:不想继续革命,愿意离开的,枪留下,给路费;官兵待遇一致,取消五皮军官的特权,取消小灶,有盐同咸,无盐同淡。

  在社会迅速两极分化的时候,削弱甚至斩断与社会成员的经济联系,是不利于凝聚意志的。

  ********************************************************

  金字塔型社会之中,越是塔基,越是边缘,受到的冲击越大。顶层可以向下转移损失和压力,底层则只能承受。各种财政改革也是如此。

  从哲学上考虑,如果某人有能力转嫁损失和压力,那么他就不会是社会底层。如果全体社会成员都有能力转嫁损失和压力,那么就必然出现扁平型社会,而不是金字塔型社会。

  出现金字塔型社会,甚至倒图钉型社会,就说明绝大部分社会成员无力转嫁损失和压力。

  *********************************************************

  愚蠢的人对富甲一方财主充满羡慕流出一尺长的涎水,对比自己富裕的邻居充满嫉妒恨。

  他们憎恨自己的邻居比自己富裕,宁可邻居和自己一样贫穷,也想不到为什么自己和邻居不能共同富裕。

  *********************************************************

  贯彻意志,需要有对应的物质基础。当物质基础减少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意志就无法贯彻。

  解放前夕,保密局、党通局待遇大幅缩水。对此,吴站长不在乎,他能买下广东半个县。余副站长不在乎,他最终的净收入是27根金条。李队长不在乎,他的行动队到处查抄黑市,他还能缺钱?谢若林不在乎,他的情报生意越做越大,党通局的薪水只是零花钱。盛乡在乎,于是他去找谢若林卖情报了。

  **********************************************************

  一些内陆地区,财政供养人员的消费是支撑当地三产的重要支柱。

  许多县乡镇,甚至地级市,除了卖地和农业,没有什么支柱产业。当地三产的主要服务对象就是财政供养的老师、公务员,以及医生。

  可以预期,这些地区的就业会进一步困难。

  *********************************************************

  据说,当年有些地区,财政困难。许多人早上到单位点个卯,问问工资有消息没有,然后就没影了。当年,有些地区基层单位的在岗率,不到30%。各种工作,必然只能应付和敷衍。

  据说,今天也有很多老人和关系户,依然这样。

  这是裁汰庸才的理由,不是削减待遇的理由。

  无差别削减待遇,最终无非是给黄四郎机会。黄四郎的儿子黄五郎,可以不要工资工作。一般鹅城老百姓的孩子,显然不能这样大公无私。

  *********************************************************

  许多人在谈论某卷烟厂流水线大量招收研究生的事情。

  多大手捧多大碗,吃多少饭。如果你的手小,碗大,要么你端不起这只大碗,要么你这碗饭迟早不属于你。

  当年许多垄断性、政策性企业,巨额暴利,企业员工坐地数钱。后来,这些企业或者改制或者破产,那些企业的员工的待遇与其他劳动者拉平。

  手大碗小饭少,也是有限度的。信不信我用自己的大手去锅里盛饭?敢碰我的碗,我直接大巴掌抽你!

  *********************************************************

  许多人问我,未来的几年,个人应该怎么办?

  减少支出,量入为出,可能是每个人都需要认真考虑的事情。

  即使铁饭碗、金饭碗,也不要把自己的债务拉满。何况绝大多数人,还不是铁饭碗、金饭碗。

  迟早卷到你。别得意,下一个说不定就是你。

  对毕业生来说,部队是中央财政供养,收入稳定程度,超过地方,与部委并列。即使退役,国家也会慎重安置。没考上985、211研究生的普通高校的同学,可以考虑投笔从戎。

  ***********************************************************

  按照马克思主义,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当经济基础变化的时候,上层建筑也必然发生变化。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