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司马平邦:拜登想用网络水军“颜革”古巴,能成吗?

2021-07-16 10:37:21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司马平邦
点击:    评论: (查看)

  发现一个规律,不知道大家是不是认同,现在这个世界,凡是出乱子,一定跟两样东西分不开,一个叫新冠病毒,一个叫美国,新冠和美国,真是为害世界的两大病毒。比如,2021年7月11日,古巴首都哈瓦那、西部城镇圣安东尼奥-德洛斯巴尼奥等地爆发了民众的抗议游行。当时,在哈瓦那西南部约30公里的圣安东尼奥·德洛斯巴尼奥镇,有数百名居民走上街头,抗议长时间停电,并要求接种新冠疫苗。抗议活动被发布在Facebook上,并进行了现场直播,随后引发包括哈瓦那在内的更多地区出现示威游行。在示威中,不少人开始打砸抢烧,有的抗议者还掀翻了警车,有的抗议者洗劫了政府经营的商店。

  抗议发生后,古巴国家主席、古巴共产党中央第一书记迪亚斯-卡内尔,前往圣安东尼奥-德洛斯巴尼奥,与抗议者沟通,这当然是自卡斯特罗以来留下来的规矩。迪亚斯-卡内尔,全名米格尔·迪亚斯-卡内尔·贝穆德斯,在今年4月19日,接替劳尔·卡斯特罗,在古巴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古巴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1959年,卡斯特罗兄弟和切·格瓦拉一起创建社会主义古巴时,迪亚斯-卡内尔还没有出生,他是1960年4月20日才出生的。

米格尔·迪亚斯-卡内尔·贝穆德斯

  迪亚斯-卡内尔在与抗议者沟通后表示,古巴的抗议游行是由美国资助和煽动的,“有些人来是为了表达对生活条件的不满,但是,也有些人是反革命,是美国政府的雇佣兵,从美国政府机构那里拿钱,来组织这类的示威活动。”

  在随后,迪亚斯-卡内尔发表了4个多小时的电视讲话。他指责美国限制出口、资金和前往古巴的旅行,导致古巴广泛的物资缺乏。迪亚斯·卡内尔表示,抗议活动是“持异见分子”受美国指使,进行的一种“系统性挑衅”。近几个月来,华盛顿一直在试图破坏古巴的稳定和经济,这是一项旨在“引发大规模社会崩溃”政策的一部分----注意,迪亚斯-卡内尔这句“引发大规模社会崩溃”非常重要,有可能表示美国在他国鼓动颜色革命的思路有所变化。

  而有的哈瓦那民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们希望不会再有抗议活动发生,理由是担心出现暴力,他们希望解决的途径是有更多的对话。

  其实,美国与古巴的敌对由来已久。1959年,卡斯特罗推翻美国支持的巴蒂斯塔独裁政权之后,美古两国曾有过一段极为短暂的亲密期:1959年1月13日,古巴共和国成立,2月卡斯特罗出任总理;4月卡斯特罗就访问美国,还受到艾森豪威尔总统的热烈欢迎。

  但美国亲近卡斯特罗的目的并不单纯,是希望卡斯特罗能够成为巴蒂斯塔之后的另一个傀儡,将新生的古巴政权纳入美国势力范围,这哪能为卡斯特罗所忍受?其实那个时候,古巴政府和苏联还没有任何关系。

  在短暂亲密之后,1961年1月5日,美国宣布同古巴断绝外交关系,并从经济上开始对古巴进行制裁,古巴从此就倒向苏联,最终在1962年爆发了举世震惊的古巴导弹危机,美苏两国一度到了开打核战争的边缘。

  古巴因长期被霸权主义的美国制裁,加之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瘟疫,雪上加霜,如今的古巴陷入30多年来最严重经济危机。当前,在古巴购买生活基本必需品有时需排队数小时,药品短缺情况也很严重,经济困难还导致全国大片地区实行每天长达6小时的停电。古巴正在经历的严重物资短缺,是此次抗议的导火索,而社交媒体更是放大了不满的声音。

拜登:全球第一号网络水军头子

  在7月12日,拜登憋不住了,终于公开发表声明,称“美国与古巴人民站在一起”,支持他们“勇敢地”维护“包括和平抗议的权利和自由决定自己未来的权利”。美国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也发推特称:“美国支持古巴人民的言论和集会自由,将谴责针对行使自己普遍权利的和平抗议者的任何暴力和攻击。”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则表示,美国正“评估如何能直接帮助古巴人民。”她说,当前预测(美国)在古巴问题上的任何潜在政策变化还为时过早,美国将继续支持古巴民众的“民主和人权”。

  对于古巴的这次社会危机,古巴外交部长罗德里格斯表示,这是一场谋划已久、在“美国资助的雇佣兵”帮助下旨在破坏古巴稳定的社交媒体运动,企图在古巴最虚弱的时刻袭击这个国家。其实仔细观察这次的示威不难发现,发生在不同城市的多场游行几乎同时爆发,示威主力是无业青年,他们举着美国国旗,高喊“要自由”等美式口号;部分抗议者向警察投掷石块,推翻警车,撕毁当地革命领袖的画像;在部分较偏远的地区,甚至出现抢劫超市的情况。

  古巴驻华大使馆在7月13日表示,此次“颠覆行动”是在由美国控制的社交网络中的“SOS Cuba”标签下被鼓励和操纵的。最支持特朗普的美国佛罗里达州州政府曾向总部位于迈阿密、创设“SOS Cuba”标签的实体提供资金。该公司的主要政治操作者与美国政府资助的一份出版物,以及部分在迈阿密采取反古行动的媒体集团都有关联。这家公司同样接受过美国国务院和美国农业信息网络中心的资助。在7月5日,一家位于佛罗里达州的媒体实验室还在推特上发起“古巴人道主义干预运动”。

  而美国政府和推特的政治操纵者还大肆运用标签和机器人账户。

  这其实已经不是美国第一次利用颜色革命祸乱古巴了。美联社2014年曾爆料,美国国际开发署及承包商,自2009年10月起以旗下项目为幌子,秘密派遣来自委内瑞拉、哥斯达黎加和秘鲁的年轻人前往古巴从事反政府活动。

  例如,2010年11月,就有一伙哥斯达黎加人奉命潜入古巴圣克拉拉,在当地一所学校成立了一个预防艾滋病研究会,以NGO组织为掩护在当地招募反政府人士。2010年至2012年,美国国际开发署在古巴创建和运营一个社交媒体网络,表面上通过向用户推送文字信息,并为用户之间的交流提供平台,暗地里却企图利用这一网络颠覆古巴政权。

  按美联社的说法,运营社交媒体网络和招募年轻人赴古巴的秘密项目,二者同属于美国国际开发署一个耗资数百万美元的计划。美国国会负责监督工作的人员说,国际开发署表面上打着对外提供援助的名义,暗地里却在实施一些秘密项目,细节也不对外公布。

  现如今,包括中国、俄罗斯、委内瑞拉、墨西哥等国现在均已表态支持古巴政府,尤其是反对美国对古巴的持续封锁。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谢尔盖·里亚布科夫,在7月13日会见古巴驻俄大使时说:“俄方表示声援古巴政府和人民,并承诺全力支持尽快使局势恢复正常。”他还说:“双方表示相信局势会很快恢复正常,并强调:绝不允许外国干涉和实行其他有损古巴稳定的破坏性行动。”

  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7月13日的记者会上直接就说了:“美国封锁,是造成古巴药品短缺、能源紧张等问题的根源。”他说:“中方坚决反对外部势力干涉古巴内政,坚定支持古方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改善民生和维护社会稳定上所做工作,坚定支持古方探索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

  必须要承认,最近10年——尤其是在特朗普上台后,美国人在国际上的国家信用已经严重透支,本就贫瘠的政治道德更是跌到了地板以下,这些全世界人民都看在眼里,对与其意识形态截然相反的古巴搞颜色革命,它既没有西方盟友的助力,更没有武力干预的勇气,最后就只能退化到依靠机器人水军凑热闹,所以我说现在的美国总统拜登也只不过是一个水军头子,这话一点也不过份,我看这种颜色革命就是拼上祖宗十八代都不成。

   【司马平邦,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司马平邦说”,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