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胡懋仁:“教育去政治化”,请问存在过吗?

2021-07-01 11:02:28  来源: 昆仑策网   作者:胡懋仁
点击:    评论: (查看)

  偶然读到中国科技大学某位老教授的文章,其标题是《教育必须去政治化》。对这样的标题,我不想评论,主要是就文章本身提出的一些观点进行一下分析。

  文章中说,教育像科学研究一样,本身并没有什么阶级性,没必要给教育强加什么政治使命。在我看来,教育与科学研究有一样的地方,但也有不一样的地方。作为都要从实际出发的学科,教育与科学研究确实存在很一致的方面。但就科学研究而言,对自然科学与工程技术方面的研究,不需要考虑其政治性,或者阶级性的问题。但是教育,作为培养人的重要领域,不可能脱离政治性与阶级性。

  马克思与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写道:“资产者唯恐失去的那种教育,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是把人训练成机器。”在资产阶级现代教育中,其教育对象本身就是分为不同阶级和阶层的。对于绝大多数劳动者以及他们的子女而言,资产阶级所进行的教育就是让这样的群体成为资产阶级所需要的生产剩余价值的工具。英国的公立学校所教育的大多数孩子,将来就是要承担这种工具或者机器的功能。而英国的私立学校,那才是培养上等人的场所,是培养资产阶级接班人的地方。。两类学校课程设置不同,课程学习量不同。公立学校看上去很轻松,似乎在学校就是以游戏为主。而私立学校(却名之为“公学”,即Public School)则有严格的管理和要求,要进行各个方面技能的训练。私立学校的学生不仅课程多,程度深,还要在适当的时候让那里的学生去当兵,去到南美扛木头,完全是照着全面发展的路数来进行教育。谁能说这样的教育没有政治?谁能说这样的教育不是为资产阶级服务,为资产阶级的政治服务的?

  毛主席提出的教育方针就是“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中国这样的社会主义教育方针在为哪个阶级的政治服务上,讲得是旗帜鲜明。这位中国科技大学的老教授不可能不知道毛主席当年提出的这个教育方针,但还是坚持认为,教育不应该讲政治性。这其中的用意,是不是值得我们认真思考?

  老教授对于我们要培养共产主义事业接班人的说法,也是很有异议的。他说,资产阶级培养的钱学森毅然回国,为祖国的建设效劳。而我们培养的所谓“接班人”,都跑到国外去,为资本主义服务去了。老教授认为,这样的现象很讽刺。不过,这个观点是经不起分析的。钱学森那一代人,不是都回到了祖国,回来的只是一部分对祖国有着深厚感情的那些人,还有些人是没有回来的。那些对祖国有着深厚感情的知识分子,本身就是受到几千年中华文明的教育和熏陶。而钱学森本人,在美国时就参加过学习恩格斯《反杜林论》的学习小组的活动,是受到过马克思主义影响的。而我们那些奔赴美国的学子们,他们在接受高等教育的时候,我们国家已经不再提什么培养共产主义接班人的口号了。我们的高中教育和某些高校的高等教育,几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放弃了培养革命事业接班人的主旨。那些奔赴美国的学子当中,其中应该也不缺乏中国科技大学的学生吧?

  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邓小平就讲过,我们最大的失误是在教育方面,思想政治工作薄弱了。这话说得是一语中的。所以,我们的教育当时确实出了点问题,这不能责怪是我们说了要培养共产主义接班人这样的话,而应该检讨我们的教育系统早就已经不再说这样的话了,而在实际工作中,更是没有把这样的目标作为我们教育工作的基本目标了。

  老教授在文章中讲到不少中国科技大学所取得的成就。我完全承认这些成就的真实性,而且我也为中国科技大学取得的这些成就感到高兴。但这些成就真的是因为去政治化而造成的吗?比如,老教授讲到教授治校,在这一点上,没有更多的行政干预,也不需要过多的行政干预,这样做是没有问题的。毕竟在课程设置、课程教学等教学与实验领域,教授确实具备更有力的发言权。所以,中国科技大学这样做,一点问题都没有。当然,这样的教授治学是不是就是去政治化,似乎不能简单地下这样的结论。确实,有过一段时间,某些行政的不当干预对于高校的教学是有着消极作用的,但这不能归结为所谓政治因素的参与。这样来看问题是不符合实际的。同时,我们也看到,不是所有的中国科技大学的老教授都不愿意涉足所谓政治领域。那位当年受到批判之后,还能从四级教授升到二级教授的方某人,不就是一个非常热衷于政治活动的人吗?不就是因为他在担任中国科技大学副校长时,对中国科技大学学生进行疯狂煽动,才会出现学潮吗?我们这位写文章的老教授,难道对方某人的所言所行,就完全没有印象,完全没有记忆了吗?

  老教授在文章中说,美国立国才二百多年,就能成为这样的强国,他想这其中一定与美国的教育有关。美国之所以能成为一个强大的霸权国家,其原因是很多的,而美国的教育在其中到底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可能不是我们一想就可以确定的。老教授讲到,美国在教育中提倡独立自由的思考。这一点或许是有的,至少在学术领域里,美国的教育中提倡对权威的质疑,这一点我也是赞同的。然而,美国教育中的所谓独立自由的思考,是有限的,是有边界的。这个限度和边界就是只限于学科范围之内。而在美国的政治领域里,恰恰是不允许这种所谓独立而自由的思考的。不是吗?今天的美国精英层次,在对中国的认识与政策上,还有多少人能够保持所谓独立而自由的思考?这样的人不是没有,但确实不多。大多数精英们还不是人云亦云,才让今天的美国成了这个鬼样子吗?其独立思考何在?其自由思考何在?这难道不是美国的政治对美国教育干预的结果吗?老教授希望中国的教育去政治化,而美国的教育在搞如此强势和严格的泛政治化,咱们的这位老教授居然可以视而不见?

  老教授的文章里,有一个观点我是赞同的,只是不知道老教授讲的是不是事实。老教授说,现在有的学校,请一些学生来给老师挑毛病,并且可以向学校举报。恶劣的是,这是学校花钱来雇的学生。我不知道,这样的事是不是事实,如果是事实,究竟是在哪些学校里发生过。我当然反对这种雇佣学生做这种事的做法。然而,确实有过一些教师在课堂上信口开河,专门讲某些反共、反社会主义的错误观点。对于这样的观点,如果学生表示不满,并且向学校举报,这是完全正当的。但是,如果校方花钱雇佣学生做这样的事,就会产生非常恶劣的结果。这就可能造成,某些学生为了邀功领赏,有可能编造一些假的信息,甚至编造谎言,诬告教师。这是完全不能允许的。问题是,在当前情况下,有多少这样的事件真正发生过,希望这位中国科技大学的老教授提出切实的依据来。

  (作者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