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司马平邦:普京主宰——离“熬”死美还有多少年?

2021-06-22 09:44:5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司马平邦
点击:    评论: (查看)

  2021年6月16日,俄罗斯总统、政治强人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普京,在瑞士日内瓦迎来了“他的”第五位美国总统(政治对手)约瑟夫·拜登。这次会晤也是普京与新任美国总统的第一次会见——当然了,确切的说,是普京第一次见到作为美国总统的拜登,毕竟拜登作为奥巴马的副总统时,也是见过普京的。

  此次会面极为不同寻常,甚至可以说,是不同于普京以往会见历任美国总统的一次会面,因为早在此次会面前,美俄双方都表示,对会面的成果不抱任何预期,更重要的是,如今美俄在战略稳定、北约东扩、乌克兰、叙利亚、伊核协议、贸易问题和北极利用等重大国际问题上都持有不同甚至是针锋相对的看法。不仅如此,今年3月,拜登在刚刚就任总统后没多久就公开说“普京是刽子手”,要知道,这种指责是在大国外交上是极为失礼的。甚至,就在6月11日,美俄峰会开始前5天,拜登还在警告俄罗斯不要进行“有害活动”,并语带威胁称“我会告诫普京我想让他知道的事”。而普京也在去年年底,拜登胜选后就明确下过断言:不指望拜登会改善美俄关系。

  2000年6月,仅剩半年任期的克林顿最后一次访俄,进行为期3天的工作访问。克林顿除了和亲美的叶利钦告别外,更重要的是要称量一下叶利钦选的接班人的“分量”。当时,年轻而富有精力的普京可谓意气风发,他渴望带领国家走出衰败和混乱,重振俄罗斯强国地位。

  据统计,克林顿在3天内和普京进行了约10小时的交锋,焦点是导弹防御。美国以防范“无赖”国家为理由推进建立国家导弹防御系统,为此向俄提出修改1972年《反弹道导弹条约》,这遭到普京坚决反对。“年轻”的政治强人普京甚至反守为攻,大胆提出与美国共建导弹防御系统,“大家一起来回击新的威胁”。短短3天,两人初见面时的微笑不见了。

  2001年,小布什正式成为美国总统,普京期待与美国转变关系,消除美国对俄罗斯的长期孤立和制裁,进而让俄罗斯能够在更广泛的国际事务中合作,甚至重塑俄罗斯当年苏联的辉煌。

  2001年6月16日——说来也巧,正是此次“普拜会”的整整20年前,普京和布什在斯洛文尼亚首都首次会晤,1个月后又在热那亚会晤。首次会面时,普京就对布什展开魅力攻势,在会后的记者会上,小布什甚至说:“他是一个极为坦诚和值得信赖的人,我能通过他的眼睛看到他的灵魂。”据说,这番话就连普京也感到意外。不得不提的是,就在10年后,拜登成为美国副总统后,曾针对小布什的这句话,也对时任俄罗斯总理的普京说了一句著名的话:“总理先生,我看着你的眼睛,我觉得你没有灵魂。”

  “普布会”3个月后,美国发生了震惊世界的“9·11”恐怖袭击,普京抓住这个机会,积极改善与美国的关系,甚至普京比美国传统盟友国家的元首更早给布什打电话慰问,并让美军进驻中亚,还关闭了俄在越南和古巴的军事基地。同年11月,普京首次访美并前往布什位于得克萨斯州的农场做客,气氛十分和谐,美国总统国家安全顾问赖斯还以舞蹈助兴。2002年5月,布什首次访俄,也到访了普京的家乡圣彼得堡。

  可以说,当年普京为了建立新的美俄关系真的没少操心,不过对俄强硬、压制俄罗斯是美国的既定国策,因为只有这样美国才能维持其全球霸权。于是,小布什此后的一系列举动让普京认清了这位美国总统的真面目。首先,小布什宣布退出了《反导条约》。随后,北约不顾俄罗斯反对,宣布第二轮东扩,战线直抵俄罗斯边境,同样又不顾俄的反对发动了伊拉克战争。而2004年到2005年,西方接连在格鲁吉亚和乌克兰促成了“玫瑰革命”和“橙色革命”。

  更严重的是2005年2月,普京与不是在布拉迪斯拉发会面。布什指责俄罗斯出现民主倒退,普京则反过来教训布什,他说:我们尽量配合你们,支持你们的反恐战争;我们关闭了自己的基地;你们撕毁了《反导条约》我们也没有怎样,可是我们得到的回报是什么呢?不让俄加入世贸组织,建立导弹防御系统使我们处于劣势,还企图把我们所有的邻国都拉进北约……

  2008年,普京结束总统任期,退任俄罗斯总理。就在这一年的8月,俄罗斯对格鲁吉亚发动军事行动,“国际警察”美国对俄罗斯的态度更加恶劣。但也正是在这一年的年底,黑人奥巴马竞选获胜。奥巴马上任之初就明确提出了“重启”美俄关系,即在人权和格鲁吉亚问题上对俄继续施压的同时,在有共同利益的其他问题上加强合作。

  2009年7月,奥巴马赴莫斯科访问。期间,奥巴马直接前往普京的官邸拜会普京,两人进行了2个多小时的会谈,甚至都超过了预定时间。奥巴马会后赞赏的对媒体说:普京的目光坚定地投向了未来。

  随后一段时间,美俄关系却有改善,两国开始了《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谈判,并在2010年签署条约。然后,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支持巴沙尔政权的俄罗斯与支持反对派的美西方产生了新的不可调和的矛盾。2012年6月,普京重任总统1个月后,与奥巴马在墨西哥G20峰会期间见面,两人会后全都情绪不佳,甚至在2013年,奥巴马直接取消了原定在莫斯科举行的美俄峰会。2014年,普京收回了原属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导致美国和众多欧洲国家的一致反对和制裁,美俄关系持续走低。到了2016年9月,普京与奥巴马在杭州出席G20峰会期间再度见面,只剩下了冷漠的对视——意思是连微笑都欠奉的那种。

  有一种说法,说当年在杭州G20峰会期间,奥巴马对“普京范儿”寸土不让,普京什么级别,奥巴马必须什么级别,普京什么待遇,奥巴马必须什么待遇,甚至普京走哪条通道、坐哪条船,奥巴马必须走哪条通道、坐哪条船,这曾让东道国很为难,因为中俄两国和两国元首之间有着极为特殊的友好关系,但中方最后也不得不给予这位即将离任美国总统足够的面子。

  2016年底,商人出身的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成为新一届美国总统。要知道,特朗普一直就以普京的迷弟自居,甚至曾在2007年和2013年3次给普京写信,言语谄媚,内容肉麻。普京明确收到了特朗普的善意,不仅第一时间对特朗普竞选胜利表示祝贺,还将特朗普看做改善美俄关系的机遇。但随后,特朗普深陷“通俄门”调查,俄罗斯干预大选也成为美政界和情报界的共识。

  2018年7月16日,特朗普就任总统1年多后,终于和普京在赫尔辛基举行了峰会。特朗普对普京表示,美俄两国最终会建立“一种非同寻常的关系”。之后两位领导人举行了一场只有翻译在场的2个小时的闭门会谈,特朗普对记者说他和普京的峰会有了一个“非常好的开端”,他甚至还对美国情报界关于俄罗斯干预大选的结论表示了质疑。

  但特朗普的举动也为他招来了更大质疑,民主共和两党以及广大媒体一同向他发难,最终特朗普不得不在会后的两天内一再改口,承认俄罗斯干预了大选,甚至此后一改此前的言论,不断对俄罗斯进行施压并发动各种制裁。

  其实从普京与以往多为美国领导人的交往历史来看,普京和俄罗斯其实是从心里希望改善与美西方的关系的,甚至为此一直释放了不少的善意。说实话,其中有很多在我们今天看来都有些不可能,比如允许美军出兵中亚等等,但换来的全都是敌视。以至于,现在普京乃至俄罗斯已经对美国不抱任何希望了。

  奇怪吗?一点都不。

  虽然苏联已解体,俄罗斯也实行了与西方国家一样的资本主义,但前苏联的历史还是留给了美西方国家无数可怕的记忆,甚至可以说,苏联的强大和威胁已经刻在几代美西方人的骨子里,这种害怕、敌视、戒备也并不会因为俄罗斯——苏联的继承者实行了资本主义制度就消失。

  更重要的是,继承了苏联大部分遗产的俄罗斯,依然拥有世界前列的军事实力,是不折不扣的超级军事大国。尤其是对美国来说,俄罗斯的实力让其忌惮。于是,对俄敌对,就是每一个美国政客乃至每一位美国总统的自然任务。

  也许今天发生在伊朗的事,也值得记上一笔,6月19日,伊朗内政部宣布,易卜拉欣·莱希赢得了伊朗第13届总统选举,易卜拉欣·莱希当选伊朗总统后,伊朗内政部表示,总统选举90%的选票已经清点完毕,初步统计显示,超过1780万人投票给了易卜拉欣·莱希。就在伊朗总统大选的正式结果还没有公布的时候,俄罗斯总统普京已向当选伊朗总统的莱希道贺,表示,自己希望在各个领域的双边建设性合作继续发展,在国际问题上进一步合作,并表示,这符合两国利益。

  作为一名宗教人士,莱希曾掌管财力雄厚的宗教基金会,并被认为是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未来的热门接班人选,作为一名司法系统官员,他大力打击腐败;作为一名保守派政治人物,他对美国态度强硬,但在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恢复履约谈判上又展现出务实态度。可以说,易卜拉欣·莱希的上台,将是美国的又一场恶梦。

  而在此之前的5月下旬,现任的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以95.1%的惊人支持率赢得总统大选。这也就意味着,叙利亚未来在中东问题上仍然会跟在俄罗斯、伊朗的身后,以“三足鼎立”之势,和美国、以色列的压迫针锋相对,这样的中东局势这也将大大吸引住美国的战略力量,所以,从另一个角度说,普京已经是全世界“反美”生态系统中最为重要的一极。

  普京的时代,就是美国的一场持续几十年的恶梦,而与这个过程相伴的,正是美帝国主义从最为鼎盛、强大而急转直下走向衰落,甚至可能是灭亡的过程,祝愿普京最后也可以目睹到自己长期“熬煎”出来的那个结果。

       【司马平邦,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司马平邦说”,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