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胡懋仁丨汲取苏联教训:防止戈尔巴乔夫式的人物!

2021-06-20 14:07:49  来源: 昆仑策网   作者:胡懋仁
点击:    评论: (查看)

1.webp.jpg

  【1984年,戈尔巴乔夫和英国首相撒切夫人在切克斯别墅秘密会见】

  1991年9月,我去英国做访问学者。同年12月,苏联宣布解体。苏联解体后,我在英国的报章上看到西方媒体对俄罗斯的报道,仍然是多为负面消息。哪里发生游行示威了,俄罗斯经济如何糟糕了,叶利钦要求西方援助240亿美元了,否则共产党就会重新回来了,等等。当时我看不太明白,觉得苏联已经都没有了,俄罗斯也走上资本主义道路了,西方应该把俄罗斯当成自己的兄弟呀,应该更多地是报道一些他们赞赏的新闻才对呀。怎么现在还是不断地贬低俄罗斯,这画风转成这样到底是什么意思?

  现在看起来,美西方当初就是要把苏联整垮,至于苏联垮台后的俄罗斯是不是就成了西方阵营的兄弟了,那完全就是另外一回事。后来的事态发展更为严重了。北约不断东扩,已经把俄罗斯挤到几乎没有任何退路的地步。而且西方跟俄罗斯似乎总是没结没完,硬杠到底的架势。

  从那时起,已经过去了三十年,当时没看明白的事,这会儿多少也能明白一点了。在资本主义国家之间,其实从来就没有什么兄弟关系。他们有的只是类似于商业伙伴的关系。商业伙伴,根本就不是兄弟。即使有人把这样的商业伙伴当作朋友,那这样的朋友也仍然是商业往来中的那种所谓朋友,说到底,都是利益关系,绝对不可能存在为朋友两肋插刀的关系。

  苏联解体后,西方看着俄罗斯的笑话,只是庆幸在东方,一个原来的强敌垮掉了。而且现在的俄罗斯,在美国与西方看来,似乎就是一个软柿子,他们想怎么捏就怎么捏,想捏成什么样就捏成什么样。后来,叶利钦有点明白过来了,不能让俄罗斯再这么下去了。他找到普京,想要让普京挽回俄罗斯的被动局面。

  普京确实有两下子,没几年的工夫,美国和西方就都尝到了普京的厉害。俄罗斯完全放弃了原来对西方亦步亦趋的做法。为了俄罗斯的利益,普京不惜与美国和西方发生对抗。这让美国和西方非常头痛。所以。美国和西方现在对俄罗斯就是恨得牙根儿发痒,但也没有什么大的奈何。

  然而苏联的解体,毕竟使今天的俄罗斯比起当年的苏联来,已经大为虚弱了。这一点,俄罗斯自己很清楚,美国与西方同样也很清楚。所以,美国和西方虽然对俄罗斯和普京恨之入骨,但并没有多看得起俄罗斯。

  这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即使中国将来像现在某些中国人所希望的那样,走上了一条资本主义的道路,但在美国和西方那里,中国仍然不会有好果子吃。人家不过是更加强硬地欺负你,对中国予取予求,根本不拿你当回事。没有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没有了中国的社会主义道路,中国人再多,也是没有牙的狗,对美国和西方不具有任何威慑力量。

  所以,这些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特别是中国的青年人,已经看到了这一点。中国人要想在世界上争得立足之地,不是跟着美国和西方后面跑,更不是走上一条某些人所幻想的一条发达资本主义的道路,那就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除此之外,中国无路可走。

  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为了中国的崛起,中国与美国西方的帝国主义进行博弈的过程还要经历一个很长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一步都不能松懈,一点都不能掉以轻心,否则,中国一定会坠入万劫不复的悲惨境地。

  西方国家已经在讨论如何在中国党内培养一个戈尔巴乔夫的人物。看起来,苏联的戈尔巴乔夫是西方资本主义非常中意的一个人。在他们看来,如果中国也出一个戈尔巴乔夫式的人物,也把中国给搞垮了,那么西方资本主义一定会天天笑得合不拢嘴。

  准确地说,戈尔巴乔夫不是西方一手培养起来的,戈尔巴乔夫是苏共二十大之后,在苏联所存在的错误的政策与环境中培养起来的。那时的苏共,走上一条背离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道路,严重脱离群众,放弃马列主义的基本原则,在官员中大肆推崇特权思想与特权待遇。在这样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一大批苏共官员,怎么可能具备敏锐的辨别能力,怎么可能具备针对美国与西方资本主义不断挑衅的强大的战斗力?戈尔巴乔夫,最后成了任美国与西方任意摆布的木偶和傀儡,他的愚蠢和盲目自大,加上他头脑里早就被西方资产阶级洗了脑,因此最后走出了宣布苏联解散的昏招。

2.webp.jpg

  【1986年,戈尔巴乔夫和美国总统里根在雷克雅未克秘密会见。】

  当然,在苏联面临解体的最后几年,西方特别是美国和英国,对于在苏联如何扶持帝国主义的代理人上台,他们也是下了很大的一番功夫的。他们利用媒体,从不同的方面称赞戈尔巴乔夫是一个真正的改革者,他会带领苏联走上一条真正的改革之路。当然,这里的所谓改革,就是所谓“去社会主义”,就是要让苏联走上一条资本主义的道路。当然,当时的苏联人希望自己走一条发达的资本主义道路,但美国与西方从一开始就没有这样的想法。他们就是要通过苏联走资本主义,而使苏联走上一条衰弱的道路,这才最符合美国和西方资本主义的利益。

  戈尔巴乔夫上台之后,就不断地开始削弱苏共的影响,削弱苏共的领导力量。面对西方资本主义的猖狂进攻,戈尔巴乔夫的所作所为就只是退让,屈服,听命于人。在帝国主义的凶残面前,他没有一点战斗力,而且根本就没打算进行这样的战斗。他的战斗就针对苏共党内,那些反对他搞的这些所谓改革的人和力量。简单说来,苏共的瓦解和苏联的解体,就是由戈尔巴乔夫和他那一帮特权阶层既得利益者联手搞掉的。

  美国说要在中国培养一个戈尔巴乔夫的人物,无非也就是盼望这么一个人出来,最终把中国共产党与中国的社会主义从根本上搞垮。他们的这个目标从来就没有放弃过。

  如何防止戈尔巴乔夫式的人物?如果不想让西方资本主义在中国找到如同戈尔巴乔夫那样的代理人,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把我们的党建设好。全面从严治党是一个必须长期坚持的最为重要的关键措施。既然说,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那就要做好这样的长期斗争的思想准备。

  在党的革命道路上,全面从严治党从来就是一个绝对重要的一环。没有对党内非无产阶级思想的批判与斗争,全面从严治党就只能是一句空话。同时,没有全面从严治党,那么敌对势力一定会找到缝隙和漏洞来对我们的党下手进行破坏。这是绝对必然的。

  苏联共产党的历史上,就有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的情况。开始要么对自己的同志残酷斗争、无情打击,而后来就转变成放弃党内斗争,领导层成为共同追求特权利益的一个利益集团,从而在根本上摧毁了苏联共产党的领导力与执政基础。这个血的教训,中国共产党人永远都不能遗忘。

  全面从严治党,就能防止赫鲁晓夫那样的野心家窥伺和觊觎党的领导岗位,就能杜绝这样的非马克思主义者篡夺党的领导权,就能防止戈尔巴乔夫那样的非马克思主义者借机在党内改变党的基本路线和方针政策。

  全面从严治党,首先就必须时刻和长期对党员和党的领导干部进行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政治教育。对此不能有任何一点含糊,不能有任何一点忽视。这是决定党的事业能够千秋万代地发展下去的最重要的关键因素。任何共产党员,任何党的领导干部,如果对马克思主义产生怀疑,都不允许进入党的领导层和领导岗位。当然,对马克思主义的坚定信仰,不是看他说什么,主要是看他在做什么。看他在关键问题和最基本的观点上,是不是站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上,是不是能够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是不是敢于和任何反马克思主义的错误思想进行坚决的斗争。

  全面从严治党,还要坚持党的宗旨教育。这就要求我们的党员和党的领导干部,时时刻刻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放在自己一切工作的出发点上。在考察党员和干部的时候,就要看他们是不是真心地把人民的利益放在高于一切的位置上。有的人虽然嘴上喊着要坚持党的宗旨,但在实际行动上却是背道而驰的。那么这样的党员和党的干部,就不可能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更不可能真正地坚持党的根本宗旨。

  在考察干部提拔的时候,对于那些夸夸其谈、阿谀奉承的待提干部需要特别警惕。不能把这样的干部放在关键和重要的岗位上。戈尔巴乔夫是不是阿谀奉承之辈,还不是很了解,但他绝对是一个夸夸其谈的干部。而且,他经常在办公室里高声朗读西方媒体对他的夸耀之词。他的个人品行可见一斑。同时,在考察干部时,要特别关注他们在群众中的口碑,不能只听某个上级对这个干部评价的一面之词。

  担任重要领导岗位的干部,要有宽广的胸襟,要能听取各种不同的意见,要能做一个带好一班人的班长。这样的干部,对其能力的考察固然重要,对其品德的考察则更为重要。德行有疵的干部,绝对不可提拔到重要的领导岗位上。

  毛主席说过,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是要经过大风大浪锻炼的。在风浪中能经受住考验的干部,才是值得信任的干部。在己巳风波中,有些已经作为待提拔干部的候选人中,表现出没有经受住风浪的考验。因此,这样的干部被果断地淘汰了下来。如果没有这样的淘汰,而让他们真的去担任极为重要的领导岗位的职务,那么,对于国家的安全、对于国家的未来和前途,都是有较大风险的。

  在中国,坚决实行民主集中制是非常必要的。要坚决杜绝党政一把手的“一言堂”。党内的政治生活,既需要充分发扬民主,也要有必要的集中。戈尔巴乔夫在执政后没有有多久,就大搞其“一言堂”,而且只管自己到处发号施令,破坏了民主集中制。他拒绝听取任何不同意见,在党内独断专行,破坏党的纪律。如果这样的人担任了重要的领导职务,那国家面临的危险概率就会大大增加。

  选择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还需要关注他们在几个重大问题以及重大时间节点上的立场、言论与表现:对于改革开放之后的思想解放斗争中,是否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是否坚定地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对于中国革命的历史伟人,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态度,对于那些对伟人进行诬蔑和诽谤的言行,是否坚决反对并进行过坚决的斗争;对于己巳风波发生之时,有过怎样的表现和言行,以及他们如何看待那场风波;对于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对于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经济结构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对于西方帝国主义掀起的颜色革命,有什么样的观点;对于国内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不是坚决反对,有无这方面的实践;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持有一个怎样的态度,是否与历史虚无主义进行过坚决的斗争,等等。

  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斗争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虽然社会主义中国在不断地发展壮大,但我们每一天都不能放松任何警惕,要坚决防止帝国主义的颠覆与破坏行为。这个任务同样也是非常艰巨的。任何松懈和麻痹大意都可以酿成巨大的灾祸。

  美国之所以要培养中国的戈尔巴乔夫,因为他们也很清楚,中国要出问题,也是要出在共产党内。他们早就打算,中国这个堡垒如果不从内部攻破,那是没有希望的。他们寄希望中国堡垒内部的崩塌,寄希望于中国出现一个戈尔巴乔夫式的领导者。我们当然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我们应该有更为充分的思想准备,更为详尽的周密的行动方针,坚决粉碎帝国主义的阴谋诡计与狼子野心。

  苏联的解体,也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如果苏共能早点意识到问题的所在和问题的严重性,而且采取必要的果断措施,或许也不会出现苏联解体这种悲惨的结果。我们就必须要吸取苏联的教训,不能坐视这样的危险的存在、潜伏和蔓延,一定要把问题的苗头掐死。还是那句话,必须要发扬我们的革命斗争精神,发扬我们勇敢对敌的战斗精神。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