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黄卫东:低人民币汇率是损失最大的金融政策

2021-06-21 08:18:50  来源: 昆仑策网   作者:黄卫东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美国推销低货币汇率政策

  在毛泽东时代,我国曾经长期实行高人民币汇率政策,人民币汇率从1953年到1973年,一直保持1美元兑换2.46元,此后又不断调高人民币汇率到最高时达到1.49元。改开以后,很快贬值,到九十年代初,贬值到8.7元。这是精英们接受美国精英推销的华盛顿共识政策的结果。

  美国精英经常利用美国和其他国家经济关系,以及利用所控制的国际机构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等,强迫其他国家实行华盛顿共识十项宏观经济政策。每当一个国家发生经济危机,缺少外汇,向美国求助时,美国精英就会提出上述要求,否则,美国精英就不会让其控制的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提供贷款对付危机,同时限制对美出口,加重该国的经济危机。因此,西方学者总结,美国政府经常用胡萝卜加大棒来推销这些政策[1]。但美国政府执行的宏观经济政策,却往往与“华盛顿共识”政策相反[2]。然而,美国为各国培养了大批信奉新自由主义的经济学家,他们往往在本国积极推行华盛顿共识原则和政策[3]。我国主流经济学家在国内也不遗余力地推销这种原则和政策[4]。

  这十项政策中的第五项政策,就是关于汇率的,美国精英不再鼓吹自由化了,也是十项政策中唯一不符合自由化原则的政策,而是鼓吹有竞争力的汇率,也就是让政府干预汇率,使本国货币兑换美元的汇率低于市场汇率,让本国货币贬值,使出口产品在国际市场上被政府干预而人为降价,以促进出口,从而促进生产增长。等到该国习惯于降低的货币汇率以后,美国的政客又在报纸上经常公开声称,反对该国降低汇率,让大家以为,美国并不赞成其他国家采用低货币汇率政策。人民币汇率也是如此,但美国并不会采取实质性措施来反对。美国精英通过胡萝卜和大棒推销“华盛顿共识”政策,包括推销低货币汇率政策,是第三世界各国大都实行此项政策的主要原因。

  二、低货币汇率损失财富与资源

  与低货币汇率相对应的,就是美元和西方货币兑换该国货币的汇率被该国政府人为升高了,进口产品在该国国内市场价格也就被政府干预而人为增加了,从而降低进口。其结果就是增加贸易顺差,等于拿财富换西方货币,国家就会储备大量自动贬值赖账的西方货币欠条。1970年世界各国的外汇储备总量仅有350亿美元,到2008年增长到12万亿美元,增加了300多倍,平均每年增长16.6%,远超过同时期世界经济的增长。在贸易过程中,由于人为降低价格出口,出口商品换回的价值明显比实际低,等于奉送了财富给出口国,从而损失了大量财富。相反美国和西方则形成贸易逆差,等于印美元就可以从他国进口物资了,于是就形成了美元霸权,加上低价进口,从而掠夺了大量财富。

  更大的损失来自低价贱卖。其道理十分简单,例如,按照人民币价值或购买力来看,1元人民币等于0.5美元,也就是正常汇率为2元人民币兑1美元时,在国内售价为400元的一件商品能换回200美元或价值200美元国外商品,当人民币汇率被人为降低到8元人民币兑1美元以后,只能换回50美元或价值50美元的国外商品。这里不是价值人民币400元商品只值50美元。在国际市场上,这件商品原先价值是200美元,但是,在1美元兑换8元人民币的汇率下,由于这件商品在国内售价还是400元(不存在汇率下调4倍,国内商品很快就涨价4倍之事),外商只需要拿50美元就能在国内市场买到这件商品,所以在低人民币汇率下,它就必然只能换50美元了(就是我们降价贱卖),而且由于我们生产量大,还使国际市场价格下降到50美元。美国市场上民用商品价格低,不是其实际价值低,而是我们大量低价贱卖的结果。

  出口商品的商人是不会承担损失的,否则商人们不会出口。根据国家汇率制度,企业出口商品换来的美元由中央银行用人民币收购,在这两个汇率下,商人拿到的都是400元人民币,在国际市场上贱卖损失,实际由中央银行补贴,这种补贴是由全体老百姓来承担的。由于财富是劳动者创造的,精英们不事生产,要免费奉送财富给外国人,只有从老百姓手里夺取。在汇率下降4倍情况下,等到国内企业或老百姓需要采购国外商品时,我们从国际市场买回来的同样售价的商品的国内价格就上涨了4倍,从而支付了这个损失。

  人民币汇率经常只有正常汇率一半,等于降低一半价格出卖了我们的产品,从而减少了一半收益。每年因此而损失的财富大都高达2万亿美元。例如去年我国出口总额高达2.59万亿美元,损失就超过2万亿美元。

  改开以来,我国实施的汇率基本上都严重过低,虽然借此发展了生产能力,使我国大部分产品生产能力都占世界一半左右;有些工业消费品生产能力占世界80%以上。但是,也使我国年年贸易顺差高达3000-5000亿美元左右,让大量利用国内矿产资源生产的商品离开国内市场,减少国内市场供应;同时因低人民币汇率而形成的高价进口物资,从而在两方面推动物价上涨。大量资源消耗在为西方生产工业产品上,导致国内资源走向枯竭,很多资源产品价格轮番猛涨,进一步推动国内物价严重上涨。

  由于人民币汇率很低,产品低价贱卖,美国和西方从中国进口物资的代价很低,推动他们从中国大量进口。日本每年都从中国大量进口煤炭填海,储备起来。而我们为了那点可怜的外汇,由于年年贸易顺差,等于一直没有使用,却在秦皇岛修建了专门的煤炭码头,修建了山西、内蒙古到秦皇岛的专用铁路干线[5],每天日夜不停息地开出一列列货车,向日本等国大量出口煤炭。

  如果我们一直使用低人民币汇率政策,在资源耗尽以前,都将保持贸易顺差,从而无法使用这些拿宝贵资源换来的外汇。而在物资耗尽以后,也许我们要拿几倍几十倍的价格进口这些物资了。我们的铁矿石就因为消耗过多,到2009年国内开采的铁矿石的平均品位降低到只有25%[6],而且开采量远远低于我们的需要,只能大量进口,于是进口铁矿石价格就成倍增长,仅十年时间,就增长五倍[7, 8]。这真的是对我们有利的政策吗?这样荒唐的发展模式,从长期看,只能使我们白白损失大量经济利益,包括不可再生的矿产资源。如果我们的产品只在国内销售,这些物质是不会消失的。如今美国的钢铁生产,85%原料来自国内废钢铁。

  更加荒谬的是,为了保住低价贱卖的机会,还要牺牲大量经济主权和金融主权,让美国和西方通过侵占主权掠夺我们的财富。例如,零售市场是利润率最高的市场,苹果公司在中国的利润率高达300%,每年投入很少,就在中国获得的净利润高达1200亿元,超过美国市场,就是因为苹果公司能够直接进入中国零售市场,而为苹果公司生产的企业利润率仅5%左右。然而,美国和西方从没向中国开放零售市场,却借此要求中国向他们开放了零售市场,让他们的商人进入我国市场采购和销售,从而垄断了市场利润,包括占有了中国市场的大部分利润。虽然我们的商品充斥了美国市场,这并非美国向我们开放零售市场,而是我们向美国开放市场,美国的商人从我国市场采购的结果。

  更加过分的是,最近几年来,苹果公司在中国交税不足应交税额5%,每年从消费者手里收取的增值税300多亿元,本是代政府征收的,应上交政府的,大都被苹果公司拿走,等于在中国向消费者征税。苹果公司还曾在其交易平台上收取30%费用,同样是无视中国法律,向消费者收税。精英们害怕失去美国市场,从而默认苹果公司的非法行动。

  由于丧失很多经济主权,此前我们通过贸易顺差,出口产品还能增加外汇储备,现在大量贸易顺差都被外资在中国侵占的经济主权所获得收益抵消,不但不能增加,有时反而需要倒贴。

  我们为此出卖的经济主权还有很多,如金融行业完全开放等,其危害更大。这些行动,都会造成财富损失,最严重利益损害和最长远的后果,就是大量消耗了我国不可再生的矿产资源,使我国资源很快走向枯竭。到2013年,国务院发布政策,已经有69个城市被确定为资源枯竭型城市。

  三、美国和西方实行高货币汇率政策,保护本国资源,掠夺他国资源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东产油国曾因美国支持以色列进攻阿拉伯国家,对美国进行石油禁运,造成美国物价飞涨。当时美国不是大量开采石油,而是出台法律,禁止开采美国近海石油,以保护美国的石油资源,直到30年后,奥巴马总统才取消这个禁令[9]。

  当时美国主要采用高美元汇率政策,形成贸易逆差,从西方盟国进口大量物资,支持对外侵略战争。同时造成西方各国损失物资,物价上涨,货币不能稳定,从而深受其害。然而,当时美国却通过军事威胁,强迫西欧日本等盟国合作设立黄金库、设立特别提款权等,限制他们拿美元兑换美国政府手里的黄金,等于让美国印美元换取他们的物资。到1971年,西欧日本各国积累了610亿美元[10],远超当时美国储备的黄金(约黄金1万吨,价值100亿美元)。1971年8月15日美国总统尼克松还宣布不再履行其美元兑换黄金承诺[10],导致西欧各国因黄金和美国物价快速上涨而损失严重,按照当前美元计算,等于损失3万亿美元。当时西方各国持有大量美元,并非存在改开后所宣传的美元霸权,而是美国军事威胁的作用。

  当时日本和西欧各国都不愿持有美元,纷纷制定政策,促进民间花掉美元,例如西欧多国政府规定美元存款100%准备金,0或负利率等措施[10]335,而日本则补贴公司使用美元进口物资[11]。到后来西方各国忍无可忍,干脆命令国家银行停止购买美元,从而等于禁止美元流入这些国家了。这使得美国在与其他西方国家的国际贸易中也难以使用美元结算,从而在西方失去国际货币地位。例如,1971年5月5日美联社德国法兰克福电称[12],“美元的大量出售今天迫使欧洲的一些政府银行停止购买美国货币,使美元成了一种按目前的汇率实际上没有人要的货币”。1971年8月30日出版的一期《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刊载了一篇法国巴黎和英国伦敦街头见闻报道,哀叹美元成了没人要的货币。

  纳粹统治时期,就曾在其占领的国家和地区,以及仆从国推行低货币汇率,而德国则实行高货币汇率,从而能够实现贸易逆差,通过增印德国马克低价进口物资,支持对外战争[13]。这是当时德国支持战争的主要经济手段之一,是很多第三世界国家精英都不能明白的西方强盗掠夺他国资源的绝妙手法,从而能够让他们接受,而不会公开反抗。针对西方货币的低货币汇率让西方实施高汇率政策,获得收益,而第三世界国家损失很大,主要加到进口物资的价格上,最终由本国消费者承担,普通老百姓根本无法了解真相,只能感受到物价的不断上涨。这也是当今中国生产能力不断快速增加,比美国顶峰时期还要高一个数量级,生产效率同时增加,物价却经常上涨的根本原因。

  本来西方殖民者占领他国,建立殖民地,就会发行货币,强迫殖民地老百姓接受,从而可以印钞购买物资,支持其殖民统治。日本侵略中国的时候,每占领一地,都会发行军票。但这种掠夺手法太明显,常常遭到当地居民反抗,从而增加侵略成本。比较高明的方法,是成立傀儡政府,发行当地货币,却以西方国家货币为发行依据,例如,英国就曾在香港以英镑为依据发行港币[14];也就是货币发行机构必须储备等于投放到市场上的港币一样价值的英镑,使得发行的港币与英镑按汇率一一对应,等于是英镑代用券,发行的港币都必须换取英镑储备起来,等于发行的港币都免费交给英国印制英镑的英格兰银行,交给英国,从而等于将发行货币的收益交给英国。

  然而,每年市场上需要增加的货币数量有限,远不能满足殖民者的掠夺需要。更高明的方法,就是降低殖民地的货币汇率,从而让殖民地形成贸易顺差,西方殖民者国家形成贸易逆差,不仅让西方国家印钞获得大量物资,而且殖民地采用低货币汇率,导致出口给西方国家的产品价格严重压低,损失往往远大于贸易逆差。以2018年中国为例,当年货物贸易顺差为3509.5美元,而物资出口为24866.8亿美元,按照世界银行估算的人民币购买力平价汇率计算,价值46306.9亿美元以上,而实际因实行低人民币汇率,损失21440亿美元,等于贸易顺差的6.11倍。笔者估算,改革开放30年,因实行低人民币汇率,我国损失高达20多万亿美元[15]。近年来,每年损失高达2万亿美元。

  而且低汇率政策的结果,就是让西方货币占领我国,等于西方殖民者在过去殖民时代,使用武力达到的效果,现在都通过意识形态洗脑,自动实现了,而且而不会遭遇任何反抗。

  四、国际贸易应实行贸易平衡政策,以此决定汇率

  主流经济学家们以为产品不能销售出去,物资积压就会变成废品,宁愿低价贱卖变成外国货币。问题是我们将地下的煤炭低价贱卖给日本,等我们的煤炭资源就这样耗尽以后,我们怎么办?难道到时候再高价从日本进口回来?

  贸易平衡或逆差才是美国和西方各国实际做法。按照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米德的观念[16],“国际经济政策的基本问题之一,是找到有效的方法以使一个国家收支为大量盈余或严重赤字的国家能够恢复它的外部平衡”。克鲁格曼同样指出,应避免过大贸易顺差或逆差[17]。对外贸易平衡也是德国政府制定的四大经济目标之一[18]。当前我国采用低人民币汇率,也明显偏离了米德等主流经济学家的观点和德国政府的经济目标[19],也是美国年年大幅度贸易逆差的根本原因。只有我们需要进口物资,才需要我们出口产品,而不是搞贸易顺差,出口物资换来西方国家货币,储备起来,这必然造成严重损失。一者西方都实现通货膨胀政策,各国货币都是自动贬值赖账的货币欠条;二者造成大量物资出口,必然因资源不断减少带来的物价上涨,导致更大的损失。

  美国和西方推销低货币汇率和贸易顺差有利论,就等于他们享受贸易逆差和高汇率的不利了,这本是西方骗人的意识形态谎言,实际上是让美国和西方单方面获利的政策,否则西方不可能长期拿胡萝卜和大棒推销,同时自愿同意,让其他国家执行这些政策,从而让他们执行相反的不利西方的政策。当年英国为了强迫我们同意他们出口鸦片给我们获利,不惜不远万里发动鸦片战争,现在怎么可能同意他们不需要花费分文,就能阻止的不利政策?例如,征收关税,就可以减少和控制进口我们的物资。如果印钞就能进口物资,则实行贸易逆差更好更有利。西方国家相互之间就很难通过市场贸易逆差长期获利,因为各国都不接受对方印钞进口物资。

  虽然美国精英经常批评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使得人民币汇率过低,要求中国提高人民币汇率,但美国从未采取实际惩罚措施。相反,这个政策本来就是美国精英拿大棒和胡萝卜推销给第三世界国家实施的政策,是西方国家从不实行的政策,也是让西方汇率必然增高的政策。贸易战以来,我国加大了贬值人民币步伐,使人民币汇率从去年3月27日的1美元兑换6.241元贬值到2019年10月3日的7.188元,贬值幅度高达15.1%。这是造成当前物价上涨的重要内因。降低人民币汇率,虽然可以降低出口产品价格,即使特朗普加征关税,也能保持对美出口价格和对美出口总额,但却使得进口商品价格上涨,我国进口商品量很大,必然引起国内物价上涨,从而降低国内购买力,一样增加国内生产过剩,不能解决美国发动贸易战带来的生产过剩问题。其主要作用是维护了美国的物价,同时让特朗普政府免费从中国征收了关税,是单方面向美国的投降措施,这是特朗普政府不断加大贸易战讹诈的主要原因。

  马克思曾在资本论中严厉批评生产过剩,批判资本主义国家往往对外倾销产品,解决生产过剩问题,但是,在马克思时代,当时的国际货币是黄金白银,不是现在各国发行的纸币欠条,不论贸易逆差或者顺差,实际都是物资之间的相互交易,可以说,不存在物资换纸币,带来物资损失问题的。

  五、维护货币主权要求国内不能储备大量外汇,必须升高人民币汇率

  政府管理货币,最重要的是维护货币主权,防止他国用他们的货币“买走”国内物资,如果敌对国家印货币就可以买走我们的各种物资,必然导致我们对敌失败。主要措施包括禁止国内贸易使用外币结算,外币只能用于国际结算,同时安排银行,兑换友好国家货币,以贸易平衡为目标调整汇率,防止国内大量储备外国货币。美国从不在国内安排大银行负责人民币兑换,从未将中国看成友好国家。更进一步的方法,是类似文革时代中国推动人民币成为国际结算货币,从而可以实现贸易逆差,不但不储备外汇,反而让他国储备人民币,从而不但不被外币侵占货币主权,反而让人民币侵占他国货币主权了。政府主动储备大量外币,尤其储备大量敌对中国的美国货币,可谓是最荒谬透顶的卖国政策了。而低人民币汇率政策,是市场经济下形成大量外汇的重要原因,只有大幅度增加人民币汇率,才能减少外汇储备。

  1944年7月,同盟国在美国东北部小镇布雷顿森林召开同盟国国际货币金融会议,制定了《国际货币基金协定》[20] ,目的是促进贸易发展,其主要条款是第八条,规定加入国有限开放货币主权,包括首先规定不得限制支付(暗示包括外币支付),也就是开放货币主权;同时要求各国政府对他国政府承诺经常项目货币可兑换,如美元可兑换黄金或对方货币,各国就可以限制用美元等他国购买本国物资的数量,如拿物资换来的美元储备过多,就可以要求美国政府按照本款,兑换美元为黄金或本国货币,从而限制美元侵犯本国货币主权的程度。制定该条款的主要效果,不仅仅是让各国开放货币主权,促进国际贸易,而且让各国可以凭借该条款,限制他国侵犯本国的货币主权,是各国可以自行控制的有限开放货币主权条款,但很多第三世界国家精英却相信美国和西方的欺骗性解释和宣传,将其解释为要求单方面开放货币主权。

  历史上二战后,到1961年初,只有美国和加拿大以及美国控制的7个拉美小国成立协定关键的第八条,有限开放货币主权,1971年西方国家又集体停止执行第八条,此时即使算上这些不再这些协定第八条,也仅有35个国家曾经承诺过执行第八条[21],不到当时147个联合国成员国四分之一,实际有多少执行,就更难说了。到1981年,在协定通过的最初37年,就是西方主要国家也就执行了十年,所谓国际货币基金协定,就是称作西方货币基金协定,都十分勉强。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美元失去西方国际货币地位,无法再依靠增印美元从国外获得物资了。此后美国为应对这种情况,不得不要求西欧盟友与美国进行货币互换,从而让美国可以获得西欧各国货币,用于购买进口物资。1984年发布的美联储介绍,见中文译本《美国中央银行的宏观管理》第85页[22],就提到了此前与德国进行的持续多年的货币互换,让美国用美元换德国马克,购买了大批物资,等于美国印美元换来德国物资。由于美国在德国驻军,提供军事防卫,德国不得不同意,德国则因此而增加了一笔长期无法使用的美元储备,遭受货币主权被美国入侵带来的经济损失。

  当前中美贸易战正酣,摆脱美国的控制,打击美国的各种挑衅,关键之一是大幅度减少外汇储备。因为我国外汇储备超过3万亿美元,大部分都是在美国银行系统账户上的分类数字,购买的美国国债是美联储国债账户上的数字。美国精英要消灭中国的美元外汇储备,是举手之劳。一旦中美两国之间发生对立,则中国的大部分外汇储备会瞬间消失,从而进一步扩大损失。当初利比亚卡扎菲和伊拉克萨达姆政府储备在西方的外汇,不但不能帮助他们对付西方,反而成为西方收买反对派反对他们的工具。美国一直支持台湾当局作为反对派,最近又加大了支持力度,我们不可不防。不能将外汇储备花掉,变成实实在在的物资,上层就难以决策,采用针锋相对的措施,否则就会导致高达3万亿美元的巨额财富被美国没收,甚至用于武装台湾分裂分子,从而带来双倍损失。毛泽东时代很少储备西方货币,其根本原因就在于此。只有升高人民币汇率,才能在市场经济下,减少外汇储备。

  六、广场协议,增加日元汇率,促进了日本经济发展

  采用高货币汇率,会让外国货占领本国市场,从而降低本国生产能力,美国和西方因此形成了产业空心化。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美国曾经试图降低美元汇率,同时要求盟国升高汇率,从而改变当时美国的产业走向空心化的趋势。比较有名的就是西方五国举行的广场会议,让日本同意升高日元汇率20%。此后十年,日本实际上自愿将日元汇率提高了200%,从1美元兑240.1日元升高到80日元,十倍于当初的协议。从经济增长来看,GDP从1985年1.50万亿美元增长到1995年5.45万亿美元,是日本历史上增长最快的时期。此后日元曾在4年内贬值到150日元左右,后来汇率长期徘徊在120日元左右。日本经济也同时走向停滞。不少学者认为日元升值导致日本出现严重经济泡沫,例如,现任央行行长[23]在《中国企业家》2003年第2期发表《顶住升值的诱惑》,认为日元升值导致日本经济陷入长达十几年的衰退。主流媒体则广泛宣传,广场协议是美国遏制日本经济崛起的“阴谋”。然而,国内外大多数经济学家都反对这种观点。2010年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姚洋教授发表文章指出[24],在 1970~1995 年的 25 年间,日元总计升值了 74%,其中广场协议之前的贡献占 34%,广场协议之后的贡献占 44%。如果我们相信广场协议是日本经济在1990年代之后进入长期停滞的主要原因,则我们就很难理解,为什么日本经济在1970和 80 年代经历了两次大幅度升值之后还能保持较高的增长速度。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李长久研究员介绍[25]:“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弗里德曼指出,历史上,美国经常项目曾出现多年逆差(1929年前有140年的逆差),美国经济并未因此出现困难“。说明高货币汇率对经济没有负面的作用,支持升高人民币汇率。

  由于当时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大幅度贬值,加上日元对美元升值,对日元更是惊天贬值,使得日本购买中国物资的代价极小,从而双方合作,建设大秦专线铁路,专门运输向日本出口的煤炭填海。日本人还借机在海外购买了大量资产;将产业链上部分生产转移到东南亚,从而扩大了日本经济影响和控制的经济范围。2001年底中国加入WTO,同意对美国开放部分投资和零售市场后,美国也将产业链部分生产转移到中国,例如,苹果公司主要转移苹果手机的组装厂。但这些生产转移,并非转移核心部件生产,多是产品的组装。日美很容易转移这部分生产,并不受到所在国限制带来的很大影响。所谓产业空心化,很大部分是宣传。

  当时很多西方国家都实施了高汇率政策,不到两年,德国马克汇率升值101.27%,英镑汇率升值66.98%,法郎升值100.55%,其他欧洲重要货币,像瑞士法郎、意大利里拉,也都对美元汇率大幅升值。为什么德国没有失去二十年?”为什么英国没有“失去二十年”?为什么法国没有失地二十年?……为什么独独日本的“失去了二十年”?

  西方各国汇率基本围绕正常汇率波动,很少大幅度偏离。当时日本和西方各国取得美国同意,采用这种有利日本等国,不利美国的汇率政策,恐怕是当时美国当政者的一时错误,也可能是西方各国共同施压的结果。还可能是,美国官方很少直接操纵美元汇率,西方各国不再听从美国,各国协同行动的结果。

  七、只有采用正常汇率,才能可持续发展

  中国的发展,主要依靠国内企业的努力,在技术上取得进步。华为公司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通信设备供应商,是技术上战胜对手的结果,而不是采用价格战进行竞争的结果;华为公司的发展,也是美方在通信技术上对中国封锁,逼迫中国不得不发展通信技术的结果。所谓低人民币汇率增加竞争,有利于发展生产能力,实际增长的生产能力,都是美国和西方掌控的,我们所得微不足道,而且很容易被对方清除。东南亚危机、拉美危机,都是美国金融大鳄洗劫的结果,而且这些国家并无对策应对,只能老老实实被美国精英剪羊毛。

  如果我们不贪图美国市场,大幅度升值人民币,不仅能够消除美国对我国的经济掠夺,而且会让美国物价在相当长时间内猛烈上涨,这是美国依赖掠夺的寄生模式遭遇反抗倒台的必然结果,必然产生类似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前后出现的物价飞涨带来的经济困境。由于美国经济依赖对外掠夺,在外界反抗导致美国难以掠夺以后,美国经济必然出现这种濒临崩溃式的下滑。但是,美国依然控制了核心,包括无比重要的农业和工业技术核心,仍有可能恢复不需对外掠夺的正常经济。即使不能象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恢复以往的严重依赖对外掠夺的经济模式,也能象二战后的英国一样,成为一个普通国家。

  对我们来说,大幅度提高汇率,是要恢复正常的人民币汇率,不是要高人民币汇率,不会形成西方式的本就无害经济的产业空心化,实质是经济掠夺。至于由此而引起的出口美国市场减少,国内生产过剩增加,则应大幅度增加劳动者工资,从而增加国内消费来解决。如果国内收入和消费水平达到美国的水平,我们生产的产品还远远满足不了国内要求,还需要大幅度增加生产能力,更不可能产生所谓的生产过剩,工厂倒闭的经济危机了。

  如果我们是一个孤立的经济体,我们生产了大量产品,这些产品必然分配给我们的国民,而不是将它们废弃或破坏。在市场主导资源分配原则下,就必须大幅度提高国民收入,使国民购买力与供应的产品匹配。即使我们提高收入,增加消费,让当前生产的产品都全部分配给国民,人均仍然只有当前美国五分之一以下。因为按照中美官方公布的统计资料,中国人均消费只有美国15分之一。我们有什么理由不提高收入,或者担心提高收入带来的问题?只有采取错误的分配政策,压低劳动者收入的分配政策,才会导致生产过剩问题。

  而在开放条件下,不能增加劳动者收入,使国内消费远远低于生产,大量产品送往国外,即使不牺牲主权,避免西方掠夺,也不过是不断增加西方货币,在不改变汇率政策条件下,就无法使用它们,只能一直储备不用,与废纸作用相同。以牺牲主权从而带来经济损失,换取这种生产销售模式,更是荒谬透顶的卖国政策,它所增加的生产能力,其主要作用,就是将我们宝贵的资源变成产品,免费供应西方,给中国子孙后代留下的是枯竭的资源和污染的环境,是对中华民族最大的犯罪。

  相反,实行正常人民币汇率下的贸易平衡政策和国内生产消费平衡政策,在生产增长的同时,同步增加分配和消费,就能避免财富流失,所消耗的资源产生的产品仍然在国内循环,并未损失,就能实现可持续的发展模式,不影响中华民族的子孙后代所需要的资源。随着技术的进步,我们能够利用更多的自然资源为人类服务,就能逐步提高人们的生活,实现长久的发展。我们不需要学西方搞对外侵略和掠夺,就能够通过这种可持续的发展模式,领导人类建设命运共同体,实现更加美好的生活。

  八、对升值汇率不利成本优势论的批评

  有学者认为,人民币汇率从2003年到2013年持续十年的升值,不仅让在华跨国公司通过进口配件的成本优势挤压了国内企业的发展空间,而且让出口企业的成本优势丧失殆尽,使得出口导向型生产体系成为低效资产甚至无效资产;部分出口企业开始转向国内市场,加剧了国内市场的竞争。

  笔者很难赞同这种说法,理由包括如下九个方面。

  首先,我们让跨国公司进入中国,就是错误。所谓跨国公司投资,就是西方印钞购买中国资产,控制中国经济资源,由于我们一直实行低货币汇率下的贸易顺差政策,换来的外汇基本没有使用,等于中国将经济资源免费交给西方控制,我们本就不应该引进外资,也就不存在这个问题,如毛泽东时代,一直实现很高的人民币汇率,就不存在这个问题。

  其次,跨国公司在中国办企业,人工成本被极度压低,获得极大利润,主要依靠高价购买配件,送往国外,跨国公司不可能不进口配件。

  第三,跨国公司将国外生产搬迁到中国,本来在国外就使用外国配件,不使用中国配件,不存在使用外国配件带来的挤压国内企业发展空间问题。

  第四,跨国公司占领我们市场,本来就是我们实现对外开放政策,向西方开放市场的结果,与汇率升高无关。

  第五,我们的生产能力已经非常大,大部分产品都占世界一半,占据大部分出口市场,我们难道还要继续扩大生产,让西方和世界其他国家都不搞生产,单纯享受我们的产品了?还是要让世界怀疑我们别有用心,让我们彻底消灭他们的生产能力,从而可以控制消灭他们?也就是说,压低汇率扩大出口之策,容易遭受外界的反对,也是美国发动贸易战的主要理由。

  第六,我们需要的是发展技术,占据产业的高端,增加我们的利润空间,而不是靠成本优势进行竞争,获取微薄的利润。发展低成本配件,是错误的发展方法。

  第七,让我们的配件生产依附在西方的产品链上,本就是高度不可靠的,随时会被西方排除在供应商之外而倒闭。我们需要发展独立自主的产业链,不断升级和占据产业链高端产品。

  第八,在年年巨大贸易顺差下,还要推进出口,让西方印钞购买我们的物资,等于请西方侵犯我们的货币主权,等于自愿损失。我们应该增加人民币汇率消除贸易顺差,也就是减少出口,增加进口。

  第九,出口导向型生产体系已经成为损失我们财富的体系,早就应该废除了,为西方服务的生产线早就应该关闭或转向为国民服务了。生产的目的是消费,不是为了生产而生产,也不是为了减少失业而生产。如果失业率过高,应增加劳动者收入,增加消费能力,推动生产能力增加,进而减少失业。

  九、总结与建议

  低人民币汇率导致出口低价贱卖,从而产生巨大经济损失,长远来看,还使我们的大量矿产资源变成产品出口西方,造成资源枯竭,物价飞涨。美国拿胡萝卜和大棒推销的低人民币汇率政策,明显是有利美国的,形成的中国负责生产,美国负责消费模式,让美国寄生在中国身上,是完全的殖民地经济模式。历史表明,这种模式是美国和西方掠夺他国的主用方法之一,美国曾经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前后,用这种方面掠夺西方盟友,遭到反对,1971年5月初,西方各国联合拒绝美元入境,在西方国际贸易中中止了使用美元结算,从而中止了美元在西方的国际货币地位。希特勒曾经在占领区和仆从国实行低货币汇率,从而利用德国马克的高汇率掠夺各国财富支持战争。

  我们实行低人民币汇率政策,从而主动储备大量外国货币,尤其是储备敌对国家货币,是最严重的卖国行为。每年因低价贱卖损失,就超过2万亿美元,与国内消费相当。

  我们应大幅度提高人民币汇率,形成贸易逆差,花掉绝大部分外汇储备,收回货币主权,最终实行正常人民币汇率,保持贸易平衡。这将明显减少供应到美国市场的商品,增加从美国市场进口,推动美国物价明显上涨,消灭美元霸权;而且极大地提升人民币形象和地位,给国内提供大量低价格物资,稳定国内市场物价。如能正确管理市场,保持国内物价稳定,将大幅度增加我国对外贸易使用人民币结算比例,使人民币代替美元成为国际货币。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我们就曾经逐步提高人民币汇率,使人民币取代美元,成为国际货币。同时大幅度提高劳动者收入,增加国内消费能力,替代损失的出口市场。

  回顾历史,50年前美国还是世界上工业生产能力最强的国家,是中国的十倍以上,仅因第三世界产油国家上涨石油价格,就恶性通货膨胀,按照石油或黄金价格计算,10年上涨25倍,经济濒临崩溃。现在美国几乎没有工业消费品生产能力,基础工业生产能力不到中国十分之一了,主要依靠中国供应。我们的生产能力则占世界一半以上。如果中国行动起来,例如停止供应美国,美国经济即使不崩溃,也会形成恶性通货膨胀。就是采用市场方法,包括2条市场措施,第一,在美国市场,卖出美元储备包括美国国债,换其他西方货币;第二,国内银行停止购买美元(仍然不限制民间美元兑换)。这是国际货币基金协定赋予我们的正当权力,因为美国不能按照协定第八条要求,兑换我们持有的大量美元。美国从未安排其银行购买人民币,从不储备人民币,我们这样做与美国是完全对等的。这必然让我们的市场大幅度减少对美供应产品,让美国物价很快飞涨,经济濒临崩溃。

  简而言之,美国就像一个不事生产,整天拿着几杆鸟枪,到处威胁他人的纸老虎,连阿富汗塔利班武装都对付不了,却依靠崇美精英同意美国印钞换中国的产品和工厂,控制中国经济资源来耀武扬威。一旦我们停止供应美国,难道我们经济会崩溃,而不是美国经济会崩溃?即使实行正常的人民币汇率,不再实行低人民币汇率政策,就会大幅度减少供应商品给美国,导致美国物价飞涨,经济濒临崩溃,美元霸权消失。问题在于崇美精英们完全被美国洗脑,一切按美国精英指挥棒行动。

  参考文献

  1.Halper, S., 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Washington Consensus http://www.cssn.cn/zzx/gjzzx_zzx/201310/t20131026_618487.shtml in The Beijing Consensus: How China's Authoritarian Model Will Dominate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S. Halper, Editor. 2010, Basic book: New York. p. 49-73.

  2.黄卫东, 美国执行了“华盛顿共识”吗?. 世界社会主义研究, 2016. 1: p. 92-98.

  3.黄卫东. 警惕新自由主义“华盛顿共识”:坑害了很多国家!-中国社会科学网 http://www.cssn.cn/zx/201609/t20160921_3209968.shtml. 2016 2016.9.21 2016.12.11].

  4.楼继伟, 选择改革的优先次序——二十年回顾与思考. 中国改革, 2006(11): p. 15-18.

  5.范维唐主编, 中国煤炭工业简明手册. 1995: 北京:煤炭工业出版社. p. 475-476.

  6.王洁, 品位是铁矿石资源关键,2009年07月21日,http://news.sohu.com/20090721/n265356899.shtml, in 21世纪经济报道. 2009.

  7.田祖海 and 李穗嘉, 中国铁矿石进口价格波动因素的实证分析. 武汉金融, 2012. 2012(2): p. 52-54.

  8.叶海燕 and 李锦, 我国进口铁矿石价格影响因素的分析. 经济问题探索, 2012. 2012(10): p. 119-123.

  9.赵宏图, 从部分解禁近海油气开采看奥巴马能源政策的调整. 国际石油经济, (4): p. 11-13+102.

  10.Hudson, M., 金融帝国,美国金融霸权的来源和基础,嵇飞等译. 2008, 北京: 中央编译出版社. p. 118,311,335,401,84.

  11.Hudson, M., 全球分裂 美国统治世界的经济战略,杨成果等译. 2010, 北京: 中央编译出版社. p. 41,70.

  12.相关国外报道来自参考消息,以下同,参见参考消息1957-2002在线全文文字检索 https://ckxx.online/thread-htm-fid-321-page-13.html.

  13.阿利, 德.格., 希特勒的民族帝国 劫掠、种族战争和纳粹主义. 2011, 南京: 译林出版社. p. 100.

  14.武为群, 香港货币 (1841-1997). 2006, 北京: 中国金融出版社. p. 74.

  15.黄卫东. 低人民币汇率使我们每年损失超万亿美元. 2010 2010-01-24; Available from: http://www.caogen.com/blog/infor_detail.aspx?id=227&articleId=18778.

  16.Meade, J., 国际经济政策理论第一卷国际收支. 2001, 北京: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出版社. p. 3.

  17.Krugman, P., 国际经济学,第四版中文版. 1998, 北京: 中国人民出版社. p. 161,495,505.

  18.周弘,(德)荣根著, 德国马克与经济增长. 2012: 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p. 59.

  19.蔡来兴等主编, 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宏观经济管理. 1991: 上海:上海翻译出版公司. p. 18.

  20.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Articles of Agreement of 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https://www.imf.org/external/pubs/ft/aa/. 2016.

  21.IMF, 货币可兑换和金融部门改革(Currency Convertibility and financial sector reform), 罗平编译. 1996, 北京: 中国金融出版社. p. 49.

  22.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 美国中央银行的宏观管理 1987, 北京: 中国金融出版社,谭秉文译. p. 82-86.

  23.易纲, 顶住升值的诱惑. 中国企业家, 2003(02): p. 61.

  24.姚洋, 广场协议25年后看日本经济. 南风窗, 2010(15): p. 70-73.

  25.江涌 and 倪建军, 国际金融局势与人民币汇率机制选择——研讨会综述. 现代国际关系, 2003(11): p. 49-55.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