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乔新生:中美货币战争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2021-05-31 10:56:23  来源: 昆仑策网   作者:乔新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1.webp (18).jpg

  种种迹象表明,美国民主党政府改变共和党政府对中国的贸易政策,试图在服务贸易领域对中国发起进攻。风起于青萍之末。中国汇率波动,就是一个重要信号。在这场前所未有的货币战争中,中国必须扬长避短,开展游击战争。

  2021年5月27日,全国外汇市场自律机制第七次工作会议召开,中国外汇市场指导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出席会议并发表讲话。

  2021年5月23日,这位中国人民银行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明确指出,当前外汇市场总体平衡,未来影响汇率市场因素和政策因素很多,人民币既可能升值,也可能贬值。没有任何人可以准确预测汇率的走势。“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符合中国国情,应当长期坚持”。

  联想到美国贸易代表与中国贸易谈判代表通电话,就双边经贸问题交换意见,人们有理由相信,美国联邦政府已经改变了自己的策略,把中美贸易战场从货物贸易转移到服务贸易,准备在金融特别是人民币汇率问题上,对中国发起攻击

  美国财政部多次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家。可是,近些年来,美国不敢轻易地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家。其中的道理非常简单,中国人民币汇率的浮动,常常出乎人们的意料,如果美国财政部敢于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家,那么,人民币汇率有可能会出现更大幅度的波动,这对美国减少贸易逆差可能会带来致命影响。

  美国共和党总统特朗普对中国发动贸易战争,以所谓“公平贸易”原则要求中国减少贸易逆差。中国愿意在相互尊重平等互利基础上,通过谈判达成权利义务对等的协议。但是,中国绝对不会迫于美国的压力,单方面实施自我约束措施。中国可以购买美国的商品,减少贸易不平衡现象,但是,中国绝对不会允许美国对中国颐指气使,迫使中国改变自己的贸易和汇率政策。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发动的贸易战争,非但没有减少贸易逆差,反而使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进一步扩大。中国对美出口大幅度增加,而美国对中国的出口却急剧减少。

  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是因为中国产品在美国市场上具有绝对竞争力。中国产品的比较优势决定了,美国进口商和美国消费者青睐中国产品。美国对中国出口美国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92.4%由美国消费者承担,而中国企业只需要调整出口价格,即可挽回损失。2021年5月26日出版的美国《理性》杂志刊登文章,指出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对中国出口美国产品增加征收惩罚性关税,中国支付不到8%的关税成本,剩下部分完全由美国方面承担。特朗普政府的惩罚性关税,导致美国消费者每年增加负担570亿美元。美国企业多增加800亿美元的赋税。美国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发动贸易战争损人而不利己。

  正因为如此,美国民主党政府决定另辟蹊径,在汇率问题上做文章,试图把美国在贸易领域出现的问题,通过汇率市场加以解决。

  最近,人民币升值速度出乎人们意料。2021年5月27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持续上涨,离岸价格突破6.37,在岸人民币价格达到6.38。正是由于人民币汇率发生剧烈波动,一些投资者认为有机可乘,试图借助于中国人民币汇率波动获取投机利润。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全国外汇市场自律机制工作会议召开,中国人民银行负责外汇管理的负责人明确表示,要坚决打击恶意操纵市场、恶意制造单边预期的行为。

  可以肯定的是,人民币汇率变化,给中国出口企业带来新的更大挑战。如果人民币继续升值,那么,中国企业出口将会面临极大的困难。上个世纪80年代,日本在美国的逼迫下,签订“广场协议”,日元大幅度升值,日本出口面临生死考验。

  中国人民币升值,表面上看是市场行为,但是,只要分析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的货币政策,人们就会发现,无风不起浪。正是由于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发布的信息,导致人民币汇率出现剧烈波动。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一些负责人公开表示,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有可能会改变货币政策,提高利率,回笼货币,减少流通性。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希望向国际社会释放信号,美元货币贬值最长历史阶段即将结束,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有可能会采取措施,确保美元价格稳定。可是另一方面,为了配合美国民主党政府的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计划和救助计划,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仍然滥发货币,美元有增无减。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实际上是试图借助于美元的实际贬值,达到战胜中国的目的,或者把中国从货物市场获取的利润,通过汇率市场重新夺回来。

  可以坦率地说,美国主战场已经从货物贸易,转移到金融服务领域。如果没有看到这一点,那么,中国在处理中美经贸关系问题上有可能会铸成大错。

  虽然从理论上来说,美国联邦政府包括美国财政部和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不可能利用货币政策对中国直接发起攻击,但是,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必须配合美国联邦政府的战略,对中国实施全面进攻。表面上,美国民主党政府财政部和贸易代表办公室对中国的经贸政策相对温和,但是从本质上来说,美国只不过是变换手法,由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通过金融市场,对中国发起一场前所未有的阻击战而已。

  对于中美经贸关系发展的新情况,中国必须给予高度关注。对中国发动金融服务贸易战争,是利用美国的绝对优势,对中国的金融市场发起冲击。如果中国国内企业和投资者,为了眼前的利益,进行投资交易,那么,人民币汇率价格有可能会出现剧烈波动。正因为如此,中国货币政策管理部门负责人及时发布信息,要求中国企业高度重视中国汇率政策,采取切实有效措施配合中国外汇监管机构打赢这场战争。

  面对来自境外的金融战争,中国有两种完全不同的应对策略:一种是针锋相对,还有一种是避其锋芒,开展游击战争。所谓针锋相对,就是要坚持人民币汇率的自我浮动,避免人民币汇率被境外机构炒作,出现无序波动,给中国出口企业造成重大损失。所谓游击战争,就是要退避三舍,静观事态的变化,必要时采取主动措施,给美国致命打击。具体方法是:

  首先,中国必须充分研究出口企业所面临的困难,在人民币不断升值的情况下,一方面做好培训工作,要求所有出口企业使用美元结算都必须考虑到人民币汇率变化情况,考虑到美元与人民币之间的关系,不能由于美元汇率变化,所有努力化为一场空。另一方面,必须鼓励中国出口企业就地采购美国商品,及时将不断贬值的美元转化为商品,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避免美元不断贬值造成巨大损失。

  中国可以专门成立指导小组,或者在中国驻美大使馆商务参赞的领导下,负责中国出口企业的汇率指导工作,鼓励中国出口企业购买美国商品。这样做一方面可以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向美国民众表示,中国正在采购美国商品,帮助美国增加就业岗位,另一方面也可以减少汇率波动的风险,避免美元大幅度贬值,给中国企业造成巨大损失。中国已经大量采购美国的农产品,未来的岁月里,中国应当尽可能地使用出口美国获取的美元外汇购买美国商品,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美国充分意识到,中国完全有能力在国际货币战争中占据主动。

  其次,必须高度重视货币的购买力问题。计算中美国内生产总值的时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使用了“购买力平价”的概念,认为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已经超过美国,只不过中国没有对外宣布而已。事实上,如果使用“购买力平价”标准,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已经超过美国。但是,中国之所以拒绝使用“购买力平价”这样一个概念,道理非常简单,就是因为“购买力平价”选择商品不同,计算的结果完全不同。

  更重要的是,美国是一个霸权国家,美国“国民生产总值”和“国内生产总值”是完全不同的概念,美国“国民生产总值”远远大于“国内生产总值”,因此,使用“购买力平价”这样的概念没有多大的意义。美国企业在中国投资,生产产品定价权掌握在美国投资者手中,因此,使用“购买力平价”标准,比较中美国内生产总值,没有多大的现实意义。

  但是,中国必须充分意识到,货币战争的本质是“定价权”战争。换句话说,如果美国掌握汇率的定价权,那么,中国在这场战争中注定会彻底失败。中国必须充分意识到,在没有掌握国际金融“定价权”的情况下,中国必须采取游击战争,以相对保守的策略,与美国周旋。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在国际金融市场与美国迎头相撞,才能避免美国利用自己的“定价权”将中国打得一败涂地。

  中国必须借助于“短促突击”,争取在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中占据先机。中国没有必要在国际金融市场上和美国一决高下,因为中国还不具备足够的能力。在国际金融市场上,美国仍然是独一无二的“霸主”。中国必须学会避其锋芒,学会在中美金融服务贸易战争中,争取主动。中国必须具体情况具体分析,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争取在具体交易中充分利用汇率变化获取更多的利益。

  第三,中美经济战争,既包括传统的货物贸易战争,也包括服务贸易战争。美国高度重视服务贸易包括金融服务贸易和知识产权服务贸易。中国必须迎难而上,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一方面维护中国的金融主权,维护中国在知识产权领域的合法权益,另一方面,必须认清西方国家金融资本主义的本质,破除知识产权保护错误思维定势,以更加积极务实的态度,建立中国的金融法律体系,重建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法律制度体系。

  中国当前面临的形势十分严峻。在国际金融市场上,美国具有绝对的控制权和话语权。在中国金融市场上,美国已经植入“特洛伊木马”,美国金融企业在中国设立独资机构,显然不是在中国金融市场与中国金融企业公平竞争。中国工商银行等中国商业金融机构规模之大,出乎人们的想象。中国国有商业银行在中国市场上具有绝对的领先地位。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美国金融企业在中国设立独资机构,显然是为了获得中国的金融信息。一旦美国独资金融机构直接进入中国金融信息系统,包括中国的“征信”系统,那么,就等于在中国金融体系中置入了芯片,中国金融市场的所有信息,都将会被美国所掌握,美国随时可以利用自己在金融服务贸易领域的绝对优势地位对中国发起攻击。

  中国当然希望增加金融市场的透明度,吸引世界各国的投资者。但中国金融决策者必须充分意识到,服务市场特别是金融服务市场可以产生交换价值,可以加快生产要素配置的速度,可以通过资本服务,促进实体经济的发展,但是,说到底,能够创造财富的仍然是实体经济。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必须高度重视金融对实体经济的影响,避免类似于美国那样的经济“两层皮”现象。

  现在美国资本市场一路高歌,可是,美国中小企业惨淡经营。美国失业率居高不下,货币泛滥导致美国经济处于空转状态。美国民主党政府希望改变现状,但是,民主党与共和党之间的相互争斗,使得美国民主党政府寸步难行。

  美国民主党政府希望增强国际影响力,对美国的战略对手实施联合抵制战略。美国之所以改变策略,在汇率市场上对中国发起冲击,就是希望利用美国的金融优势,阻碍中国的发展。中国不能视而不见,而应该保持高度警觉,必要的时候,将计就计,利用美元大幅度贬值的机会,购买有用的资产。中国进口美国的粮食作物,一方面有利于维护中国的粮食安全,另一方面也可以促进中国养殖业的发展。中国购买美国农产品,只是权宜之计,万万不可形成新的路径依赖。中国必须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促进农业生产,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实现粮食安全。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