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司马南:财富分配,中国不能美国化

2021-05-29 10:27:21  来源: 独立评论员郭松民   作者:司马南
点击:    评论: (查看)

  今天是5月27号,星期四。大家都知道,美国虽然是把中国锁定为竞争对手,但是一直是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对待中国,而这几十年来成长起来的那批公知也是编了一大堆瞎话来美化美国。

  他们说美国是民主国家,于是美国就有了欺负人的理由。但美国是不是民主国家,要看怎么定义民主

  首先,我们必须承认美国是一个科技发达的国家、教育先进的国家、有很多优点的国家,到现在为止,美国是人类历史上发达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美国固然有很多好的东西,但是我们也不能忽略他的缺点,比如说贫富差距

  美国是“贫富分化最严重的西方国家”这是多种研究机构在事实和数据基础上得出的结论,也是欧洲的共识。即使在全世界范围内,美国也是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

  美国为什么有这么大的贫富差距?自19世纪末“镀金时代”美国开始“爆发式”地创造巨额财富以来,“富者愈富、贫者愈贫”现象就稳定地成为了美国社会的基本特征之一。到21世纪的今天,美国贫富分化问题依然顽固地朝着越来越严重的方向发展。

  美式民主非但没有能力填平贫富差距鸿沟,反而把它割得越来越深、越来越长。近几十年来,美国结构性的种族主义,以及教育、医保、金融等系统中的不平等,都进一步加剧了贫富分化。

  无论美国怎么给自己贴民主的标签都无法改变其不平等的社会现实。

  彭博新闻社2020年10月报道,美国最富有的50人与最贫穷的1.65亿人拥有的财富相等。民主是为了什么?民主是为了平等,是为了自由,而不是为了让这50个人拥有1.65亿人的财富。如果美国所谓的民主就是去投票,是在两瓶可乐里选择一瓶的这种投票机制的游戏,那民主的形式有什么用呢?

  美国官方数据显示,美国贫富差距已达到自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经济大萧条以来的最高点。美国贫富分化不仅体现在财富分配的两极悬殊,还体现在中产阶层的日益萎缩。

  美国知名经济学教授理查德·沃尔夫最近发表文章,将贫富分化问题加剧归为“衰退迹象”——过去40 年美国经济增长缓慢,而这种增长的大部分落入了最富有的10%的人手中。另外90%的人实际工资增长有限,这迫使他们大规模举债,而他们的债权人大多是那最富有的10%的人。

  穆迪分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马克·赞迪一针见血地指出:“这里有非常明显的赢家和输家,而且失败者正在被彻底压垮。

  放任贫富差距不断拉大,这是美国社会不公的一大突出体现。美国治理者没有促进共同富裕的切实行动,没有寻求利益最大公约数的真诚意愿,就等于根本没有 把广大民众的权益放在心上,只是让“民主之治”成为海市蜃楼。

  司马南经常讲这么一个观点:给你两瓶可乐,你可以在里面选择是要百事可乐还是可口可乐,这就叫民主。美国正是用这种选可乐的制度来代表他的民主和平等,这很好,但是在生产资料的占有程度上有没有这样的平等呢?对美国来说绝对没有这种可能性。

  新冠肺炎疫情给美国穷人造成的重创,更凸显了这一点——美国媒体报道,美国穷人感染病例更多,死亡率更高;疫情失控导致大规模失业潮,数千万人失去医疗保险,1/6的美国人、1/4的美国儿童面临饥饿威胁,美国穷人的预期寿命持续下降,“许多人感觉被华盛顿抛弃”

  美联储公布的家庭财富季度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最富有的1%美国家庭的净资产增加约4万亿美元,这意味着他们获得了全美新增财富的35%左右;而最贫穷的那一半人仅获得了4%。《华盛顿邮报》评论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带来了美国现代史上最不平等的衰退”。

  “一栋裂开的房子是站不住的”,这是亚伯拉罕·林肯160多年前论及美国南北两种经济制度的话,如今也很合适用来分析美国贫富差距拉大的后果。近年来,观察人士评述美国贫富悬殊之危的措辞不约而同地日趋严厉,频频敲响警钟。

  在贫富差距日渐拉大的土壤上,民粹主义、种族主义、暴力犯罪等问题不断滋生,英国学者马丁·雅克将这些贫富差距带来的乱象描述为“美国的内爆”。桥水基金创始⼈、首席执行官雷·达里奥也预期这些乱象后果严重,甚至对美国发出“可能引发内战”的警告。

  耐人寻味的是,美国一直存在这样的特点: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之间的鸿沟,丝毫不亚于贫富之间的鸿沟。虽然美国新一届政府反复承诺要解决严重的贫富差距问题,但是基本无人预期这种承诺是否能够真正终结“富者愈富、贫者愈贫”的现象,现实总是更符合英国《金融时报》的分析——“无论谁坐镇白宫,大多数加剧不平等的因素都不在他的控制范围”。

  如此看来,美国的制度性痼疾只能延续“富者独尊”这一有悖公道的模式。

  那中国就没有贫富差距吗?也有,中国近几十年来也存在富者愈富的现象。比如中国现在的首富马化腾,他的个人财富达到了3200亿人民币。可能很多人不清楚这是什么概念,我们假设每次购买彩票都能中500万,在不扣税的情况下,要连续中64000次才能积攒下这么大一笔财富,即使一天中一次,也需要175年的时间才有可能攒下这笔财富。

  从花钱的角度来看,要每天花500万,连续花175年的时间才能把这笔钱花光,这就是有钱人。而穷的人可能还在为一日三餐操心和奔波,这就是差距。

  衡量一个国家的贫富差距,一般都是通过国际上通用的指标——基尼系数。基尼系数最大值是1,代表着绝对的分配不均;最小的数是0,表示居民之间的收入分配绝对平均,当然这两个数都是在理论上。基尼系数的实际数值只能介于0-1之间,数值越大代表着贫富差距也就越大。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03年我国的基尼系数为0.479,2008年达到最高点0.491,2014年的基尼系数是0.469,2018年的基尼指数大约也在0.474,可以说中国现在的基尼系数都超过了0.4的国际警戒线。

  但是基尼系数比我们还大的国家也是存在的,世界上超过0.5的国家有10%,一般发达国家的基尼系数在0.24到0.36之间。也就是说中国贫富差距比较大,这是我们必须正视的一个问题

  中国的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先生有一个重要的讲话,叫做“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第二句话是“先富带动后富”,但是很多人只听到了第一句,而忽略了第二句。先富起来的人中不乏向国外转移资产的,有借口到国外收购企业来转移资产的,也有以买球队的名义向国外转移资产的,这显然是不符合邓小平同志关于改革开放的设想的。

  还有第三句话,叫“实现共同富裕”,社会主义的本质就是要实现共同富裕。林彪同志在延安讲话中说,社会主义就是大家都发财,只有少数人发财这就不叫社会主义。

  有人用做大蛋糕来掩盖贫富差距,有人认为分蛋糕不重要。这不涉及理论问题,我们无法用新鲜的事实论证来告诉你,但只要你用自己的常识判断一下就可以得出正确的结论。

  好在中国共产党在解决贫富差距的问题上,在落实社会主义原则的问题上,在精准扶贫的问题上,至少从2012年开始是真的在着手解决了。所以我们对社会主义抱定希望,所以我们认为社会主义的前途是广大中国人民的前途,所以我们认为美国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的这种现实我们不能学。

  在财富分配的问题上,我们无论怎么摸着石头过河都不能摸到美国的那条路上去

       【司马南,红歌会网专栏学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司马南频道”,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