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司马平邦:中国对国家金融风险抡起"三板斧"

2021-05-27 09:26:0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司马平邦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们还是要坚定相信,如今的我党,既有与国家金融风险坚决斗争的足够决心,也有与之持久斗争的足够手段,而把这一关行稳致远地渡过去了,中国就会把全世界都甩在身后。


 

  北京时间2021年5月23日晚,国际虚拟货币圈再一次发生崩盘性下跌,其中比特币一度跌超16%,莱特币一度跌超30%,以太币一度跌超20%。为什么说“再一次”呢?因为就在5天前的5月19日,虚拟货币市场就曾出现过一次雪崩式的下跌,当时,比特币跌破4万美元/枚,较历史高点回落了约25000美元,当日跌超26%,狗狗币日内跌幅更是超过40%。据统计,仅5月19日的一轮大跌,就有近58万人爆仓,爆仓金额达到了460亿。

  说实话,最近几年时间,包括比特币、莱特币等虚拟货币火爆全球,不少人因为炒这些虚拟货币而发家致富,甚至成为百万、千万、亿万富翁,更是诞生了孙宇晨、马斯克等一批虚拟货币大佬级玩家。我认为,这种暴富明显是违反经济学规律的,因为这些被炒起来的虚拟货币本质上并没有生产出实用的价值,更不具有法定货币的一般等价物的品质,所以仅是为炒作而炒作,这和17世纪发生在荷兰的郁金香泡沫事件其实并没有什么本质性的不同。

  也正是因此,现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都在收紧虚拟货币的炒作,我们不妨看一下最近这两次虚拟货币暴跌之前都发生了什么。

  5月18日晚,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发布了《关于防范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公告》。公告里,国内三大金融行业协会重申虚拟货币不能在市场上流通使用,并要求金融机构、支付机构的会员单位不得开展与虚拟货币相关业务。第二天,即5月19日,虚拟货币大跌。

  5月21日,国务院金融委召开第五十一次会议,会议要求坚决防控金融风险,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坚决防范个体风险向社会领域传递。受此影响,火币商城客服微信群发布公告,公告称,“为配合中国最新的行业监管政策,商城决定暂停为中国大陆境内的用户提供矿机售卖及衍生服务。对已购买BTC矿机产品的用户暂停提供矿机托管服务,机器将于今日起停电下架。已购买FIL满存算力的用户不受影响。”5月23日晚间,虚拟货币再次出现暴跌。

  或许有很多人并不清楚,为什么中国政府对虚拟货币的监管会如此紧密、直接地影响到国际虚拟货币的价格呢?包括比特币在内的虚拟货币,并不是靠政府或机构发行得到的,而是靠计算机经过复杂计算得到的。这种计算非常复杂,即使如今我们的个人电脑已经非常先进,但想获得比特币也是极度困难r的。举个例子,一台配置上万的个人电脑,想通过运算得到一枚比特币,需要运算1.3万年。所以,这些虚拟货币就需要专门的“矿场”来计算,这些“矿场”通过专门的大型电脑进行运算,一台电脑就相当于几千台个人电脑,而往往一个“矿场”又有几百上千台这种大型电脑。

  而更重要的是,全球约72%的矿场算力都在中国。

  按说,中国政府命令禁止虚拟货币“挖矿”行为后,虚拟货币应该会升值才对,怎么会暴跌呢?大家也要知道,超过七成的算力在中国,而根据剑桥大学替代金融研究中心的研究,截至5月10日,全球比特币挖矿年耗电量约为1493.7亿度,已十分接近全球耗电排名第25的越南。换言之,除了中国之外,很少有国家能拥有如此丰富的电能供应如此大规模的“挖矿”,在中国断掉这些算力后,其实虚拟货币的运算基本就断根了。

  其实我们在此前多期节目中都为大家介绍过,像比特币这种虚拟货币,最核心的要件就是去中心化,即它根本得不到有效的监管,它就是为逃避监管而生的,说得更直白一点,在现如今,全球金融监管制度已经非常健全,所有钱的流动都是有迹可循的,能够最大程度地避免金融犯罪或财产转移,但虚拟货币就像是一个大BUG,留下了巨大的漏洞。

  已经有传言,之前很多犯罪活动,甚至是财产转移都是依靠比特币进行的。我们不妨设想,一个人通过非法集资,骗取了大量资金,然后利用这些钱购买了虚拟货币,这些虚拟货币的秘钥只要一个U盘就能储存好,于是这个人就可以很轻松的登上飞机去全球任意地方,没有人知道,他口袋里的U盘可能价值几千万甚至几个亿。这多可怕!

  所以,国家对于虚拟货币的禁止,以及抓紧发行数字人民币也就非常好理解了。一方面,数字人民币也是法定货币,具有一般等价物的意义,是具有固定价值的;另一方面,得益于区块链技术,数字人民币的流动和银行转账一样,也是可追溯的,能够有效避免金融犯罪,保证普通人的合法权益不受到侵害。所以,中国政府对虚拟货币严格管控,其实是为了保证国家的金融安全所进行的必须的实践。

  近年来,中国对于防控金融风险已经做了很多的努力。

  2006年,一种名为P2P的互联网金融点对点借贷平台开始在中国出现,2011年起,P2P在中国进入了快速发展期,甚至到2013年,以每天1-2家上线的速度快速增长。这些平台大多通过高利率和看似前景光明的项目吸引投资人,短时间内聚拢了大量的资金。不可否认的是,P2P的本质还是好的,是让有资金的个人将钱借给需要资金的人,一方面资金所有者可以获得收益,另一方面,缺乏资金的人也能得到发展。正因如此,其实在最开始时,国家是对P2P行业持支持态度的,毕竟P2P在一定程度上用实际行动支持了国家经济的发展——尤其是那些中小微企业或创业企业,能够得到实质性的支持。

  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不久,就有一些平台老板通过虚假项目聚拢用户资金,然后干脆携款跑路,或者无法偿还投资者的款项,出现严重的兑付危机。这两种现象也被称为“爆雷”,最出名的就是“e租宝”事件,这家曾被不少学者甚至官员站台的P2P公司,最终在2015年12月底被立案侦查,最终涉及非法集资500多亿。

  除此之外,上海快鹿公司的P2P“爆雷”似乎更为惊天动地,主犯施某人至今潜逃美国未得归案,曾经红透中国半边天的央视前主持人崔某人亦牵涉其中,无数的投资者蒙受了重大损失,同时更给社会治安造成了许多的危害。

  2019年9月4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联合发布《关于加强P2P网贷领域征信体系建设的通知》,支持在营P2P网贷机构接入征信系统。2020年11月中旬,全国实际运营的P2P网贷机构完全归零。至此,在国家强有力的监管下,中国境内全部P2P网贷机构成为历史,说归零就归零。

  除了P2P之外,其实我们在5月13日第482期节目(“捉放马”到底是一出什么戏?)中也向大家介绍过的,2020年11月,国家断然终止了支付宝的母公司蚂蚁集团的上市,并要求蚂蚁集团限期内进行整改。这其实也是国家在新冠全球大流行的国际大背景下,加紧进行金融风险防范,收紧虚拟经济缰绳的一大举措,对蚂蚁集团的反垄断调查最后以对被调查者处罚接近200亿人民币告一段落,悬崖勒马,也是给中国所有行走在风险边缘的企业敲响了警钟。

  去年11月下旬,马云在上海外滩的一个论坛上发表了一通对国家金融监管的权威进行直接挑战的“宣言”,这反过来迅速成为国家进行金融风险整治的一个大契机,通过这件事,我们看到,中国政府实施金融风险防控的那张大网其实一直都潜伏在静水深流之下,用比较时兴的话讲,这也算是一种“联防联控”,警报响起,即行收网,把风险摁灭在萌芽状态,关于这点,我们曾在此前的节目中为大家做过详细的介绍,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回过头去看看。

  禁止P2P、审查蚂蚁集团存在风险、禁止虚拟货币挖矿并发现数字人民币,这接连而来的几项措施,可以算得上是国家为了防范金融风险所挥出“三板斧”。正如我们此前节目中反复强调过的,中国经济体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的形式现在已经不可逆转,但什么时候超越?和如何超越?以及超越之后还会有什么?

  我们需要看到的是,伴随着中国这个巨大经济体的不断发展,以及伴随着新冠全球大流行之下,全球经济产出萎缩、投机泛滥的大背景,各种各样的金融风险也一定会接踵而至,其实中国正在成为全世界一个最值得投机、把虚拟价值最大化兑现的巨大金矿,这其中包含的金融领域的大风险----不发生则好,若发生势必天翻地覆。

  我们还是要坚定相信,如今的我党,既有与国家金融风险坚决斗争的足够决心,也有与之持久斗争的足够手段,而把这一关行稳致远地渡过去了,中国就会把全世界都甩在身后。

      【司马平邦,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司马平邦说”,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