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张志坤:要认真对待霸权挑起中美武装冲突的风险

2021-05-17 15:19:5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张志坤
点击:    评论: (查看)

  眼下,美国对中国军事挑衅的频次与力度日趋加大,其军舰飞机几乎每天都要在中国周边转悠,而且还时不时地摆出向中国发动攻击的样子,搞军事摩擦,模拟攻击中国,这是不争的事实。以前,每当遇到这等挑衅的时候,中国的一些“专家”、“学者”总要出面进行他们所谓的专业化解读,说什么这是美国当局为了“刷存在感”,什么五角大楼这样干是为了 “向国会要经费”云云,而对由此可能引发的中美武装冲突,则不置一辞。他们做出如此判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根本不相信中美之间还会发生战争。

  但是,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认识到,霸权种种行径表明,现如今中国已到了不能不、不得不认真对待中美武装冲突现实危险的时候了。他们不会再听信于上述那些国际问题“专家”、“学者”的鼓噪,而要透过现象看本质,要重新认识美国资本主义,要重新认识美国霸权,要再一次实现战略理性的回归。

  中国人再一次深刻认识到,帝国主义就意味着战争,这仍然是一条颠扑不灭的真理。

  改革开放以来,在强劲“西风”的熏陶熏染下,许多中国人只看到跟着美国都富裕的现象,而在相当程度上忘记了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的天性与本能,在所谓“民主国家”的光环下,这些人把血腥的野兽当成是善良天使,从而完全拆除了自己的精神防线与思想武装。

  可是,冷战结束以来的严酷现实深刻地教育和教训了中国人民,使得他们再一次切身领会了“帝国主义就是战争”的道理,再一次懂得了这个道理的普遍性与深刻性,而美国霸权就是帝国主义在当代最新与最高的发展形式,根本不是什么“民主”、“富裕”与“人权”,而是侵略与战争,这个霸权国家正在上演日益嚣张的各种战争叫嚣,其战争准备紧锣密鼓,这既不是偶然,也不是作秀,而是其骨子里基因的现实表达,是本性之使然。

  在此基础上,中国人还进一步深入地认识到,霸权是新的战争策源地,是世界和平的最大威胁,此前所谓建设“和谐世界”的说法也好,现如今“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论也罢,如果不把这个策源地铲除,不把这个威胁消灭,则一概都无从谈起。以前,对中国而言,这个威胁还具有一定潜在、隐形与间接的性质,人们顶多气愤地说一句“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而已,但现在的情况是,霸权已构成对中国直接军事威胁,可能发动侵华战争,这已经成为摆在眼前严峻的现实。

  结合当下国际政治与战略现实,美国霸权是不是刻意要挑起同中国的战争冲突,取决于如下两种动机:

  其一、转移矛盾,转嫁危机

  霸权正深陷矛盾与危机之中,其中有些可以硬挺苦挨过去,譬如疫情危机,有些则无药可解,比如种族危机、经济危机等。种种危机交织发作,使得霸权内外矛盾激化、愈演愈烈,在这种情况下寻找出路,霸权统治者的基本办法就在于转移矛盾、转嫁危机,这是古外今来一切帝国都奉行如一的办法与路径,作为资本主义最高阶段的帝国主义也不例外,美国霸权也不例外,他们历来都用转移和转嫁的办法应对和渡过危机。现在,美国霸权正行进在这样的路径上,他们要将其国内国际矛盾危机通过战争来转移转嫁,正急切地策划寻求一场足够规模和足够力度的战争。这不是中国、俄罗斯等国是否愿意的问题,而是不得不面对的考验。

  其二,战略竞争,确保霸权

  战略竞争历来严苛无情,所谓“良性竞争”,人类战略历史上从未有过,在可预见的历史时期内也不会出现。霸权针对中国所策划发起的“战略竞争”也是这样,在霸权的定义下,这是争夺全球领导权的战争,是战略上的你死我活之争,为此霸权将更是不择手段,更加无所不用其极,霸权最拿手最可靠和最有力的手段就是武装冲突与战争,通过发起一场足够成色的战争冲突来解决“战略竞争”的胜负,在霸权看来,这是最便宜、最捷径的办法,他们可不想同中国展开漫长的百年马拉松,他们本来就没有这个耐心,现在已经失去了任何一点点所谓的“容忍”,他们已经对中国怒不可遏、不堪忍受了,所以正急切地要挑动中美之间的武装对撞。

  基于上述原因,所以中国对美国不能抱有任何浪漫的绮想,对今后的中美关系不能抱有任何不切实际的期望,而必须对爆发直接的大规模的武装冲突的危险保持高度的警惕,做好相应的准备。

  第一,要树立对美一战的勇气

  同美帝国主义打仗,历来有一个“敢不敢”的问题,现如今这个问题变得更加紧迫与严峻。现如今的情况是,相当一些中国人完全没有对美坚决斗争的思想意志,其中尤其是中国现代资产阶级及其政治代理人,他们在政治上战略上相当软弱,缺少民族性(请参阅笔者2014年文章《当代中国的资产阶级为什么缺少民族性》),甚至还比不上半殖民地时代的中国民族资产阶级,总体而言大体相当于旧中国的买办阶层,这些人把对美媾和当成最高目标和唯一出路,并且在相当大程度上左右中国社会舆论。谈论今日中国对美一战,首先遇到的就是这个问题。要全面树立对美一战的勇气,这是精神前提与思想基础,如果不具备这个基础与前提,对美斗争就不可能“雄赳赳、气昂昂”地进行,而将沦为怨妇的可怜表演,最严重的关头也只能一通撒泼而已,对美一战则无从谈起。

  第二,要进行对美一战的战略设计

  打仗不只是军事上的事情,还牵涉到政治、经济、文化、思想意识、国际关系等各方面的调整转变,任何一场重要的战争都导致上述各领域发生相应的改组重塑,这是基本的常识,稍有战略一点政治与战略知识的人都懂得这个道理。所以,在战争准备与设计这个问题上,绝不能搞单纯军事路线,决不能以为多搞一点武器装备现代化就够了,好像有那么几件现代武器“杀手锏”就万事大吉一般。事实上,目前中国的经济体系基本上不具备战争应变能力,曾经的计划经济固然弊端重重,但那种经济却实实在在近乎战时体制,应对战争状态的能力强大,而今日中国尽管经济规模极其庞大,但如果要将其转换为战时体制以应对一场中美战争的话,还需要经过很多相当痛苦的蜕变,所谓的“卡脖子”的还只是部分和表面现象,更严重的还有深层次自主自立的大问题。

  政治思想、文化意识、国际关系等各方面也都是这样,目前基本上都还没有针对可能的战争而进行相应的设计。人们经常说当代中国仍然沉溺的和平的梦幻中,其缘由与道理概在于此。

  第三,要培育壮大对美一战的能力

  任何事情有心无力都是不行,武装冲突尤其如此。当年清朝统治者未尝不想抗击帝国主义的侵略,但总是力不从心、每战必败,突出表现为能力不够,也就是说,事实证明,历史上的清朝统治基本上已丧失从事近代战争的能力,这是极其深刻的历史教训。

  当代中国有必要把自己的战争能力建设摆在“国之大者”的位置上,这不只是职业军人的事情,而是全民族、全国家的事情。我们尤其要汲取鸦片战争的教训,在同现代帝国主义霸权打仗的时候极其慎重初战。当年鸦片战争本身对清朝政府所造成的损失并不很大,但所开启的进程确是这个王朝所不堪承受的。冷战结束后的伊拉克也是这样,也并不是一次失败就到此为止,而是接二连三地一败再败,直至国破家亡。

  为了不让这样的历史故事在今天的中国重演,中国就必须做足够充分的战争准备,建设现代中国强大的战争能力。须知,战争准备越充分,战争爆发可能性越小;战争准备越不到位,遭遇侵略的危险就越大。这是一条基本的历史规律。

  现在,制约与制衡霸权战争冲动因素太弱了。在中美战略竞争的大背景、大前提之下,不要以为中国不动武,美国就不会动武,中国人民和平发展的愿望代替不了严酷的现实,可以说,善意不管用,不管多大的善意都改变不了霸权以武力征服世界的野心,经济贸易上的实惠与共赢同样如此。也不要以为释放什么“信号”就可以令战争贩子望而却步,批判的武器当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的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为此,中国人民需要重新喊出“提高警惕,保卫祖国,要准备打仗”的最强音。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