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司马平邦:拜登“放弃疫苗知识产权”里埋伏了多少里格楞?

2021-05-10 11:33:0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司马平邦
点击:    评论: (查看)

  欢迎收看《司马平邦说》。美国政府刚刚宣布,同意支持世界贸易组织(WTO)“关于放弃对新冠病毒疫苗知识产权保护”的倡议。这一倡议据说是由印度和南非率先提出来的,印度作为世界上仿制药和疫苗的最大产能国,在新冠疫情中没有掌握新冠疫苗的任何知识产权,但它自己可能认为,如果全世界疫苗研发企业放弃知识产权,自己就可以任意生产疫苗,获利颇丰。

  5月5日,美国贸易部部长戴琪(戴笠孙女)在一份声明中宣布,美国将放弃新冠肺炎疫苗的知识产权专利

  其实,放弃新冠疫苗知识产权首先出自世卫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在今年的2月26日,老谭在世卫组的例行发布会上说,如果新冠疫苗不能公平分配,则无法击败新冠肺炎,世界也不能迅速恢复;分享疫苗是让生命和生计回归正常的最佳方式,所以各国应展开合作。如果增加疫苗产量就能有效应对疫苗分享的问题,但增加产量还存在贸易壁垒和其他障碍。老谭当时强调,新冠肺炎大流行是史无前例的,新冠病毒已把全世界作为人质,这样的事件可能每一百年才会发生一次。而在世贸组织《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中,有一项放弃知识产权的规定。

  谭德塞貌似很忠良肯干,其实也很会见风使舵,所以他领导世界卫生组织全球抗疫也一直是盲人骑瞎马

  2月26日,美国总统拜登刚刚履新1个月,谭德塞虽然在许多场合说到这事,美国政府一直没有接招,为什么呢?因为拜登有过承诺,要在100天内为1亿美国人接种疫苗,如果在2月份他上台才1个月时就接了谭德塞的招,“放弃对新冠疫苗知识产权保护”,估计美国的辉瑞疫苗、莫德纳疫苗和强生疫苗就得在全世界同步生产,这些美国公司的研发成本搞不好就会打水漂了。

  而到了5月份,这种现实问题似乎已经过去了。

  其实,在4月下旬,当印度的疫情因为B.1.618变异毒株的泛滥而再一次大暴发时,虽然印度自己其实是拥有英国阿斯利康疫苗的授权生产资质的,但没办法,生产这种疫苗的37种原材料却被美国禁止出口。拜登上任后,为了控制本国疫情,依据《国防生产法案》,禁止美国出口用于生产疫苗的关键原材料,以确保辉瑞等疫苗生产商能得到充足原料供应,实现全天候生产。这个问题到现在仍然没有真正解决,造成印度虽有那么大的疫苗生产能力却对本国供产不足。而与此同时,有3000万件阿斯利康疫苗被美国政府强令保存在俄亥俄州的仓库里。我们知道,西方国家都在囤积了数倍于本国需求量的疫苗,以备不时之需。

  你看,这就是这么十多天的时间,拜登突然就像换了个人,竟然要支持“放弃对新冠疫苗知识产权保护”,这岂可怪也欤?

  套用鲁迅先生的一句话,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美国人,这是个典型的无利不起早,天天把自己优先挂在嘴边的国家,今天竟突然大方起来,无法不令人猜想,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虽然有新冠全球大流行的背景,需要全世界用更团结和更公平的方式进行合作抗疫,但是从商业规律上说,如果真的像美国政府所说,所有疫苗研发企业都放弃知识产权保护,那还有谁会继续在疫苗研发上投入成本呢?还会有比现存疫苗技术更先进、保护更周全的新产品问世吗?

  现在,作为辉瑞疫苗的最大知识产权持有国的德国,已经首先站出来反对美国的主张,另外,中国、俄罗斯和英国都没有对这种看似极端激进的假共产主义做出正式表态;从研发投入上说,其实中国、俄罗斯、英国、德国都比美国投入更多,而且现在世界上还有上百个医疗机构在投巨资研发疫苗,你让这些国家和企业放弃知识产权,就意味着上千亿美元的研发成本打水漂;现在印度的变异毒株正在对新冠疫苗的改进提出新挑战,但是连成本都收不回来,谁还会继续研发呢?

  所以我说,美国人这次玩的是对自己持奴隶主标准,事事都是美国优先,而对其他国家,对那些新冠疫苗的技术持有者,是持共产主义标准。

  当然,我认为,这里面也有拜登政府千算万算可能仍然失算的问题,他可能过于乐观地估计了新冠全球大流行的烈度,以为美国可以从日新增40万里降到日新增三四万,就见亮了,以为给两亿美国人打了疫苗,就基本摆脱困境了。因为在西方中心论者的价值体系里,只要我西方人自己好了,那就是全世界都好了。去年这个时候,其实特朗普也是持有这样观点的,后来的结果我们看到了,因为对新冠疫情的估计过于乐观,几乎令美国万劫不复。

  刚才我说了,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美国人,所以我总觉得在拜登和它的政府的内心最深处,新冠这东西,如果被人类彻底从地球上抹去,全世界都像中国一样干干净净,那并不是美国人的理想状态;一定是,在美国人不需要它的地方它不存在,在美国人需要它的地方它存在,这才是美国的最理想的愿景。

  其实,“放弃对新冠疫苗知识产权保护”这事并不是拜登的独角戏,而是谭德塞跟拜登的二人转,谭德塞这个人我认为有必要重新认识。去年特朗普政府欠了一屁股会费之后退出世卫组织,谭德塞跟中国走得很近,现在拜登政府重回世卫组织,谭德塞在很多表态中,都在向美国靠近。比如,谭德塞居然多次对世卫组织专家在武汉的溯源调查持有批评和怀疑态度,而与此同时,你什么时候听他说过,不但要对中国进行溯源调查,也要对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地区进行同样的溯源调查呢?这种双重标准老谭玩得很溜。

  其实,中国领导人早在去年5月,已经声明中国的疫苗产品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而中国外交部在解释这个“全球公共产品”的定义时,表达的是:以公平合理的价格向世界提供,还将以多种方式优先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包括捐赠和无偿援助。我想这个公平合理的价格也应该包括新冠疫苗知识产权的成本。

  3月19日,中国的国家国际发展合作署曾经公布过,中国已经向15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援助和支持,包括提供医疗物资援助、派遣医疗专家组等等。截至3月19日,中国正在或即将向80个国家和3个国际组织提供疫苗援助,包括26个亚洲国家、34个非洲国家、4个欧洲国家、10个美洲国家、6个大洋洲国家。截至3月19日,全球已经有60多个国家批准了中国疫苗的注册上市或紧急使用。

  而到了3月底,中国外交部公布,中国已经向全世界80多个国家援助疫苗。

  所以,摆事实讲道理,通过上述的分析,我觉得还可以得出一个小结论,美国的“放弃新冠疫苗知识产权保护”,大概率就是一句充满了道德正义的大空话,在这方面,中国的实践早就超过很远了,这是一;其二,我还是觉得,谭德塞是在跟美国总统唱二人转,这个人得提防。

  谁都知道,这些年来美国真正向全世界无偿提供的只有一种东西,那就是战争和战乱,论起杀人放火来,美国人才是大公无私,从来不考虑任何的知识产权保护。

  还有,比如对待华为公司的态度上,拜登上台前为了跟特朗普竞选,批评了许多次特朗普政府的贸易保护和对自由市场的破坏,但你看他上台之后,美国对华为进行的技术上的、知识产权上的和产品上的打压,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美国白左们已经把说一套做一套的手段玩到极致。

  再说了,如果你拜登政府真有这样的诚意,为什么开放德特里克堡军事基地让全世界看一看?

  不过,我也觉得,其实,即使中国真的加入放弃疫苗知识产权保护的行列也没什么了不起,我们早在去年这个时候就已经基本结束了疫情,牢牢把握着主动权,怎么玩中国都玩得起,但有一个很大的可能是,现在的中国根本不愿意在任何一件事上与美国同频共震。

  话再说回来,从新冠疫情开始,直至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中美两强争雄,一定是这个世界性的大主题。一方面是美国如何给中国设置障碍,直至最终能遏制掉中国;另一方面,是中国如何反击美国,直至最终全面超越美国。这个过程既非常现实、非常残酷,又极其富有理想和梦幻的色彩。

  我觉得,中美竞争最终不会是一方碾压掉一方,我们自己也不要抱这样的幻想,真正的现实状态,就是实现51%对49%的优势,这里面的意思是,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一点点更强一点点更多一点点的更好。

  我们东北人有一句大俗话,叫自行车掉链子,你少给我玩轮子。
  
   【司马平邦,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司马平邦说”,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