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司马平邦:你有美帝霸拳,我有如来神掌

2021-04-27 15:54:21  来源: 司马平邦说   作者:司马平邦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从2018年开始,美国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开启了一次史无前例的贸易战,在这场震惊全球,且规模史无前例的国家间贸易战争中,美国政府尤其疯狂地打压中国的高科技企业,其中尤其以华为公司最具代表性。

  美国打击华为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在华为所用的芯片领域设置重重障碍,我们在此前《司马平邦说》节目中曾为大家举例过,即华为作为一个芯片研发方设计出芯片,但实际上华为是不生产芯片的,只能委托向富士康、中芯国际这样的芯片生产企业进行生产,但美国说了,只要你这个芯片生产企业用了我们美国的技术——哪怕你们这条生产线上有一把附赠的钳子是我们美国的,你都不能给华为生产芯片,不然我就制裁你。

  美国打击的另一种方式则是在5G标准上围剿华为,以自己的政治军事霸权——或者利用“五眼联盟”的集体力量,强令别的国家弃用华为设备。

  但是,美国的做法真的起到效果了吗?

  美国用坚决芯片断供的方式打击华为在通信领域的领先优势,从实效上说,也不得不说,特朗普政府内部这群坏蛋里还是有高人的,应该说手段也很凑效;但是美国打击华为公司的目的,一个是打击华为,另一个就是想帮助本国通信企业奋起直追,反过来碾压华为。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其前一个目的还是达到了,而美国的第二个目的,现在实在还看不出什么效果;换句话说,并没有哪家美国企业因为华为受到如此打压而反超华为,并领先之更大优势,不但美国的手机制造企业没有,美国的5G及硬件制造商现在也没有,美国的电信运营商并没有利用华为这两年的困境,在全世界扩大其商业版图,反倒是因此全世界通信产业都整体上落入发展迟滞的大坑里。

  就我所观察到,华为在受到美国的完全的霸权主义、流氓主义的残酷打压之后,因为高端芯片的缺失,不得不割肉出售了荣耀手机品牌断臂求生,而其高端手机项目现在亦面临严重的现实困难----但这些困难却把华为直接逼向冲刺鸿蒙操作系统、智能汽车系统和移动支付等全新技术领域;其实,这几个领域可能都是比手机制造利润更高的,我觉得,特朗普和拜登这两个加起来超过1个半世纪的美国老家伙,对华为所发挥的作用,可能反倒是任正非绞尽脑汁费尽心机都做不到的,没有在手机制造领域的困难,怎么可能那么顺利让华为公司决策拿出更多的人、财、物进入上述领域的拓展创新?

  而对在5G设备布署上出尔反尔,帮助美国抵制华为产品的国家,华为也并没有放过。比如从4月21日开始,华为起诉起瑞典电信监管机构——瑞典邮政和电信管理局——限制华为参与该国5G网络建设的案件已经开始庭审,而这仅仅是华为众多的索赔和诉讼中的一个,而已。

  现在,华为的智能汽车系统已经上市了,5月就能在市场上买到;在刚刚过去的短短两天时间里,这款华为智选SF5订单,预计已经突破了3000台了,可能大家会觉得说3000台也没有多少,确实对于丰田、大众这种传统汽车品牌来说3000台不算什么,但是对于新能源车企来说3000台就已经很多,即使是特斯拉的月销量还都没超过1万台。

  而到接下来的6月份,华为的鸿蒙系统也会大面积应用于手机,估计直接装机2亿台;另外,华为的移动支付牌照据说也悄悄中运行起来,未来也许会在中国央行的数字人民币普遍应用之后获得弯道超车的远大前景。

  想来,上述实在是一件很有意思,也很有哲理的事实,但它们就发生在我们眼前,华为“突然”进入智能汽车领域,肯定会助力中国国产新能源汽车在市场上严重冲击特斯拉的份额;华为在鸿蒙上的拼命发力,我看不用1年时间,就能把原来由苹果和安卓双雄垄断的手机操作系统市场分走数亿台不止。看到没有,这样的循环往复之间,其实受到冲击最大的其实还是几家美国企业,比如苹果,比如谷歌,比如特斯拉。

  而且,从现在新冠疫情的全球大流行趋势,以及其造成的全球经济大衰退的现实看,华为为了反击美国政府的霸权主义迫害,不得不做出的上述产业上转型和拓展,还会严重打击大量美国企业在全球惟一正增长的中国高技术市场的份额,这种延后效应我觉得过不了一两年就会明显显现出来。

  所以,我们也不得不得出一个很可笑的结论,即美国想尽一切办法围追堵截华为公司,围堵中国高技术企业,其实又是在变相谋杀美国自己的企业。再推而广之地想想,这种做法好像又有那么一点似曾相识。上世纪80年代,美国司法部出台了一部《反托拉斯法》,目的就是打击高技术垄断企业,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政府硬生生地将大名鼎鼎的贝尔实验室肢解,要知道,创立于1925年1月1日的贝尔实验室曾是美国最先进的科技巨头,15位科学家获得诺贝尔奖,16位获美国最高科学、技术奖,4位获得了图灵奖,自成立之日起,贝尔实验室一共获得了3万多项专利,平均每天一个……但就是这样一个科技巨人,硬生生地被美国政府给拆散了。

  当然,相比曾经美国政府直接拆掉美国企业,现在的美国政府则更“进步”了,他们不再直接向自己的企业下手,甚至还打着为自己国家企业好的幌子去打击中国的企业,但最终被坑的还是美国的企业。

  说来说去,这里面其实也有一个基本原理在左右着一切,就是那只曾经被称为“无形的手”的市场规律,全球化早在几十年前已经成为全球市场经济最为正确而强劲的发展方向,美国也曾经是它的最大推动者,也是最大的获利者,市场全球化的这只巨手之大,其实远远超过美国这只包含霸权主义、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的黑手。

  2020年1月15日,中美签订了第一阶段贸易协定,特朗普政府寄希望于以此打击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在1周之后,新冠瘟疫开始了全球大流行,接下来在2020年里,扛着霸权主义、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大旗洋洋得意的特朗普政府正因此在新冠病毒的打击中人仰马翻、遍体鳞伤,2020年中国GDP增速为2.3%,而同期美国的增速为-3.5%,两者间5.8的百分点远远高于上一年度两国间的GDP增速差距。

  逆市场而动,逆规律而动,必然要受到市场的惩罚,必然要受到规律的惩罚,美国人玩霸权主义玩到利令智昏,错误地把自己想像成市场本身和规律本身;现在,虽然新一届政府已经取特朗普而代之,但却在这个事实上的误区里越陷越深,而反过来,即使有如此严酷的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中国却反过来能抓住更多的机遇,逆流而上,这是上帝更眷顾中国吗?或者说中国就是上帝本身吗?

  当然都不是。

  【司马平邦,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司马平邦说”,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