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张文木:今天世界需要新文明

2021-04-18 14:04:1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张文木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基辛格说“新冠病毒大流行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如果接着这句说就是世界要么迎来更野蛮、更反动、更腐朽堕落的黒暗的世界秩序,要么迎来民主、文明、南北平衡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中国全球外交的政策目标要和“两个一百年”目标结合起来,要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结合起来,要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结合起来。如果脱离了这些,简单的输赢就没有意义了。中国在世界的发展不仅仅一个输赢的问题,是赢了以后可以给予人类和世界以什么的问题。不能光索取,不给予的索取是不可持续的。这是问题的关键。今天美国全球退缩的本质,是美国曾给予世界且高于英国工业殖民主义文明的工商自由主义文明(包括20世纪90年代后美国主导的有利于金融帝国主义的“新自由主义”文明)已经不能解决世界的现实问题。而从金融向高利贷的蜕化就是美国文明全面失败的风标。同样的道理,也不管是哪个大国,如果在未来不能给人类和世界以更先进的文明,那它也消化不了已经或将要获得的战略利益。今天世界急需的是一个新的和更高一级的文明形态,这个任务历史地落在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肩上。

  “人类命运共同体”将是未来人类新的联合方式,是更高一级的文明新形态。就在列宁发表《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这部著作后的第三年,毛泽东在《民众的大联合》一文中曾提出在“人类也苦到了极点”时社会改革和民众大联合的任务,他说:“到了近世,强权者,贵族,资本家的联合到了极点,因之国家也坏到了极点,人类也苦到了极点,会社(社会)也黑暗到了极点。于是乎起了改革,起了反抗,于是乎有[民]众的大联合。”[1]至于这个“民众的大联合”所要采取的文明形态,马克思在一百多年前发表的《共产党宣言》中有过预言:

  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2]

  四百多年前,莎士比亚[3]曾借《哈姆莱特》(1601年)剧中人物的口说:“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4]这个问题,对今天的美国人民来说,就是革命还是毁灭的问题,对世界人民来说,就是社会主义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还是资本主义的以邻为壑的“货币共同体”[5]的问题。这次全球新冠疫情及其悲惨现实再次让世界人民认识到这是一个不能再拖并且必须决断的问题。关于此,1850年,马克思就有预言:

  如果我们欧洲的反动分子不久的将来会逃奔亚洲,最后到达万里长城,到达最反动最保守的堡垒的大门,那末他们说不定就会看见这样的字样:RÉPUBLIQUE CHIOISE LIBERTÉ,FRATERNITÉ(中华共和国 自由、平等、博爱)[6]。

  马克思的预言在这次全球蔓延中的新冠疫情中得到验证,这是一个世界需要中国“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不断为人类作出在贡献”[7]的新时代!

  在21世纪第二个十年发生的波及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已使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提速向我们接近!

  2021年4月17日


  [1]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共湖南省委《毛泽东早期文稿》编辑组:《毛泽东早期文稿》,湖南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第312~323页。

  [2] 马克思恩格斯:《共产党宣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273页。

  [3] 威廉·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1564~1616年),英国文艺复兴时期剧作家、诗人。

  [4]“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英]莎士比亚:《哈姆莱特》(1601),《莎士比亚全集》第32卷,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02年版,第134页。

  [5] “货币本身就是共同体,它不能容忍任何其他共同体驾它于它之上。但是,这要以交换价值的充分发展,从而以相应的社会组织的充分发展为前提。”马克思:《经济学手稿(1857~1858年)》,《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0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175页。

  [6]马克思恩格斯:《国际评述(一)》,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人民出版社1959年版,第7卷第265页。

  [7]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3卷,外文出版社2006年版,第9页。
 

     【本文作者:张文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红歌会网专栏学者。本文为作者给红歌会网的投稿】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