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苏联覆亡的重要启示:警惕革命历史被遗忘和大肆抹黑

2021-04-09 09:12:43  来源: 淮左徐郎   作者:石冀平
点击:    评论: (查看)

  本文作者:石冀平,系北京信息科技大学教授,红色学者,授权本号发布。

  【编者按:石冀平老师的父亲——石厚刚同志,陕西绥德人,1914年2月出生,1929年5月参加革命,1935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在陕西绥德参加赤卫队,为陕北苏区的创建作出了努力。先后任红26军、红15集团军排长、团政治指导员,红15集团军78师3团政治处党总支书记,八路军115师344旅组织干事、组织股长,冀鲁豫部队115师组织科长,115师教7旅21团政治委员,华北1纵2旅政治部副主任,冀鲁豫军区2分区政治部主任、独3旅政治部主任,冀鲁豫军区湖西分区副政委,1943年2月到延安中央党校学习,参加过直罗镇战役、平型关战役、淮海战役。1951年10月到解放军军事学院学习;1954年8月在北京军区;1959年1月任中国棉花研究所副所长;1962年7月任中国农业机械化科学研究院副院长。1985年11月离休。2001年11月1日在北京逝世,享年87岁。】

  石厚刚同志

  父亲去世多年后,我在整理他留下的自传中看到他亲自经历的一场战斗的记述。这段记述文字虽然简短,但使我极为震撼久久不能释怀。震撼的是这次战斗的惨烈悲壮,不能释怀的是这次战斗不但未见于史料记载,更重要的是这次战斗牺牲的大量八路军战士长眠于黄河岸边无人知晓。因此特在他们为国捐躯80周年之际,将他们英勇壮烈的牺牲记录下来,以慰英灵。

  时光流转物换星移,这里早已变成了农田,金色的麦浪在微风中轻轻浮动,人们过着和平宁静的生活,再也没有了日本强盗的扫荡和残酷杀戮(据父亲回忆冀鲁豫根据地反扫荡后,很多村子的井里都被百姓的尸体填满)。而为此献出生命的八路军烈士长眠于此八十年无人知晓,既无人给他们树碑,更无人给他们立传。他们的父母兄弟,妻儿老小在哪里?知道他们牺牲了吗?这永远不会有答案了,唯一可以慰藉的是他们战死在黄河大堤,葬于黄河之滨,英魂永远与母亲河同在!他们似乎什么也没有留下,但他们身后矗立起一个强大的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人民共和国,这是他们给人民留下的须臾不可失去的最为宝贵的财富。将人民共和国保护好发展好,使她永不变色永葆青春,是对他们最好的纪念,也只有做到这一点,人民英雄才能真正永垂不朽。言及于此,就不得不谈一些值得思考的问题。

  近些年,全国兴建了不少革命纪念地,革命历史和革命传统宣教也还进行着。但与刚建国后的那三十年相比,革命历史和革命烈士的感召力和影响力大不如前。不但如此,甚至公开出现对革命历史和革命先烈的否定,贬损乃至谩骂。影响了新中国第一代人的著名烈士,如“狼牙山五壮士”,“董存瑞”、“黄继光”等首当其冲地受到了冲击,捍卫他们的人甚至被送上公堂,历经艰难才得以胜诉。很难想象这是发生在共产党还执掌政权的国家中。而对此负有责任的那些人,至今还享受着先烈功业的荫庇。为什么会有如此局面?马克思主义的两个理论观点可以提供思考的基本线索:一是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二是社会统治阶级的意识必然是社会的主导意识。

  首先在高等教育领域中,在经济学、历史学、政治学、法学、历史学、文学等具有强烈意识形态意蕴的学科中,大量采用西方教材并以西学为圭臬。将留学西方或完全认同西学的所谓人才树为领军人物,给予各种头衔和优厚待遇。相关的学术刊物大部分是这类人物把持。

  新闻传媒领域,以网络为载体的新传媒基本为资本所控制,干了什么自不必说。关键是主流媒体也捧红了一大批极其仇视中国革命的文化人,他们对革命历史和革命领袖的咒骂让人很难想象他们有些人竟然还是中共党员或什么委员代表。

  这两个领域的功能是教育人引领人,尤其是教育和引领青年人,其本质是塑造国家的未来,因此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可就是在问题最严重的前些年,最权威的纸媒还发社论,要求包容异质思维。这些所谓异质思维实际就是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它都泛滥了,还要包容?西方统治阶级怎样对待无产阶级意识形态的?他们包容吗?允许无产阶级意识形态广泛传播吗?一段时间里,在这些领域不是阵地意识不强守土失责问题,而是有意纵容和支持,本质就是投降。

  十八大以来,虽然在意识形态领域有了很大改观,但有一个问题仍需高度关注:这就是在教育、文化艺术、舆论宣传等具有深切意识形态意蕴的领域,要解决为什么人的问题,首先要解决用什么人的问题;要解决为谁服务的问题,首先要解决用谁来服务的问题。自人类进入阶级社会后,古今中外的任何国家体制培育和供养所谓文化人,目的都是为维护体制服务,因而绝不允许反叛者大量存在。但确实有一个国家在特定的历史阶段用体制性的手段培育和供养了大量反体制(反体制是指反对社会主义道路和共产党领导)的文化人,这就是苏联。其后果是秀才造反一蹴而就,国家体制顷刻颠覆。这是国际共运史上的一个严重教训,值得汲取。为此,在几个重大问题上就必须头脑清醒,辨明香花和毒草:

  认同西方意识形态和主张实行西式宪政,本质上是不是反对共产党领导?

  经济上主张全面私有化,本质上是不是反对社会主义道路?

  用文艺作品歪曲丑化中国革命,是不是否定共产党领导的中国革命的历史合法性和取得政权的合法性?

  苏联覆亡提供了一个重要启示:这就是无产阶级政党的历史,革命的历史被大肆抹黑污名化是国家体制即将颠覆的前兆和先导,而这种操作的主体就是执政者自己培养重用的所谓人文社科人才。这种启示的重大意义不言而喻,请深思吧!

  冬去春来,清明将至。以此文祭奠先烈,平添几分沉重感。但唯如此才不负初心。正可谓:

  黄河之滨迸血花,成就巍巍大中华。

  擎旗后继何人在,唯赖神州遍香花。

  【感谢濮阳市党校范茹平教授和濮阳县党史办的同志为寻找烈士牺牲地点所做的辛勤付出!】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