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林爱玥:造谣新疆的BBC记者跑路了,造谣武汉的“日记”作家会如何呢?

2021-04-04 11:29:36  来源: 林爱玥公众号   作者:林爱玥
点击:    评论: (查看)

  据观察者网消息,在新疆群众打算起诉BBC后,BBC驻北京记者沙磊跑了。据悉,沙磊连夜跑路的姿势非常难看,连起码的离任手续都未办理。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做贼心虚吧,正如华春莹所说:如果他心里无愧,可以堂堂正正应诉,如果他觉得人身受到威胁,可以报警,跑什么?

图片

  事实确如华春莹所说,即使新疆人起诉沙磊,有点麻烦,又能把他怎样?既然不能拿沙磊怎样,那么,沙磊跑路的动机就很微妙了。众所周知,一旦对簿公堂,就一切都要拿证据说话的。作为BBC驻京记者,沙磊这两年炮制了众多涉疆虚假报道,证据肯定是没有的,否则早就拿出来了。直白点说,要是真有这种证据,沙磊和BBC只恨不够多、只恨曝光的不够彻底,怎么可能遮遮掩掩呢?

  如果沙磊不是做贼心虚,大可不必如此不体面的不辞而别,很显然,连夜跑路是不得已而为之。理由很简单,一旦到了法庭,拿不出证据的沙磊只能在全世界面前承认自己连同BBC造谣的事实,道歉、赔偿之类的倒是次要的,个人声誉和BBC公信力的丧失才是致命的,更不要说,一旦承认涉疆报道都是没有证据的造谣,美欧还如何拿新疆问题碰瓷中国?

  劣迹斑斑的沙磊在可能的官司风险前跑路了,这大概就是李德胜所说的“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吧。这也说明,批判的武器是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的,比起舆论的批判,对于沙磊这种职业造谣者,法律的作用要强一万倍且立竿见影。

  BBC记者沙磊的跑路让我想到了“日记”作家。日前,“日记”作家还在怼天怼地,一副你能耐我何的模样。这让我忍不住想,如果有武汉群众起诉“日记”作家,就像新疆群众打算起诉BBC的沙磊一般,“日记”作家会如何反应呢?

  起诉的依据肯定是存在的。“日记”严重损害了武汉这座英雄城市的形象,任何有正义感的武汉人,在情感上都是接受不了的。如此,起诉“日记”作家,要求拿出“满地无主手机”的照片,否则就要求“道歉”“追责”,完全合情合理合法。

  狡辩在法庭上是不起作用的,不可能推给“医生朋友”因为所谓的“因人之嘱,不便将它公开而已”就可以蒙混过关,又或者,将“满地无主手机”偷换成“散落着一些手机”就强行合理了。在法庭上,有照片就是有照片,没有照片就是没有照片,没有任何模棱两可的空间。

图片

  或许,有人会问,如果形势所逼,“日记”作家真拿出“满地无人手机”的照片该咋办?很简单,该咋办咋办,所谓“朝闻道,夕死可矣”,如果“日记”作家真能拿出“满地无人手机”的照片,至少我肯定是有足够勇气低头认错的。

  不过,有一说一,有这种想法的人明显是多虑了。对此,张伯礼院士早就澄清过,“如果一个患者不幸逝世了,我们都是把他身上尽可能的东西,包括纸片、包括手机、包括项链、包括手表,包括他穿的外套的衣服,都给他放到单独的一个包里,给他记好了,说好名字……我们不可能允许把病人的手机手表带到火葬场去烧去,这是不可能的。

  敢问诸位,在“日记”作家和人民英雄张伯礼院士之间,哪个更可信?请注意,这是一道送分题!

  又或许,又有人会问,既然“满地无主手机”的谎言那么轻易会被揭穿,“日记”作家编造如此低级的谣言的意义何在呢?这个问题就比较有深度了,至少需要深入到“日记”作家的内心世界才行。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大概是没什么人有兴趣去探究“日记”作家的内心世界的,不过,胡乱猜猜总是可以的。

  回过头看,疫情期间人心惶惶,关于疫情的谣言层出不穷,就连新浪微博都专门开辟了辟谣通道,可见当时的谣言疯狂到了什么程度。这种情况下,只是简单重复别人的谣言显然已经满足不了“日记”作家的需求,至少显示不出“日记”作家的特别之处,于是,自然就有了编造“独家谣言”,特别是耸人听闻到无以复加的“独家谣言”的动力。事实上,“日记”作家也确实做到了。试问,一年多来,还有比“满地无主手机”更惊悚、更耸人听闻的谣言吗?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无论是外国媒体还是外国出版社在介绍“日记”时,几乎无一例外都会将“满地无主手机”作为“日记”的“文眼”重点推介。从这点来看,你就能知道那些让别人别盯住“满地无主手机”不放的人有多心虚了,这给人的感觉,基本就和让人别盯住潘金莲喂给武大郎的药中的砒霜一样。

  药可能是好药,但改变药的性质的恰恰在于砒霜,就跟“日记”一样,别说“日记”基本是谣言集结地,就算“日记”通篇都没问题,一个“满地无主手机”就足以让“日记”成为攻击武汉乃至中国抗疫努力和成就的利器了。

  又又或许,又又有人会问,万一只是“日记”作家嘴瓢才说出“满地无主手机”的谣言呢,咱总不能因为别人说错一句话就让人永世不得翻身了吧?如果真是那样,正常情况下,“日记”作家只要道歉辟谣就可以了,中国言论环境的宽松程度在世界上是数一数二的,道歉辟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只要道歉辟谣了,也没多少人会无聊到揪住不放。

  问题在于,“日记”作家从未道过谦、辟过谣啊,相反,还动不动将质疑的人“记录在案”。也就是说,“日记”作家是铁了心要死撑到底了。想想也是,我要是“日记”作家,我也死撑到底,道歉辟谣了,“日记”就是一堆废纸,谁还会为“日记”买单?更不要说,道歉辟谣了,成群结队的出版商会排队索赔。这种情况下,换做是你,你会道歉?

  对“日记”作家来说,为“满地无主手机”道歉辟谣的代价无疑是很大的,反之,不道歉呢,别人也不能拿她怎么样。话说,一个快七十岁的老太太,说两句就哭,碰两下就倒,谁会傻到去触那霉头呢?

  如此这般,难道说反对“日记”的人只能憋着了?未必,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新疆群众起诉沙磊的思路就很好,法律是公平公正的,将一切交给法律,这总不能说是“迫害”吧?

  跪安吧,一切丑陋却依旧活着的灵魂!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