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张志坤:中美关系如若触底会怎样以及我们该如何应对?

2021-03-31 09:30:4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张志坤
点击:    评论: (查看)

  中美关系持续下滑走低,照此趋势发展下去,最后会演变成什么样子,或者换句话来说,底线与边界在哪里呢?中美关系如若触底会怎样以及我们该如何应对?

  这里面有如下几个问题值得进行深入的探讨:

  一是底线在哪里

  有人说,“中美关系已经跌入谷底”。窃以为,此话言之尚早。因为说这话的人连前提或前置条件都没有搞清楚,而没有前置条件的判断大概率地就是胡说八道。

  要判断中美关系是不是到了谷底,首先得把什么是中美关系的“谷底”,也就是中美关系的底线搞清楚。

  对这个问题要做历史的考察。历史上,中美关系的高线或者高峰是结成军事同盟并肩对敌作战,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国民党政府与当时的美国政府之间,他们之间的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很久。就共产党的中国而言,同美国关系的高线或高峰是冷战后期,中美两国共同对抗苏联扩张与霸权,双方成了友好国家,进入准盟友的状态,这个时候,同时也是美国同台湾国民党当局关系的谷底,美国同台湾国民党当局断绝了外交关系,但以“台湾关系法”来保障他们之间的战略联系。与此相对应,美国同台湾当局结成盟友的时候,美国同大陆的关系就是对抗与敌对的关系,有时处于直接的战争状态,如朝鲜战争时期,有时则处于准战争的状态,如越南战争时期等。

  所以,从历史轨迹看中美关系的高与低,可以得出如下两个结论:其一,中美关系的历史底线是战争与准战争状态;其二,中美关系的底线与高线在大陆与台湾之间摇摆对应。

  基于上述这样两个事实,我们可以得出关于现如今中美关系底线的结论来,那就是,所谓中美关系的谷底,就是历史上曾经有过的底线,而没有达到历史上曾经有过的谷底,就不能称之为到了底线。事实上,目前美国与台湾的关系正在持续上升,与此同时,美国同大陆中国的关系正持续下降,彼此相对应地处于各自的升降进程中,并没有稳定下来。

  二是什么时候能到底线

  处于升降运动中的中美关系什么时候才能到达底线呢?

  应该承认,现如今的中美关系结构庞大复杂、纽带粗壮坚韧,并且在相当程度上还深深地嵌入了美国所主导的国际体系与全球战略框架之内。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目前的战略企图是利用这些资源尽量同美国扭抱纠缠在一起,而美国则在“脱钩”的名目下寻找中国的要害扎刀剜肉。这也就是说,中美目前都还能够利用既有双边关系资源进行运作支撑,彼此之间这种特殊的搏斗还将进行一个时期。等到美国对中国依无处可插刀无处可割肉了,中国也没有资源与手段同美国扭抱纠缠了,只有到这个时候,中美关系才算走到谷底到达底线了。这必定要经过一个较长的时期,要把中美关系现有的结构破坏殆尽才行。这也意味着,现如今美国还不会同中国彻底摊牌,因为美国还在准备,还处在为中美关系触底而完全摊牌的那一刻做准备的过程中。

  三是有无可能在底线以上就重回、反弹

  很多中国人都热切盼望着中美关系反弹重回,最好现在就反弹,实在不行,继续下滑一段时间后也要实现反弹,不然的话让人受不了,将让相当一些中国人从精神到肉体都遭受沉重创伤。所以,就目前的情形而言,中美关系反弹的有关问题,俨然已成为中国全球战略的第一议题,相当一些“专家”、“学者”在挖空心思地进行研究论证。

  我们说,中美关系在底线以上就实现反弹与重回,这种可能性完全存在,关键在中国方面如何努力。这其中有两个方向:

  一个是努力用各种办法安抚、讨好、取悦美国,求得美国的谅解与饶恕,让中美两国回到“过去”。中国的现代资本势力、右翼集团、西化精英等大部分都是这样的主张。这种主张以“中美关系是中国核心利益”为理论逻辑起点,认定中美关系关乎中国的前途与未来。为维护这一“核心利益”,如果中国方面做出足够的让步,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让美国减缓或放松对中国的遏制围剿。对于这种可能性,必须予以充分的估计。

  另一个努力方向是加强对美斗争,通过坚决的战略斗争,求得中美两国之间力量对比与攻守关系一定程度的平衡,从而实现斗争共处。中国的广大劳动者、爱国者、民族主义和社会主义者都坚持这样的主张,这种主张以“实现伟大复兴必须反对霸权主义”为理论逻辑起点,认为中国只有战胜霸权的遏制打压才能实现伟大复兴,伟大复兴与反抗霸权二者完全是同一的关系。

  所以,在中美关系滑落到谷底与底线之前,出现这样两种状态都可能终止其继续滑落,一种是中国跪在美国面前举手投降了,一种是中国坚决地站在美国面前势均力敌了。这两种可能性都存在于实际的战略进程中。

  四是中美关系触底之后什么样子

  中美关系到了谷底之后将会是什么样子呢?还会像过去那样激烈对抗、要么直接发生军事战争,要么处于间接的准战争状态吗?

  许多人对此很感兴趣,特别是最近一个时期,霸权的战略马仔们如澳大利亚、英国等频频叫嚣要对中国准备战争,而美国的战争机器更是针对中国高速运转,诸般动向使得这个问题更加紧迫。须知,美国马仔们的喧嚣并非简单地抽风,而是其来有自,他们得到了他们主子的授意、授权与唆使,他们的表演是战略主子心态的直观反映。

  应该说,达到谷底在底线稳定下来的中美关系完全可能重演中美对抗的历史,这种可能性很大。

  但在这种可能性之外,还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重现冲突对立的新两级格局。如果通过努力能做到这一点,则中国所面临的战争风险与危机将极大地降低,中美关系就有可能避免直接的战争状态或间接的准战争状态,而代之以各种形式的暗战、冷战与竞争,达成过去旧冷战所曾有过的那种战略稳定。

  对中国而言,中美关系走到谷底之后,理想的状态应该是实现战略平衡。全球战略平衡自冷战结束破坏被之后,直到现在也没有恢复,推动全球战略平衡一直是世界和平最根本的任务(参阅笔者2016年文章《推动全球实现新的战略平衡》),可惜至今也还看不到应有的积极进展,也许会在中美关系的谷底阶段出现。

  五是中美关系俄美关系在触底问题上的先后

  中美关系、俄美关系现在都很不好,三国之间又在某种程度上演着新版的三国演义,这就难免让一些人想入非非,中美关系、俄美关系究竟哪个将先滑到谷底跌到底线呢?

  窃以为,这里首先必须说明的是,如果以战争为底线的话,俄美关系不会触底。因为冷战时期的“相互确保摧毁的战略”的原则仍然在起作用,美国的战略决策者们不敢同俄罗斯做战略摊牌与决裂的尝试,他们既没有这个胆量,也不敢进行这样的冒险,因为他们对俄罗斯有着基本的“战略互信”,这个“互信”是冷战时期建立起来并为普京所继承了下来,具体内容就是,俄罗斯敢于并且也能够在必要的时候毁灭美国,对此,美国统治者们从来都没有任何怀疑动摇。因此,俄美关系将始终处在可调控的轨道上,将始终在最坏的底线以上徘徊。

  但是,现如今中美两国之间的“战略互信”还剩下多少?

  这些年来,中美之间有关增强“战略互信”的喧嚣可谓遮天蔽日、声闻环宇,但其实难堪!美国非但没有在这个过程中充分了解与领教中国的战略决心与斗争勇气,相反手里却掌握有了很多可以绑架中国的战略绳索,什么“和平崛起”的战略承诺,什么“和平统一”的既定方针,什么“不挑战美国的领导地位”、“不改变现有的国际秩序”的战略宣示,什么“跟着美国的都富了”、“中美关系终归还要好起来”的方向规定,等等。现如今甚至连“韬光养晦”都成了西方政客以及他们中国应声虫们敲打中国的话柄,他们说,你们的前人不是承诺你们要“韬光养晦”吗?你们现在为什么不遵祖训而胡作非为呢?把中美关系持续下滑的责任与罪过一股脑地拍到中国的头上。说实话,如今中国要抖落困在自己身上的这些枷锁与桎梏就够费劲的了,具体表现在中美关系上,就是其单向可控的特点,即中美关系是好是坏相当程度上被操纵在美国手里。中美关系的可控性是单项而不是双向的,这一点恐怕同俄美关系不能相提并论。美俄战略关系中俄罗斯所固有的那份支配权,除了叶利钦的短时期以外,其它大部分时间都始终掌握在俄罗斯手里。

  因此,在谷底问题上中美关系、俄美关系孰先孰后,可能性比较大的反倒是中美关系,对此不妨拭目以待。

  人们常说,凡事都要从最坏处着手,向最好的方向努力。中美关系也是这样,中美关系的最坏处就是谷底,就是滑落到底线,中国必须早为之计。中美关系也有可能出现另外不那么恶劣即可以接受的前景,中国也必须为此做出足够的努力。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