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黄卫东:评央行行长谈2021年金融热点问题1 货币稳定

2021-03-29 10:35:3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黄卫东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1月8日,央行官方网站上登载了央行行长谈2021年金融热点问题文章,是行长接受新华社记者的谈话,谈到了6个方面,首先就是货币稳定问题,易行长首先谈到,“2021年货币政策要‘稳’字当头,保持好正常货币政策空间的可持续性。”具体来说,“就是保持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

  易行长谈到的第一条是针对货币稳定性的,是要保持物价稳定,防止出现通货膨胀,这是央行最重要职责。但是,就其具体措施来看,恐怕不一定能达到目的。西方金融理论认为,通货膨胀率随货币增速增加而增加,随名义增长速度增加而减少。显然易行长就是根据该理论制定的对策,希望能够在今年稳定货币,但是,该对策本身就存在两个问题。

  第一,该理论是有条件,是封闭经济体或者经济金融主权不被外国占有,并且保持贸易平衡情况下。如今我国每年都是世界上最大的贸易顺差国,每年都有大量物资流出国内市场。按照海关总署1月14日发布的最新统计数据2020年我国贸易顺差高达3.7万亿元,比上一年增加27.4%。这种状况早已持续20年,大量物资流出,早已形成的严重的资源枯竭问题,例如,国务院早在2013年就公布了69个资源枯竭型城市,矿产资源价格早就上涨了数倍。不能做到贸易平衡,即使做到上述要求,也不可能保持物价稳定。至少随着资源的枯竭,资源性产品价格就会不断上涨,带动物价不断上涨。这已经是过去20年历史所充分证明的。

  西方金融理论很少关注贸易顺差对物价影响,因为理论上就认定美国和西方对外开放市场,相互间价格趋同,贸易趋向平衡,自然就不存在这个问题。其隐含的政策建议,就是其他国家也应对美国和西方开放市场,就会自动实现贸易平衡和价格趋同。但实际上,美国和西方相互间也从没有开放国内零售市场,更没有对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开放零售市场,仅仅是允许美国商人到中国市场采购。

  然而,中国却单方面向中国和西方开放零售市场,其结果是美国出口到中国的产品,都是垄断企业制定的垄断价格,由于能直接到零售市场销售,虽然主要通过代理商,给代理商的价差很低,利润主要被美国企业拿走,而且价格很高;相反,中国出口给美国商人产品,都是相互竞争后实现的,价格被压缩得很低,否则就不能实现出口。因此,中美两国市场上价格差异非常大,国内出口价格很低,而进口产品价格很高,推动低价出口,同时进口产品价格高阻碍进口增长,从而产生巨大的贸易顺差,一直无法实现贸易平衡,早已持续20年。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美国曾保持1933年制定的美元含金量,但物价已经上涨近3倍,从而严重高估美元汇率,却使美国能使用美元从西方盟国低价购买产品,产生严重贸易逆差,也使得西方各国市场上物资减少,通货膨胀难以抑制。美国却不理睬盟国要求,既不遵守国际货币基金协定,兑现各国手里美元为黄金,又不降低美元含金量和美元汇率,1971年5月初,西方各国政府下令银行停止兑换美元,使得各国商人不再接受美元,使得美元彻底退出西方各国对外贸易,也就让美元失去了国际货币地位。当时美国还为西方提供军事防卫,是美国的盟国。如今美国不仅不是我们的盟国,而是不断侵犯我领土领海,是我们的最主要敌人。我们有什么理由让美国印钞“购买”我们的物资?

  更严重问题在于,从1995年开始,央行一直依据外汇储备发钞[1],就是央行增发货币只能用于被动购买外汇,投放市场。在这种模式下,国内企业出口物资获得外汇,将外汇出售给央行,才能实现货币发行。如果贸易顺差减少,增发货币数量也就必然减少,如果贸易逆差,就不得不收回货币了,而且主要由西方需求决定,是被动发行货币。物价来看,这种发行模式是让物资出口,才在国内增发货币,贸易顺差较大,等于在两方面增加通货膨胀。如果贸易顺差很小,甚至逆差时,就会形成通货紧缩。笔者早在2010年1月在网上发布文章,《我国十大荒谬经济现象》,批评这种发行模式,引起广泛关注。2010年8月14日,北大经济学教授周其仁在《经济观察报》发表文章,《被动超发货币的教训》[1],指出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阻止后,贸易顺差不断上涨,导致被动超发严重。当时国内物价上涨过快,暗示央行被动超发货币是物价上涨的主要原因。

  笔者2013年5月在《改革内参》上发表文章,建议修订央行法,禁止央行发钞购买外币,而应购买国债,交给政府。2014年9月后,央行不再发钞购买外汇了,而是借给国家开发银行了。但是,由于不改变单方面开放市场政策,还推行藏汇于民政策,让民间储存美元,与央行储存,其效果是完全一样的,同样增加贸易顺差,也就无法阻止物资流失带来的物价上涨。去年物价上涨就比较严重,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上涨超过3%就有十个月,最高达5.4%,就与我国贸易顺差增加27.4%产生的影响有关。央行虽然采取了多种措施,如全年多次发行央票,从市场上借贷,回收人民币,降低基础货币发行量;还包括限制广义货币增速,却不能阻止全年大多数时间的物价过快上涨。

  第二方面问题就是广义货币M2中大部分货币,都是不参与市场交易的,都不是真正的货币。如定期存款实际是债务,而不是货币,虽然少数定期存款会被提前支取,变成现钞或活期存款,用于交易,但在我国占比很少。1月15日央行副行长陈雨露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介绍,2020年末,广义货币供应量(M2)同比增长10.1%,比上年末高1.4个百分点。但在最近20年,我国M2增速只有2016-2018三年分别为8.1,8.1和8.7%,低于10%,其他年份都高于10%。2009年甚至高达28.5%,当年物价反而下降。以大部分都不参与交易的广义货币来管理物价,是搞错了对象。

  相反,近年来我国大力发展网络金融平台,它们同银行一样可以吸储,可以支付,等于是网上运行的商业银行,等于和商业银行一样发行衍生货币,央行长期以来,却不将它们发行的衍生货币列入监管和统计数据中。近年来,网上银行发展规模越来越大,发行的衍生货币数量已经不是可以忽略的,相对央行统计的衍生货币已经很大了,央行却没有注意到,而是将它们当中介机构。

  笔者早在2014年3月,即网络金融发展早期,就发表文章《余额宝是攻击中国金融安全的一剂毒药》,指出这类金融公司必须按银行监管,还预测不这样做,必然引起严重的问题。但金融部门在此后推动以小额贷款为主的此类网络金融公司发展,不仅没有按照银行进行监管,而且很少监管。到2015年底,公安部门就查出很多高息吸收储蓄的金融网络公司无法偿还储户本金等问题,仅著名的e租宝,就涉及近百万储户,很多人血本无归,造成严重的社会后果。

  此后政府虽然多次出台法规,增加对这类金融公司的管理和监督,但始终没有按银行要求进行监管。例如,按照银行监管制度要求的准备金率,银行的杠杆率不得超过由准备金率倒数所决定的上限。目前大型银行准备金率是12.5%,也就是它们的杠杆率不得超过8.0,但蚂蚁的杠杆率长期高达50以上。

  去年底,银保监会会同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将小额金融公司的杠杆率限制到16以下,主要目的是减轻其经营风险,当然也限制了小额金融公司的收益,不利其高速融资扩张,仍然没有按照商业银行监管。

  现有的金融机构主要包括商业银行和投资银行,两者的根本区别是投资银行不能增发衍生货币,就是借款给投资银行的储户不能用投资银行的存款账户付款购物,因而监管较轻。但投资银行同样存在经营风险,也会引发金融灾难。

  美国2008年的金融危机,就是由投资银行高风险融资模式导致大型投资银行倒闭引发的。蚂蚁等网络金融公司不是投资银行类金融机构,而是网上运行的商业银行,在经营上比传统商业银行有明显优势。例如,不再需要像传统银行那样到全国各地建设分支机构和基建投资,经营成本大幅度降低,扩张能力和速度都远远大于传统商业银行。

  然而,蚂蚁公司还引入投资银行的融资模式,打包其贷款资产用于筹资,不仅更容易,而且更进一步降低了吸储成本,而且购买这种资产的投资者可以方便地转换为储蓄,用作衍生货币,从而更容易扩展衍生货币的增发能力。也就是说,它比银行更容易引发金融风险。

  近年来我国网络银行高速发展,远远快于传统商业银行,投入资本却十分有限,主要依靠高风险融资。这种高风险模式会引发十分严重的后果,在过去的几年,大部分网络银行倒闭,成千上万的储户血本无归,在很多城市引发群体事件,给社会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但是经过大浪淘沙,少数网络银行却幸存下来,而且高速发展。它们还使用投资银行的融资模式,也十分容易引发金融风险,中美金融界都不允许商业银行使用。因此,蚂蚁集团的经营风险,实则很大,可以说是一个随时会爆炸的火药桶,对货币和金融体系稳定十分有害

  蚂蚁集团依靠5亿元资金启动余额宝开始,投入的资金十分有限,短短7年,就控制资金4万亿元,市值高达2.1万亿元,超过国内四大银行。然而,蚂蚁集团主要股东是西方资本,马云等实际是西方资本的代理人。西方资本借助马云旗下的金融公司和销售平台,控制和影响中国经济。

  虽然美国和西方对外号称开放,也允许外国小公司在美国的存在,但从不允许外国公司在美国做大,尤其在金融业。甚至美国有影响的商业大银行,对外宣传是私人银行,实际都是政府控制的公有银行,如占美国银行资产40%以上的前四家大银行都是政府控制的养老金之类基金主导的上市公司,成千上万的民众持有其股份,而不是少数人持有股份的私人银行。

  这是因为全国性大银行如果倒闭,必然引发经济灾难,所谓大而不能倒,它们本就是政府负责风险,又能印钱的机构,是投资资本家基本无风险的印钱赚钱机构。

  让西方资本参股我国大银行,本就是免费给西方资本家送钱了;还让西方资本家控制大型网上商业银行,不仅无偿获得了大量利润,而且如此高风险扩张,对中国金融业来说,是十分危险的,就是十分不稳定的因素,随时会发生爆炸的火药桶

  就是从物价角度来看,央行不考虑网上银行发行的衍生货币,在互联网金融规模已经膨胀到不可忽视的程度下,本身就是严重低估了货币发行量,忽略了其对物价的影响,很可能不能保持物价稳定。

  第三更加重要的问题是,央行必须维护货币主权,严格限制外币对我国货币主权的侵犯,才能稳定货币和金融。国际货币基金协定的第八条款,就是让加入国可以自行决定经常项目下货币开放的限度。虽然该条款要求加入国不得限制他国使用外币支付,开放货币主权,却要求对方承诺负责兑换本国因经常项目往来所获得的对方货币,从而防止对方不受限制地印钞购买我们的经济资源,侵犯我们的货币主权。

  我们的根本问题是金融界很多人相信西方货币是硬通货,是财富,不是限制西方印钞购买我们的财富,而是制定优惠政策推动储备大量外汇,吸引外国资本家侵占我国货币主权。但实际上西方一直实行通货膨胀政策,我们换来的西方货币,最好的选择也不过是购买西方国债。由于利率低于通货膨胀率,我们储备的外汇,连保值都做不到,而且大都存在西方的金融系统里,西方可以没收冻结而瞬间消灭。我们应大幅度减少储备外汇,这些外汇实际上代表了西方印钞从中国拿走的财富,是我们主动让西方侵占了我国货币主权的结果,也让国内的物资减少,推动物价上涨。

  西方货币本是西方政府开出的欠条,这是西方金融学教科书介绍的常识,例如,美国常用金融教科书,米什金教授所著《货币金融学》[2]一书中,清楚地写道:“联邦储备银行券(参见原书,就是指美元)是美联储向持有人开具的借据,也是一项负债。但是,和大多数债务不同,这些借据承诺用联邦储备银行券偿还持有人。”也就是说,货币是政府开出的不兑现欠条。在Stephen G. Cecchetti 著《货币、银行与金融市场》[3],第2.2.1节商品货币与不兑现纸币,指美元是不兑换欠条;17.1.2节明确指出,央行发行的现钞是央行负债。第15.2.1节 低而稳定的通货膨胀--中央银行的主要目标之一,指美联储实行通货膨胀政策,美元每年贬值,等于自动赖帐。

  这些金融学教科书所介绍的关于美元本质是欠条的观念,是有法律依据的,其根据是美国联邦储备法[4]。该法第16条第1款的题目就是,联邦储备券的发行;债务本质;还明确指出,联邦储备券是美国政府的债务,是法定货币。因此,美元是美国政府开出的自动赖账的不兑现欠条,由政府强制规定的交换工具,是法定货币。

  但在我国,金融界却将美元当成财富,甚至是最重要的财富,不惜拿工厂等真正的资产去换取。笔者曾在一次与金融界管理层交流的会议上介绍,美元是欠条的金融常识,却遭到他们的一致反对。1995年以来央行错误地依据外汇发钞[1],央行持有外汇储备迅速增长,带来很多问题,2014年9月以后停止执行,但又推动藏汇于民政策,推动民间持有,从而让西方继续侵犯我国货币主权,占有我们更多的财富和经济资源。

  在这种错误思想统治下,现代人类社会最荒谬的金融现象就发生在我国。一个国家的央行,增发货币不能购买本国国债,借给本国政府;反而能购买战略对手的国债,借给自己的战略敌人。自1995年以来,央行从未给自己的政府提供资金,不仅将增发的人民币20多万亿都免费交给美国和西方,而且将全国人民生产物资出口,以及为西方资本家建设工厂等资产,换来的西方货币,也都免费借给美国和西方,加上美国和西方获得基础货币购买资产,以资产等做抵押,从我国金融体系中贷款常常几倍于投资,获得了更多的衍生货币。最近十多年来,美国和西方从我国金融系统获得的资金,一直都高达上百万亿元,等于将国内经济活动大都交给西方资本家组织,西方使用它们获得的利润和财富更是天文数字。难怪张庭宾先生称我国央行是美国央行的分部。

  虽然2015年以后停止了依据外汇储备发钞,但仍然开放货币主权,让美国印钞,就可以到中国购买很多资产,从而让美国控制了中国大部分经济资源。而且精英们还执行藏汇于民政策,推动国内资本家出售产业给美国精英。在美国精英欺骗讹诈下,近年来还在不断扩大开放范围,从而让美国精英印钞控制更多中国经济资源。

  英国官方宣传,成立英格兰银行,发挥金融资本的伟大作用,就是印钞给政府,替政府融资,建海军保护发展贸易,增加税收,从而反过来支持海军发展,扩大控制区域和贸易范围,开启日不落帝国时代包括在英国海军保护,推动与中国的鸦片贸易,夺占中国财富,侵占中国领土。我国央行则印钞换西方货币,给西方政府换来的西方货币也借给西方,从给自己政府,等于专门给战略敌人融资支持美军在全世界建立军事基地,甚至侵犯中国的领土领海如钓鱼岛和南海。

  2013年01月08日中国科学院国家健康研究组对外发布《国家健康报告》[5]第1号中披露,美国从全球攫取的红利达73960.9亿美元,占全球总量的96.8%,是攫取红利最多的国家;中国损失的财富高达36634亿美元,占全球财富损失的47.9%,是全球财富损失最多的国家。报告指出,中国人均损失财富达2739.7美元,相当于中国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的1.2倍;2011年中国损失的霸权红利,相当于中国军费开支的33倍、科技投入的44倍、教育投入的16倍和医疗卫生投入的37倍。若按劳动时间计算,中国劳动者有60%左右的工作时间是在无偿为国际垄断资本服务,创造“剩余价值”。

  参考

  货币政策要“稳”字当头持续激发市场主体活力——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谈2021年金融热点问题

  http://www.pbc.gov.cn/goutongjiaoliu/113456/113469/4160250/index.html

  1. 周其仁, 汇率评论之十六:被动超发货币的教训,经济观察报 2010年8月16日,http://zhouqiren.org/archives/979.html;收录在《货币的教训 汇率与货币系列评论》;另参考:央行依据外汇储备被动发钞的官方证据 - 黄卫东 http://www.caogen.com/blog/Infor_detail/78174.html. 2010: 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1出版. p.46--51;

  2. S.Mishkin, F., 货币金融学. 2010, 北京: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p.324,362.

  3. Cecchetti, S.G., 货币、银行与金融市场. 2007, 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 p.20,411.

  4. The Fed - Federal Reserve Act https://www.federalreserve.gov/aboutthefed/fract.htm. 2010, the Senate and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in Congress.

  5. 杨多贵等, 国家健康报告,另参见报道:2011美国攫取霸权红利逾7万亿美元 中国损失最多-中新网http://finance.chinanews.com/cj/2013/01-08/4471109.shtml. 2013, 中国科学院国家健康研究组: 北京.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