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司马平邦:中俄合作无人能挡

2021-03-26 11:13:2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司马平邦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欢迎收看《司马平邦说》。2021年3月22-23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访华,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广西桂林与其亲切会见。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王毅在门口等待拉夫罗夫,在拉夫罗夫还与他有二三十米距离时就张开了双臂,以拥抱姿态等待拉夫罗夫;可以说,仅从这一开始的、我们可以见到的几分钟的开场来看,中俄外长会晤的气氛简直与几天前中美战略对话天差地别。而在此之前和之后,我们也看到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也是频频出访东亚和欧洲,而且多半是盟国,但像中俄外长见面这等温暖热烈的气氛,至少在新闻里我们没有看到过。密谋于室和光明正大的区别真是大了去了。

  目前中俄是“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需要言明的是,这不是盟友关系,相反,美国与欧洲、与日韩,那才是实实在在的同盟关系;拉夫罗夫早在去年就对媒体透露过,如果有这个需要,中俄会马上升级为战略同盟关系,就这么简单,可见,现在中俄两国领导人都认为没有这个必要。

中俄贸易稳步发展,贸易额已经连续3年突破千亿美元

  据统计,2020年中俄双边贸易额为1077.7亿美元,在疫情大暴发的时候微降了2.9%,成绩还不错,已经是连续3年突破千亿美元。首先,中国在俄罗斯外贸中的占比进一步提升,连续11年居俄罗斯第一大贸易伙伴国地位,而俄罗斯现在是中国第十大贸易伙伴,还有巨大的上升空间。其次,随着中国全面战胜新冠瘟疫,现在中俄双边贸易已经逐步回暖,中国对俄出口“由负转正”,并连续6个月正增长,去年下半年月均增幅超过7%。

  还有,就像我们在第431期节目(路、煤、钢:谈谈中国改变世界格局的大逻辑)中说的那样,中俄两国已经在加紧油、气、铁矿石等大宗商品贸易的合作。在这方面两国的互补性太强了,俄罗斯地下有太多的好东西是我们中国需要的。

  还有,中俄贸易的新增长点不断涌现,2020年中俄农产品贸易额55.5亿美元,创历史新高;中方进口了40.9亿美元,增长了13.7%,跃升为俄罗斯农产品和肉类第一大出口市场,严重依赖中国。俄罗斯土地辽阔,但种田的人口太少,未来可以多往俄罗斯输入农业劳动力,对两国其实都非常有利。

  而“宅经济”也拉动了中国电子产品对俄罗斯的出口快速增长,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出口分别增长39%和29%,中国品牌的智能手机已跃居俄罗斯市场销量榜首,把苹果、三星都干“没电”了。

  接下来还有,就是投资和工程承包逆势增长。2020年,中方对俄非金融类直接投资3.4亿美元,同比增长41.7%;新签工程承包合同额58.7亿美元,占对欧洲新签合同额的近30%。第六,科技创新合作全面深化,总额10亿美元的中俄联合科技创新基金启动运营,双方在5G、云服务、智慧出行等领域的合作取得积极进展。我们知道,在科技巨头华为公司里就养着许多的俄罗斯科学家。

  在3月23日,拉夫罗夫对媒体表示,俄罗斯和中国现在需要进一步减少对美元的依赖,转而使用本国货币进行贸易,以减轻美国制裁的风险。他说,莫斯科和北京“需要远离使用西方控制的国际支付系统”。他认为,美西方不再有能力使用传统外交手段对付俄罗斯和中国,因此正在诉诸制裁手段,他的原话是:他们正在推动自己意识形态化的议程,旨在通过阻碍其他国家的发展来维持自己的主导地位。

  所以呀,现在中国和俄罗斯带着另外15个国家,正在组织一个正义联盟,叫做“捍卫联合国宪章之友”,目的就是抱团反击美西方的制裁。当然了,其实现在中国已经提前对美西方国家的某些人和企业实施了制裁,我们远非被动制裁的一方。

  还有,2021年3月9日,中国驻俄罗斯大使张汉晖透露,中俄正在商议合作建设国际月球科研站,如果这事美国也跟的话,那是要花大钱的。

  我觉得最为重要的,是中俄决定在军事领域进一步合作。中国自2021年3月1日开始执行的《国际军事合作工作条例》,很可能会使俄罗斯与中国朝着更加先进的双边协议迈进。2010年12月16日,中俄两国还正式签署了《关于相互通报发射弹道导弹和航天运载火箭的协定》,这是中国唯一一份类似协议,重要意义无异于双方将自己的后背无所顾忌地露给对方,在最危急的时候中俄军队有可能合而为一,这是国与国之间最信任的表现。

世界军费仍在不断上涨,其中美国占了绝大部分

  这里面还有一个残酷而现实的背景,即2020年全球军费总量达到1.83万亿美元,实际增长了3.9%。尽管新冠大流行,但全球军费占GDP的比例,仍从2019年的平均1.85%,急剧增加到2020年的2.08%。

与美西方国家不同的是,中俄的军费占比却在下降

  2020年,美国的军费实际增长6.3%,欧洲军费实际增长了2.0%;最近6年来,北约欧洲成员国的平均军费支出在GDP中所占的比例一直稳步增长,从2014年的1.25%增至2020年的1.64%;而法国、德国、意大利和英国都计划在2021年以后继续增加军费,这让2021年的欧洲成为全球军费支出增长最快的地区。

  军费开支形成的压力是最直接的,是最实打实的。但是,与此同时,中国军费增幅从2019年的5.9%放缓到2020年的5.2%,而俄罗斯的军费占GDP比例也会从2020年的4.1%以上下降到2023年的3.8%以下。

  我觉得,上述军费支出的升降趋势,其实反映出美西方与中俄这两个正在形成中的战略同盟,对未来国际形势的不同预估。虽然美国与欧洲、日韩做盟友几十年了,但如果世界大战真的打起来,我看它们反倒不会像中俄这种非军事联盟的伙伴国动作更迅速、进攻更有利。

  中俄把世界和平发展作为和战略稳定的红利,而美国和它的盟友们呢,则一直以对中俄这样的战略对手形成明显的军事威胁,来获得自己的利益,保持世界局部地区的动乱对美西方不但是有利的,而且是必需的。

  世道是破烂的,人心是险恶的,这时候还想独善其身的人反倒是最愚蠢的。在美西方这种强大的破坏性的压力面前,中俄也许最终也只有走向军事结盟一条路了。

     【司马平邦,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司马平邦说”,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