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谭伟东:中国共产党在中国、世界和人类的地位、作用和意义(2)——隆重纪念中国共产党100周年华诞

2021-03-22 15:09:5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谭伟东
点击:    评论: (查看)

  三、中国共产党的大逻格斯:党史同国际传播学和世界大历史

  前苏联的《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曾经风靡于苏联和整个社会主义集团。中国、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学研究如今已有了一批专门的史学家,但如今除了金冲及的《二十世纪中国历史》之外,还没有像样的史学著作。《毛泽东年谱》和《毛泽东传:1949-1976》(上下两册),在逢先知、金冲及、李捷、安笔下有相当好的展示,北京大学前副校长沙健孙、梁柱分别都有多篇党史方面的上乘文章。陈晋无疑是位难得的党史和毛泽东研究的大家。朱继东、李玲、王立华、王今朝、老田、韩毓海、孔庆东、张宏良、江宇、许光伟等等,都有高水平的党史力作。

  多少年来,全世界风行着的说法叫做中国人民解放军是土八路;中国革命叫做农民革命;中国革命战争叫做农民战争——相对应的什么依靠人海战术,不过是小农意识罢了,治国与建政充斥着家长制作风,中国社会与国家长期陷于封闭与落后的封建意识之中。诸如此类的貌似公正、理性的帽子满天飞,棍子到处打,把中国的一切糟蹋到甚为不堪的地步。比如对气吞山河,彪炳史册,为美国唯一一次战败的对外战争(有美军五星上将名言为证:“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同错误的对手,打了一场错误的战争”),绝对堪称伟大的抗美援朝被所谓公知们一味地任意地解构,放肆地编排,甚至于对领袖长子烈士毛岸英胡言乱语,胡编乱造。中国共产党的大历史,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大历史,依凭所谓的文革叙事,看是实事求是,真诚反思,实则却是抓住一点,不及其余,以偏概全,刻意诋毁,并事实上为把共和国扣上极权主义的帽子,变成浸染着封建主义糟粕,从而从根本上对其加以巫毒化、脸谱化,以便进一步最终加以彻底肢解、宰割扫平道路,亦即借助于历史虚无主义和颜色革命的舆论和实际操作彻底否定中共和新中国的一切,并将其彻底颠覆而后快。

  随着史料的逐步揭秘,随着真相逐步大白于天下,苏共斯大林肃反扩大化和中国的一系列的谎言,诸如斯大林迫害6千万,枪毙镇反数百万苏军中高级军官,中国大跃进饿死三千万,文革整了一亿人,文革使得国民经济到了崩溃边缘等等,原来这一切都是都是海内外联手经营和伪造和传播的超级世界谎言,而涉及到毛泽东本人、毛家,甚至烈士毛岸英的谎言,就更是无比恶毒。谣言公司从扬周抑毛开始,经大捧特捧邓过渡,最后走向捧胡到赵。而最终将其真正的政治意图和颜色革命的本来面目完全暴露。

  一路走来,有头脑的人,真正的战略家愈益认清,从中美大门打开伊始的中国热,继《西行漫记》首开红色中国毛泽东热以后,毛泽东再热,迅即转向了扬周抑毛,不久就转向了把周拉下圣坛,其集中体现在张戎夫妇的《叫父亲太沉重》和《周恩来传》编写小组的高文谦的东西,由周转向邓,由邓转向胡,由胡变赵。在西方看来,赵才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而周朱事实上与毛生死与共,邓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和胡对共产主义的认知和情感,确实是西方颜色革命不能容忍的,有着不可逾越的价值观和制度的根本分歧。唯有赵的彻底地不妥协的绝裂与决绝,才是西方文明,从制度、政治、文化上可以认可的接受的。当然其也会根据国际政治气候和宣传效应,而在邓、胡、赵之间,不断地变换名头和旗号。这在国际舆论和传播学上的手法不足为奇。

  而历史真实与无情却是如下的这些:

  第一法西斯主义、极权主义,亦即借助于现代的一切技术发展手段和成果,不但从经济、政治、军事上对社会和民众实行全面的统治,并分化和瓦解社会反抗,而且在思想意识、灵魂心知、知识与心理态势上,甚至舆论导向和趣味偏好上,进行全面洗脑,完成整装性的全方位的绝对警察和愚民民治理的邪恶统治,恰恰是垄断寄生腐朽的帝国主义的基本国家治理形式。其极端化的典型正是墨索里尼、希特勒和日本军国主义的东、西方法西斯主义,和美国麦卡锡主义时代的疯狂,美国是麦卡锡主义在当代的回潮,政治特朗普主义是当代的体现。其之所以未能演化成新的美式法西斯主义,并非是这些集团人士不愿,而是现代社会的反抗,使其不可能。但这种极权主义苗头与趋势并未从美国完全消失。

  第二斯大林尽管存在着早期否定阶级斗争,甚至否定社会主义时期矛盾和不和谐的现实存在,表现出过左的一面,与此同时,又过度地强调技术决定一切,干部决定一切,高度重视甚至强化物质刺激,金钱挂帅,至少是容忍和放纵了党政干部的奢侈腐化情绪的自增长自大,又表现出了右的一面,且与此同时,在个人工作作风和行事决断风格上,有独断专行和认可个人崇拜的问题,但总体说来,他仍然是位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和列宁主义的忠实传人,是位英明的统帅和卓越的舵手。尽管他无法企及马克思、列宁,哪怕是恩格斯的理论创造水平,但依旧还是一位卓越的马列主义理论家,和具有鲜明风格的马列主义思想家。

  斯大林犯有错误,有一定的缺点,斯大林模式、道路有其弊端,但本质上其依旧是社会主义似的,而且无论是在社会公平还是社会经济效率上,都远远超出了西方资本的方式与道路。客观地说,作为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斯大林模式与道路中的错误、缺点和所走的弯路,是难以避免和当时得以克服的,无论是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世上原本就没有一条笔直的大道可走。同人类史上一切先前的历史曲折迂回相比较而言,斯大林模式与道路的代价是微不足道的。

  而西方的二战时期的三巨头中另外的两位,罗斯福和丘吉尔,对斯大林都是敬佩有加的。且他们对斯大林的功勋,无论是军事上还是经济建设方面的成就,都是给以高度评价的。特别是丘吉尔在斯大林时写下的话:“斯大林是一个具有非凡的精力不不屈不挠意志的人,在会谈时不顾情面,毫不留情,甚至像我这样的从不列颠的会议的人,也无法与他分庭抗礼。斯大林首先具有很强的幽默感,关于冷嘲热讽,具有准确地领会别人的想法的能力。斯大林身上这股力量非常大,使得人们觉得他各个时代和各族人民的高级领导人当中是独一无二的。”“斯大林留给我们极其深刻的印象。他具有深厚的智谋,遇事不慌,干得合情合理。他是一位不可战胜的能手,能在困难时刻找到走出绝境的出路,此外 ,斯大林在最紧急的时刻以及在胜利的时刻都能保持克制,从来不陷入幻想。他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人。他建立了巨大的帝国并使服从自己。这是一个利用自己的敌人消灭自己的敌人的人。斯大林是一个伟大的、世界上无人能与他相比的独裁者,他接管的是使用木犁的俄罗斯,而交出的则是一个拥有原子武器的国家。丘吉尔用热情的话语说了他对战争年代盟友斯大林的看法。他虽然认为斯大林是一个复杂的人,但肯定他是最杰出的人物,俄罗斯在战争年代他来领导是巨大的幸福。他认为历史、人民不会忘记这样的人。丘吉尔的这些话说明,斯大林建立的丰功伟绩已获得国际社会的承认,从而给带来了巨大的声誉。”

  对斯大林的妖魔化和整个的冷战基调,当然源头应追溯到凯南的那封八千字的超长电文。但其真正的始作俑者是作了秘密报告的赫鲁晓夫。这些苏共内部的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反革命两面派,充当了极其恶劣的双面人角色。其同二十大的产儿们一道,彻底地摧毁了整个苏联和苏东欧社会主义国家集团。在这个灾难性的地缘政治大变局后,美欧本来处于国家、国际破产边缘,至少是处于下风的情势之下,一翻逆势,掌控大局,一举收获了远远超过了世界大战胜利之师可以获得的无限的战果,使得世界与人类文明倒退着四十年,至少迟缓了全世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四十年。

  斯大林时代的扩大化,最新的真实数据为三百万左右。而《古拉格群岛》这部鸿篇巨制的天大谎言却是六千万之巨。为其二十倍之多。斯大林这位小爹爹,人民的小爹爹,就这样无端地被妖魔化了几十年。而在七十年大限的苏联解体下的后的三十年后的今天,历史天平在俄罗斯大地上重新复归。

  第三中国的情形,毛泽东的境遇,中苏结局的不同,显示出了另外的一种情势。从大格局和总体态势讲:(1)中国没有陷入苏联似陷阱。这既是指堡垒最容易从内部夺取,又是指欧美包括星球大战在内的一系列的为苏联对手挖的陷阱;(2)中国的官方与民间的反应与作为都不同于苏联、苏东。官方吸取了赫鲁晓芙、勃列日涅夫直到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的反面教训,而民间捍卫毛主席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更形成了海内外排山倒海之势;(3)中国渐进主义的增量游戏加上抓大放小的方式方法,避免了苏联的激进的存-增量并举的大小一次性的休克疗法之弊端,但中国在以经济、法学、教育和几乎所有的柔性意识形态领域,甚至于国语、安全(含国防安全)和战略领域,学理和思想意识方面的西化与解体,却可能比之苏俄更加严重;(4)关于历史虚无主义,新自由主义乃至欧洲虚无主义和欧洲中心主义,中国的所谓公知和第五纵队,比苏俄的问题远更加严重得多;(5)从毛泽东、孙中山、鲁迅、钱学森、郭沫若到刘胡兰、雷锋等几乎所有的时代英雄人物,又从黄土地和黄色文化,一直回溯到黄帝、神农、伏羲,和所有的中华神话及其话语体系,在所谓的现代化、现代性的背景之下,遭到了系统的批判,至少是深度的怀疑;(6)中国共产党的领袖、缔造者、共和国之父,空前的民族英雄,人类与世界史上绝无仅有的空前绝后的真正超级巨人、伟人,毛泽东及其家属、家族、家人被妖魔化了几十年,成为所有国家杰出人物都清一色一贯正确,惟有他一个人晚年犯有严重错误的不可思议的舆论靶子、争议大人物、无穷无尽的社会聚焦。

  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共和国并非第一次面临这样的国际风云和局面。大体说来,最严重的有这样几次:

  第一次是王明及其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的对中共,包括中央苏区灾难性的影响。这次并非是斯大林时期或苏共领袖真实直接意图。而是左倾路线与人物的阴错阳差。而经过第五次反围剿和湘江之战的惨败,同前四次反围剿辉煌胜利的强烈对比,到了遵义会议,就出现了根本性的逆转,到了延安整风运动时期,尤其是七大的胜利召开,则中共已经完全在毛泽东的旗帜下向着胜利大踏步进军了。

  第二次赫鲁晓夫下台后,周恩来作为团长率领代表团成员访问苏联期间,出现了苏联国防部长先后两次对中方的挑衅。他们放肆地挑拨离间,要中国团效仿他们像搞掉赫鲁晓夫一样搞掉毛泽东。虽经周恩来、贺龙公开直接的反击,被顶了回去,但中苏分歧,苏联领导对中方的渗透和图谋,到彭德怀事件才得以完全解决。这同毛泽东五七年访苏的巨大成功,使得毛泽东、中共的理论领袖形象与地位在整个社会主义集团空前的提升,并形成了压倒优势的扩散形成了鲜明地对照。

  第三次则情形不同,不是来自于苏联方面而是来自于美欧西方世界。这次同历史上的所为美蒋匪特明显的赤裸裸的敌对宣传不同,而是以一种所谓的解密、公开性、交流、传播的方式,进行更加隐蔽的迂回的洗脑似的,让国人在舒心的心理战、思想战和文化瓦解下自动认可,缴械投降:靠港台和美欧的正式出版物,先后以《毛泽东私人医生李志绥回忆录》,和《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等为主要代表,同稍早一些时期的扩散很广但不实凭的《红度女皇》遥相呼应,并以所谓的四千人大会的郭道晖们的东西,同伤痕文学,张志新、遇罗克事件等一道,形成了一股思潮。而网络舆论则是西方此次国际传播策动的最大推手和风暴源头,当然使得西方始料不及的是,当中国90后加入而立之年后,历史、现实教育了他们,中国青年网络大军,同人民大众成为中国和西方世界的强大对手和难以逾越的钢铁长城。

  这股国际舆论鼓噪的国际传播学思潮,同国内风行的精神污染形成了同行共振,并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及其《历史决议》的右派解读上,找到了高度共识,并随后借助于邓小平南巡讲话的误导性宣传,更在经济改革,对外开放,尤其是思想解放,搞活经济的名义下,制造出了所谓的三次不问姓资姓社的舆论战。

  而人文社会科学战线,则从学理到教科书,几乎清一色地彻底西方化,主要是美国化了。

  这里的要害问题是一系列的重大的历史成就和伟大功勋已经彻底地历史虚无主义化了:(1)首当其冲的是新中国工业化大推进和完成了世界经济不可能的完整的门类齐全的国民经济体系,特别是制造业的伟大创造,如此丰功伟绩却被所谓的“国民经济频临崩溃边缘”,或者“耽误了20年”所替代;(2)新中国一雪百年耻辱,并以制度、社会、经济和文化上的彻底逆转旧中国几千年剥削压迫制度,并走向了初步繁荣昌盛的社会主义人民共和国,被认定为走上了僵化、保守、落后的道路上去,社会主义人民民主共和国,被认定为走上至少是选择了完全错误的经济体制和运营方式的歧途或曲折迂回道路之上;(3)已经出现了包括高科技、高等教育与科研现代化在内的密切跟踪世界领先于发达脚步的全部新中国的建构,仅仅由于中国人口规模与预期寿命的双倍增,从而必然造成了人均生活改善不足,且由于重化工业道路自然对轻工和农产业的挤压,带来的短缺与不足,被完全无根据的科尔奈所谓的短缺经济与软预算约束乃至内部所有人缺失等话语所替代;(4)人民民主专政的人民当家作主的工农联盟,和甚至工农阶层涌现出来的党和国家领导人等的人类统治方式空前的直接民主和伟大社会政治创造,被当成人治和封建乃至个人崇拜,被无端彻底颠覆和否定;(5)包括《鞍钢宪法》的两参一改三结合等一系列的伟大创造和先进的管理方式,也包括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全国学解放军的精神价值取向,和组织纪律性,被完全的盲目的过渡放任的物质利益原则和市场化倾向所取代。

  到了18八大以前,经济与商业腐败已成社会化腐败趋向,中国已经真正面临着改旗易帜的历史选择。

  十八大以来完成了如下的道路重新定位和历史性的伟大转折:

  (1)已经基本上认清了以市场换技术,靠引进一个现成核心技术的现代化是不可能的。只有靠自己,进行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地解决卡脖子的技术,以最终突破产业和整个经济的发达与高端挺进才是中国的必由之路。特朗普的贸易战、金融战、科技战只是使得这种国家意志更为坚定与明确而已。

  (2)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之路、目标函数、最终结果不是昔日的东方亚洲中国,变成如今的西方欧洲和美国这样的所谓发达国家。中美不但资源禀赋、资源条件和环境不同,制度和文明结构也根本不同。中国的现代化之路,不可能沿着既定的欧美之路,必须从生产力到生产关系,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从经济行为主体到组织结构与方式,从生活方式、娱乐方式、教育方式到管理和经营方式都不尽相同甚至完全不一样。那种以为世界的和国家经济会出现罗斯托似的经济成长阶段论,从发展中国家到发达国家,各国都会美国化、西方化的想法是幼稚的,甚至极端愚蠢的。

  (3)上述这种道路与方式的不同,绝非仅仅是由于美国霸权和欧洲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不容许、干扰和破坏所致,更重要的是从生产力内容到生产关系,和社会生产方式,并同自然历史资源不同,所必然出现的中国东方式的社会主义发达国家的内在要求和实践所致。

  (4)中国、东方、亚洲历史上的辉煌,文化上的先进,制度与管理上的优异,人们的高度发达与自信,是客观存在的,是不容许被主观变更的。中国是东方哲学和人们的自信既有深刻的历史渊源和根据,更会变成伟大的社会生产力。

  (5)新中国七十年的伟大风雨历程,不但逆转了近代中国的衰败,更在复兴中华民族的历史辉煌,而且会引领人类与世界的未来。

  四、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使命及其在世界与人类中的意义

  迄今为止,古今中外没有任何一个组织、团体、政党成就中国共产党这样的历史功勋和天下政治己任。

  西方社会的资产阶级政党,是一种利益集团和多元文化之下的社会小集团、大派对似的松散社会政治群体。其缺乏政治信仰、政治哲学、政治原则和理念,更缺乏道纲纪常、组织纪律和品格操守。西方政党比之文化俱乐部、群众激情运动组合、社会精英集团党帮,甚至于邪教的黑社会组织与“匪帮”强不到哪里去。这是由于整个西方的政治、文化生态和精神文明土壤,特别是资本集团垄断与操控社会,资本人格化的天然资本主义经济本质所决定的,更是由于资产阶级的阶级本性与操守所决定的。

  历史上的一切党派组织,社会团体,自阶级社会以降,基于一切哥儿义气、血缘纽带、语言文化、投缘爱好,或直接的功利所建构起来的,都在本性上逃脱不了资产阶级政党这样的命运。个人英雄主义,英雄创造历史,加上尊卑贵贱、等级秩序、礼尚往来,或者沽名钓誉,无利不起早似建构和运作的根本支撑。

  两党竞争,轮流坐庄成为当下的资产阶级政党宪政掌权执政的基本模式。政治分肥成了西方社会经经运营在政坛和国家的建构中的根本方式方法,从而为资产阶级政党运作定了根本性的基调。在政党、官僚吏治系统和法权系统之外,又演化出来了一个影子政府,一个非政府组织,至于民众团体、社会运动、“无冕之王”等等,都基本上成了最后阈值阀门。只有到了由社会聚焦演变成剧烈的政治需要,并在极为罕见的社会条件成熟和相应的多方机缘耦合情况之下,才能变成有序的政治诉求,和立法执法乃至行政方案与社会性妥协后之后的基本解决。

  中国共产党在自己百年的历史风云中,从其无产阶级政党的阶级属性和人类胸怀,就始终坚守政治解放和人类解放的双重使命,并由于“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而将自己的纲领化作最低纲领和最高纲领两个部分。这个最低和最高纲领,又因由党的是在中华民族的历史洪流中存在的,其又将最低纲领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紧密地联系了在一起。又因有人类胸怀和人类解放的最终伟大使命召唤,在最高纲领中指向了世界大同。而中国共产党的革命阶段论和革命目标论,又不是教条性地截然分开的。故而,中国共产党就在每一次的工作中心转移,每一历史阶段,每一革命征程上,始终高举着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解放和发展中国,和同时尽可能事实求是地推进人类事业同时并举。

  中国共产党以马列毛主义为自己指导思想的理论基础。这个基础是人类文明迄今为止最为坚实的哲学体系、方法论原则和行动纲领。其以辩证-历史唯物主义为根本认知路线和实体性原则,以矛盾和对立统一作为根本存在和内在驱动法则,以实践作为存在和认识的核心纽带和根本性的本体论坚守,在自然化人和人化自然,必然王国和自由王国的无穷尽的自然-历史耦合的辩证循环中,解释世界并同时改造世界。

  中国共产党以马列主义的普遍原理同中国革命与建设实践相结合,诞生了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思想与理论作为自己的指导思想。并在历史不断演进的动态中,据实直言,创造出新的思想与理论,永不僵化、永不保守,决不固步自封、夜郎自大。

  中国共产党的革命、执政之路,已经创造出了全世界最杰出的领导方式、领导艺术、领袖体系、领袖文化。其合宜性、公道性、高效性、自主性、动态纠错性、自明性,正在借助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解放军和中国人民的一切成就、功勋、作为和无限的生机与潜力而显示出来。

  中西、中外、中古的对照已经表现出这样一些基本结论:

  第一以主要是高铁为现代传输网络,以现代智能移动通信为信息神经传导和网络为代表的中国跨越式发展和中国智能创造,已经显示出中西,尤其是中美之间的结构性的进退。早在美国内战前后,并随后一飞冲天的美国大陆铁路网,并由此在联邦政府大一统社会之下的美国的现代化大市场,是美国从同量级的国土与资源大国的苏联、中国、加拿大、巴西等国中异军突起,成为世界超强的最根本的基础设施建构。今后十几年到半个世纪,中国这一现代或超现代的最根本的基础设施建构,将造成斯密的分工-市场规模-交通半径决定模式下的,包括规模-范围-混合经济的超级效应爆发。

  第二以美国版和美式的西方文明现代化的发达国家模式如同历史上的希腊城邦国家、罗马帝国、日耳曼帝国、盎格鲁-撒克逊帝国,以当今的欧美发达国家为根本标本,已经显示出其历史的尽头,其衰败的显性标志有:(1)绝对的双标,自己定的游戏规则自己不遵守,一旦被超越,不检讨自己,立刻掀翻座子,另起炉灶;(2)第一财政、金融、货币或所谓规则已成无序状态,失去了价值锚、精神家园和自我平衡能力,甚至根基,已在财政破产、国家破产、国际破产道路上越走越远;(3)不但欧洲虚无主义,绝对的相对主义,冷酷的科学分析主义,价值无涉的工具理性成为社会根本价值观,而且泡沫经济、虚拟虚拟经济、非理性繁荣相互支持,大肆活络,除了自然生态之外,出现了全社会的整体上的系统性危机;(4)反智主义和绝对自我,同民粹主义联手,祸乱天下,可谓不一而足,群魔乱舞。

  中国从改开伊始瞄准东亚四小龙,迅速就转向了雁阵模型的头雁日本,后起的南韩,又更为欧洲这个第二世界的发达国家为样板,并在加入WTO之后,把直接的样板锁定为美国。

  杯葛亚运会、奥运会,轰炸南斯拉夫中国领馆,南海冲突等等,都仅仅一时激起了中国人民的愤怒,并没有改变国人对于欧美的现代崇拜和追逐。而新冠疫情已经并将从根本上改变国人的视镜与观感。

  发达国家理应在必需品、方便品、公共品等所有的层级上都远远高于和优于发展中国家。然而从毛泽东时代就呈现出不可思义的逆转,到了当下,甚至可追溯到SARS,中国在防御和根本控制高度传染和致死率极高的疾病方面,却显示出了远远高于和领先于发达国家的治理体系、人文环境和社会一致性。

  面向中国,面向东方,学习中国,请教于中国,老老实实,虚心求教,而非莫名其妙的西方傲慢,才是西方社会和世界应有的姿态。欧盟各国和除五眼联盟国之外,特别是美国以外的世界各国,都在尽可能地这样去做。

  第三毛泽东的三个世界划分理论,中国的和平共处五项基本原则,中国的睦邻安天下外交法门,中国的大小国与民族一律平等,正在成为新的国际政治重叠公共识,正在成为同西方民主主流价值相一致的国际民主和世界大家庭的新的普世理念和国际法理准则。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国际论坛上反复指出的这个国际民主倡议,看似针对拜登政府对中欧投资协定的搅局,实则却显示出毛泽东当年一再告诫欧洲各国朋友的欧洲太软弱了,没有自己军事、政治和经济的独立性,仅仅是美国核保护伞和北约旗帜下的马仔。欧洲的觉醒,全世界各国与中国的保持不结盟运动的国际社会大格局,正在宣告美国任何以强迫选边站,促成反话联盟与统一战线的破产。

  毛泽东是党魂、精魂、国魂、灵魂。他以其罕有其匹的历史巨人之永恒价值,上承伏羲、神农、黄帝,中接马克思、恩格斯、列宁,下启东方中国和全人类的英雄与精英,正导引着中国共产党从其百年华诞领导着中华民族走向千年盛世,并协同全球走向世界大同。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