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吴铭:大明的教训——贵重金属成为货币

2021-03-18 11:36:28  来源: 吴铭再评说   作者:吴铭
点击:    评论: (查看)

  大明朝末期,民间对西欧贸易发达。葡萄牙、西班牙、荷兰人,因为可以从美洲抢到白银,就用白银交换中国的茶叶、丝绸、瓷器等大宗商品中。于是,中国私商,积存了巨量的白银。中国商业交流用白银支付。

  白银,作为原始货币,其本身有使用价值,不存在信用问题,这是其优点。但是,其缺点是,也不存在发行权问题。就是说,中央政权,如果不掌握巨量对外商业贸易,基本上没有货币发行权,手里没有钱,中央也就丧失了通过发行信用货币,调动全国经济力量,进行重大经济行动和军事行动的能力。

  白银成为商品交易的“货币”,意味着大商巨贾掌握了货币发行权,他们只需要出口丝、茶、瓷,就可以获得从西欧流入的白银,就可以向中国国内发行白银这种货币。

  而中央则因为不掌握对外贸易,不掌握足够外贸商品生产,所以,丧失了白银这种货币的发行权。

  这意味着中央有重大经济行动(比如水利、救灾)、军事行动,因为没有足够的货币,就必须乞求于大商巨贾,即向“纳税人”乞讨。

  明朝儒家所谓的“藏富于民”,本质是不允许中央建立自己的工业、商业体系,不允许中央掌握货币发行权,是对大商巨贾等财阀的支持,是瓦解中央的财政权利。中央有经济行动、军事行动,必须向大商巨贾乞讨,这样,大商巨贾就可以以“纳税人”的名义,把明朝中央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即使向大商巨贾讨到一定银两,在没有自己的商业体系的情况下,中央也只能采取“政府购买服务”的办法,把有关事宜交给大商巨贾办理,让其有足够的机会再次敲诈中央。

  今天的中国,与大明朝何其相似。

  今天的中国,把美元这种毫无信用的纸钞当作“硬通货”,相当于明朝的白银,还远不如明朝的白银。

  没有美元这种纸钞,中国的银行系统,竟然不知道如何发行货币。为了发行货币,满足国内经济发展,居然要乞求于华尔街金融寡头,让其向中国输出“美元”,然后,再按照美国对中国输出美元的多少,发行相应人民币。比明朝恶劣的地方在于,明朝大商巨贾出口商品换来白银,这意味着白银这种货币的发行权在大商巨贾手中,官员与商人勾结,形成巨量民间资本和工业,而中国的引进外资、扩大开放、优化营商环境,意味着发行权被外资企业掌握,发行领域,自然是外资喜欢的领域,任何一个经济领域,只要一开放,马上就被外资完全占领,该行业领域的中国企业,因为没有资金扶持,自然不是外资企业的竞争对手。以洗涤业为例,中国洗涤业,何其发达,现在,这个领域,基本上完全看不到中国民族企业,完全是外资一流江湖。纺织业,也类似。

  不但被外资企业控制,而且,高端商业,外资的做法不是控制,而是彻底破坏,或者将技术完全并购,运用中国技术、中国资源、中国工人,贴上外资的品牌,抬高价格即向中国出售。

  外资,及外资控制的金融资本、金融势力,喜欢发展房地产、旅游业、医疗业、教育业、娱乐业,我们就开放这些领域,让外资、内资齐上阵,造成中国产业结构畸形。真正重要的农、林、牧、渔等生产环节,即使开放,外资、买办金融资本也不愿意进入,它们更偏爱于控制这些生产领域的种子、化肥、农药以及物流、采购、存储、初加工、销售等投入低的环节,以便压低农产品采购价、抬高农产品出售价格,一边压榨农民、牧民、渔民,一边压榨消费者。

  在丧失人民币发行权的情况下,为了所谓经济发展需要,政权在没有认识到中国经济困难的原因在于丧失人民币发行权于外资的情况下,采取的办法却不断扩大开放领域、开放地区、开放力度,而且,对外资采取了不可思议的优惠政策,优化营商环境,保护知识产权,对资本家“能不捕就不捕,能不审不审,能不判就不判”,生恐怕外资不来侵略。

  甚至,外资要求开放金融,中国政权也不得不答应,于是,取消在华外资金融机构的业务范围限制,取消其投资额度限制,取消其持股比例限制,等于是把中国金融系统——整个货币发行系统——完全交给了外资,把中国所有企业,交给了外资。

  在金融开放的情况下,外资对人民币发行权的控制,不再假手于中国的银行系统,省去了这道麻烦,而是直接可以开动印钞机,甚至不用开动印钞机,外资金融机构只要写上一个数字,就可以在中国随意发行人民币,在优化营商环境、外商投资法、相关法律的保护下,可以合情、合理、合法地无恶不做。

  当前,有一股逆流,金融买办们鼓吹金融服务于实体生产、人民币国际化。实际上,在人民币发行权被外资控制的情况下,主权意义上的人民币已经死了!人民币其实是美元在中国市场上的代用券!所谓金融服务于实体生产,实际上是帝国主义资本要控制中国实体生产、破坏中国实体生产,是要并购中国大型国有企业、民族企业。所谓人民币国际化,实际是美元借人民之尸而还其魂,本质是美元国际化,是美元披着人民币的外衣,在殖民中国、压榨中国、掠夺中国的同时,借着中国的经济力量,向全世界殖民!与中国人民没有任何关系,不但不是对中国人民利益的保护,而且是对中国人民、中华民族的出卖。

  美元金融已经糟蹋了美国的工业,又要来糟蹋中国了。

  如此开放市场、引进外资、开放金融、把人民向发行权完全奉送于外资特别是华尔街金融寡头,中国政权、中国人民、中国企业,将完全丧失货币发行权,其结果,必与大明朝相同。

  大明朝,因为发行权丧失于与官僚勾结的大商巨贾,所以,明朝金融大部分被官僚、巨贾掌握。官商压榨,偶遇天灾,明朝中央无力组织救灾,导致李自成起义;小小的后金挑衅,明朝中央竟然无力平定。明朝实际上是亡于这些相互勾结的官僚和巨贾。

  今天的中国,因为人民币发行权丧失于与华尔街金融寡头勾结的官僚、买办,所以,今天的中国,必然亡国于这些官僚买办。而官僚买办软弱无能、声名狼籍,对美帝言听计从,所以,中国最终的结果,将是帝国主义入侵,中国再次沦为殖民地。今天,这个结果,已经出现了。

  一些人,居然说扩大开放、开放金融,意味着人民币取代美元。表面上看,的确是人民币取代美元。而实际上,因为引进外资、扩大开放、开放金融,美元已经取代了人民币。这种情况下,即使是人民币结算、支付、储备,本质上还是美元结算、支付、储备。

  我也注意到,中国有个自称“左翼爱国力量”的势力,把当前的主要矛盾定在国内,对美国则刻意美化,把帝国主义豢养指使并与之深度勾结的官僚买办资本,与美帝国主义割裂开,一面指责国内的买办(实际上是把责任推到民族资本身上,并不强调官僚买办资本势力才是帝国主义走狗,才应该负首要责任),一面美化帝国主义,把美国称作“世界老大”“占据了道义至高点”,从而把中国的灾难与帝国主义侵略割裂开,替帝国主义打掩护。这批势力在反对“22条”的同时,也与官僚买办资本势力一样,鼓吹引进外资,“把中国变成大家预期最安全的地方,吸引各路资金涌入中国,让中国也能享受到世界重新大洗牌的变革红利。只是中国不能像美国那样依靠武力,而是要依靠道义,用‘道义为主,武力为辅’的方式,改变自身和世界的命运。”还说这才是“这才是中国应该醒悟的地方”。这一伙表面上左得要命的势力,已经和官僚买办资本势力同流合污了,它们实际上已经为将来中国的民族资本和官僚买办资本势力挖好了坟墓。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