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林爱玥:戍边英雄母亲的这句话,让我泪流满面!

2021-02-24 09:17:54  来源: 林爱玥公众号   作者:林爱玥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直以来,“独生子女”都是公知贬低、怀疑、攻击人民军队战斗力的重要“论据”,如前些天跳得很高的@京城老徐 就借“朋友”之口说:“说句心里话,不想让我的独子上前线。朋友们听后也纷纷附和,表示不会同意让自己独子上前线。那问题来了:谁上前线呢?”讲真,通过对京城老徐的了解,我严重怀疑他说的那个“朋友”以及“朋友的朋友”全都是他自己。

  牺牲的四名烈士中,最年轻的是00后的陈祥榕。“面对人数远远多于我方的外军,我们不但没有任何一个人退缩,还顶着石头攻击,将他们赶了出去。”这段文字出自陈祥榕对一次战斗的记录。我不知道当时陈祥榕身边的战友有多少是独生子女,我只知道“没有一个人退缩”。请记住,没有一个人退缩,没有一个人退缩,没有一个人退缩!!!

  “弃身锋刃端,性命安可怀?父母且不顾,何言子与妻!名编壮士籍,不得中顾私。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这是曹植在千古名篇《白马篇》中说的。“脚下是前线,身后是祖国。宁可向前十步死,绝不后退半步生!”这是我边防战士说的。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或许京城老徐以及他的那些“朋友”会对此表示不敢苟同:子弟兵固然“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这不代表子弟兵的父母不担心吧?

  儿行千里母担忧,为人父母为子女牵肠挂肚确是人之常情。不过,如果京城老徐听说过“人民战争”四个字,脑海中曾浮现过“母亲叫儿打东洋,妻子送郎上战场”的画面,应该就能明白,在中国,打仗,绝不仅仅是军人的事。

  考虑到陈祥榕烈士牺牲时还不到20岁,如何向陈祥榕家人交代确实是个难题。在部队问陈祥榕的妈妈,有没有什么困难能帮上,英雄的母亲是这样说的:“我没有什么要求,我只想知道榕儿战斗的时候勇不勇敢。

  请原谅我在看到这句话时瞬间泪流满面了。不是我天生泪腺发达,而是年龄大了,真心看不得这样的话。为人父母的都知道,孩子就是一切,如果失去孩子,那天真是塌了,不难想象,英雄母亲那句话背后隐藏着多么深的伤痛啊——我没有什么要求,我只想知道榕儿战斗的时候勇不勇敢。

  不知为何,那一刻,我想到了毛主席。

  在得知岸英牺牲的消息后,毛主席脸色蜡黄,没有说话,尽管烟近在眼前,他还是不停的找烟,可知当时他的思绪有多乱,大脑应该是一片空白的。身边的工作人员见状赶紧给他点了一支烟,他的嘴唇抖索着,但是没有哭,没有眼泪。吸完第二支烟,毛主席把烟头拧灭在烟灰缸里后,沙哑地发出一声催人泪下的叹息:“唉,战争嘛,总要有伤亡,没得关系,谁让他是毛泽东的儿子呢……岸英是个苦孩子,从小没了娘,后来参加战争,没过上几天好日子。

  《六韬》有云:“杀一人而三军震者,杀之;赏一人而万人悦者,赏之。”《三略》则说:“废一善,则众善衰。赏一恶,则众恶归。”如今,诋毁贬损戍边英雄的辣笔小球等人被抓了。这就是有恶必罚。天可怜见,像毛岸英烈士那样牺牲后还要承受各种诋毁的日子一去不返了。

  未来的日子里,无论国家给英雄团长祁发宝多高的荣誉,给牺牲的烈士家属多少优待,我都会高举双手赞成,再高的荣誉、再多的优待,都是他们应得的。这就是有善必赏。赏善罚恶,一点都不能含糊。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戍边英雄让全世界又一次感受到了人民子弟兵“决不把领土守小了,决不把主权守丢了”的誓言的重量。这样的子弟兵,祖国没道理不放心,人民没道理不放心。

  未来,管它是东洋鬼子,美国鬼子,还是哪个国家的鬼子,如果还痴心妄想象一百年前那样骑在中国人头上作威作福,送它一个大写的NO。对不起,永没那日子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