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司马平邦:扶贫攻坚里一定会产生未来中国的大人物

2021-02-21 10:54:1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司马平邦
点击:    评论: (查看)

  欢迎收看《司马平邦说》。自从2021年1月20日特朗普下台、拜登上台,到现在也就1个月时间,我们看美国的疫情数据确实在明显下降,如此看来,特朗普在台上把疫情搞那么滥,就是因为不管控。另一个变化还是中美关系。美国政府回到民主党手上之后,不管他们私下做着什么样的手脚,在表面上,中美关系已经不再是针尖对麦芒,当然,这里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特朗普屁股上的“屎”太多太厚了,拜登且得擦上一阵呢。

  我有个判断,中美关系正在回到2017年之前奥巴马政府时代的状态。打个比方,2016年奥巴马当美国总统最后一年到杭州来参加G20峰会,中国、美国、俄罗斯还有欧洲诸强国的元首都来了,中国的待客之道就是大圆桌,大家各居一处,看起来都是平等的。但我们知道,中俄两国关系更特殊,尤其是有美国在场时,中国一定要给足俄罗斯面子。但是奥巴马带来随从和车队最多,到哪儿都占有最做的资源,这里面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奥巴马惟恐别人看轻了自己。据说有一次在西湖上搞活动,奥巴马看到俄罗斯领导人和自己走的路线不一样,就觉得中国人可能是轻视自己,马上说,不行,普京走什么路线我就走什么路线,普京上哪条船我就上哪条船,怎么解释都不行,他就是要普京范儿。您也不想想,您在中国领导人心里算老几呀,但是最后没办法,就得把他和普京安排到一条船上,结果闹得大家都尴尴尬尬,到后来他自己也觉得没劲,早早下船了。当时有参与那次会议接待的朋友说,美国人的这种老大心态,从另一个角度看就像是老年痴呆;你看,果然如此,后来到了特朗普上来,很多事办得就是倚老卖老的老年痴呆,再经过2020-2021年的新冠疫情,整个一个帕金森缩合症的中期症状出来了。

  所以我说,现在的中国实际上是在跟一个帕金森综合症中期的美国打交道。我们知道帕金森综合症是不治的,顶多只能缓解,但它再缓解也是越老越不中用。我说这话倒不是歧视老年人,而是想告诉大家,一个真实的,不可回避,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美国。

  美国的话题有点无趣,我们说说别的。

  从2018年以来,因为有了这个大V身份,可以有机会去过中国很多地方,比如吉林、黑龙江、西藏、四川、云南、河南、甘肃、重庆、湖南、江苏、浙江、陕西、广东、河北、辽宁、内蒙古等等,考察采访的主题就一个,扶贫攻坚,也就是精准扶贫。在去年12月份时我参加过一个座谈,曾经有过一个发言,下面就把一些感想分享给大家。

  扶贫攻坚目的在于扶贫,在中国彻底消除贫困,手段是精准。扶贫是一件做了很久、很久的事,但“精准”二字却是2013年之后的新内容,其实是习近平社会治理思想的一种典型的体现。现在中国的扶贫是一项科学的社会改造工程,它已经超越了所谓的社会运动,是党和政府在全新的社会治理体系下进行的科学化的社会改造。精准扶贫,处处体现着社会科学的特征,一方面是苦干出来的,另一方面是计算出来的,这无论在从前的中国历史上还是世界历史上都是没有过的。2020年的新冠疫情,为什么全世界只有中国能够如此坚决、彻底、干净地遏制了疫情,把全世界所有的国家都甩在身后?其实联防联控机制与精准扶贫有很多相通之处,可以说就是放大版的精准扶贫。

  不过,现在最大的遗憾是我们的主流媒体全球话语权太弱了,不能对中国的扶贫进行更多的、更有影响力的传播,所以,中国的新变化确实需要新的平台、新的群体和新的话语体系的诠释。往小了说,这是在改变中国;往大了说,这也是在改造世界。

  还有,中国的扶贫攻坚其实是一场史无前例的自上而下的社会大动员。我看到过一个数字,光西藏自治区就有20多万党员、干部下派到扶贫第一线,全国更是有数以百万计的党员、干部下派。所以,扶贫攻坚是一场社会精英的大动员,他们深入到最基层,带去了智慧、知识和精气神,也带去了各种各样的资源;从更广阔的范围看,之前有屯垦支边、三线建设,还有后来的数百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到农村去,精准扶贫在社会大动员上的规模完全超越了上述。

  用共产党的话语体系说,人家这叫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但用第三者视角看这件事,这是中国政治体制再一次把中国看似分化、裂解的阶层关系重新构筑为一体。明年是第一个一百年——中国共产党建立100周年,过了第一个一百年,就是第二个一百年,新中国建立100年,精准扶贫完成,也是给这第二个100年中国社会的稳定建设了坚实的基础。

  第三点,因为走了很多地方,接触了很多下派到基层去参加扶贫的年轻干部,无论是跨省域的支援边疆,还是省域内的支援落后地区,要把事情做好,都需要有真本事,都需要你真投入,很多体制内平时得不到发挥的个人能力得到了释放和发挥,尤其对那些年轻人来说,这是最好的大浪淘沙始得金。

  我们知道,现在中国的最高领导集体,大都出身于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我记得书记有一次与作家梁晓声在政协会议上有过一个对话,梁晓声写过一部电视剧叫《知青》,书记就说过,他说他自己对知青的经历的体验,与这部电视剧中表达的不一样,因为电视剧总是把那时候的事拍的很悲苦,很煽情,但是书记觉得,知青经历给了自己很多积极的人生经验——看吧,这就是政治精英与普通文人的不同。所以,我觉得,现在的扶贫攻坚和精准扶贫,其实正培养、孕育着中国的未来领导者,这里面一定会出大人物的,当然,这些人也是世界的未来领导者。

  这种效应其实很有中国和中共的特色。毛主席讲要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你看,精准扶贫先是改造中国的底层社会和底层人群,未来应该就是要塑造中国的最顶层领导集体,或叫领导团队。

     【司马平邦,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司马平邦说”,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