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黄卫东| 投降西方意识形态危害4:改开时代推行西方意识形态后果

2021-02-22 15:30:2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黄卫东
点击:    评论: (查看)

  改开时代,这些崇美精英又重新走上了中国的主流文化舞台,早在八十年代,就制作纪录片《河殇》在中央电视台播放,大肆宣传西方的蓝色文明,诋毁中国文化。甚至国内曾长期流行美国殖民统治下台湾作家柏杨的《丑陋的中国人》,诋毁中国文化和历史。如今的香港就长期被这种殖民文化所统治,大部分香港人宁愿选择当英国没有居住权的劣等公民,领英国护照,而不愿做香港的中国人,甚至公开要求独立,要求将香港从中国分裂出去,其根本原因,就是香港的意识形态教育,根本就是鄙视中华文化,推崇英美文化的殖民主义文化教育。2019年香港废青们甚至为了反对大陆,居然上街游行支持美国“极右翼白人种族主义者”[1],等于支持敌人消灭自己。

  美国精英建立的国家开始是奴隶制国家;美国精英最初制定的宪法是一个维护美国奴隶制的宪法;美国首任总统华盛顿本是美国屈指可数的大奴隶主,直到其死时,都没有释放过一个奴隶。美国林肯之前的十五任总统大都是奴隶主,这都是历史界众所周知的常识。然而,美国精英通过意识形态宣传,却让中国少数精英笃信华盛顿是一个维护民主的明星,美国一建国就是一个民主、自由的资本主义国家。甚至在我国中小学教科书中,有多篇文章宣传华盛顿。人民教育出版社小学五年级语文下册课本收录虚构的华盛顿砍樱桃树的故事,表扬华盛顿诚实的品质;高中历史教科书则宣传华盛顿拒当国王,体现华盛顿的民主精神,将美国的意识形态宣传复制到中国的中小学教科书上,在中国推行美国的意识形态教育。

  我国中小学教材还普遍将优良品质与西方人关联起来,而中国人则与恶劣品质关联起来[2],书中大凡做好事,有好品质的主人公,都是西方人,相反,则都是中国人。这些教科书已经成为鄙视祖国文化,宣扬美国意识形态的主要工具之一,洗脑了数十届毕业生,使大陆与香港的差别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同样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

  更加可怕的是,这些崇美精英在美国殖民文化思想统治下,相信中国人就是劣等人,早就该消灭的劣等人,从而自觉地配合西方行动。一个著名的例子,就是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就开始的独生子女政策,在美国和西方以联合国名义提供的经济和学术援助下[3],建立了整套的学术体系和管理体系,整整在中国推行了35年,直到最近几年才终止,致使中国出生人口萎缩,老年化十分严重,于此同时,却在近几年大力引进人口,要腾笼换鸟,让外国人代替中国人占据中国。

  崇美精英们将香港交给被英美洗脑的香港香蕉华人管理,继续执行殖民地制度和文化,指望香港成为大陆今后改革的样板,从而可以在中国复制英美的殖民地制度和社会,从而可以成为他们心目中的另一个“美国”了。他们看不到,美国实际是殖民者的美国,不是被殖民的土著的美国。美国和西方推行的殖民地文化,是有利于殖民者,而不是有利于当地土著的。美国的土著都早已被美国殖民者亡国灭种了。也许他们就是希望让中国成为被亡国灭种的印第安人,因为在这些洋奴看来,中国人就是不该活在世上。稍微了解一下香港人对大陆的看法,你就能理解洋奴们就是这么看的。

  作家莫言笔下的中国人,根本就不能算是人,而是一群浑浑噩噩、变态龌蹉的牲口,绝对是西方人所讲的应该清除和灭绝的“垃圾人口”。西方精英集团建立的理论认为,当今世界人口太多,随着消费资料的增加,将会威胁到整个人类的繁衍发展,甚至会造成世界崩溃、人类灭绝。所以,为了整个人类的利益,必须消灭一部分垃圾人口,而谁是这个世界上的垃圾人口,西方国家的舆论就是中国。而西方选择莫言获得诺贝尔奖,就是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中国是应该消灭的垃圾人口。这一点,西方精英给莫言的诺贝尔颁奖词说得十分清楚:莫言的功劳就在于他揭示了中华民族的吃人文化。并且不是我们以往所讲的吃人文化的含义,以往我们所讲的吃人文化,是一个形容词,形容社会的黑暗,而诺贝尔颁奖词中说的吃人文化,是指莫言小说中所描绘的实实在在吃人,并且是采用各种烹调方法十分普及地享用人肉大餐。最重要的是中国人不是古代,也不是饥荒年月,而是新中国计划生育期间大肆吃人。

  莫言获奖那天的诺贝尔文学奖颁奖词,简直就是个灭绝中国人的宣言书,中国政府不仅不抗议不谴责,甚至还说什么这是中国的荣耀。如果说,中国政府当时不知道诺贝尔奖颁奖词的恶毒内容,那么提拔莫言为副部级官员,邀请莫言参加习总召开的文艺座谈会,就不能不说是中国高层官员的故意为之了。所以,“莫言现象”的问题不在莫言,而在于与西方国家里应外合的中国官员。许多人总是不明白,为什么少数中国官员要配合西方国家解体中国真正灭绝中国?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他们早已被西方文化洗脑,认同西方的宣传,认为中国人就是该被消灭的垃圾人口,就象历史上被美国精英消灭的印第安人。他们反而自豪地认为掌握了真理,自豪于比普通中国人更早地认识到真理,加入到西方消灭中国垃圾人口的行动中,从而公开推进这种宣传,甚至行动起来。这就与历史上美国普通白人相信印第安人不是人类,是该被消灭的野兽,是一样道理,就像当代美国和西方大兵在中东等地残忍屠杀当地居民一样的心理,他们不是将其当作罪行,而是当作维护人类利益的崇高行为。

  这一切文化意识形态的形成,不仅仅是少数香蕉人当初的推动,而且与他们建立的中美国殖民经济模式的推动作用相关。在这个经济模式下,美国在国内有大批合作的买办,在经济上也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按照国内高官们说法,“当前中美已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交融格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谁也离不开谁”的利益共同体。“中美经济关系有点像夫妻,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地球上,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虽然也有吵架,有分歧,但是都必须增进了解,增强互信,培育共同的生活基础。” “我们两家不能走离婚的路,像邓文迪和默多克,代价太大了。”

  很多年前,精英们就将官员们大批送到美国哈佛大学行政学院,让美国教授为中国培养官员了,很多高级官员都有哈佛学习经历。精英们如此笃信美国,自然就十分信服美国精英推销的制度和文化,于是在经济上就推行美国推销的殖民地制度和政策。精英们总结的所谓北京模式,目标与美国精英推销的华盛顿共识[4]是完全一致的[5],就是美国为殖民地定制的宏观经济政策和制度,差别仅仅在于,美国人要求休克疗法,一夜之间完成制度转换,精英们则是逐步过渡,防止失去权力和翻车。

  在文化领域,大批崇美精英把持了主流媒体。环球时报胡主编就是这样一个人物。他每日笔耕不辍,在环球时报上每期必发表文章,评论时事,还每天在微博上坚持更新。作为一家官方主流大报的主编,为中国利益说话,是其基本职责,责无旁贷。但是,胡主编的很多文章,都是貌似站在中国立场,维护中国利益,实际上却是在宣传美国和美国文化,从根本上说,是为美国利益服务。

  例如,胡主编每年都会亲自写文章,以环球时报社论形式发表,名义上是批评主张让西方殖民中国三百年的刘晓波,实则是借此介绍刘在美国和西方获得诺贝尔奖,名利双收,甚至在刘死后,仍然不断找机会写文章介绍这一点。胡所主持的环球时报上类似文章也很多,其基本特点就是介绍与西方意识形态靠拢的洋奴们如何在西方被表彰,大获成功,推动更多人向他们学习,成为西方意识形态的迷信者,虽然总是批评美国借此干涉中国内政之类。

  相反,他们从不介绍洋奴们在美国的凄惨遭遇,甚至限制人们传播,例如,崇美分子丁建强天天在推特上宣传美国的平等,人权等普世价值,还不忘攻击中国,在美国感染新冠后,却连住院治疗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硬抗,最后悲惨地死去,显示华人在美国就是做最忠诚的走狗,都是最先被放弃的低等走狗,但在知乎上却被故意隐藏起来,防止人们了解美国真相,破坏他们所宣传的美国形象。

  2018年末,胡主编甚至在环球时报年会上公开说,“与美西方的关系是中国的核心利益”,暗示为了维护“与美西方的关系”,可以接受任何丧权辱国条件,实际就是主张对美妥协投降。胡主编在微博上还公开说“不要让贸易战把我们逼左、逼保守了”的言论。这也是一条汉奸言论。这一言论和慈禧太后的“宁赠友邦,不予家奴”说法以及蒋介石的“宁亡于日本,不亡共党”的主张,在逻辑上是完全一样的,本质是把国内不同政治力量之间的矛盾,看得比可能导致亡国灭种危机的民族矛盾还要重,宁可亡国,也不能让其他政治力量占上风。

  虽然中西价值观有非常多的共同点,但最重要的方面是不同的。美国的价值观是维护美国的利益的,而中国的价值观是维护中国利益的。如果利益不同,无论价值观有多少相同点,双方的价值观都是在根本上是不同的。要想两者一致,哪怕是要求主要方面一致,最重要的就是要双方利益一致。主流精英们坚持与国际接轨,要在意识形态上认同美国和西方,让美国和西方判决双方分歧,到了利益冲突时,就必然毫无抵抗力,只能接受美国精英的判决。

  虽然意识形态领域的不抵抗,不会象战场上的不抵抗,导致被俘虏和屠杀,不会形成南京大屠杀死亡30万人的惨剧,但长期以来的不抵抗,已经形成了严重后果。就美国方面来看,民意调查表明,美国对中国持有负面看法的人,已经高达73%,这是一个敌对国家才能达到的比例。

  在美国的参众两院,虽然两党议员们在国内议案方面对立十分严重,只讲党派分歧,常常为此打得不可开交,但在表决对付中国的议案时,都十分一致,很少有反对者。议员们十分热心于发起攻击中国的议案,最近几个月甚至到了每周都能通过几个议案的频繁程度。特朗普政府同样每周都要针对中国发布诋毁和损害中国利益的文告和行政命令。如果有一天,美国精英们决策军事进攻中国,估计也不会有多少民意反对。美国精英早已完成了向中国宣战的民意动员。这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美国民众响应毛泽东的号召反战,导致美国不得不承认侵越战争失败,形成鲜明对比。

  美国前总统尼克松指出:“尽管我们与苏联在军事、经济和政治上进行竞争,但意识形态是我们争夺的根源。如果我们在意识形态斗争中打了败仗,我们所有的武器、条约、贸易、外援和文化关系都将毫无意义。” 毛泽东主席告诫我们,不是东风压倒西方,就是西方压倒东风。文化上不敢反抗,必然导致文化殖民地化。

  虽然美国主流媒体谎言满满,连美国总统特朗普先生都看不下去,当面批评他们造假,还经常在推特上批评他们都是在制造假新闻,但在全世界,仍有很多人十分迷信。在中国,主流媒体几乎成了美国主流媒体的传声筒,经常转载报道美国主流媒体的谎言,甚至在中国的中小学教科书中,美国的大奴隶主华盛顿总统都变成了推动人类民主的明星人物。问题是,这种无脑的宣传美国意识形态,造成的后果恐怕十分严重,不仅对个人如此,就是对国家同样如此。

  我国的金融界主要专家基本都有美国留学或被美国资助的经历,思想完全被美国左右。长期以来,金融界精英们一直按照美国推销的殖民地制度施政。例如,我国央行主要依据外汇储备被动发钞,增发的人民币主要用来购买西方货币,交给西方,而换来的西方货币则作为人民币发行依据,只能最终用于国内回收人民币,从而主要购买西方国债,由于利率总是低于通货膨胀率,连保值都做不到,等于也免费借给西方,等于将货币发行主权和发行收益都完全交给美国和西方。自1995年以来,央行从未给自己的政府提供资金,不仅将增发的人民币20多万亿都免费交给美国和西方,而且将全国人民生产物资出口,以及为西方资本家建设工厂等资产,换来的西方货币,也都免费借给美国和西方,加上美国和西方获得基础货币购买资产,以资产等做抵押,从我国金融体系中贷款常常几倍于投资,获得了更多的衍生货币。而且是精英们制定优惠政策,吸引外国资本家拿西方货币购买中国资产。最近十多年来,美国和西方从我国金融系统获得的资金,一直都高达上百万亿元,等于将国内经济活动大都交给西方资本家组织,西方使用它们获得的利润和财富更是天文数字。

  2013年01月08日中国科学院国家健康研究组对外发布《国家健康报告》[6]第1号中披露,美国从全球攫取的红利达73960.9亿美元,占全球总量的96.8%,是攫取红利最多的国家;中国损失的财富高达36634亿美元,占全球财富损失的47.9%,是全球财富损失最多的国家。报告指出,中国人均损失财富达2739.7美元,相当于中国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的1.2倍;2011年中国损失的霸权红利,相当于中国军费开支的33倍、科技投入的44倍、教育投入的16倍和医疗卫生投入的37倍。若按劳动时间计算,中国劳动者有60%左右的工作时间是在无偿为国际垄断资本服务,创造“剩余价值”。中国演化经济学会主席,中国人民大学贾根良教授最近发表文章[7],批评央行让西方印钞购买中国。拜登刚刚上台,就马上宣布要花费1.9万亿美元,又要到中国大肆采购了。

  自1995年以来,央行不是按照央行法要求增发货币购买国债,交给中央政府的规定,而是主要用来购买西方货币交给西方,由此造成现代人类社会最荒谬的现象,一个国家的央行,增发货币不能购买本国国债,借给本国政府;反而能购买战略对手的国债,借给自己的战略敌人,甚至将发行的20多万亿元人民币基础货币都免费交给战略敌人。难怪张庭宾先生称我国的央行是美国央行的分部[8]。

  郑若麟先生指出,精神被“殖民”有三个特征。第一是自认征服者为我们的精神主人;第二是自觉接受征服者对我们的权力;第三是根据征服者的意愿改变自己的一切。我国主流经济金融界一直主张与国际接轨,其实就是推行西方的制度。但在至关重要的货币发行制度方面,却不使用西方的制度,而是使用美国精英推销的殖民地货币发行制度,将我国大部分经济资源和产出都免费交给美国和西方,甘心当西方经济殖民地。其根本原因,就是他们早已在精神上被美国殖民地化了。

  如今美国和西方基本不搞工业消费品生产,中国生产了世界上大部分工业产品,人均生产量也超过世界人均4倍以上,但中国人均消费却不到世界一半,是美国人均十五分之一。其主要原因之一是给国内劳动者分配太少,2020年初李总理公开说,我国有六亿人月收入仅有1000元。早在十多年前,中央民族大学张宏良教授就悲愤地指出,同样高速发展30年,日本人均收入就赶上了美国和西方,但我国人均收入仅相当美国3%。中国的大部分产出都被美国和西方免费拿走。大量国内资源都被用于生产各种工业消费品,用于供应西方,导致我国环境遭到严重破坏,资源在快速走向枯竭。早在2013年国务院就公布,我国有69个城市成为资源枯竭型城市。由于资源枯竭,矿产资源价格不断上涨,带来物价必然上涨,从而使人们的财富不断减少。

  更大的风险是推动国家解体,陷入内乱状态,从而彻底走向衰败。这方面有很多国家的悲惨例子。

  1.香港暴徒高举起了一张很多美国大媒体最讨厌的照片_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205670. 2019.

  2.宝贝安静.人教版小学语文教材已严重西化http://www.360doc.com/content/16/0424/00/14561708_553255716.shtml. 2016.

  3.沈觉人,中国与联合国人口基金的合作卓有成效.国际经济合作, 1989(12): p. 9-11+70.

  4.黄卫东.警惕新自由主义“华盛顿共识”--坑害了很多国家 -http://www.wyzxwk.com/Article/jingji/2016/09/371397.html. 2016.

  5.毛增余著,斯蒂格利茨与转轨经济学从“华盛顿共识”到“后华盛顿共识”再到“北京共识”. 2005: 北京:中国经济出版社.

  6.杨多贵等,国家健康报告,另参见报道:2011美国攫取霸权红利逾7万亿美元 中国损失最多-中新网http://finance.chinanews.com/cj/2013/01-08/4471109.shtml. 2013, 中国科学院国家健康研究组: 北京.

  7.贾根良.对陆磊教授主持金融开放的专业水平的质疑;原文已经被网管全部删除,但其主旨可参见:赵建. 美国能用“印钞机”买下中国吗?——兼评贾教授与陆局长的“金融开放之争”-股票频道-和讯网http://stock.hexun.com/2020-10-13/202221327.html;另参见:黄卫东:纸币的本质是什么? - 评赵建:美国能用印钞机买下中国吗?http://www.szhgh.com/Article/opinion/xuezhe/2020-10-14/250493.html. 2020.

  8.张庭宾.十问周小川:您是完美的“美联储北京分行行长”吗? - 文章 https://weibo.com/p/1001603883668115475403. 2015 2015年9月5日 11:01 [cited 2020.9.25.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