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林爱玥|公知的裂变:有人迷途知返,有人越陷越深

2021-02-09 09:31:10  来源: 林爱玥   作者:林爱玥
点击:    评论: (查看)

  前两天,资深公知李铁(@猩猩惜猩猩)在微博上回顾了他告别公知生涯的心路历程。相信很多老瓜友对李铁都不陌生,在这段告别公知的“宣言”中,李铁并没有唱多少高调,而只是从自身创业角度感慨国家治理的复杂性,表示“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历史和现实的限制,根本不存在什么国家发达的灵丹妙药。如果有,这个世界就简单了”。

  据说李铁的这段“告别宣言”把几个公知给气炸了,痛骂李铁“没有良知”,成了“朝廷鹰犬”。这就很公知了,一言不合,就恶语相向,而不是就事论事以理服人,如此,你还能认为那群公知真的会是民主自由的信徒吗?毫不夸张的说,还好公知只能打打嘴炮,要是公知哪天真得势了,那“‘民主’后杀你全家”就绝不会只停留在公知口头上了。

  李铁是不是像有人说的那样属于“连夜绣红旗”,那只有天知地知李铁知了。不过,个人认为那不重要,退一步来讲,就算李铁的转变确定属于“连夜绣红旗”,那我也不介意。话说,能看到公知狗咬狗,难道还不够过瘾,不够刺激?

  有一说一,李铁说的还是很客观,也很实在的,不然恐怕也不太可能会让现在身居美国的南方都市报原总编辑程益中暴跳如雷了。据说程益中正组织力量对李铁展开“反击”,对此,李铁淡淡的回应道,程益中的当务之急是好好找份工作,做点实事。多么讽刺!现在知道为什么很多公知不到万不得已都死赖着不走了吧,到美国连养活自己都难啊。

  实话实说,作为资深公知,李铁对公知的认识肯定比我们强,我们无论怎么说,无非也就是站在我们的角度分析分析,揣摩揣摩,哪有李铁“现身说法”来的直接呢?前有乔木,后有李铁,这两人当年可都是公知圈里的悍将,现在纷纷与公知划清界限,这无疑说明公知圈正在裂变:有人迷途知返,有人越陷越深。

  李铁能够迷途知返说明公知也是分好多种的。像李铁这种公知,虽然曾经糊涂过,可既然能够勇于承认错误,说明他以前所犯的错误真的只是认知问题,这种公知并不可怕,大家也没必要用带着所谓“道德洁癖”的眼光去看待他们。爱国不分先后,只要爱国就是好同志,更不要说,有这种情况的也非李铁一个人。

  不少网友都在李铁的帖子下分享了自己从公知到自干五类似的心路历程。如@爱方言 就说,“借这一篇,也作为告别自己内心一个时代的总结,再合适不过了。”@jyten也表达了类似的意思,“说的太对了!我就是从创业以后就有各种感叹,国家太不容易了!我管理几个人都这么难,国家要管理14亿人啊,大家不一条心,能搞好吗?从此秒变自干五。”

  因此,真正需要警惕的是那些死不悔改的公知,因为那些公知恨国绝非出于认知,而是出于立场,说白了,那些公知是铁了心恨国的,哪怕他们明知道他们挂在嘴边的那套“民主”“自由”早已千疮百孔也不会改变的,因为他们的目的就是恶心中国,攻击中国,与他们吹捧的“民主”“自由”好坏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以武汉抗疫为例,武汉的抗疫成绩摆在那里呢,可有些人就是死不承认,不仅死不承认,还变着花样配合国外抹黑武汉,抹黑武汉的抗疫成绩。最可笑的是,如那本臭名昭著的“日记”的作者本身就是武汉人,她会不知道武汉抗疫的成绩?当然不可能,除非她智商负数,没常识还反智,如果排除这种可能性的话,答案就只能是她是铁了心要恨国到底了。

  直到现在我都在困惑,既然事实早就摆在眼前,为何那本“日记”的作者依然拒绝就“满地无主手机”等言论做出任何澄清呢?当然,她肯定觉得她已经澄清了,可那些不痛不痒的“澄清”能糊弄到谁呢?更不要说,她不仅没有澄清,还接受了那么多外国的采访,又那么配合,配合的默契程度甚至让人忍不住怀疑她是否只是在读那些外国媒体提供给她的稿子。或许,她觉得那样做会让她的安全更有保障吧,可话说回来,难道她不知道,她每递一次刀子就在恨国的路子走得更远了一步吗?

  讲真,即便是“日记”作者那种死硬的恨国公知,如果哪天她能真心忏悔,该道歉道歉,该承担责任承担责任,那我觉得还是可以挽救一下。我们这些人说到底心地都是很善良的,绝不会像某些人那样动不动就把别人“记录在案”,更不会一言不合就威胁“法庭上见”。我们是乐于包容、善于包容的,当然,前提是他们真心忏悔,真心道歉。

  可能有人会说,要那些死硬的恨国公知忏悔与道歉纯属异想天开,就不怕上演农夫与蛇,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吗?其实,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因为某些公知已经在恨国的路上走的太远了,如果不是收了黑钱的话,那就是他们的心比黑钱还要黑。

  比如说那本“日记”明明“满纸荒唐言”,可“日记”的作者依然拒绝承认造谣,更拒绝接受任何善意的批评,非但如此,时至今日,她依然把自己定位为“真相记录者”,这都不是有耍流氓的嫌疑,而是明目张胆的耍流氓了。要知道,老人家早就说了,不做调查没有发言权,不做正确的调查同样没有发言权,可那位“日记”的作者呢?别说没有正确的调查了,就连简单的调查都没有,总不能说从几个很可能无中生友的“医生朋友”那里胡乱获取点信息就算调查了吧?

  写着写着就偏题了,好在反正也没多少人看,我就这么将就着一说,大家也就这么将就着一听,就写到哪算哪吧。总之,能看到公知四分五裂我还是蛮高兴的,或许,公知的黄昏真的近在眼前了。

  来源:林爱玥公众号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