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司马平邦:从盖茨到马云——大地主阶级在美国的复辟

2021-02-09 11:16:4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司马平邦
点击:    评论: (查看)

  欢迎收看《司马平邦说》。据今年1月15日的《福布斯》杂志披露,比尔·盖茨获得了一个新头衔:美国最大农田主!这位长期居于世界首富位置的超级富豪,已悄悄地在美国各地购买了26.9万英亩——约1089平方公里的耕地,美国领土才九百多万平方公里,现在有万分之一强是比尔·盖茨的了,而且不是山地、林地和雪山草地,而是肥沃的耕地,盖茨也一举成为了美国最大的私人农田所有者,牛吧?

  据美国媒体报道,比尔·盖茨已建立了横跨美国18个州的大规模农田投资组合,农田最多的州是路易斯安那州,达到69071英亩,其次是阿肯色州,达到47927英亩,第三是亚利桑那州,达到25750英亩。此外,他还拥有亚利桑那州的菲尼克斯市西部25750英亩过渡性土地的股份,那里正在被开发为一个新的郊区。现在,盖茨这几十年来靠计算机代码程序赚到的钱,正在源源不断变现成实实在在的土地资源。

  盖茨这1089平方公里的土地和香港面积相当,香港总面积为1106.66平方公里,比尔·盖茨的私人土地仅比香港小17平方公里。

  其实,在买地这件事上盖茨并不“孤独”,比如,美国奇妙公司联合创始人雷斯尼克夫妇,以19万英亩的土地排名第三,他们名下的农田为自己的品牌生产干果商品。和盖茨以及雷斯尼克夫妇专注于耕地农田不同,美国拥有最多个人土地的其实是自由传媒集团的主席约翰·马龙,他拥有220万英亩的牧场和林地;而特朗普当总统时最为痛恨的CNN创始人泰德·特纳,他排名第三,拥有横跨8个州的200万英亩牧场。

  现在,亚马逊创始人、刚刚辞去CEO的杰夫·贝佐斯拥有42万英亩土地。而很喜欢在美国购买土地的不仅有美国富豪,还有中国富豪。2015年马云夫妇就以个人名义,花费2300万美元买下了纽约州郊区面积113平方公里的布兰登公园的所有权,2300万美元能在美国买下113平方公里的公园,我看还是相当划算的。

  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之父威廉·配第有一句名言,说“劳动是财富之父,土地是财富之母。”这句话也得到了马克思的肯定,并被引入了《资本论》。因为,劳动创造价值,所以劳动是财富之父;土地属于生产资料,是生产过程中最必不可少的一个组成部分,所以土地就是财富之母。

  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地球人口仍将持续增加,根据预测,全球人口在未来30年将增加至97亿,到本世纪末全球人口将继续增长到110亿,当然我们中的大部分人都等不到这一天了,而支撑人口增长的最基本要素就是土地开发范围的增大,尤其是那些适宜人类生存的土地。

  与黄金、古董、钞票这些东西相比,土地具有三大优势,即长线持有稳涨、没有折旧问题、不需要打理。而与中国不同的是,美国的土地是完全可以私有的,没有咱们中国70年使用权的限制,是可以一直父传子、子传孙传承下去的。

  当然,对于盖茨、雷斯尼克、约翰·马龙、泰德·特纳和贝佐斯这种美国富豪来说,购买土地、发展农业其实还有一个最大的好处,那就是赚钱,而且是赚大钱。

  首先我们需要给大家科普一下,美国现在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农业国家,这种最大其实还体现在国家对农业的补贴上。根据美国现行税法,农业是全行业税收减免和财政补贴最高的行业之一。比如,2020年,美国政府向农民提供的补贴超过了465亿美元,占整个农业1196亿美元净收入的40%。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是亿万富豪,但他的纳税额极少,甚至其个人在2016年和2017年都只缴纳了750美元的税,而这其中的一个办法就是利用农业补贴。特朗普在新泽西州有一座特朗普国家高尔夫俱乐部,因为在这个俱乐部内养殖了8只山羊、放置了一些干草田,这家俱乐部就被评定为可以获得农业税收减免,每年只需要交1000美元,约合人民币6500元的税。

  更重要的是,根据美国2014年通过的农业补助规则,美国政府对农业的补贴并不是按照人头平均发放的,而是按照拥有的土地量来计算的。那么已经成为最大地主的盖茨自然将收获最大的一份补贴,按照比尔·盖茨拥有1089平方公里私人耕地计算,他每年都可以领取到的美国政府的农业补贴就高达43亿美元,当然,他想领到这笔钱还有个前提,就是要种植土地。但种不过来也没关系,因为美国还有一种“不种植”补贴,以种植野草、养野鸡和鸭子代替以往的谷物、大豆种植。拜登上任第一天,美国就重回《巴黎气候协定》,可以预见,未来美国“不种植”补贴的幅度还会增加,也就是说,盖茨在农田上获得的利益会更大,妥妥的稳赚不赔。

  两极分化、瘟疫肆虐、政党对立、种族歧视、股市熔断,其实这些美国严峻的现实问题在土地投资面前都不算个事,富豪们投资土地,如农田、林地等等,一方面表示他们对政治经济形势趋坏的判断,必须找到最好的避险办法,而另一方面,一个个在虚拟经济奇迹中成长起来的超级富豪把国家的土地实体私有化,而且还可以传续下去,这其实正在固化美国社会的贫富悬殊,普罗大众可以分配到的资源将越来越匮乏,未来,我看除了革命,这其实是个根本无解的。

  说到这,我想起两年前自己曾经提到的一个话题,就是废除继承权;在我们中国,这个刚刚暴发起来的“特色社会”,资本或财产在许多人眼里还是神圣不可撼动的,在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看来,财产是人的天赋自然权利的一种。但是,关于权力又有这样的哲学定义,即权力的本质,就是主体以威胁或惩罚的方式,强制影响和制约自己或其他主体价值和资源的能力。因此,我们强调财产是一种天然权利,这本身就是为了维护继续从他人手里攫取更多资源的优势,这个逻辑,其实是反过来证明了财富是一种权力。

  就是说,你承认了财产继承权,实际上是承认了与财产附着在一起的权力的继承权。

  谁都知道,人类社会中实行权力合法继承的社会,如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早就被定义为反动,但至今我们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的美国,还是到处能看到这种通过土地作为个人财产,使权力得以千秋万世延续的例子。当然,我们也看到,我们中国不可以有土地的绝对私有化,你马云有钱可以拥有美国的土地,却不可能拥有中国的土地。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