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安生:与读者闲聊

2021-02-08 09:47:13  来源: 卢瑟经济学安生杂谈   作者:安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寻梦环游记》之中,有一种说法,人会死两次。一次是停止呼吸,一次是被人遗忘。

  人们大约很看重第二次死亡。

  古罗马历史上,有一种刑罚,Damnatio Memoriae,纪录抹杀刑。

  这种刑罚,由元老院通过,对前最高统治者实施。明确地讲,就是专门针对罗马皇帝的刑罚,是一种活人对死者的弹劾。

  受到此刑的皇帝的所有碑文都必须破坏,所有官方记录中将该皇帝的名字都将被删去。

  遭受这种处罚的罗马皇帝包括,尼禄、图密善。

  五贤帝之一的哈德良也差点遭受这种处罚。幸亏他的养子,继位的皇帝安东尼庇护苦苦哀求,元老院才不得不作罢。

  元老院的这种刑罚,大约就是为了让已经去世的前任的君主尽快实现第二次死亡。

  理论上,被实行纪录抹杀刑的罗马皇帝都是暴君。事实上,根据后人的考证,尼禄虽然残忍好杀,但是在外交方面为罗马创造了70年的和平。图密善亦颇有建树,五贤帝的时代,是建立在图密善时代基础上的。

  尼禄经常赐死精英,被处以纪录抹杀刑毫无悬念。图密善则是没有处理好与元老院的关系,大权独揽,把元老院当成橡皮图章。

2.jpg

  如果图密善在政策上向元老们倾向,那么罗马历史上,可能就是六贤帝,而不是五贤帝了。

  后人对被处以纪录抹杀刑的帝王知之甚少,我们只能知道历史上曾经有过这样一位帝王,知道他在位的年代,剩下的只有元老对他的定论。

  如此看来,元老们的气度远不如中国的士大夫。

  中国的士大夫们虽然阴阳怪气,妄议朝政,制造传播谶语,挑战君王权威,但是在不销毁史书这方面,还是有共识的。

  中国的士大夫的想法大约是对方是罄竹难书的暴君,如果销毁了记录,后人不知道他的所作所为,怎么批判他?

  元老们的想法大约是根本就不批判,直接泼脏水。相关的纪录都已经抹杀了,元老说他是暴君,他人也很难辩驳,只能接受。于是,历史成了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所以,先有纪录抹杀刑,后有历史虚无主义。

  如果历史没有被抹杀,那么后来人是很难搞历史虚无主义的。

  将近两千年过去了,由于有纪录抹杀刑,所以我们现在已经很难准确了解尼禄和图密善做过什么了,更难客观评价他们的行为和历史地位。

  所幸,近代以来,由于出版和传播的发展,纪录抹杀刑的难度大大提升。

  不过,类似的事情并没有绝迹。包括对苏联(不是苏修)、对共产主义运动,以及对一些历史人物的纪录抹杀和历史虚无的行为仍然存在。

  谁控制过去,谁就控制未来;谁控制现在,谁就控制过去。

  罗马历史上,还有一种行为,是对是逝去的帝王封神。凯撒、奥古斯都、五贤帝都被封神,卡里古拉活着的时候,就要给自己封神。

  当然,还有些人虽然被处以了纪录抹杀刑,不过仍然被一些人记忆。不仅如此,这些人在口耳相传之中,逐渐被封神。

  这大约也是出乎元老们预料的事情吧。

  ************************************************

  有人问我对华夏幸福的看法。

  最近这几年,只要出去转一转,就能看到各地热火朝天大干快上。哪怕是山沟里,各种住宅,尤其是高层住宅也是一片一片的。

  于是,有了基建狂魔的说法。

  各地似乎普遍有一种信念,只要盖出来,就不愁卖,只要能卖掉,就能偿还贷款。

  在这种情况下,各地的GDP、税收、收入水平,都在稳步增长。盖这些楼,怎么可能不创造GDP呢?只要有经济活动,就有税收。只要盖楼就需要劳动力,就要给这些劳动力支付工资,并由此引发一连串的消费行为。

  一切都很好,除了债务也在迅速增长。

  正常的顺序是地方政府(或者地方融资平台)举债,搞基础设施建设+征收土地、补偿安置。开发商举债(发债或者贷款)从地方政府手中把土地接过来,搞房地产开发。这是第一次债务转移。劳动者直接或从政府或房地产公司的渠道获得工资,支付首付,贷款购买住宅。这是第二次债务转移。

  商业地产和住宅大同小异,最终都是需要劳动者通过购买商品支付地租,让开发商业地产的企业解放出来。

  这个链条之中,每一个环节的停滞,都会影响下一个环节的运转。

  地方政府融资不顺利,劳动者从地方政府的途径间接获得的收入就会下降,进而影响房价,也影响开发商拿地的积极性。开发商融资不顺利,地方政府就难退出,劳动者从房地产中间接获得的收入也会减少。如果劳动者融资困难,那么地方政府和开发商都会遇到问题。

  所以,整个循环的关键,是货币供应不断扩张。

  如果货币供应的某个环节出现问题,那就容易导致循环停滞。比如,地方政府债务总量被控制,比如,房地产行业的贷款被控制,比如,个人房贷被控制。债务如同击鼓传花,鼓声不停,债务就在不断转移。一旦鼓声停了,谁手里有债务,谁难受。

  这时,如果当地还有其他的经济支柱,那么这些债务就比较好消化。

  比如,某些地区出口发达,这些地区的政府、企业家和劳动者还有其他的经济来源,那么这些收入就可以用来添补债务窟窿,同时消化多余房产。

  如果没有经济来源,有更高层级的纾困资金也行。

  比如,某些地区虽然没有什么出口产业,但是出于长治久安的考虑,国家每年都有大量的转移支付,这些地区也有盼头。

  如果以上两点都没有,或者并不明朗,那就比较艰难了。

  如果债务主要由政府背负,那就会出现独山那种情况;如果由民间背负,那就会出现华夏幸福的情况。

3.jpg

  总之,会出现一些长期荒芜的鬼城。市场经济,大规模生产,大规模荒废,这也是常态。

  这种情况下,有些人喜欢赌一把,低价收购那些垃圾债券,然后一点这些债务人摆脱困境,就能获得极高的惊人的利润。我从来不建议普通者去赌这一把,因为你们输不起。而且,赌赢的人,靠的也不仅仅是运气。

  从长远看,真正决定一个地区房价趋势的,还是当地的支柱产业的情况。既然经济重心出现向东部和帝都汇聚的趋势,那么地租的价格也会有反映。

  从另一个角度看,决定一个地区经济的,也不是土地开发和房地产。房地产只能成为负担,即使短期内带来繁荣,从长期看,也是得不偿失。

  房住不炒,炒房是不能推动经济发展的。

  **********************************************************

  网上看到一篇文章,介绍一些高端阿姨(保姆)。

  从这些保姆的简历看,完全有资格成为白领,甚至高端白领。其中不乏名校海龟硕士博士。

  有些家长一掷千金为孩子买学区房,却不知道现在私塾教育已经蓬勃发展。想想看,奥运冠军教孩子体育课,院士教孩子文化课,会是什么结果?

  所以,我说过,分数公平也只是相对而言。

  一些经济相对落后的高考大省的考生要求全国统一考试。其实,再过二十年,同样是这些地区的考生,可能就会大声疾呼,给他们保留一部分名额了。

  **********************************************************

  说点题外话,我只分析经济趋势,并不是投资顾问。有些人把我的观点当投资建议来采用,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你免费获得的信息,自己把宏观趋势当微观操作建议使用,本身就是误用。何况,赚钱了不会分给我,赔钱了上蹿下跳。这样的人,还是赶紧取关的好。

  对个人的建议,我去年就说过“六不”:不辞职、不创业、不举债、不放债、不担保、不投资。活下来,剩者为王。别盲动,保持现金流。房贷选固定利率,不要选浮动利率。

  我还建议本科毕业,没有考上985、211研究生的年轻人去从军。投笔从戎,先有稳定的收入,能自己养活自己再说。

  情况极其复杂的时候,普通人消息闭塞,机会成本高,我也只能说这么多。

  有些人觉得资金前些年没有加杠杆上房产,是吃了大亏。这些人是否想过,如果失业怎么办?如果物价上涨,收入停滞不前怎么办?自己有能力偿还贷款吗?

  记住,你不是天选之子,不会所有的好事都让你赶上,你没有退路。

  发财不是靠狡诈或运气,而是靠你懂的。

  有关部门都将研究制定重大市场风险冲击应对预案,你没有什么理由认定自己可以一路开挂呢?

  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