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司马南:十年敛财近2亿,强奸猥亵数名女弟子,假活佛如何行骗?

2021-02-06 09:29:5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司马南
点击:    评论: (查看)

  深圳警方“假活佛”案

  此案的主犯名叫杨洪臣。杨洪臣在老家的同乡人说,杨洪臣小时候家庭有过变故,所以在80年代末读中学时就辍学外出了。他曾在90年代末期去了河北阜平县阜平镇的⼀个名叫红叶寺的小寺庙“出家”。之后,他又跑去了甘肃藏传佛教的拉卜楞寺,一方面结交当地⼀些僧人,一方面则利用当年我国身份证信息管理能力落后,寺庙管理力量不足等情况,也伪造了“活佛证”和藏族的身份,从此开始冒充 “活佛”。

  他还在2000年初回到了河北阜平县那个红叶寺,并利用当时该寺庙欠债需要人还钱的困境,套取了该寺的主持职位,当地的监管部门当时也没有尽到应尽的审查职责。至此,在假身份和真寺庙的“加持”下,杨洪臣正式开始了他的行骗之路,并曾化名“扎西当知”、“格桑希日嘉木措”、“道吉”等。

  接下来,为了忽悠更多人迷信自己的“活佛”身份,杨洪臣开始谎称自己是中国前佛教协会会长、著名爱国僧人喜饶嘉措的“转世”,又称自己是“黄财神”的“转世”,并将自己中学时辍学外经历也进行了⼀番“包装”,称自己小时候就因为是喜饶嘉措的转世,所以是被藏地的僧人接去了。他甚至还极为无耻地将网络上关于喜饶嘉措事迹的文章与自己的照片混合在⼀起,然后让自己⼀名富裕的信徒为他非法出版了⼀本名为《爱国好活佛》的书籍,好让他打着喜饶嘉措“转世”的这个虚假噱头继续行骗。

  警方的问询笔录和案件判决书上显示,杨洪臣编造的这段“转世”经历,也被很多被他欺骗的受害者不约而同地提起过,并称他们⼀度都曾信以为真。然而,拉卜楞寺的工作人员和僧人,包括那些认识杨洪臣、与他有过⼀些往来的僧人,都明确表示他根本不是该寺的僧人,更不是“活佛”,只是在当地倒腾过⼀些佛具。

  杨洪臣案的受害者多数都是女性,且多数遭到过他的严重的性侵害。警方的案件笔录显示,杨洪臣在最初接触到她们时还显得比较谦逊,但⼀旦与这些“女弟子”熟悉后,就开始暴露出了他禽兽不如的嘴脸,会用诸如“小婊子”这种词语侮辱她们,更强奸了她们中的许多人,甚至导致⼀名女弟子怀孕生子。

  在冒充的“活佛”杨洪臣的精神控制下,被他侵害的女性有的害怕被他“诅咒”,有的被她蒙骗后认为这能精进“佛法修为”,还有的是他编造的“我们前世/来世是夫妻”这类谎言所忽悠,便都没有选择脱离他并举报他的侵害行为,而是越陷越深。他会逐渐利用你心理的弱点扭曲你的认知,让你对⼀个错误的事情产生认同。这些受侵害的女性即便在被他侵害后,也能露出笑容与他合影,其中⼀些人甚至还会寻找其他受害者入坑给他欺骗,甚至自己也模仿他那样去行骗,从受害者变成了加害者,这也正是杨洪臣这个案件最令人可怕的地方。

  杨洪臣在“弟子”面前越发膨胀的扭曲欲望和嚣张气焰,他抽烟吃肉玩电子游戏还喜欢让多名“女弟子”陪伴外出——甚至去唱KTV的享受作风,以及他几乎不讲任何佛法的情况,终于令⼀名对他的作风、佛法修为乃至身份都越发怀疑的男性“弟子”在2016年时将他举报给了深圳的宗教管理部门,觉得此人太不符合⼀个出家人的行事风格了。

  本案中,作为主犯的杨洪臣因犯下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罪、诈骗罪、强奸罪以及职务侵占罪,数罪并罚被判入狱18年,罚金15万。不过,毫无做人底线的杨洪臣,不仅在两次庭审中都拒绝认罪,在大量证据面前扔在胡搅蛮缠,甚至不惜出重金找来律师,为自己辩解说他没有欺诈他人,没有假扮活佛,都是弟子们非要那样说,想将他的罪责都说成是受害者的错。

  【司马南,红歌会网专栏学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司马南”,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