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李光满:世纪之问——美国能否继续领导世界?

2021-02-01 09:18:51  来源: 李光满冰点时评   作者:李光满
点击:    评论: (查看)


 

  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最大工业强国已经超过百年,成为全球最大军事强国、金融霸主已七十余年,成为全球唯一超级大国也已近三十年,经历了多场战争之后,在经历了911、次贷危机、新冠疫情之后,在经历了特朗普的四年执政之后,美国还是那个可以为所欲为、想打谁就打谁、想欺负谁就欺负谁、想掠夺谁就掠夺谁的世界霸主吗?美国还能领导世界吗?在世界格局出现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之后,这已是一个世纪之问。在未来相当长的时期,在金字塔顶端站着的,除了美国,还将出现另一个大国的身影,世纪之问正昭示着全球地缘政治格局之巨变。

  1月28日,布林肯在担任美国国务卿后的第一天就表示,美国仍处于最佳状态,全世界都需要美国领导地位,美国能够提供这种领导。

  布林肯说,“全世界需要美国的领导地位,我们将能提供这样的领导,因为如果美国参与,全球问题的解决会更加有可能性。和世界上任何国家相比,美国在最佳状态下仍具有更大的可能性动员其他国家来争取更好的目标。”

  世界真的需要美国的领导地位吗?在经历了特朗普的四年执政和一年的疫情应对之后,美国还有资格领导世界吗?美国还有能力领导世界吗?如果是在1991年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之后,不会有人提出这样的问题,如果是2001年美国经历911袭击之后发动阿富汗战争时要求全世界所有国家“要么跟美国站在一起,要么成为美国的敌人”,美国提出能够同时打赢两场半战争的时候,也不会有人提出这样的问题,那个时候,另一个超级大国苏联解体,美国国势达到巅峰,气势如虹,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敢公开与美国为敌。

  然而经历了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2008年次贷危机和2020年新冠疫情之后,美国的国家信用、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力、美国的霸权似乎真的成了一个问题。当中国说世界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时,我们会问,这个世界正在发生哪些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是美国独霸世界的格局已经悄然发生变化了吗?

  面对这样一个世纪之问,特朗普给出了他的回答,他在美墨边境高筑墙,他下令禁止穆斯林进入美国,他直接向美国的盟友索要好处费,他退出了十多个国际组织、不再缴纳会费以逃避责任和减轻负担,他强行要求欧洲停止建设俄罗斯与德国之间的北溪-2线以推销美国天然气,他对中国发动了史上最大规模的贸易战,他还对华为等数百家中国企业实施了史上最严厉的制裁,他撕毁了伊核协议并将伊朗赶出美元全球结算系统,他废止了奥巴马医保法案,向企业大幅减税,想方设法让美国制造业回流美国,然而这些最后都以失败而告终,他并没有让美国重新伟大,他费尽心血修建的美墨边境墙已经被拜登叫停,他对中国发动的贸易战并没有让中美贸易逆差缩小,他对中国发动的科技战也并没有把中国高科技和高端制造业打垮,美国疫情泛滥,成为了世界上感染人数最多、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特朗普主义进一步撕裂了美国社会,美国的体制、信用、价值观都受到了考验和质疑。当时间来到了2021年,大家都在不断追问,美国还能领导世界吗?

  现在美国政权更替,从共和党到民主党,从特朗普到拜登,除了政策上的翻烧饼,我们还会发现什么?拜登是否还能够让美国恢复美国昔日的荣光?当我们听到布林肯宣布美国要重新领导世界的时候,我们有何感想?

  从美国总统拜登、国务卿布林肯、国防部长奥斯汀、商务部长雷蒙多等上任后展开的一轮密集电话外交可以看出,美国依然以全球霸主自居,准备以冷战思维打造一个新的盟友集团,准备联合盟友共同对抗中国。这轮电话外交的对象主要是美国周边国家和美国的盟国,如加拿大、墨西哥、日本、韩国、英国、德国、法国等,还有俄罗斯总统普京和印度总理莫迪。

  这轮电话外交显示出了美国新政府的外交、国防、贸易政策取向。虽然中美外交并没有启动,但显然拜登政府外交政策的核心是针对中国的,显示出拜登政府已经开始启动对华战略布局。通过恐吓、利诱、拉拢美国的盟友,结成一个新的集团,以集团的力量共同对付中国,从而达到稳固美国霸主地位、阻止中国重新崛起和中华民族复兴的目的。拜登迅速同俄罗斯总统普京打电话也意味深长,显然是要拉拢俄罗斯,离间中俄关系。

  然而拜登政府以联盟形式对抗中国的意图首先就遭到了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反对。默克尔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演讲中强调她支持中国提倡的多边主义,“我和中国在支持多边主义方面的想法是一致的。”“现在是全球化的时代,人们的生活有赖于全球的联系。近年来,这一点清晰地展现在我们眼前。”“我们必须选择多边主义的道路,孤立主义无法解决问题。”“一个分裂的世界对许多国家而言并不公平,欧洲不会在中美之间站队。”她说,“我个人希望不要形成阵营,因为这对很多社会来说并不公平。比如一边是美国,一边是中国,而必须加入其中一方绝对不是欧洲的自我定位。”她认为欧中的共识大于分歧,她对去年年底达成的中欧投资贸易协定感到满意。

  西班牙政府发言人认为,冷战是欧洲国家21世纪的“集体政治恐怖回忆”。德国总理默克尔的表态,反应了欧洲国家内心最真实的担忧。而美国新任国务卿布林肯的发言,加剧了欧洲国家对于世界产生新冷战的极大担心。

  法国政府副总理让·本内表示,“在疫情肆意横行的当今世界,围剿中国不具备建设性。特朗普政府的贸易大战,已经严重扰乱了国际经济生产的供应链。给欧洲国家的经济复苏带来最严重的威胁。”

  新加坡李显龙总理最近表示:没有多少国家,希望加入把中国排除在外的联盟。这已经道明:国际社会需要的是合作,制裁只会带来反制裁。

  日本政府发表声明时指出,没有证据显示,中国政府在新疆地区实施“大规模的种族灭绝政策”。所有对中国的指控,根本是站不住脚的。而“结盟冷战”,不仅不可能,反而还会破坏东亚的发展。日本政府没有办法参加针对中国的“结盟冷战”。

  最近中国并没有等待和依赖与美国改善关系,而是以一种更加积极、更加主动的姿态开展全球外交并取得了重要成果,先后签定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中欧投资协定和中国-新西兰自贸协定升级议定书,这几项贸易协定都具有极大的象征意义。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是在没有美国参与的情况下,与包括美国盟友日本韩国及东盟国家签定的协定,中欧投资协定则中国是与美国的欧洲盟友签定的协定,而与新西兰升级自贸协定则是与五眼联盟中的新西兰签定协定,都是在美国的盟友圈内撕开一道口子,冲破美国的包围,实现了战略突围,这为下一步粉碎拜登政府以联盟对抗中国的战略打下了基础。

  从奥巴马到特朗普,再从特朗普到拜登,美国为什么一定视中国为眼中钉?为什么一定要对中国实施战略围剿?为什么一定要置中国于死地而后快?我想这是由美国的霸主思维和霸权认知所决定的,美国不会允许任何国家和任何政治势力去威胁、动摇美国的霸权地位,这就是为什么布林肯一上任就提美国对全世界的领导地位的原因。

  美国作为数十年来真正将自己的国家力量延伸到世界绝大部分角落的世界霸主,作为全球真正在金融、军事、科技、政治方面获得过霸权的国家,确实有过令人惊艳的荣光,这几十年来享受着世界霸主种种利益的美国已经形成了一种作为霸主的思维习惯和思想认知。

  在美国人的意识和思维中,这个世界是分为多个等级的,第一等级是美国,美国处于全球关系的顶端,也就是金字塔的顶端,第二等级是欧洲、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韩国等美国盟友,这些国家向美国让渡了部分主权,其政治、军事受美国控制,是为美国服务的,是为美国霸权提供支持、援助、帮手的国家。第三等级是中国、俄罗斯、印度、巴西、土耳其等世界经济、军事大国或地区大国,是美国全力遏制、分裂、打击、摧毁的国家。第四等级是其它受美国掠夺、奴役、控制的中小发展中国家。在这个全球关系等级中,美国是唯一的世界霸主,是理所当然的统治者,是世界的主宰者,是全球财富的收割者,美国人认为,这是美国天经地义的、没有疑义的、上帝赋予的、永久的权力。

  当布林肯说全世界都需要美国领导的时候,依然是带有某种傲慢的俯视众生的态度,如果美国未来四年依然用这种思维去看世界,去制定美国的全球战略,去处理全球大国关系,那么他们必然会犯战略性错误,因为这个世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美国已经不再是唯一一个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国家,现在美国要领导世界,谈何容易?

  当前美国面临着整体的系统性的危机,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美元霸权开始动摇

  上个世纪二十年代末、三十年代初,美国爆发了史上最严重的经济危机,这次危机影响之深远、遭受损失之惨重都是迄今为止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这次危机过后,美国携二战胜利之余威,建立起了美国主导的全球秩序和体系,这一秩序和体系的核心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个是建立起以美元为基础的布雷顿全球金融体系,即美元霸权,1973年当美元霸权遭遇黄金支付危机的时候,美国又设计了石油美元霸权。因为美元霸权,美国再没有发生上个世纪二十年代末发生的那种损失惨重的金融危机,即使在2008年发生了次贷危机也可以利用美元霸权向欧洲及全世界转嫁危机。第二个是美国在全球驻军的全球军事体系,强化对欧洲和亚洲盟友的控制,虽然有苏联的存在和竞争,但苏联从未取得过对美国的优势地位。第三个是利用从欧洲特别是从德国逃往美国的大批科学家建立起了美国的优质教育体系和科技霸权,这三点是美国得以长期称霸世界的三大支撑。

  但现在我们会发现,美元霸权正在悄然发生动摇。

  一是当美国实施美元大放水的时候,全球金融市场并没有出现大面积震荡,美国无法通过输出通胀来化解美债危机,无法通过美元大放水来转嫁国内金融危机,无法制造全球金融动荡来收割各国财富为美国输血,这使得美国国内债务和政府赤字越堆越高;

  二是近几年来已经出现了全球各国购买美债热情下降或不再购买美债的趋势,美国通过发债吸引全球美元回流美国、承接美国债务的目的无法达到,特别是2019年以来美国主要债权国开始大量抛售美债,这使得美债只能在美国国内消化,这样美国无法通过无限量化宽松向全球输出美元债务;

  三是从2020年全球直接投资数据可知,中国一举成为全球吸收外国投资最多的国家,美国首次排名第二,而且下降幅度达50%左右,这说明美国不再是全球投资者的首选地,投资者对美国的投资信心出现动摇;

  四是美国股市在疫情依然严重、经济复苏依然看不到前景的情况下逆风飚升,不断创出新高,显示美股与美国经济出现严重背离,股市泡沫十分严重,金融危机随时可能大爆发;

  五是美国通过美元霸权制裁伊朗以达到其政治目的,将伊朗赶出美国结算系统,虽然让伊朗十分痛苦,但也让全世界认清了美元霸权的凶狠,欧盟和中国都开始谋划建立独立的不受美元控制的自己的国际货币支付体系,虽然这种努力仍处于起步阶段,但美元霸权一旦出现裂痕,其崩塌的日子将不会遥远。

  第二,美国科技创新遭遇天花板

  在相对论和量子科学这两个重大基础性科学发现之后,世界上重大基础性科学发现再没有取得重大突破,全球遇到了重大基础性科学发现的瓶颈,美国自二战以来所具有的科技优势渐渐被其他国家赶上,美国在经历一段技术层面特别是互联网层面的技术创新之后,遭遇了科学发现和技术创新的天花板,中国等国家在技术创新方面渐渐接近或赶上美国,特别是在太空、导航、人工智能、5G通讯等前沿科技领域渐渐摆脱了美国的垄断和控制,虽然美国仍然在高端芯片制造等技术领域具有一定的优势,可以预知的是,这种优势被打破、被追赶、被超越只是时间问题,长期以来美国享有的科技霸权开始受到全球围攻,中国、欧洲、日本、韩国攻下美国科技霸权将会在未来十到二十年成为现实。

  第三,美国的军事霸权开始受到挑战

  虽然美国军费开支超过全球排名第二到第十位九个国家军费开支的总和,虽然美国的军事装备技术仍然领先包括中国、俄罗斯、欧洲在内的其他国家,但美军那种压倒一切的领先优势已经不复存在,由于中国和俄罗斯在军事技术和军事装备方面不断取得新的突破,与美军的差距越来越小,这使得美国要同时对付中俄两大军事强国已不可能,美国曾经吹嘘可以同时两赢两场半战争,但美国在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中的表现让我们看到,美国虽然赢得了战场胜利却输掉了整场战争,也极大的消耗了美国国力,美国的军事霸权正在蜕变为一种威慑力而不是一种压倒性的战斗力,随着中国国力和军事崛起,特别是在经历了叙利亚战场与俄罗斯正面较量之后,美国已经不再可能想打谁就打谁,全球军事形势已经发生重大变化。

  第四,美国民主体制和价值观已经光环不再

  美国在美元霸权、科技霸权、美军霸权的加持下,美国的民主体制和价值观也一直是美国领导和统治世界的政治利器,美国利用其民主体制和价值观对其他国家发动颜色革命和各种颠覆活动,以实现其统治世界的政治目的。但经过特朗普四年来对美国信用的疯狂消耗,美国的民主体制和价值观的虚伪性已经暴露无遗,越来越多的国家和人民不再相信美国的体制、文明、价值观优越性,特别是中国人民开始走出崇美、媚美、跪美的心态,开始对中国道路、中国文化、中国制度、中国理论越来越自信,开始提出自己的全球治理主张,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相信中国道路,特别是在这次疫情中,中国成为了全球抗疫最成功的国家,也成为了全球抗疫物质的最大支撑,美国的失败不仅是抗疫的失败,而是体制和文化的失败,或许这才是美国最大的失败,因为它动摇了美国的国本,灯塔国的倒掉,山巅之城的崩塌,美国文化、体制、价值观的破灭或许才是美国走向衰落的根本。

  当前美元霸权、科技霸权、军事霸权、政治霸权这四大霸权都受到了挑战,我们似乎听到了某种嘎嘎的声响,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最需要的是深刻反省自身存在的问题,理性而不是疯狂,是与世界各国合作而不是拉帮结派搞对抗,不是继续鼓吹美国优先、美国至上的“世界都需要美国领导”,可以说,鼓吹美国继续领导世界是想要继续维持美国霸权的表现,随着世界格局不断演变,随着中国强势崛起,随着欧洲大陆逐步摆脱美国控制,美国要想继续领导世界,要想继续维持美国霸权,已然力不从心,而且会加速美国跌落神坛。

  那么,美国还能领导世界吗?美国还有何资格领导世界?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