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司马平邦:河北疫情与“上帝保佑”

2021-01-14 16:21:1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司马平邦
点击:    评论: (查看)


点击上图观看视频

  欢迎收看《司马平邦说》。在本节目的第353期(《神棍川普与“黑命贵”间的宗教战争》)和第406期(《向华盛顿进军!》)里,我们都聊过美国当下新冠疫情泛滥与宗教崇拜泛滥的关系,这其实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社会问题,业已深入美西方国家的社会、政治和文化的骨髓里。简单概括,就是疯狂的宗教崇拜既是资本主义统治的需要,又奴化出大批的愚蠢国民,造成了新冠疫情更大的肆虐和泛滥;也造成了人们在疫情如此肆虐和泛滥之下仍然无知无觉,而后果肯定会非常可怕。

  其实,这类宗教问题在中国也存在。

在中国农村,非法的宗教活动正在变得普遍

  在2020年1月初,河北省的第二波疫情突然袭来,之后,“教会”这两个字突然间就热了起来。在这次疫情的核心暴发地石家庄市藁城区,有贴子曝光,存在着大量的基督教堂和频繁的传教活动,而现在农村越来越泛滥的宗教活动,这已经是一个在全国普遍存在的现象,绝非藁城区一地如此,中国很多地方基督教和天主教的传教和渗透,可能比藁城还要严重得多。

  那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不过,在1月9日,河北省官方就这些网络传言做出了正式回应。在石家庄市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当地宗教管理机构的负责人表示,藁城区的小果庄村共有村民4721人,其中有信教群众122人,都信基督,所以,该村并不是天主教聚集村。而网上传言的“欧美神父在藁城传教”也不符合事实,但在疫情暴发前,一些信教群众确曾在该村一户人家里有过宗教聚集活动,但是,到1月9日,还没有证据表明疫情源头同宗教聚集有直接关系。在河北疫情暴发后,当地政府立即暂时关停了所有宗教活动场所,暂时停止了一切宗教活动。

  与此同时,同一天,北京市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决定,自当日起,北京市155个宗教活动场所全部暂停对外开放,暂停集体宗教活动,并对农村地区非法宗教活动开展专项排查,坚决防止聚集性疫情的风险。

  同样,在1月9日这一天,天津市的民族和宗教事务委员也发布紧急公告,称:自2021年1月9日起,各宗教活动场所暂停对外开放,暂停集体宗教活动,各宗教团体将指导信教群众在家过好宗教生活,同时做好个人防护。

  对于京、津、冀各地政府相关部门的回复和反应,我觉得是应该相信的,也可以得出结论,即至少在现在的中国,宗教活动还没有发展到危及新冠疫情防控的地步。但是,宗教这件事在现在疫情最为严重的美国却完全呈现出截然相反的状态。1月6日,数千的特朗普支持者攻进美国国会,演出一幕看似悲壮的“国会山惨案”,这背后的驱动力之一,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一直以“上帝的选择”暗示于他的支持者们,他的那些愚昧的支持者居然也铁磁地相信这个话。

  大家回过头来再看现在的世界,战胜了新冠疫情的几个主要国家,或者说并没有被新冠病毒攻破的国家,比如中国、朝鲜、越南,它们不但是社会主义国家,也都是无神论国家;在对待新冠疫情上,这些国家都能坚决采取非常科学的手段、方法应对,干净利落地遏制住了疫情。

  回到中国其实更能说明问题,虽然新冠疫情最先在湖北武汉被发现,在这之前,全人类对这种病毒瘟疫既没有定性、定义,更不知如何防控,但是中国政府和中国的科学家,本着科学求真的精神,用科学的医疗手段和科学的社会防控手段,很快遏制了疫情。在这里面,不客气地说,什么上帝呀、佛祖呀、真主呀,都必须向科学二字折腰,必须为科学二字让路。

  换句话说,中国以及朝鲜、越南,在2020年到2021年战胜新冠疫情的经历,其实就是一次最好的无神论战胜新冠病毒的实践过程;而与此同时,大家还可以去查查,世界上那些凡是落入新冠病毒魔爪而不能自拔的国家,无论是西方国家,还是东方国家,无论是北半球国家,还是南半球国家,都是有神论国家。

  我本人虽然不信仰宗教,但也不会反对别人信仰,也不会诟病任何合法的宗教信仰。但是现实在这里摆着呢,新冠病毒的全球大流行,就是这样在用血淋淋、活生生的事实告诉我们,上帝、佛祖和真主等等其实是不存在的。

教皇方济各表示,将在梵蒂冈组织注射新冠疫苗,他自己也会注射

  1月9日,罗马教皇方济各的私人医生,叫法布里佐·索科西的,感染新冠肺炎后因并发症去世了。11日,方济各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说:“我认为,从伦理角度来看,每个人都应当接种疫苗。”他还说:“下周,我们开始在梵蒂冈对民众接种疫苗,我也预约了。就应该这样做”。

  我觉得,教皇更应该告诉信众,上帝他老人家根本不存在,在新冠病毒面前,上帝也得接种疫苗。

  一方面,在新冠病毒如此全球大泛滥之下,中国进行了最成功的抗击,而中国最成功、最重要的秘诀就是两个字:科学!

  但在另一方面,在现在的中国大地上,各种各样的宗教崇拜,甚至是非法的宗教传教活动,仍然在大肆泛滥着,这是无法回避的现实。

  在这场史无前例的大瘟疫中,现在,尤其是在中国,科学和宗教正呈现着一种“抢人”的状态。相对来说,科学是做的比说的好,会做不会说;宗教是说的比做的好,会说不会做。

  说到这里我又想起一件事来。说某位国家领导人到西部某地视察精准扶贫,他到一家在党和政府的帮助下成功实现了脱贫,终于过上好日子的老百姓家里坐客,跟他们聊起脱贫的过程和体会,想不到那户人家脱口而出的是:托真主的福!

藁城区为了保证百姓的安全,史无前例地组织了2万人进行异地隔离

  刚刚我还看到一条新闻,说石家庄市藁城区的当地政府决定对其中12个自然村的两万多户农民全部异地隔离,浩浩荡荡进行短暂的人员迁徙。共产党为了保护老百姓的生命健康,这是下了多大的决心!做了多大的努力!全世界哪里还会有这样的事?但我现在担心的是,比如小果庄村4721位村民中的那122位信仰基督的老百姓,日后,在经历过这些并摆脱疫情威胁之后,他们会不会一上来还是要说:上帝保佑,我安全了!

        【司马平邦,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司马平邦说”,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