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司马平邦:正好10年

2021-01-13 15:40:5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司马平邦
点击:    评论: (查看)


点击上图观看视频

  欢迎收看《司马平邦说》。2010年12月17日,突尼斯南部的西迪布吉德,有名26岁的街头小贩穆罕默德·布瓦吉吉,本是青年大学的研究生,因经济不景气找不到工作,无奈成为了小商贩,但他在遭到城市警察粗暴对待后,作为知识分子的布瓦吉吉因强烈的自尊心以自焚抗议,最终不治身亡。此事激起突尼斯人长期以来潜藏在心的,对失业率高涨、物价上涨以及政府腐败的怒火。最开始,西迪布吉德的居民与突尼斯国民卫队发生了冲突,继而,冲突蔓延到全国,形成大规模社会骚乱,造成多人伤亡。在布瓦吉吉自焚后的第29天,突尼斯总统本·阿里不得不放弃这个自己统治了23年的国家,在2011年1月14日深夜飞往沙特。

  由于茉莉花是突尼斯的国花,这场运动也被称为。

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很快演变成为一场大骚乱

  现在,距突尼斯“茉莉花GM”正好10年。它们从2011年初开始,波及了埃及、阿尔及利亚、苏丹、阿曼、毛里塔尼亚、摩洛哥、也门、利比亚、约旦、叙利亚等国,从此之后数年里,这些国家的政治动荡一天都没有停止过。

  不难发现,这些北非和中东阿拉伯国家的颜色GM有几个共同点:

  第一,这些国家都存在一定的权力集中——甚至是独裁,由此产生了大规模腐败。突尼斯原总统本·阿里执政了23年,家族控制了众多的国家关键产业,拥有庞大的资产,但国家经济破败,甚至有报道称,当时突尼斯青年的失业率高达52%。

  第二,这些国家的老百姓生活都遭遇到了罕见困难,简单地说,老百姓确实日子都过不下去了,用中国的老话讲,那是“揭竿而起”。

  第三,这些颠覆活动的背后全都有美国情报机构利用社交网络引导的背景,它们利用Twitter、Facebook和Youtube煽动无知的当地老百姓参与。

  “维基解密”网站于2010年12月公布了几封密码电报,第一封内容就是前美国驻突尼斯大使罗伯特·戈德兹披露了本·阿里总统家庭成员贪污腐化的事实,并警告说:对于遭遇日渐增长的赤字和失业现象的突尼斯人来说,展示总统家庭财富和时常听到总统家人叛国的传闻,这无异于火上浇油。

  而另一封电报则是描述在本·阿里女婿的豪宅里举办的一次宴会:罗马时期的文物随处可见;客人们享用着用私人飞机从法国南部小镇空运来的酸奶;一只宠物老虎在花园里漫游……

  还有一份电文题为《突尼斯的腐败:你的就是我的》,文中称,在突尼斯,只要是总统家族成员看上的,无论是现金、土地、房屋甚至是游艇,最终都会落入他们手中。

  当这些真真假假的文件在网络上出现后,突尼斯国内就爆发了罢工和街头示威活动,而在此过程中,所有的反政府宣传和集会号召都是通过Twiner、Facebook和Youtube进行的。

  第四,就是这些阿拉伯国家的执政团队内部出现了互相倾轧。比如,本·阿里在突尼斯执政23年,国内的反对党派势力薄弱,并没有能力领导动乱,真正出现问题的是执政党内部的不稳定:最先宣布成为代总统的是总理加努希,随后通过宪法委员会取而代之的则是议长迈巴扎,这里面的狗血故事多了去了。

  当然我们更知道,美西方国家在北非和中东阿拉伯国家的这一轮大动荡中充当了极其黑暗的角色。“茉莉花GM”之名被利用,成为美国人推广名义上的民主自由,实质上的霸权主义的一个金字招牌。之后,他们又利用这些国家的内乱直接输出侵略战争。于是我们看到,卡扎菲死去、利比亚崩溃;叙利亚战争打了数年也几乎亡国;以“伊斯兰国”为核心的恐怖主义借势而起,之后又是数年的反恐战争……现在的北非和中东,凡发生过内乱的国家,国家实力和人民生活几乎都倒退了10年甚至是20年,无一幸免。

在“国会山惨案”中,美军前女飞行员阿什利·芭比特被国会警察直接打死

  而整整10年之后,也就在2021年1月6日,在美国发生了震惊世界的“国会山事件”,也可以称为“国会山惨案”。据FBI最新的调查,现在,美国的50个州都有特朗普支持者将在当选总统拜登1月20日就职日发动武装暴动的计划。哇噻,这真是大手笔,可比当年北非和中东国家的那些小打小闹有气魄得多!

  当年,美国情报机构为了煽动阿拉伯国家老百姓造反,给人家取名为“茉莉花GM”,是不是现在反过来,我们也想一想,给美国人的内乱也取个好名字。

  通过简单梳理,于是很有意思的一个现象出现了,就是现在,在曾引导上述颜色革命的美国,好像正在把“茉莉花GM”的那些前提条件都占全了。

特朗普家族利用新冠疫情大发国难财,报应是一定的

  美国在2020年3月-5月份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曾出现全国防疫物资紧缺,但联邦政府却并没有帮州政府度过难关,特朗普将联邦政府采购的防疫物资和呼吸机的分配权力交由女婿库什纳掌管,由其向各州拍卖,价高者得,获利颇丰。第一条,高层腐败,有了。美国从中国平价进口了数千亿只口罩,转手高价拍卖,利润进了谁的腰包?

  2020年新冠瘟疫在美国暴发之后,众多企业纷纷裁员、倒闭,大量百姓失业。我们节目就曾多次为大家展示过背锅百姓排队领取免费食品、甚至露宿街头的画面。第二个条件也有了。

  2020年的美国大选可说是历史上最激烈的总统选举了,没有之一,民主、共和两党纷纷在网络上各种抨击对方,加剧政治对立;而随着5月底黑人男子乔治·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锁颈整死,种族对立再一次被挑动了起来。正像我们在第410期节目(《解密黑命贵、安提法和骄傲男孩:试看明日美国会是谁的美国?》)中和大家介绍的那样,如今,黑命贵、安提法和骄傲男孩这些在野团体互相争斗不断,这些争斗不仅仅是现实中的拳打脚踢,还包括网络中的互相叫骂和互相喷——甚至,还有组织线下的大规模集会。所以,第三条关于网络操纵的条件也有了。

突然之间,还是总统的特朗普被所有主流社交媒体屏蔽了,可笑的是,唯一没有屏蔽他的却是他一直在打压的TikTok

  而且,“国会山惨案”后,美国所有的社交媒体忽然开始大面积非法屏蔽特朗普及其支持者的信息,言论自由成了一纸空谈,但他们想不清楚的是,屏蔽网络其实也是一种网络引导,反作用的力量可能更大。

  还有,在美国的体制中,总统是国家最高元首,虽然按照政治体制,总统的权力并不是无限的,会被议会和各州政府制约,加之民主党赢得大选,离新总统就职还不到10天时间,我们看到美国统治集团的内斗已经彻底“外卷化”——大家都不要脸了,这不正是那条内部倾轧吗?

  说到这里,我竟然想笑,而且是哈哈大笑,为什么呢?

  我想说,美国人当年操纵“茉莉花GM”搞乱了那么多国家、害死了那么多老百姓之后,正好10年,就成功地把新的内乱和革命“引进”了自己的国土。

无法抹煞的历史:美国前驻华大使洪博培曾经在北京王府井现身“茉莉花革命”现场

  其实我们都知道,当年美国人也曾想把“茉莉花GM”引进中国和俄罗斯,只是没有成功。最可笑的是,当年想在中国搞“茉莉花GM”的美国前驻华大使洪博培在去年曾经感染了新冠肺炎,差点见了上帝,后来他痊愈了,我估计是上帝想让他亲眼看看美国自己的内乱和革命之后再招见他。

     【司马平邦,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司马平邦说”,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