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黄卫东:美国和西方会再次合作对付中国吗?

2021-01-14 11:26:5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黄卫东
点击:    评论: (查看)

——美国和西方的盟友关系与合作反华的历史演变

  摘要:美国组织西方同盟侵略中国,是中国近代以来成为半殖民地国家,走向灾难深渊的主要外部因素之一。另一手段是通过文化侵略培养了大批迷信美国的精英,从而对美国侵略妥协退让,让美国组织的西方侵华同盟不断获益,从而壮大。相反,在毛泽东时代,派遣志愿军御敌于国门之外,消灭了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225万人,沉重地打击了西方,使得美国再也无法组织联军侵犯越南来对付中国了。六十年代中国支持越南反对美国的侵略战争,使美国经济不胜负荷,主要依靠掠夺西方盟友,导致西方物价飞涨,经济濒临崩溃,各国纷纷公开反对美国的侵略政策,使得美国不得不撤军,停止公开反华。美国盟友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对美国妥协退让,让西方各国分享反华成果,从而支持美国的反华政策。

  0、引言

  特朗普上台以后,领导美国共和党政府在敌对中国方面出台的政策越来越多,也越来越直接。例如,在经济方面,即使美国在对付疫情方面十分依赖中国的物资,却将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列入美国的禁售名单,打击中国产业发展,可以说不遗余力,远远超过官方宣称的以贸易平衡为目的的中美脱钩,而是企图将中国彻底排除在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之外。

  在台湾问题上,美国特朗普当局不但多次大幅度增加对台出售武器,而且在8月9日派卫生部长Azar访台,是1979 年以来访台层级最高的白宫内阁成员。9月17日副国务卿又访台。下一步可以想见,就是安排国务卿访台。没有外交关系的国家之间外长互访,在国际上惯例一般就是签署建交公报。在特朗普集团操纵下,最近的民调显示,美国民众对华反感比例高达70%以上,超过冷战时期,成为推动政客反华的重要民意基础。8月底,美国民主党在公布的新党章中,将“一中原则”删除,仅履行所谓“与台湾关系法案”。而根据“与台湾关系法”,美国可向台湾出售武器和干涉中国内政,阻挠台湾与中国大陆的统一。近日美国国务卿彭佩奥公开宣布,取消与台湾交往的所有官方限制,已经彻底废除了中美建交基础。美国上层推动中美脱钩,乃至决裂,已经势所必然了。

  另一方面,美国在全世界极力拉拢各国反华,不仅拉拢其盟友,甚至极力拉拢俄罗斯加入到对付中国的阵营,如将俄罗斯拉入对中国禁售高技术的瓦森纳协议。一些国家也明显加入了美国反华阵营,如澳大利亚、英国公开表态,要追随美国,派军舰到中国南海。历史上,美国曾经多次组织西方建立反华联盟,如上个世纪初的八国联军,朝鲜战场上的十六国联军等。在反华问题上,美国和西方盟友会如何合作和应对,将严重影响我们的对策和行动,我们理应了解美国的盟友在历史上的表现,从而制定正确对策。

  一、美国和西方的渊源与同盟基础

  美国本是英国盎格鲁萨克斯贵族与其后代,驱使英国农奴殖民北美,后来发动叛乱,建立的国家。1776年美国宣布独立时,英国还处于封建农奴制社会,例如,来自英国的白人殖民者大都是契约奴。美国当时的社会,基本是英国的翻版,包括土地属于国王或贵族,是由国王和封建贵族派遣总督统治的封建邦国,后来独立时,各自宣布独立,成为相互平等的邻邦,后来因英国施加的压力,才联合起来,建立联邦政府,但权力十分有限,主要负责外交与解决各邦之间纠纷。美国宣布独立时,70%白人居民是契约奴出身[1],大都来自英国;此外,占人口20%以上的黑人基本都是奴隶,通过的宪法维护奴隶制。美国精英建立的亚美利加联邦国本是实行奴隶制,建立在黑人奴隶种植园基础上的国家。当时因英国在殖民时期限制美国发展工业,美国90%以上人口从事农业,非农业人口主要是官员和商业,仅有少量手工业。独立前,主要以黑人奴隶和白人契约奴为劳动者,生产棉花、粮食出口,换取英国和其他欧洲国家的工业产品。建国后,因为美国是从英国叛变建立的国家,无法再与英国政府合作获得契约奴,农奴和农奴制逐渐消失,主要引进黑人奴隶。直到南北战争前夕,美国的经济基础仍是南方奴隶种植园,他们生产农产品出口欧洲,而北方则逐步发展工业,为南方生产工业产品,包括农业机械产品和工业消费品如纺织品等。美国哈佛大学历史学家贝克特教授指出[2],“十九世纪上半叶,奴隶制度是美国经济的核心。南方产品不仅确立了美国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而且为新英格兰和大西洋中部各邦种植和制造的农业和工业产品创造了市场。1860年以前,美国一半以上的输出品是原棉,几乎都是奴隶种植”。

  美国在殖民地时代主要是英国贵族们复制的英国制度,而英国当时的制度是盎格鲁萨克森征服本地土著,建立的封建农奴制。近年来欧美流行测试个人基因,追溯祖先来源,根据测试的统计结果和对古人的测试结果,可以了解英国和来自英国的美国人种来源。英国牛津大学人类学家史蒂芬•奥本海默教授根据近年来的基因研究结果,出版专著指出[3],英国主体民族是最早来自西班牙的白人,约占人口75%;而来自北欧的盎格鲁萨克森人仅占人口5%,还有其他移民如比较有名的凯尔特人。当初英国是北欧几个日耳曼部落,主要是盎格鲁和萨克森部落入侵征服英国普通白人,殖民不列颠群岛,建立的国家,盎格鲁萨克森人是征服者,成为不同等级的贵族和骑士,获封大小不等的土地,作为各级封建领主统治英国。直到现在,盎格鲁萨克森人虽然仅占英国人口5%,仍是英国统治阶层的主要来源。盎格鲁萨克森人实行的是长子继承制,以便维持家族优势地位实现持续传承。其他子女则成为平民,也是英国封建贵族领导下对外军事扩张的主要兵源。由于盎格鲁萨克森人很少与英国土著通婚,加上频繁对外侵略战争上损失严重,人口扩张十分缓慢,至今仍只占英国5%人口。

  英美种族结构是类似的,美国和英国上层都是来自北方的盎格鲁萨克森人,作为征服者,成为统治原居民的贵族。美国精英取消了封建贵族制度,但一样掌握了国家的经济和政治权力。19世纪中叶,托克维尔在其著名著作《论美国的民主》中虽然承认[8],美国没有封建社会的过去来根除,却揭露了美国有一个封建式的现在,那就是贵族式类似物存在于美国,暗示它们有类似的继承性。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斐欧娜·戴维恩(Fiona Devine),在其著作《美国和英国的社会阶级》中综述了大量社会学文献,通过实证数据和理论分析指出[4],美英两国的社会阶级状况虽有不同特点,但社会阶级在塑造人们的生活方式、社会认同、政治态度和行为等方面却存在许多共同之处。对那种关于“美国是一个无阶级社会”与“英国是一个阶级划分明显的社会”的习惯性看法提出了质疑。美国本是英国贵族及其后代驱使农奴建立的移民国家,继承英国制度和文化,显然是十分正常的。

  尽管通过宣传,美国社会给外界的印象是流动性很快,但加州大学克拉克教授发现[5],美国阶层的变动速度与英国基本持平。他考察了美国的常春藤联盟学校、律师协会、医学协会,虽然贫富差距在一段时间曾经缩小,但像医生、律师、大学教授这样的体面职业长期以来依然由某些家族把持。弗吉尼亚是美国早期的政治中心,在前5位总统中,有4位来自弗吉尼亚,每位都做了2任总统。以弗吉尼亚为例,最初贵族们很少自己移民殖民地,主要派亲属亲信主持移民,但到17世纪中期,英国本土陷入内战,而弗吉尼亚殖民地通过发展烟草和棉花种植业,进入良性发展阶段,大量英国内战失败方的贵族移民弗吉尼亚。例如,声名显赫的弗吉尼亚李家族就是当时最早移民北美殖民地的英国贵族[6]。随着这些权势移民的到来及其家族的建立和人口的繁衍,以及家族间的联姻,到 17 世纪末期中下层人民向上攀升的难度陡然增大,贵族及其后代等本土精英逐渐垄断了弗吉尼亚从参事会、议会下院成员到各县、教区的地方法官、教区委员职务,社会差距逐渐扩大,两极化的社会结构逐渐形成,并趋于固定化[7]。

  欧洲包括英美俄罗斯上层精英本都来源于北欧日耳曼不同部落,虽因利益争夺而长期纵横捭阖,征战不休,同时又一直通过相互联姻来加强彼此关系,形成了错综复杂的利益共同体,共同对付被征服的本地居民。就英国来看,英国国王多次来自今天的其他国家,包括敌对国家。例如,1603年伊丽莎白一世死后,都铎王朝绝后,继任的国王是与英格兰持续为敌八百年的苏格兰国王詹姆斯一世,是英王亨利八世妹妹的曾孙,而苏格兰与英格兰和解成立联邦是一百年后。一战时的英国国王乔治五世则是现在德国境内的萨克森-科堡-哥达公爵恩斯特一世和萨克森-哥达-阿尔滕堡的路易丝公主幼子和维多利亚女王夫妇的孙子。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乔治五世为了安抚民心,舍弃了自己的德国姓氏,将王室姓氏改称“温莎”。维多利亚女王在位60多年,共育有五男四女。到晚年时,她已是四世同堂的老祖母,共有37个孙子、近80个重孙。儿孙们的婚姻都是在女王安排下,与外国王室联姻。于是女王的子子孙孙就成了德意志、挪威、瑞典、西班牙、希腊、罗马尼亚、南斯拉夫等国的国王或王后。一张惊人的皇家亲属国际网就这样被织成。维多利亚女王不仅是柯堡家的祖母,也是欧洲各国王室的祖母。维多利亚女王的长女嫁到德国皇室,后来成为德国皇后。她的儿子即维多利亚女王的外孙是德皇威廉二世,竟然统辖德军与英国开战,所以第一次世界大战也被称为“亲戚间的战争”。英国王室尽管经历了许多王朝,但实际上前后王朝之间都有直系的血缘关系,王室成员之间的血亲关系从没有中断过。

  历史上,英国虽有红白玫瑰等盎格鲁萨克斯贵族内部的残酷斗争,但自美国南北战争以来,英美上层贵族很少进行这种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其根源就是贵族们是占人口很少的日耳曼人组成,他们需要联合起来,对付当地白人土著,掌控社会。这是美国南北战争后南方精英们很少被追究战争罪行的主要原因,如南方军总司令李将军在战后仍然终身担任华盛顿学院校长,地位很高,并一直被美国人推崇,从没因战争收到美国法院审判。尽管李带领南方军队,曾大量杀伤美国联邦军队,只因死亡者不过是普通白人,而没有被追究。直到20世纪末,英国政府曾经帮助间谍杀死包括底层官员在内的四十多个英国民众,从而帮助该间谍成为反对英国殖民统治的北爱尔兰共和军总司令[9],显示英国贵族根本不在乎英国普通白人的人权,其原因就在于英国的贵族和平民本就不是一个种族,英国本就是一个殖民地化的国家。英美精英的宽容和人权,仅仅是针对同族的北欧日耳曼人,而不是其他民族,包括西方普通白人。马克思观察到西方上层的合作关系,号召无产阶级团结起来,是十分自然的。

  虽然大部分英国封建制度被消灭了,但等级社会历经千年,并未改变,而且延伸到北美,英美社会权力一直掌握在少数精英手里,其根本原因是英美都是北欧日耳曼人南下建立的殖民统治国家,贵族们严禁与土著通婚,保持贵族血统,无意于不同种族融合。他们通过意识形态控制民心,维持上层统治,形成千年不变的阶级固化现象,实则是种族殖民统治。然而,英美却通过意识形态宣传,让被统治民众和他国迷信英美是民主自由国家。就历史来看,美国精英不仅搞种族灭绝,消灭了绝大部分印第安人,一个重要原因是印第安人不甘被奴役。而且美国一直公开实现不平等政策对待黑人,包括野蛮落后的奴隶制和种族隔离制,在短短的200多年历史中,整整持续188年。甚至残忍对待普通白人,如在美国内战期间,对南方实行三光政策,烧光了地面上一切财富,让南方平民在战后大批饿死。然而,却十分宽容那些发动内战的南方精英,甚至让他们继续担任官员,统治平民。其根本原因,就是他们本和普通白人平民不是一个种族,他们本就是外来的殖民者和征服者。西方各国基本都是如此,这是美国和西方合作的种族基础。

  此外,美国和西方都是以基督教和自由资本主义为主流意识形态的国家,有共同的文化基础。好比我国春秋战国时代,虽然各个诸侯国之间的战争不断,规模越来越大,战争带来的灾难越来越大,越来越残酷,但在对付外来敌人时,却能合作对敌。

  二、二战后美国和西方的合作与斗争

  虽然西方有共同的种族起源和文化,但历史上西方内部的斗争,乃至战争也十分惨烈,远超中国古代。例如,1861年发生的美国南北内战,南方从军人数占白人16%,其中约三分之一战死,其他人也都伤残,基本上等于能从军的都被打死打残,没有人力资源继续战争了,才不得不投降。一战和二战则将西欧打成一片废墟,伤亡超过一亿。

  当时美国和西方都是号称实行资本主义制度,推销自由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国家,却经常性引起生产过剩导致的经济危机,两次引发世界大战,给西方各国带来史无前例的灾难。当时的苏联就是俄罗斯人民在一战后推翻上层沙皇统治建立的社会主义国家,将北欧海盗们赶下了政治舞台,这显然是对西方殖民统治基础的巨大威胁。而且苏联还迅速发展,成为二战战胜纳粹德国的主力军,消灭了大部分纳粹军队,二战后,还将社会主义制度推广到广大的东欧和中欧国家,严重威胁了西欧各国因战争遭到严重削弱的北欧殖民统治。相反美国因远离欧洲,并没有遭到战火的波及,反而因在二次世界大战初期就为战争双方提供军火,发展了庞大的生产能力,二战后工业生产量一度占整个西方一半,从而成为西方一枝独秀的强权。西欧各国不得不求助于美国,而美国为抵御苏联社会主义道路的影响,也与西欧各国一拍即合,在战时联盟的基础上,吸纳战败的西德日本等国,第一次在西方公开建立了军事、经济和政治同盟,包括成立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等,囊括了大部分欧洲国家,与推翻北欧统治的苏联集团形成了对抗。

  美国为其盟国提供的第一项帮助就是后来广泛宣传的马歇尔计划,该计划于1947年7月正式启动,整整持续了4个财政年度之久。在这段时期内,西欧各国通过参加欧洲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总共接受了美国包括金融、技术、设备等各种形式的援助合计131.5亿美元。当该计划临近结束时,西欧国家中的绝大多数参与国的国民经济都已经恢复到了战前水平。在接下来的20余年时间里,整个西欧经历了前所未有的高速发展时期,社会经济呈现出一派繁荣景象,可以说这与马歇尔计划不无关系。同时,马歇尔计划长期以来也被认为是促成欧洲一体化的重要因素之一。因为该计划为加快西欧的发展,消除,或者说减弱了历史上长期存在于西欧各国之间的关税及贸易壁垒,同时,使西欧各国的经济联系日趋紧密,并最终走向一体化。该计划同时也使西欧各国在经济管理上,系统地学习和适应了美国的经验。

  但美国提供的援助并非无条件的,而是要求西方各国开放货币和经济主权,推动经济上与美国的融合,方便美国控制,此外,就是各国承诺积极支持美国的对外侵略行动。以英国为例,作为美国马歇尔计划的最大援助对象,获得了37亿美元援助,要求英国政府承诺英镑可兑换美元。由于战时英国在殖民地发行了相当于100多亿美元的英镑,在英国政府公开承诺不到两周时间内,英国的各个殖民地都大量兑换英镑为美元,不仅很快耗尽了英国政府从马歇尔计划获得的美元援助,不得不停止兑换;而且等于将殖民地的货币发行依据从英镑变成美元,从而让美国拿走了殖民地的货币发行主权和发行收益,所谓给英国的美元援助,英国政府不仅分文未得,还严重损害了英国建立的殖民地货币体系和英镑的国际货币地位,使得英国政府不得不在此后不久较大幅度贬值英镑,使得英镑国际地位大幅度下降,让位给美元。

  战后美国还积极推动英法殖民地独立,瓦解英法影响。首先这是战时美国和西方发表的一系列宣言,如《联合国家宣言》;《开罗宣言》等给殖民地民众承诺了自由和独立,美国为维护自身形象,不得不选择性地推动;其次是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美国在二战后为了获得世界的霸权地位,需要将自己的经济触角伸展到世界的每个角落,但英法殖民地体制,独霸殖民地利益,显然和美国这种利益诉求相违背,所以美国当然要让殖民地自由和独立,方便美国培养代理人,代替英法控制殖民地,趁着英法老牌帝国虚弱的时候使劲打压一把,否则这块地方就只能属于英法等帝国了。这类似它在中国曾经提出的门户开放政策。第三;殖民地独立浪潮是历史趋势,不可阻挡。二战后,世界许多地区的民族意识、国家意识都开始逐渐觉醒。这一方面是由于英法等国家的势力被大大削弱;另一方面,也因为在二战的时候,为了团结同盟国家对付纳粹德国,宗主国对殖民地做了极大的让步(可以参考英国在中东与阿拉伯国家的一系列交易,例如它以允许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建国为条件,换取了二战时期阿拉伯人军队的支援),可以说,落后的殖民体制已经不符合当时的国际秩序,是一种行将淘汰的东西。美国为增加在这些即将独立的殖民地影响,培养代理人,在大义上站在殖民地一边,就是从自身利益考虑的必然选择。第四,美国作为超级大国,控制世界的方式已经脱离了殖民地体制的束缚,其方式比老旧的殖民统治成本要低得多。美国统治世界依靠的是文化侵略、经济控制以及由其支持的庞大军事力量,主要通过思想控制和收买代理人,占有经济资源,控制各国经济命脉,但要达到目的,就必须打击英法等殖民主义者。但美国是否支持特定殖民地人民的独立,则是完全从美国利益为出发点的,例如,二战后就大力支持法国在越南的殖民统治,其主要目的就是围堵中国。

  此外,美国还派军队到西方各国驻守,名义上帮助各国抵御苏联,更重要的是在军事上威胁西方各国,使得各国不得不听从美国的指挥,例如,各国大都应美国要求,派兵参加美国组织的针对中国的侵朝战争,还有近年来的侵略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等地战争。

  另一方面,进入20世纪后,欧洲国家发动了两次世界大战,内部打成了一锅粥,造成人类伤亡上亿人,欧洲大部分地区卷入了战火,尤其是最发达的西欧地区,因战争变成了一片废墟。 世界控制的中心也从西欧转移到美国和苏联手里。战后,欧洲大陆几个主要大国痛定思痛,决定推动建立欧洲共同体。1950年,法国和德国首先成立了联合机构,统一管理两国的煤矿和钢铁。作为欧陆经济最发达的两国,从此绑在一起。很快,意大利、荷兰、比利时、卢森堡也都加入。1951年,这六个国家签订了为期50年的《欧洲煤钢共同体条约》。1992年,欧共体各国签署《欧洲联盟条约》。欧共体变成了“欧盟”,成为一个经济实力与美国相当,逐步建立了自己的理事会、委员会、欧洲议会、欧洲法院、欧洲统计局、欧洲审计院、欧洲中央银行、欧洲投资银行,并且拥有自己的宪法、货币(欧元)、快速反应部队和宪兵的介于联邦和邦联式的国家。欧盟和欧元体系的建立,都是在推动欧洲国家走向统一,最终形成美国式的联邦制国家,这是当初欧陆精英启动欧共体的主导思想。

  近年来,随着欧元体系建立,各国经济进一步融合,一体化进程加快,尤其2008年美国引发金融危机后,由于美国主导的世界经合组织包括几乎所有西方国家,各国承诺向美国开放部分经济主权,从而严重打击了欧盟经济。面对危机,欧盟相对独立的体制问题与决策机制问题越发明显,欧盟内部主张加强财政和经济一体化的呼声越发增多。

  欧盟成立以来,尤其是建立欧元,是对美元霸权的一次沉重打击。欧元成立前,欧盟内部各国贸易结算,还有一部分采用美元。欧元成立后,欧盟各国间的贸易结算一律使用欧元了,从而对美元的需求减少,使美国控制的欧洲经济资源减少。更重要的是,很多第三世界国家选择使用欧元代替美元,使美国控制的世界经济资源大幅度减少,而欧盟国家控制的世界经济资源大幅度上升。一度各国储备的欧元上升到占外汇储备近一半。美国通过在欧洲及其周边地区发动战争等措施,制造动荡局势,使欧元占有率逐步下降,近年来欧元占有率在三分之一左右。

  美国和西方通过为各国培养新自由主义人才,通过武力控制第三世界小国,安插其培训的人才,控制各国经济,让各国精英主动交出经济资源换取美国人印刷的美元欠条。尤其是推销货币局制度和美元化思想,使大部分第三世界国家货币成为美元欧元代用券,需要西方货币来发行本国货币,让美国和西方只需印刷美元欠条,就可以换取其货币,控制其经济资源。很多国家还掀起了优惠引进外资的热潮,主动低价贱卖自己的经济资源,祈求换取美国人的美元和欧盟的欧元。我国的情况已经到如此严重的地步了,我们通过低价贱卖产品,获得了大量美元,远比出卖工厂和资产给美国和西方,让西方在中国投资的资金多一倍左右,但中国利用这些资金在国外投资,却远远比不上西方在我国的投资收益,近年来,每年通过贸易赚取5000亿美元,都填进了这个窟窿,形成了中国负责生产,美国负责消费的经济殖民地状态。其主要原因,就是依据外汇储备被动发钞下,每年免费奉送西方2万亿元资金,让美国和西方增加控制中国经济资源。加上低劳动力工资等政策下,让西方赚取了超额利润。

  随着美国和西方在冷战中的胜利,对世界各国控制加强,美国和西方的经济侵略也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现在美国基本不搞工业消费品生产,工业基础产品也大量进口。这是因为美国控制的世界经济资源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依靠掠夺的物资都能满足美国国内外大部分需要。例如,世界各国外汇储备从1971年365亿美元增加到现在12万亿美元,增加了300多倍,除少量是西方内部的货币互换外,大部分是第三世界国家持有,对应的就是奉献给西方10万亿美元以上的经济资源。西欧作为美国的盟国,也收益良多,由过去被美国掠夺,变成了今天净掠夺第三世界国家,获取的经济资源也高达3-4万亿美元。这仅仅是比较容易看到的冰山之一角,更大损失来自不平等的贸易。第三世界国家在贸易中损失的财富要远大于表面所看到的贸易逆差,这是由于经济主权被美国和西方控制,必然形成低货币汇率,从而低价贱卖产品,从而被西方掠夺。

  三、对付旧中国,美国和西方的合作与矛盾

  早在1899年,美国政府就先后向英、俄等六国政府提出在中国实行所谓“门户开放”、贸易机会均等的照会。美国在承认列强在华“势力范围”和已经获得的特权前提下,要求“利益均沾”。其主要目的是防止列强瓜分中国,威胁美国在华利益,更重要的作用是弥合列强之间的矛盾,合作对付中国。当时中国因甲午战争失败,无力对付外来侵略,西方各国趁机在中国跑马圈地,划分各自的势力范围,继而各国之间矛盾丛生,而美国则因忙于与西班牙的战争,顾不上派军队侵略中国,从而远远落后于其他西方国家。

  门户开放政策的提出标志着美国侵略中国的新阶段。当时美国在用武力打败西班牙,并吞菲律宾以后,又在对华关系中提出了这项政策,而且没有一个国家敢于公开反对这个政策,从而在国际上捞到了很大的虚誉,扩大了它在侵略中国方面的影响。从此,美国作为一个大国,有了它独立的对华政策,而不再追随和附和其他国家,充当次要的角色,它在列强侵华活动中的地位有了显著的提高。从此,美国更积极、更活跃地参加帝国主义大国在中国的角逐。

  在门户开放政策推动下,1900年美国等西方八国合作组成八国联军侵华,占领了华北大片地区,逼迫清政府签订辛丑条约。《辛丑条约》的签订,不仅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沉重负担,还严重损害了国家主权,使中国彻底沦为半殖民地国家。当时联军一占领北京,各帝国主义争夺中国地盘的矛盾就迅速尖锐起来,竟公开讨论如何瓜分中国[10](p349),这对美国的所谓“门户开放”正是致命打击,尤其损害西方侵略联盟,妨碍西方对中国进行侵略的统一行动,于是它又发表照会,声称要扶助满清政府,支持保持中国名义上的领土完整和主权独立的政策[11](p551),一则以此可以联合西方国家镇压中国人民革命,防止西方内部争斗,再则保证中国向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开放市场,好进一步削弱中国,留下让美国独占中国的机会,二战后,美国确实在一段时间内实现了这一独占。第三,则给中国精英留下了友好的印象,从而为继续欺骗中国精英服务。第四,中国有悠久文化,民间还有很强实力,美国精英并不认为能够占领中国,这也为后来历史所证明,还需要继续联合西方国家削弱中国。这不仅推动八国联军合作逼迫清政府签订辛丑条约,而且此后美国借此共享了其他国家对中国一些地区的独占,为美国攫取了大量侵略成果。

  另一方面,美国并没有恪守自己提出的“原则”。例如,俄罗斯借八国联军之机,派出军队占领控制了我国东北,美国国务卿海约翰向俄国驻美公使喀西尼(Cassini)表示,“只要美国获得它的商业利益不受损害,东北大门仍然开放的保证,美国不妨碍俄国在满洲行动”,不但不反对俄军对我领土占领,维护其提出的保证中国领土的原则,还借此牟利。1903年,美国根据“门户开放”原则,向清政府和俄国要求在满洲开放港口和市场等,清政府被迫同意,10月8日签订了《中美续议通商行船条约》,向美国打开了东北大门[12]。就在发出第二次门户开放照会那一年,它为取得福建三沙湾作为“煤站”而积极活动。由于福建已被日本划作它的势力范围,它强烈反对在福建出现美国海军基地,因此美国的企图没有实现。一位研究美国外交史的学者指出:“海约翰没有得到接近于对门户开放或‘领土和行政完整’的国际保证。他仅仅使美国政策更加积极地参预远东的政治,以维护这些原则。通过这样做,他同驱使美国征服和并吞菲律宾的扩张主义势力保持了步调一致。” 总而言之,美国精英的真实目的是借西方各国削弱中国,最终目标是吞并中国。

  一九○四年二月,日俄两国争夺中国东北三省的强盗战争爆发,美国遂想继续利用日本,达到驱逐俄国,取得满洲的目的。日俄战争中,日本财政异常困难,约一半战费来自美英借款[13],其中美国先后供给日本战费约占日本借款一半[14]。当时法俄有同盟关系,德国也与俄国接近,法德有干涉日本可能,美国则由刚上台不久的西奥多罗斯福出来警告法德[15]:如果它们有一个出来帮助俄国,美就要出来帮助日本,从而鼓动日本开战。及战事在日本方面获得重大胜利,但其力量已经衰竭,而俄国则正重新动员的时候,罗斯福又出来作对日本有利的“调停”[16](p75),并邀请日俄两国代表于一九○五年八月会于美国的朴茨茅斯签订了和约[17]。战前美国与日本都公开保证不占中国土地,但日俄和约签订后,各国坐视日本迫使清政府签订了中日《会议东三省事宜条约》[18],不仅对日本继承沙俄在南满的全部权益“概行久诺”,而且还同意额外给予日本许多权益。因此,《朴茨茅斯和约》是日俄美英等帝国主义重新瓜分中国的可耻记录。凡此种种,都是美国进攻中国的一种手段,即帮助日本打败俄国后,从而可以与日本分享东北利益,又极大地削弱了中国。

  战争期间,美国对日本既如此大力帮助,自使日美方面认为获得胜利有相当把握,美国与日本于此又谈判一个秘密协定,由日本承认美国吞并菲律滨,美国则以承认日本吞并朝鲜为交换条件。协定在一九○五年日俄停战前成立,这是美国侵略中国过程中尤为无可矫饰的罪恶勾当,朝鲜灭亡,此时已被规定,不等待一九一○年八月二十二日日韩合邦条约的形式才实行;美国侵略者不得不把这个协定保持了很长时间的秘密,只有20多年后,在主持此项活动的老罗斯福总统死去以后,才第一次公开出来[19]。甲午战争前后,美国打着帮助朝鲜独立的旗号,支持日本将朝鲜从中国分裂出去,此时又支持日本吞并朝鲜,充分显示了美国为侵略中国,可采取一切可能的卑鄙行动。

  但是,1905年日俄签订停战协议后,美国并没能插手日本控制的我国东北[16](p77),用尽心机借助日本侵略我国东北的行动完全失败[20],对日本大起反感,以后十多年的“日美交恶”就从此始。

  武昌起义爆发后,全国群起响应,但美国一再拒绝承认孙中山领导的共和政权[21]。另一方面,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利用中国南北双方战争引起的财政困难,从满清政府手里夺走了关税收入控制权,同时联合其他西方国家采取一致行动,逼迫南北双方达成他们满意的和解,仅在1912年2-6月就提供1210万两银元支持使他们满意的袁世凯,第二年5月,美国又率先承认袁世凯任总统的政权[22],为袁世凯窃取辛亥革命果实提供帮助。

  1915年,日本向袁世凯提出了独占中国的21条,侵占了美国在华特权,但美国却希望与日本妥协,3月13日,经美国总统威尔逊批准,向日本发表照会[23],承认日本在山东、南满、东蒙等地区独占权,要求日本不要排挤美国在中国其他地区的利益,从而鼓励了日本的侵略要求,助长了日本的侵略气焰。日本按美国等要求修改了条约,减少了对美国等国利益侵犯,换来美国等西方国家默认,袁世凯担心得罪日本,在5月9日接受了日本最后通牒。5月15日,美国政府对中日发表照会[23](p146),声称“正在谈判中的任何条款,凡经中国政府承认而对外人在华地位有所变更者,当然应该知照美国政府,使美国得以分享根据最惠国待遇自然增长的特权”。这个照会表明,美国政府不反对日本的要求,而是要求中日保持美国在华特权,还要求分享日本的侵略成果。在19世纪,美国便是常常这样分享英国和其他大国通过战争或别的手段从中国夺得的权益的。

  新中国成立后,公开宣布不承认旧中国签订的一切条约,不再承认美国和西方侵占的中国主权。美国很快组织西方16个盟国侵略朝鲜,妄图通过朝鲜侵略中国,此后组织西方联盟封锁和军事威胁中国30年。美国通过组织西方和日本侵略者,形成侵略中国的同盟,使中国要赢得独立,就必须面对整个西方和日本的侵略,从而极大地增加了中国赢得独立的难度,是现代中国实现复兴的最大外部障碍。

  一战期间,日本乘西方各国大战,在中国实力锐减之机,积极准备扩大在中国的势力范围,包括独占德国在山东势力,威胁美国利益。但是,当时美国已对德宣战,不愿向日本开战,陷入两面作战的危险,而日本主要从美国进口钢铁等关键军用物资,也不愿与美国公开冲突,两国都希望达成妥协。一九一七年九月,日本前外相石井菊次郎赴美讨论战后中国问题,并调整美日关系。美国务卿蓝辛(Robert Lansing)与石井举行了12次谈判,蓝辛所坚持的是在中国的门户开放和机会均等, 石井则要美国承认日本在中国享有高于其他各国的利益,最终达成蓝辛石井协定[24],美国承认日本在中国,尤其在与日本属地接壤的部分享有特殊利益;两国坚持在中国门户开放和工商业机会均等的原则。美日两国在该协议中还谎称,无意以任何方式侵犯中国的独立和领土完整,《蓝辛-石井协定》是美国再次以牺牲中国利益向日本作出的妥协。协定的两项内容中,第二项是虚的,第一项才是实实在在的东西。既然美国承认了日本的特殊利益,门户开放的原则也就被阉割了,不再普遍适用了。从此,日本在中国的特殊侵略利益,或者说独占权利,得到了所有大国的承认,这使日本精英欣喜万分,称协定为"石井外交的伟大胜利"。协议的根本目的是维护美国在中国的利益,也使中国人民认识到日本的侵略野心,与美日牺牲中国的勾结,从而遭到世界人民的抵制,美日两国不得不在5年后废除了该协议[25]。

  一战结束后,中国作为战胜国之一,参加了巴黎会议期间,但是,美、英、法三国举行分赃会议,决定了凡尔赛和约中的山东条款三条(第一百五十六,七,八条),规定德国所强占的胶州领土、铁路、矿山及其他一切特权,不归中国而由日本继承[21](p29)。消息传来,激起中国广大人民的愤怒,爆发了“五四运动”。中国代表最终拒绝签字,美国从自身利益出发,不得不反对日本人独占中国山东,将美国排除在外,国会不批准凡尔赛和约,从而使美日在中国的争夺公开了。

  帝国主义争夺殖民地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异常惨烈。美国一开始宣称中立,在大部分战争时间向交战双方销售军火,使欧洲向美国借债的至十三国之多,仅英、法、俄、意等几个大国即欠美国战债达一百亿美元。美国在列强中地位进一步提高,具备了与列强在中国争霸的力量。美国需要拆散英日同盟,从日本手里夺回山东的控制权,同时限制日本的军备竞赛,于是于1921年11月12日邀请九国举行华盛顿会议,以废除蓝辛-石井协定换来英国废除英日同盟;以支持中国废除中日21条,要求日本限制军备,当美国达到目的以后,就力压中国接受列强的要求[26],维持门户开放政策,驳回了中国的所有请求,让西方自由地侵犯中国主权。

  当时美国与西方列强一样,在中国大量驻军、占地、决定和控制中国关税、享有法外治权,建立了无数个国中之国,却空喊“尊重中国主权、独立,领土与行政完整”,欺骗中国和世界人民。美国主持在华盛顿签订的九国公约,其主要作用,就是美国领导西方列强重申了同盟,统一行动,维护强盗们在中国的掠夺权利。对美国来说,就是第一次取得了美国对这一侵略同盟的领导权,从而在独占中国的目标上前进了一大步。这一体系维持了十年,直到日本发动九一八。对中国来说,日本终于与中国签订《解决山东悬案条约》[27],同意占领的胶州租借地交还中国,但协议要求中国准许外人自由居住经商,放弃部分主权。这也是美国独占中国的必要条件,从而得到美国支持,最根本的还是我国国内人民的反抗斗争,美国却宣传,是在美国帮助下,取得的胜利[28],但在中国,却有很多精英十分迷信美国,毕竟美国是第一个在国际上帮中国说话了。

  一战结束后,美国就积极扶持中国军阀,试图通过所控制的军阀统一中国,实现独占中国的企图。从1920年开始,美国主要支持直系军阀曹锟和吴佩孚,与日本先后支持的皖系段祺瑞和奉系张作霖展开混战,从军阀手中抢走比日本更多的中国权利,如可在中国更广泛范围设立无线电台[29]。但到1924年,美日各自支持的军阀混战,其结果是双方势均力敌[16](p131)。在军阀混战时期,美国和西方又一次打起了禁止出售武器给中国军阀的幌子,高价向我国销售了大量军火,获取超额利润[30]。人们认为[31]“军火商人和军阀双双制造了中国的内战,并且支持内战的进行”。

  1920年11月,孙中山回到广州重组军政府,形成南北对峙局面,要求广州海关向军政府支付原计划分配的关税,支持广州建设。但是,美国和西方要加强北京政权,以此削弱孙中山领导的南方集团,坚决反对,通过所控制的关税管理人员不执行。1922年6月广东陈炯明发动政变,孙中山出走,直到1923年2月返回广州第三次建立政权,9月再次提出关税问题,美国亲自派遣6艘军舰,召集各国17艘军舰组成的舰队开进广州,进行武力恐吓,但是,孙中山在群众支持下,坚决要求收回分配到的关税,美国侵略者不得不妥协同意[21](p51)。

  孙中山领导的南方政权对外来势力的坚决斗争,赢得了广大群众的支持,从而迅猛发展,1926年7月9日开始在广州誓师北伐,很快打到长江流域。当时日本支持的奉系控制了北京,独占北方,英国重新扶持吴佩孚代表的直系控制长江流域,美国则采取观望态度。国民军北伐节节胜利期间,美国看中了频频向西方示意的蒋介石做美国侵略中国的代理人,蒋介石频频派人与美国领事等接触,许诺保护外国人利益[32]。一九二七年三月二十四日美国联合英国炮击南京,造成2000多人伤亡,这就是著名的“南京事件”,对革命军队加以压迫,警告蒋介石,要赶快投降美国[16](p133)。美国又和各国增派军队到中国,到4月1日,外国军舰达到171艘,其中美国30艘;外国军队达到2万人[21]。于是,蒋介石很快在上海发动“四·一二”政变,十八日在南京组织所谓“国民政府”,用老亲美派伍廷芳的儿子伍朝枢为第一任外交部长,很快会见美国领事,同意惩办肇事者,赔偿外人损失的卖国外交政策[32](p220)。蒋介石一登场,美国立刻摆出主人对奴才的架子,要他把美舰炮击南京死伤二千余人的罪恶,颠倒黑白,承认为中国人民“暴行”,作为蒋介石对美忠实程度的测验。当时蒋介石的正式答复[32](p224)是除对美国“不敬之处”再三“深示歉意”外,又“担任充分赔偿”,完全证明了,蒋是美国和西方新走狗。

  在美国支持下,蒋介石完全背叛了革命,对美国牵头的外国势力只会妥协,例如,日本派军队占领济南,阻止北伐军北上,杀害蒋介石派遣交涉的外交人员多人,制造震惊中外的济南惨案,根据济南惨案外交后援会调查报告,日本打死打伤我国军民5千余人,蒋介石却绕道济南,不敢与日本理论[33]。国民革命军也随之分裂,各派纷纷背叛革命,变成军阀,割据一方,各自投靠外国势力,先后多次发生军阀内战,只有共产党人另起炉灶,开始组织武装,独立领导不妥协的反帝斗争。

  正是由于当时我国的军阀在美国等西方势力支持下混战不断,才勾起日本人的侵略野心,导致日本发起九一八事变,侵占我国东北,破坏了美国主持的共享中国特权的原则,侵犯了美国在中国的特权。当时蒋介石笃信美国人长期大肆宣传的门户开放,机会均等,维护中国领土完整的原则,采取不抵抗政策[34],指望美国人干预,但是,很长时间内,美国人连谴责日本人违约的行为都不表示出来,无异于向侵略者示弱[21](p73),将问题推向日本人具有否决权的国联。更重要的是,当时的美国总统胡佛还在美国内阁会议上公开表示[35],指望日本人对抗苏联;消灭中国红色力量。实际上,美国一直是日本人进口战略军事物资的主要来源,是日本人得以侵略中国的主要原因。1932年1月7日,美国国务卿史汀生(Henry LewisStimson)对中日政府发表著名的“不承认主义“照会,宣称美国不承认日本占领中国东北合法,但是,第二天,他又发布补充声明称[36]:“美国丝毫无意干涉日本在满洲根据条约所享有的合法权利;美国不拟过问日本的任何活动,但不得破坏美国的权利”[37],表明美国的“不承认主义”,并不反对日本侵占中国东北。

  1935年到1937年美国国会先后多次通过中立法,禁止向交战国出口武器,不得用美国政府船只运输等,逐步增加向日本的妥协。这一政策并不禁止出口钢铁石油等战略物资到日本,这对资源短缺,但工业生产体系已经建立的日本来说,不仅丝毫不影响军火生产,反而因供应各类军火生产原料而如虎添翼。另一方面,由于日本军事上控制了中国沿海,中国即使从美国进口物资,也难以运回中国,而且国内也无能力将这些战略物资生产成军火,从而十分有利于日本,日本从美国进口的各种战略物资反而持续增加。美国总统罗斯福承认[38],中立法实际上援助侵略者,没有援助受害者。

  1931年日本侵略中国东北以后,日本从美国进口物资额年年增长,而中国从美国进口物资反而大幅度下降。1937年从美国进口物资不到1931年一半,1938年,因美国执行对中国更加不利的中立法,又进一步下降30%,只有0.35亿美元,仅为日本七分之一。相反,日本从美国进口物资则从1932年1.35亿美元猛增到1937年2.89亿美元,1938年因中立法而略有减少,仍然达到2.40亿美元。日本本是资源十分匮乏的国家,石油95%依靠进口,其中70%从美国进口,1931年日本进口石油量为21亿公升,1938年增加到60亿公升,直到1941年8月1日,日本袭击珍珠港前4个月,美国才禁止向日本出口石油。

  日本军方参与物资供应的官员总结,日本是无资源国家,当时日本重要资源都仰仗进口,特别是依靠从美国进口[39]。据华盛顿中国经济研究会1938年统计,日本发动侵略战争最需要的钢铁、铜和金属合金,90%以上是美国供应的;日本所需要的石油和石油制品几乎全部由美英两国石油公司供应[37](p102)。曾担任美国国务卿的史汀生于1937年10月5日给《纽约时报》的公开信中指出,日本侵略中国受到美国的积极支持,美国对日本的援助是如此的有效和占如此重要的地位,以致如果没有这种援助,目前的侵略就可能被制止[37](p100)。1938年10月6日史汀生又在致纽约泰晤士报公开信上指出,英美制裁日本,并不需要武装干涉,只要英美两国在经济上拒绝援助日本,日本对中国的的非法侵略将因中国英勇抵抗而失败;第二天,该报发布社论,称赞史氏所论代表美国大多数人意见[40]。国会议员司克脱曾在美国洛杉矶公开集会上发表演讲[41]:“请大家注意,日本目前在中国杀死一百万人的时候,有五十四万四千是美国资本家作为帮凶而杀死的。”

  1945年 2月,美、苏、英三大国在雅尔塔会议达成的秘密谅解和妥协——《雅尔塔协定》[28](p176),是以牺牲中国部分主权利益为交换的,包括将中国的外蒙肢解出去,让苏联管理中国的旅大港和东北铁路等。协定事关中国主权,可是中国政府却被排除在会议之外,对此没有丝毫发言权。丢失外蒙是中国近代史上丢失国土最多的一次失败。

  美国精英在1930年代支持日本侵略中国,供应的战略军事物资高达20亿美元,而日本对美国宣战后,美国需要中国的帮助,在战争还未明朗时,也仅出售和租借了2亿多美元物资给中国,通过驼峰航线运抵中国的物资,主要用于缅甸战场,用于替英国人收复缅甸殖民地。等于中国人流血还要花钱购买军火替英国人打仗,让美国人赚钱。蒋介石曾给美国总统发电报[42],指出,到1944年6月底,美国都不曾给中国抗日战场提供过一枪一炮。

  美国对日本侵华的支持,是十分明显的。通过支持日本侵略中国,极大地削弱了中国,从而使美国利用日本侵略中国,中国处于十分困难的境地,通过谈判,攫取了中国的大部分主权。战后美国逼迫蒋介石签订了大量不平等条约,交出了国家主权,成为美国独占的殖民地。由美国人供应战争物资进行的日本侵华战争,日本人实则是美国侵略中国的工具,日本人的侵略行动,不仅扫荡了其他西方国家在中国的势力,而且极大地削弱了中国和日本,方便了美国对中国的控制,二战结束的时候,中日两国都被美国占领和控制。至此,美国100多年的努力,终于获得圆满的成功,成功地将中国收入美国囊中。只是这个成功十分短暂,仅仅持续3年,美国豢养的走狗蒋介石,就被中国人民赶出了大陆,于是,美国精英们炒成一团,探讨谁丢掉了中国[43]?将中国当成了美国的私有财产,要追究某些美国人的责任。

  四、对付新中国,美国和西方的合作与矛盾

  新中国成立后,美国再也无法染指中国大陆,掠夺大陆财富了,于是美国就一直不承认新中国,在政治上,经济上和军事上封锁中国,同时支持蒋介石集团窃据台湾,提供军事保护和军事武器进攻大陆;培训西藏分裂分子[44],支持西藏上层的武装叛乱活动[45],插手我国周边国家朝鲜越南等地,试图包围中国,从这些国家入侵中国。

  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2天后,美国派太平洋舰队封锁了我国台湾海峡[46],阻止我国统一台湾。美国还纠集十七国军队进攻朝鲜,按照美国总统杜鲁门在后来的回忆录中介绍,同时制定了大规模军事侵略我国东北的军事计划,时任总统的杜鲁门也批准了这个计划,只因军事失败,才仅仅执行了一部分[46],包括在我国东北通过飞机大量投放细菌发动细菌战[47],多次轰炸我国东北[48],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奥斯汀(Warren R. Austin)在联合国发言,不得不承认了美国对中国东北的轰炸,但以误炸搪塞[49]。后美国侵略军在朝鲜遭到中国志愿军迎头痛击,败退而去,美国总统杜鲁门又于11月30日开记者招待会,宣布采用我们所有的各种武器包括原子弹对付中国志愿军,引起西方盟国一片反对,杜鲁门只好放弃使用原子弹轰炸中国军队的企图[46]。在此之前,美军侵略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公开声称,中国军队如要抵抗,就是单方面的大屠杀,丝毫不将中国军队看在眼里,甚至公开声称,鸭绿江不是天然分界线,为军事进攻中国作舆论准备。但在中国志愿军的英勇抗击下,按照美国政府在华盛顿侵朝纪念碑上公布的数字,在朝鲜战场上,美国所领导的联合国军死伤被俘等超过225万人[50]。美国妄想从朝鲜进攻中国,但在中国军队的英勇抗击下,显然无法实现了,不得不于1953年7月签订了停战协议,暂时放弃了从朝鲜进攻中国的企图。

  当时美国虽然实力强大,却为此做了精心准备,不仅通过操控联合国得到授权,从而得以欺骗美国和世界人民,而且纠集了包括西方列强在内的17个国家的军队,还有5个国家提供医疗队等支持,对付中国。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的消息传到美国,艾奇逊立即指使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奥斯汀要求召开安理会紧急会议,讨论朝鲜局势,并提出“建议联合国成员国向大韩民国提供为制止武装进攻并恢复这一地区的国际和平与安全所必须的援助”。28日,美国国务院和国防部根据总统杜鲁门的提议,共同起草了一次提案,提出成立统一的“联合国军司令部”,由美国推荐一名司令官统一指挥各国军队,同时使用联合国的蓝色旗帜。7月7日,联合国安理会召开会议,在苏联代表没有出席的情况下,美国歪曲朝鲜内战的性质,以“紧急援助”南朝鲜为名,操纵联合国安理会通过非法决议,同意美国及其他国家的侵朝军队使用联合国的旗帜,并组织“联合国军司令部”,由美国指定“联合国军”最高司令官。8日,杜鲁门任命美国远东军总司令麦克阿瑟为“联合国军总司令”,从此“联合国军”正式建立。

  “联合国军”总部设在日本东京。参加“联合国军”的除美国外,还有英国、澳大利亚、荷兰、新西兰、加拿大、法国、菲律宾、土耳其、泰国、南非、希腊、比利时、卢森堡、哥伦比亚、埃塞俄比亚共16个国家的军队。其中:美国派出其全部陆军的三分之一,空军的五分之一,海军的近一半投入侵朝战争,占“联合国军”总兵力的90%以上,并经常保持7个师的地面部队,1000多架作战飞机,近300艘舰艇在侵朝战场上。英国派出步兵两个旅,加拿大和土耳其各派步兵1个旅,其他国家派1个排至一个营的步兵,同时各国还兼派了空军飞机和海军舰艇。李承晚把南朝鲜军队交给了“联合国军”指挥。此外,还有瑞典、印度、丹麦、挪威、意大利为“联合国军”派出了医疗队和医疗船。“联合国军”的侵朝部队最多时达到93.26万人,受“联合国军”指挥的南朝鲜部队达59万多人,共计152万多人。

  值得注意的是,麦克阿瑟指挥“联合国军”却不听命于联合国。7月7日的联合国决议要建立的只是一个“联合国军”司令部,美国打着联合国的旗号,却不必受联合国的指挥。决议对自愿参战的、打联合国旗号的、服务联合国的军队,没有一处指出联合国有权监督。“联合国军”司令部也不必同联合国进行协商。拥有联合国赋予的名义的权力,却不必受联合国指挥,这使美国可以自行其是,在对朝鲜的“联合行动”中拥有绝对的主动权。联合国已被美国玩弄于股掌之中,当时美国助理国务卿鲁斯克叫嚣:“我们就是联合国。”

  美国纠集盟友建立的联合国军,在朝鲜战场遭遇了明显的失败,也极大地打击了其西方盟友对付中国的热情。当时美国还积极援助法国,提供大批军火,在越南支持法国殖民政府进攻越南人民为实现独立而开展的军事行动[51],虽然美国在战后公开声称,支持殖民地独立,却一直支持法国控制其殖民地越南。然而,越南军民很快在中国支持下,打败了法军,包括在1954年5月结束的奠边府战役,全歼了法军2万人,迫使法国不得不退出越南。美国却趁机取代法国控制南越,试图进攻越南北部[52],以越南为据点,进攻中国。

  美国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开始发动侵越战争,但却无法驱动其西方盟友参战。其铁杆盟友英国曾派二战统帅蒙哥马利到中国考察,亲眼所见中国遍布全国,训练有素的三千万民兵队伍,取消了跟从美国侵略越南的行动。

  但是,美国却借助二战时形成的高美元汇率,加上战后给西方提供军事防卫,维护高美元汇率,从西方国家低价进口物资,支持越南战争,给西方各国带来了严重通货膨胀。西方一直要求美国降低美元汇率,消灭贸易逆差。后来西方各国都采取措施,限制使用美元,包括政府补贴使用美元进口物资[54](p70),美元存款没有利息或甚至负利息[55](p335)等措施促进花出美元,减少美元储备。到1971年5月初,西方各国不顾美国的军事威胁,干脆停止兑换美元,使美元退出了对外贸易结算,从而终止了美国使用美元,从西方盟国进口物资。此后十年,美国就发生了严重通货膨胀,黄金或石油价格都上涨了25倍至多,平均每年上涨38%,美国不得不调低了美元汇率。这使美国经济更加困难,经济上濒临崩溃。其主要盟友英国日本等国年物价上涨达到30%[53],导致整个西方市场经济岌岌可危。

  美国力量遭到严重削弱后,又一次积极拉拢日本,将我国琉球群岛行政管理权交给了日本。琉球群岛本是中国领土,后被日本占领。据美国国务院官方出版的外交文件记载[56],二战第一次开罗会议期间,美国总统罗斯福为拉拢中国对付日本,曾不止一次问蒋介石,中国是否想要琉球群岛,暗示美国承认琉球群岛属于中国,蒋介石在日记中则认为[57],由美国共管比归我专有为妥,提议中美共管,也证实了美方的记载。但是,日本投降后,却被美国军事占领,当时的蒋介石反动政府忙于在大陆剿杀共产党,后来托庇于美国,不敢得罪美国,从而一直被美国控制,既没有共管,更没有交还中国。70年代初,美国内外交困的时候,却将琉球群岛交给日本管理,严重违反国际法[58]。

  针对美国纠集西方盟友建立的同盟,毛泽东主席提出三个世界理论,在全球建立最广泛的统一战线,极大地孤立了美国上层精英。在人类社会,虽然上层精英把持了国家权力和国家机器,比普通人拥有更多的资源和力量,但是,毛主席是世界上第一个相信并向世人宣布并证明,真正的力量来自民众,占人口绝大多数的普通民众,他们才是历史的创造者。毛主席也是第一个以此为原则,制定了群众路线的工作方针,以人民利益为标准,处理一切国内外事务。还提出了造反有理的口号,号召人民打倒一切侵占民众利益的官僚。早在解放战争时期,毛主席就发明公开声明,指出美帝国主义是纸老虎,并进一步解释说:“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看起来,反动派的样子是可怕的,实际上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力量。从长远的观点看问题,政治强大的力量不是属于反动派,而是属于人民”。这是因为,美国精英所掌握的任何力量,其主体都是由人民组成的,包括军队和警察,没有人民的支持,他们是没有任何实力的。在对美斗争中,毛泽东通过支持各国群众,极大地孤立了美国精英

  1. 支持美国黑人和普通老百姓反抗美国精英的压迫,使美国精英在国内陷入孤立

  美国是英国殖民者占领美洲印第安人领土,建立的国家,对印第安人实行种族灭绝的政策,却打着民主自由的旗号,迷惑了很多人。美国比西欧封建制进步的地方在于废除了封建等级制度,但又建立了以财产为标准的新的等级制度,黑人是作为奴隶被贩卖到美国,为美国精英服务的。1864年南北战争期间,北方政府为赢得战争,宣布废除奴隶制,使得美国南方大量奴隶奋起反抗南方政府,为北方赢得胜利作出了巨大贡献。但战后,南方白人政权仍然实现了不平等的种族隔离制度,限制黑人的正常权利,包括选举权,在各方面歧视黑人,使黑人在各方面都落后美国白人,如死亡率一直是美国白人2倍左右,人均收入和财富都远远低于美国白人。

  在朝鲜战场上,在志愿军的感召下,曾有一支黑人组成的连队,因受美军歧视和种族隔离政策而整体投降志愿军,使得美军再也不敢在军队中实现种族隔离政策了,从而首先在美国军队中打破了美国国内种族隔离政策。而被志愿军俘虏的黑人士兵受到志愿军反抗压迫和人人平等的教育宣传,回国后,又将反抗斗争的火种传播到黑人社会,从而在美国掀起了反抗种族隔离和歧视的斗争,席卷美国各地。

  侵越战争的巨大消耗,使美国经济不胜负荷,物价飞涨,以黄金价格计算,年平均上涨41%。底层老百姓纷纷公开反抗,按照参考消息转载的西方报纸报道,100多个城市出现武装反抗斗争。在美国西部最大城市洛杉矶,反抗者曾收缴数千支政府枪支,逼迫美国中央政府派出2万多人的军队进驻城市镇压反抗。当时美国各地年轻人纷纷抵制当兵,使美国长期执行的义务兵役制再也推行不下去,不得不改为花钱雇人当兵,经济开支增加,士兵素质下降,严重影响美军士气和战斗力。当时美国的上层精英陷入被严重孤立的状态,侵略越南政策再也执行不下去。

  2、支持第三世界国家和地区反抗美国精英支持和收买的走狗,在国际上孤立美国精英

  二战前,世界上大部分地区都被英法等西方国家控制,是西方的殖民地和半殖民地。战后,殖民地人民纷纷觉醒,追求独立。美国也打着支持殖民地独立的旗号,收买殖民地上层,试图掌控殖民地。美国比英法高明的地方在于,美国花大力气为很多小国培养了大批“人才”,灌输美国的文化和价值观,从而服务于美国精英的利益。其所控制的殖民地名义上是独立的,但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军事等被美国的代理人控制。美国在全世界各地大建军事基地,在军事上威胁各国,直到现在,美国在全世界还有400多个军事基地。美国还为其代理人提供经济援助和军事支援,取得政权。

  但是,中国全面支持各国人民的解放斗争,为很多第三世界国家培养了大量军政人才,主导了很多国家的独立斗争,到七十年代,世界上绝大多数地区都独立建立国家,大部分国家都不受美国控制,支持中国反抗美帝国主义的霸权斗争。即使少数被美国控制的国家,也存在大量红色武装,使美国不仅难以掠夺它们的资源,反而需要美国精英提供军事物资和人员去帮助它们镇压红色武装,成为美国的沉重负担。1973年美国和西方支持以色列进攻中东周边国家,中东产油国对美国和西方禁运,使美国和西方陷入严重的能源危机中。美国当时在国际上也陷入空前的孤立状态,在联合国的议案常常遭到第三世界国家的阻击。

  3、区别对待美国的西方盟国,孤立美国精英

  早在新中国成立时,虽然废除了不平等条约,却没有解放香港,让英国继续控制香港,由于香港供水等必须依靠大陆,从而为中国与西方之间保留了联系的通道。1950年1月,英国政府宣布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1954年6月17日,中英达成互派代办的协议,建立代办级外交关系,1972年升级为大使级外交关系。法国是第一个同中国正式建交的西方大国。1964年1月27日,中法两国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

  虽然美国和西方作为同盟,共同压迫剥削广大的第三世界国家人民,但在毛泽东时代,中国领导第三世界国家积极武装反抗,让美国和西方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美国将沉重的代价转移给西方的盟友。当时美国在全世界各地遭遇广泛的反美斗争,尤其是越南战场的大量消耗,使得美国国内经济不胜负荷,不得不借助西方同盟,从西方盟友手里免费获得物资,掠夺西方盟友,例如,美国借助国际货币基金协定要求的西方各国对美国有限开放货币主权,通过增印美元,从西方各国低价购买物资。西方各国则通过合法手段反制美国,例如对美元储蓄收税,为美元消费提供补贴等减少国内民众持有美元,限制货币主权被美国侵犯的程度。

  毛泽东主席善于利用美国和西方盟友之间的内部矛盾,区别对待西方国家,提出了三个世界理论,公开揭示西方各国也受美国掠夺和压迫的事实,号召西方老百姓起来反抗,给西方各国追随美国的统治者带来了巨大的民意压力。

  当时美苏两大集团开展的军备竞赛,大力发展毁灭性的核武器,使西方知识阶层十分担心人类陷入毁灭的境地。中国成功研制核武器后,公开宣布不首先对他国使用核武器,受到西方知识分子的广泛欢迎。文化大革命爆发后,西方知识界和青年学生纷纷响应毛泽东主席的造反有利理论,组织群众性的政治运动,反对美国和西方精英的对外侵略政策。法国巴黎组织了声势浩大的罢工游行活动,占人口15%的老百姓参加,迫使总统戴高乐逃到了国外。意大利的革命青年成立红色旅发起武装斗争,绑架了总理莫罗。西欧各国广泛掀起的群众运动,也极大地限制了西方国家政府追随和支持美国对外侵略的政策。西欧各国群众则经常性地公开组织集会,抗议美国的霸权主义对外侵略政策和行动,各国政府顺应民众要求,公开反对美国的侵越政策,不再派军队到越南加入美国派遣的侵略军,使美国上层精英在西方社会陷入十分孤立的境地。

  4、联合苏联对付美国

  在六十年代,我国与苏联关系破裂已经公开化,但是,毛泽东主席将双方的争端局限在意识形态领域,争论的焦点是如何搞社会主义。这就逼迫苏联不得不和中国一道,支持社会主义国家越南对付美帝国主义的侵略,从而将苏联集团也拉入到抗美援越的前线,增强了我们对付美国精英的力量,最大限度孤立了美国精英。

  五、总结

  美国是最晚成立的西方国家,直到19世纪末才走上世界舞台。在两次世界大战中,都是贩卖军火给西方对战的双方,大发战争财,在双方胜利局势比较明显情况下,才加入到一方,从而在二战后成为西方的盟主,第一次成立了整合整个西方的同盟,有组织地对付第三世界国家的反抗。美国善于使用欺骗的手段,打着自由、民主和人权的旗号,欺骗西方民众和很多第三世界国家精英,扩大同盟的力量,尤其通过掠夺第三世界国家,加强西方同盟。但是,在遭遇反抗时,则毫不犹豫地转嫁代价和危机给西方盟友,从而遭到西方民众的反对。

  拉拢盟友是美国对付中国的主要手段之一,在十九世纪,美国主要打着中立旗号,跟从英法侵略中国,包括在第一次鸦片战争时期,为英国军队运送物资,在第二次鸦片战争时期,在英军遭遇重大打击时,干脆帮英军开火,逼迫满清政府不得不妥协退让,签订不平等协议,取得了与英法等侵略军同样的侵略战果。此外,就是积极支持日本侵略中国,包括提供军火、情报和军事威胁等,在十九世纪下半叶,先后将琉球、朝鲜和台湾肢解出中国。到十九世纪末,美国就第一次提出了西方合作侵略中国的门户开放宣言,推动西方组织了八国联军侵华,签订辛丑条约,将中国变成半殖民地国家。

  此后西方忙于内战,美国则积极支持日本侵华,包括在1930年代供应日本侵华物资一半以上,让日本铁蹄覆盖了大半个中国,造成中国军民死伤3500万人,财产损失不计其数。新中国成立后,美国再次组织17国联军,实力远比侵华日军强大,也远比旧中国时代西方反华侵略军强大,试图取道朝鲜侵略中国,却遭遇中国志愿军迎头痛击,伤亡225万人,不得不取消了计划,也使西方盟友不再愿意参与美国的侵华军事行动了。但美国却不甘心失败,再次在越南发起战争,却无法驱使西方各国参战,而是通过经济掠夺,将战争代价转嫁给西方盟友,到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西方各国都陷入严重的通货膨胀,公开反对美国的侵华政策,后来在对外贸易中终止使用美元,不再对美国开放货币主权,让美国无法掠夺西方各国经济,支持在越南的侵略行动,使得美国再也无法继续反华战争了。

  美国对付中国的另一重要手段是文化侵略,在中国建教堂学校、医院等,培养了大批迷信美国和西方的精英,到1927年,蒋介石组织的民国政府高官中就充斥了到美国留学毕业的博士了。他们主导了旧中国政府内外政策。美国著名记者白修德在回忆录中指出[59],“在亚洲,甚至在全球,你再也找不到重庆民国政府这样被“研究美国的学者”渗透得如此彻底的政府。而且,也没有哪个政府会如它一般被美国思想、援助和建议摧毁得如此彻底。重庆民国政府的所有官员,无论男女,并不是被美国人征召,供其驱使了,是他们自己主动追求美国的思想和方式”。

  面对美国提供物资支持下的日本侵略,,从1931年九一八占领东北,到1937年7月7日发动卢沟桥事变,在长达六年时间,当时的蒋介石和他的留美精英组成的政府,却迷信美国和西方承诺保护中国领土和主权,幻想美国和西方出面制止日本的侵略,长期实施不抵抗政策[60],致使日本多次不战而获,侵略野心膨胀,导致全面侵华,使我国军民伤亡高达3500万,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在二战即将结束的时候,美国又背着中国制定《雅尔塔协定》[61],割走了中国外蒙领土,占领旅大等港口。二战后,更是提供了30亿美元军火等物资[28],远超抗战时期,帮助蒋介石镇压人民的反抗,屠杀中国人;还有表面上声称归还中国,实际将琉球群岛交给日本[58]。

  但是,民国精英却大肆宣传美国的无私援助,与美国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将中国的各项主权都交给了美国[18]。即使在当代中国,由于美国精英在旧中国时代,通过文化侵略培养了大量美国崇拜者,在中国的主流媒体和网络,仍然到处充斥了美国帮助旧中国的神话,如拍摄电影,将中国人流血花钱购买美国军火,帮英美收复缅甸殖民地的军事行动中,美国供应物资运输的驼峰空运,宣传为美国人帮助中国抗日[62]。旧中国时代最后一任美国驻中国大使司徒雷登在任时致力于分裂中国,却被宣传为帮助中国,又被精英们迎回了中国[63]。这都是美国文化侵略的主要成果。

  对比毛泽东时代,面对美国组织的西方十七国联军,依然派志愿军迎敌于国门之外,打败了美国组织的西方联军;又在越南战场继续较量,让美国和西方物价飞涨,经济濒临崩溃,不仅让美国品尝了失败的苦果,也彻底打消了美国通过军事侵略对付中国的野心,还打破了美国组织的反华同盟,西方各国纷纷公开反对美国发动的侵略战争,致使美国组织的反华联盟再也无法继续下去了。美国不得不公开表态,承认中国对台湾的主权,美国将军队撤出了台湾和中国周边地区。无容讳言,新中国在长达30年时间内,一直对付美国为首的西方列强,承受了巨大的代价和投入,人民生活受到巨大影响,但这是中华民族应对美国为首西方侵略,取得独立不可缺少的环节。正如毛泽东主席总结,美帝国主义者很傲慢,凡是可以不讲理的地方就一定不讲理,要是讲一点理的话,那是被逼得不得已了。

  美国组织的西方反华同盟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对美妥协退让,让美国和西方从反华同盟中获取巨大利益。改开时代,我们出台了大量政策,出让主权给美国和西方牟利,让西方在中国谋取了巨大利益,从而让美国又重新建立了反华同盟。例如,长期以来,我国央行主要依据外汇储备被动发钞,增发的人民币主要用来购买西方货币,交给西方,而换来的西方货币则作为人民币发行依据,只能最终用于国内回收人民币,从而主要购买西方国债,利率接近0,等于也免费借给西方,等于将货币发行主权和发行收益都完全交给美国和西方。自1995年以来,央行从未给自己的政府提供资金,不仅将增发的人民币20多万亿都免费交给美国和西方,而且将全国人民生产物资出口,以及为西方资本家建设工厂等资产,换来的西方货币,也都免费借给美国和西方,加上美国和西方获得基础货币购买资产,以资产等做抵押,从我国金融体系中贷款常常几倍于投资,获得了更多的衍生货币。最近十多年来,美国和西方从我国金融系统获得的资金,一直都高达上百万亿元,等于将国内经济活动大都交给西方资本家组织,西方使用它们获得的利润和财富更是天文数字,西方各国都从中分享了利润,自然推动西方支持美国。

  2013年01月08日中国科学院国家健康研究组对外发布《国家健康报告》第1号中披露,美国从全球攫取的红利达73960.9亿美元,占全球总量的96.8%,是攫取红利最多的国家;中国损失的财富高达36634亿美元,占全球财富损失的47.9%,是全球财富损失最多的国家。报告指出,中国人均损失财富达2739.7美元,相当于中国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的1.2倍;2011年中国损失的霸权红利,相当于中国军费开支的33倍、科技投入的44倍、教育投入的16倍和医疗卫生投入的37倍。若按劳动时间计算,中国劳动者有60%左右的工作时间是在无偿为国际垄断资本服务,创造“剩余价值”。

  在特朗普上台后,频频动用脱钩威胁,持续不断加大攫取中国的主权,使中国负责生产和储蓄,美国负责消费,变成了中国负责免费生产了,精英们仍然一如既往地对美妥协退让。甚至在新冠疫情爆发后,美国主动中断与中国的往来,精英们仍然一如既往地奉送各类物资给美国和西方。还不断出台开放政策,实则是将维护国家利益的政府权力交给西方资本家,让西方资本家在中国肆无忌惮地牟利。如今美国又恢复了与台湾的官方交往,日前美国副国务卿跑到台湾做官方正式访问;英国、澳大利亚纷纷派军舰加入了侵犯中国南海的西方联军。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应对西方侵略历史,早已告诉我们,对美国和西方的妥协和退让,让西方不劳而获,必然招致更大规模的侵略和掠夺。美国逐步蚕食中国的策略正在不断取得进展,1972年中美发布上海公报,美国公开承认,台湾是中国领土;但如今美国已公开将台湾看成是独立的国家了。笔者预测,在精英们的妥协下,在不久的将来,很可能台湾会再一次被公开放弃,就像历史上的琉球群岛一样。

  回顾历史,日本侵略中国的时候,面对日本侵略者占领中国东北、华北等大片领土;面对全国老百姓的怒火和多个武装力量的公开武力反抗,蒋介石领导的国民政府仍然主张对日妥协,军事镇压国内的抗日力量,持续近六年。今天,我们很少看到公开反对的声音,崇美精英们丝毫不提他们公开的妥协退让,而是一方面在中美夫妻论背景下,大力宣传中美合作共赢,美方搞贸易战损害美国利益的对美劝说;另一方面则在国内将美国侵犯我国主权的进攻,宣传为美国崩溃前的疯狂,要老百姓相信,在他们领导下中国正在走向伟大的复兴。而反对的声音,甚至在网络的一角,都被精英们限制。崇美精英们除了担心落实到两国协议文字上的公开欺凌,似乎美国什么样的要求都是合理的,甚至宣传是有利中国的。事实上,崇美精英们早就签订了多个在文字上就不平等的中美协定了,甚至很多美方要求,不需要落实到文字上,精英们就自觉执行了。他们早已超出被毛泽东时代批倒批臭的独夫民贼蒋介石了。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当我们唱起这首庄严的国歌时,我们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真正地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事实上,在民国以前,西方列强通过直接侵略的方式把中国变成西方的半殖民地的时候,中华民族还没有真正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因为这些侵略者的行为很容易被全体中国人所识别,继而激发全体中国人救亡图强的义举。王世保先生早在2009年就已指出真正“最危险的时候”恰恰就是现在,就是一大批身居庙堂之上操控国家政策的精英们正在力图把中国变成美国附庸的时候。这些所谓的“精英”是我们国家这几十年来自己培养的掘墓人,与那些直接的侵略者相比,他们对全体中国人民更具有欺骗性和迷惑性。他们正在把中国变成美国的附庸,变成实现美国国家利益的工具,全国却万马齐喑,听不到反对的声音。

  参考文献

  1. (美)阿普特克(H.Aptheker)著;全地,淑嘉译, 美国人民史 第1卷 殖民地时期. 1962: 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p.28.

  2. 斯文, 贝克特, and 张作成, 奴隶制度和资本主义.北方论丛, 2015(5): p. 1-5.

  3. Oppenheimer, S., The Origins of the British,https://songshuhui.net/archives/91123. 2006, London: Constable & Robinson Ltd.

  4. 姜辉编译, 美国和英国的社会阶级. 2010: 重庆:重庆出版社.

  5. 廖勤. 透视英国社会:历经十代人才能换个“阶层”?--上观 https://www.jfdaily.com/news/detail?id=14361. 2016 2016-04-17 05:51 [cited 2019.11.5.

  6. Nagel, P.C., The Lees of Virginia, Seven Generations of an American Family. 1990: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7. 王彬, 英属北美殖民地时代弗吉尼亚本土精英探微:1700—1750. 2007, 东北师范大学. p. 8.

  8. (美)谢尔顿·S.沃林著;段德敏,毛立云,熊道宏译, 两个世界间的托克维尔 一种政治和理论生活的形成. 2016: 南京:译林出版社. p.219-230.

  9. 徐冰川, 英国超级“007”亡命伦敦.知识文库, 2003(第11期): p. 24-26.

  10. Morse, H.B., 中华帝国对外关系史第三卷. 1963, 北京: 商务印书馆. p.108-136.

  11. (美)泰勒·丹湼特, 美国人在东亚 十九世纪美国对中国、日本和朝鲜政策的批判的研究. 1959: 北京:商务印书馆. p.262-263.

  12. 中美关系资料汇编,第一辑. 1957, 北京: 世界知识出版社. p.452一458.

  13. 中日韩三国共同历史编纂委员会著, 超越国境的东亚近现代史 上 国际秩序的变迁. 2013: 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p.100.

  14. Ogawa, G., Expenditures of the Russo-Japanese war / by .1923,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American Branch. p.66-70.

  15. Weale, B.L.P., The re-shaping of the Far East, Vol 1. 1905, New York: The Macmillan company. p.181.

  16. 刘大年撰, 美国侵华史. 1951: 北京:人民出版社. p.22-24.

  17. Martin, C., The Russo-Japanese War. 1967, Lundon: Abelard-Schuman. p.235-243.

  18. 王铁崖编, 中外旧约章汇编 第2册. 1959: 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p.405.

  19. Dennett, T., Roosevelt and the Russo-Japanese War; a critical study of American policy in Eastern Asia in 1902-5, based primarily upon the private papers of Theodore Roosevelt. 1925, Garden City, N. Y.: Doubleday, Page & company. p.112-115.

  20. 谭圣安, 美国与日俄战争以及它们争夺我国东北的斗争.北京联合大学学报, 1988(01): p. 55-68.

  21. 陶文钊著, 中美关系史 1911-2000. 2004: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p.2-4.

  22. Papers relating to the 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with the address of the president to Congress U.S.D.o. State, Editor. 1913,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State. p. 108.

  23. Papers relating to the 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with the address of the president to Congress U.S.D.o. State, Editor. 1915,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State. p. 107-111.

  24. Papers relating to the 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U.S.D.o. State, Editor. 1917,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State. p. 264.

  25. 梁碧莹, “门户开放”与“特殊利益”--《蓝辛-石井协定》与中国的回应. 中美关系100年, ed. 陶文钊. 2001, 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p.59-78.

  26. 天津市历史博物馆编, 秘笈录存. 1984: 知识产权出版社. p.495-497.

  27. 王铁崖编, 中外旧约章汇编 第3册. 1962: 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p.208.

  28. 美国国务院编, 美国与中国的关系(白皮书), in 中美关系资料汇编第一辑. 1949, 世界知识出版社: 北京. p. 84.

  29. 王聿钧, 舒尔曼在华外交活动初探(1921-1925).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集刊, 1969 1: p. 269-270.

  30. Chan, A.B., Arming the Chinese: The Western Armaments Trade in Warlord China, 1920-1928, 中文参见:军阀与西方国家的军火贸易,《近代史资料 74》,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9,第179页. 1982, Vancouver, Canada: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Press.

  31. Chi, H.-s., Warlord politics in China 1916-1928, 中文,中国的军阀政治,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1,第123页. 1976, Standford, CA: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32. Papers relating to the 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Vol. 2, U.S.D.o. State, Editor. 1927,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State. p. 147.

  33. 陈谦平, 济南惨案与蒋介石绕道北伐之决策.南京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版), 2011(01): p. 92-102+159-160.

  34. 关志钢, 蒋介石、张学良与不抵抗政策之关系.社会科学研究, 1998(06): p. 105-110.

  35. Hoover, H., The Memoirs of Herbert Hoover. The Cabinet and the Presidency, 1920-1930 1952: London: Hollis and Carter. p.369.

  36. 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diplomatic papers, 1932. The Far East, U.S.D.o. State, Editor. 1932. p. 8,17.

  37. 李长久 and 施鲁佳, eds. 中美关系二百年. 1984, 新华出版社. p. Pages.

  38. Perkins, D., The new age of Franklin Roosevelt. 1957, Chicago, IL: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p.105.

  39. 中原茂敏著, 大东亚补给战. 1984: 北京:解放军出版社. p.69-72.

  40. 金仲华等著, 1938年的世界. 战时出版社. p.92.

  41. 陶行知著;江苏省陶行知研究会编, 陶行知日志. 1991: 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

  42. (美)黄仁宇著, 从大历史的角度读成蒋介石日记. 2011: 北京:九州出版社. p.321.

  43. 常贝贝牛启铭, 美.J.B.R.l.约.B.罗., 美国第一夫人排行榜:对美国总统有影响的女性们. 2008: 长春: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 p.221.

  44. 程早霞, 美国中央情报局在中国与中美关系.辽宁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7(02): p. 120-124.

  45. 郭永虎 and 李晔, 美国中央情报局对中国西藏的准军事行动(1949—1969).史学集刊, 2005(04): p. 78-84.

  46. 哈里·杜鲁门著, 杜鲁门回忆录 下. 2007: 北京:东方出版社. p.424,481.

  47. 孟涛, 关于朝鲜战争中美军实施细菌战的再考察.当代中国史研究, 2013(05): p. 33-40+125.

  48. 外交部, 我外交部发言人发表声明严斥麦克阿瑟及奥斯汀无耻谰言.人民周报, 1950. 1950(7): p. 4-8.

  49. Austin, W.R., U.S. Plane May Have Strafed China, in Pittsburgh Post-Gazette. 1950.

  50. 按照美国政府在华盛顿树立的侵朝纪念碑,志愿军和朝鲜军消灭了225万美国组织的联合国军,参见:http://www.360doc.com/content/16/1009/08/4366523_596866878.shtml.

  51. 潘一宁著, 中美在印度支那的对抗 1949-1973 越南战争的国际关系史. 2011: 广州:中山大学出版社.

  52. Kaiser, D., 美国悲剧 肯尼迪、约翰逊导演的越南战争,邵文实,王爱松译. 2001, 北京: 昆仑出版社. p.518.

  53. Friedman, M., 货币的祸害,安佳译. 2008, 北京: 商务印书馆. p.182-195.

  54. Hudson, M., 全球分裂 美国统治世界的经济战略,杨成果等译. 2010, 北京: 中央编译出版社. p.41,70.

  55. Hudson, M., 金融帝国,美国金融霸权的来源和基础,嵇飞等译. 2008, 北京: 中央编译出版社. p.118,311,335,401,84.

  56. 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diplomatic papers, The Conferences at Cairo and Tehran, 1943, U.S.D.o. State, Editor. 1943. p. 324.

  57. 蒋介石, 蒋介石日记手稿,1943年11月23、24日.1943.

  58. 管建强, 美国处分钓鱼岛群岛、琉球群岛严重违反国际法.东方法学, 2012(06): p. 104-113.

  59. 白修德著, 追寻历史 一个记者和他的20世纪,书摘|抗战烽火里的重庆:蒋介石偏爱留美精英?_网易新闻 http://news.163.com/17/1124/08/D40C7LJO000187UE.html. 2017: 北京:中信出版社.

  60. 陶文钊, 中美关系史. 1999: 上海人民出版社. p.73.

  61. 唐家璇, 中国外交辞典. 2000: 世界知识出版社. p.730.

  62. 姚安濂, [大揭秘]“驼峰航线”的悲惨故事_大揭秘_视频_央视网 http://tv.cntv.cn/video/C33859/8492fb84c7973ddd298396f60a4e5c44,https://www.iqiyi.com/v_19rro24kfc.html. 2012.

  63. 张文木. 司徒雷登其人其事- https://www.guancha.cn/ZhangWenMu/2013_11_22_187466.shtml. 2013.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