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孙锡良:老孙微评(我为革命鼓掌)

2021-01-07 15:20:2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孙锡良
点击:    评论: (查看)

  1、为了选举结果,美国人攻进了美国国会。

  评:这种事,现在的年轻人看起来很新鲜,部分不了解美国政治史的读者也可能感到很新鲜。其实,此种景象在上世纪五六七十年代的美国经常发生,它们叫“文化革命”(我曾写了专文)。

  这一次的华盛顿行动,本质上讲,是美国人民呼吁改革的一种表达,闹着闹着,就慢慢演变成了一次小型的文化革命,略带有一点暴力性质。

  毫无疑问,这次革命与特朗普本人有关,对与不对,由美国人说了算。但就我个人而言,我为特朗普鼓掌,干得好。闹一闹,不是死,就是生,要动根本,要实现转折,必须革命,革命的队伍不一定纯洁,但终归是心声的表达。

  我从不否认自己对特朗普的喜欢,喜欢他的疯狂式阳谋,谁搞得赢他,谁就强大了,谁搞不赢他,就缴械了,他可以加速事物的质变速度,减少时间的拖沓,绝对有利于部分事物的发展。

  特朗普玩这么大,会给自己惹上一个麻烦——很可能在失败后走上被告席。不过,即使他真的站上了被告席,我也是欣赏他的,革命嘛,总要有牺牲的,老同志牺牲有什么不好?

  美国在世界搞了那么多革命,为什么不可以革自己的命?

  我的期待应该会落空,但我是真的希望美国有大革命,美国没有大革命,世界就不可能有新秩序。

  2、教育部:试行本科毕业论文抽检,每年进行一次。

  评:本科生,完全没有必要全部要求写毕业论文,文理科专业的学生写个专题论文是可以的,工科专业的学生应该以专业设计为主,这个专业设计必须是依靠所学专业知识进行实践性设计,哪怕不是创新,也锻炼了设计能力,夯实了基本功。我们那个时候毕业,就是要求设计一个10万吨铜电解车间厂房和生产线工艺。

  当下,大部分本科院校,尤其是一般性工科类本科院校,本科生导师,没钱给学生做实验,又没能力花钱搞创新,学生写出来的论文大同小异,你抄我,我抄他,改头换面而已。重点大学的本科生,也还多少能做点事,毕业前可以给导师发一篇论文。

  把精力放在硕士和博士论文吧!来点真的吧!要动真格,远不只是抽查论文文字,还要查实质性内容的重复性。要逃避重查,现在方法太多了,抽查意义不大。

  3、逮捕特朗普!伊朗要国际刑警组织发出“红色通缉令”。

  评:给伊朗点赞,这事成不成是另一回事,敢不敢表达态度更为关键,合法的不行,地下手段或许成功了呢?这难道不可以多少给美国一点心理暗示吗?

  特朗普可以公开搞它国,世界就应该适应这种公开对搞的新玩法,我国实际上也可以公开搞美国。

  4、拼多多23岁员工加班后回家路上猝死,饿了么送餐员途中猝死。

  评:众多悲剧中的一两个案例,拼多多、饿啦么是悲剧事件的肇事者,但它们也不过只是千千万万肇事者中的小例而已。

  一个社会,如果资本可以统帅一切,如果拜金主义一代代遗传,如果两极分化持续恶化,加班就一定是社会普遍现象,塔底下那么多可怜的人,谁不想往塔顶上爬呀?爬上去,就解放了,爬不上去,就把贫穷代际相传。要爬上去,加班是首选之路。

  “加班是自愿的”,“是员工吵着要加班”,“我没有要求加班”…….成了资本家回应公众关切的常用语。也许是真的,也许是假的,但可以肯定的是:资本总有一种办法让你不得不加班。

  两极分化有多厉害?

  在中国,发年终钱,有人拿几十万,有人只拿几万,有人只拿几千,还有人一分都没有。有人说是贡献差距体现,啥贡献?假若整体涨个百分之十,底层人给涨百分之五,领导还让你感恩戴德。一次次累积,不两极分化可能吗?只要加钱,上层加得越多,底层加得越少,又是“贡献”使然。“破四唯”是假的,全社会都还在“四唯”。

  中国,有些人的“贡献”其实是虚的,制造的是虚假政绩,或者说是造假政绩。

  很多朋友把“拼搏”误解为“拼命”,甚至部分受害者也这样认为,极差距离导致了极端思想,这方面,西方国家人民可能觉悟更高。中国发展到现在这个状态,拼命不应该成为一代代人的墓坑,过上正常生活已经是当务之急,即使没有共同富裕,也绝不能制造出“共同拼命”的趋势。

  5、武汉中心医院医生艾芬与爱尔眼科互不让步,有人又把她视为“吹哨人”。

  评:医疗纠纷归医疗权威部门去认定,我不想评论是非对错。

  不过,我不承认艾芬是什么吹哨人,她吹什么哨?吹响爱尔眼科问题的哨?爱尔眼科,大家对它的争议也不是今天才有,各类纠纷早就有,错并不都在爱尔眼科。

  艾芬,作为武汉中心医院的科室主任,从医学素养上讲,毫无疑问要比一般人强无数倍,虽然她本人不是眼科医生,但这样的教授级医生,是具备全科医生的基本素质的,至少对眼科有些许了解,哪怕就是一个刚从医的小年轻,在大医院,也要经历初期的全科轮换程序。她写过很多病历,对她自己的病历没认真看?

  艾医生,认为医院有明显失误,手术前,自己难道没有对爱尔眼科的明显失误提出质疑?你是医生呀!

  艾医生,为什么不选择武汉那么多的知名大医院?仅仅只是因为他人推荐?你可不是普通患者啊!

  艾医生,不是吹哨人,是失算者。

  我支持艾医生维权,但不支持把这事提高到个人道德层面吹捧。

  写于2021年1月7日星期四

  【孙锡良,红歌会网专栏学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 “孙锡良”,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