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孙锡良:连续的时间

2021-01-03 17:02:1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孙锡良
点击:    评论: (查看)

  时间本没有节点,2020与2021的连续性不因为各国元首的贺词而有所改变,新冠病毒也不知道人类有过节习惯,该有的会继续有,该来的还会来。

  跨年前后,道路纷驰,车如流水,人如游龙,诚太平盛景,无论贫富贵贱,连街达巷共庆盛世。我,并没有关注各国新年祝福词,也没有参与过手机中的红色海洋,倒是美国两艘军舰在台海的游弋“助兴”引起了我的注意,虽是常态,内心仍然很焦虑,自然地来了,又轻松地走了。

  我继续阅读故宫博物院有关甲午战争时期的电文史料,经常会读到“见倭船至威海北口,游弋西北,忽聚忽散,再向东北驶去……”。天朝帝国,不为所动,不为所惊,李中堂和他的同僚们都有“不足为虑”的信心。

  《马关条约》的问世,那是失败后的结果,其惨象之烈,开近代之首。

  然而,败局之前的普天之下未必不是朝野欢腾。李鸿章自朝鲜战争开打以后,呈给皇帝的折子中,先是“倭兵以三四万之众……我军奋勇剿敌,毙倭千人以上…..”,后是“倭兵以三四万之众……我军奋勇剿敌,毙倭数千人以上…..”,再后又是“倭兵以三四万之众……我军奋勇剿敌,毙倭万余或不计其数…..”。可笑的是,直到朝鲜被日本占领时,李鸿章的奏折仍然是“倭兵三四万之众…..”的表述。

  按战后还原战场,中国人的记述,日本人的记述,美国人的记述,相互印证,日本派往朝鲜境内的作战士兵总共也就四万不足,若按李氏奏折所记,早已经尽歼,哪里还有能力再战中国大陆?上下蒙骗,似成常态。

  为何要欺上瞒下?给大家列个战场奖励数据:双方交战,击退日兵,赏银三万两;夺炮一尊,赏银一千两;生擒一人,赏银六十两;打死一人,赏银三十两。靠如此重赏打仗,还有多少银两可以支撑战争?还有多少银两可以用来维持军需和后勤?还有谁不想谎报军情?

  中国教材里,一直在向国人宣传固定认知——明治维新让日本强大并战胜中国。

  我在之前也交待过日本明治维新的事,它对日本影响最深的并不是武力和财力,而是人力,日本人自强了,日本人开始敢于跟欧洲并列生存,日本人不再把自己不当人看。

  若论财力,即使经历了明治维新,甲午战争之前,日本仍然远不是清朝对手,日军开战的费用全靠发行债券筹集,而李鸿章开战前向朝廷索要300万两银子,户部未作片刻犹豫便予以拨付。

  若论武力,中日战船数基本相当,中方最大吨位是7000吨,日方最大吨位是4000吨,中方最大炮径为7寸,日方最大炮径为4寸,中方最快航速为16海里,日方最大航速为20海里。“航速慢于日本”成了清朝为失败找理由的唯一因素,没有一位高官从人身上找过原因。

  有关战争详情,我会于后期甲午回忆中详加介绍。

  整个清朝,在李鸿章的“望和,待和,求和”中苟且偷生,整个中国毫无欲战之心,封疆大臣不能折敌之气,在廷大臣不能谋戕敌之策,使敌有以窥我之短长,无论如何曲从,终会是无可奈何出战。自古之道,敌我关系,不过和战二端,能和而不能战,则和不可恃,战败而遂求和,则国必不复振。

  李鸿章惧战到底有多畸形呢?给大家举个小例子。光绪二十年八月二十二日,中日激战正酣,天津界抓获日本间谍七名,审结之后,群臣建议处死,李鸿章坚决不允,并且予以厚待,每人送一百银元路费返回日本。给事中洪良品极其愤怒,具奏惩处李中堂。李中堂是这样回复皇帝的:“杀了日本间谍,以后要赔钱的。”

  经军三十余载,李鸿章为何还如此惧怕日本?

  军事层面的因素暂且不谈,所谓“老成持重”更不值一提,不妨聊聊他的家事。光绪二十二年二十一日,军机处收到朝臣密片,片称:李鸿章在英、法、德皆有商行,其在日本亦有洋行,有茶山,洋行经商自雇买人,中有倭伙,茶山则是与倭合伙,其个人占有资本六百万金,其子李经方前充出使日本,倭王之女拜伊为义父,情意甚密。道路纷纷传说,未必无因,其不欲战皆以资本在人手中之故。

  以上密片,或为真,亦或为假,军机处并未在事后给出答复。

  我们不妨再来看另一件事,光绪二十二年八月初九日,江南御史张促炘奏称:中日海上有战事,米煤不准出口,李鸿章之子李经方在上海以米三千石售与倭人,由候补张鸿禄经手,绝不避讳,倭商另定开平煤三万吨,局员拟不供给,李鸿章得知后,声明供煤之约在开战之前,必须尽速交付,倭商悉满载而归。

  台湾,一纸条约,从孤悬海外到流失海外,仅仅只用了几个月时间,这是中华民族的一场恶梦,上愧对列祖列宗,下愧对孝子孝孙。

  转眼之前,梦已过百年,今日台湾,似是半梦半醒。

  在这样的非常时刻,我不打算有节点思维,病毒还在继续,台海危机也在继续,南海乌云仍在继续,经贸战争亦在继续,科技战争已经是全局发酵……………..2021,决不是一个转机数字。

  疫情持续一年,现在基本上可以肯定的是,中国在新冠问题上扎扎实实地吃了一个哑巴亏,作恶之国虽然也未逃过因果报应,但让中国背负了无法推卸的所谓责任,加之国内汉奸以日记的形式恶意栽脏,未来必定还要付出相当可观的代价。

  中欧贸易协定的暂时成绩,很多人做正面评价,而我只做中性评价,如果没有猜错,我感觉这份协定可能更倾向于以中国市场换取欧洲抛弃部分恶意。特朗普虽恶,但中美协定最终还是透明了,希望中欧协定也能看到清清楚楚的版本。

  在海洋方面,尤其是台海,我们虽暂未看到实战的炮声,但圈子正被压缩得越来越小,这个过程实质上就可以认为是战争前奏,或者说是美国“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兵法之战,谁说合围中国不是战争的进程之一呢?

  节日时的狂欢,电视中的美好,手机里的幸福,总归都是休息时刻的短暂快感,绝大多数时间,我们都得活在真实中,活在矛盾冲突中。当然,九成以上的人也可以继续活在太平无事中,因为习惯性吃地沟油操红墙事的人并不算太多。

  在专家眼里,五眼联盟,六眼联盟,亚洲小北约,北约全球化,等等,都是炒作,都是概念,都是牌局,不会对中国构成真实威胁。

  果真如此么?它们不会让人睡不着觉?

  2021年,世界可能更难,中国也可能更难,到底难在哪里?难在时刻有可能爆发的大国争端,难在西方挤压中俄的步伐正在加快,难在美欧日印的非理性战略重组。

  2021年,中国共产党将迎来一大会议百年纪念,南湖的那艘红船走过了第一个重要百年里程,虽经枪淋弹雨,仍屹立于世界潮头,这是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的自豪事件。正是这个政党的百年伟大,西方世界锁定它的不理性行为也在与日俱烈,中西之战再次被聚焦到具有意识形态指导意义的政党身上。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希望国人能保持平常心,无论世界如何突变,国内的格局不会变。

  今年的这个时候,我希望国人能保持清醒,如果有新的世界突变,应该就与中国相关。

  新的一年,以美国为首的“联军”会给出以下施压手段:

  会继续施压中国给予资本最大的权限;会继续施压中国将争议领海交与声索国;会继续施压中国将台湾分割出去;会继续施压中国将市场无条件全球共享;会继续施压中国将改革开放作为赢取西方认同的宣誓路线和保证书。

  中美关系不是处在十字路口,是处在三叉路口,原来的那条路,前面已经堵死,只能有分叉的选择,要么投降听话跟随,要么各走各路。我在前四年一直在重复一个观点:特朗普改变了美国,改变了中美关系的轨迹,换不换总统,中美之间已经没有“从前”可以回了。

  和平,是一种追求,但并不总是一种必须,1127年-1279年间的多数时段是和平的,也是有非凡成就的,一旦写进历史,它却是极不光荣的。让步换和平,领土换和平,巴勒斯坦人可以无奈接受,中国人不可能接受。

  2021年,我最不想看到的是台湾越走越远的背影。

  附言:

  1,有人问如何看待《民法典》正式施行?答:大事不好讲,先把小事做好了,这个法典才算有点用,骚扰电话何时可以治理好?人民群众的个人信息何时不被偷窥?商业小区的物业管理和停车位管理何时能还权于业主?生个娃可以不罚款吗?

  2,如何评估2021年的经济形势?答:个人判断,债务堆积会越来越高,经济支柱维持原样。

  写于2021年1月2日星期六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