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林爱玥:关于傅雷,这些,公知是绝不会告诉你的!

2021-01-01 10:54:18  来源: 林爱玥   作者:林爱玥
点击:    评论: (查看)

  当地时间28日,据奥地利音乐频道消息,钢琴家傅聪因感染新冠病毒于当日在英国逝世,享年86岁。借着傅聪的死,公知又集体“怀念”了一番傅聪的父亲傅雷。昨天,万万转发了一篇名为《傅雷之死,不欠这世界任何东西》的文章,这篇文章既然能得到万万的“赏识”,那里面的内容就算不看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了吧。

2.png

  随手摘一段,大家感受一下,“(傅雷)遗书开头那段文字浸透了一个正直知识分子对那个时代的无可奈何。‘我们这种来自旧社会的渣滓’原本是中国社会的文化精英,是愚昧落后的中国的文明火花。这些城市里的知识分子和农村的乡绅一起被新时代清洗了。中国传统的礼义廉耻就此消失,人性中最黑暗最丑陋的基因却被全面释放出来。”

  敢问诸位,读后感受如何,有没有感到一股颓丧的、腐烂的气息扑面而来?很奇怪不是,按照公知的一贯思路,傅聪在英国死于新冠肺炎,公知不是应该要求英国“反思”“检讨”然后“追责”“道歉”么?请恕我孤陋寡闻,我还真没见哪个公知这么说过。现在总该明白了吧,公知的刀子只是对内的!

  回到文章本身,说傅雷是“中国社会的文化精英”我是赞同的,不过说傅雷是“愚昧落后的中国的文明火花”就明显过了。就我的理解,至少从1949年开始,中国就彻底告别愚昧落后了。当然,要说那个年代没有愚昧落后的人,那肯定是不客观的,难道还真的“六亿神州尽舜尧”啊,那只是伟大诗人的浪漫理想罢了。话说,现在还有公知那种骨子里愚昧落后的人呢,何况那个年代,但我们总不能因为现在有些愚昧落后的公知就说中国愚昧落后吧?

  至于接下来的“这些城市里的知识分子和农村的乡绅一起被新时代清洗了。中国传统的礼义廉耻就此消失,人性中最黑暗最丑陋的基因却被全面释放出来”就不是过不过的问题了,而是恶意的歪曲事实了。事实上,与傅雷同时代的很多知识分子都活得好好的,不存在所谓的被“清洗”,如钱钟书就活到了1998年,钱学森更是活到了2009年。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我真的很好奇,难道钱钟书、钱学森这些大知识分子在这位作者眼里竟然算不得“知识分子”?

  至于说“中国传统的礼义廉耻就此消失,人性中最黑暗最丑陋的基因却被全面释放出来”就更是无中生了。别人我不敢说,在我看来,至少这位作者就绝不会承认那个年代他的亲人是礼义廉耻全无的。当然,如果这位作者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没错而愿意承认的话,那不妨现身说法,给我们说说那个时代他的亲人是如何表现“人性中最黑暗最丑陋的”一面的。

  没有什么意外的话,或者说,这位作者还没有失去起码的理智的话,我相信他肯定是不会承认的。那么问题来了,总不能全中国就他们家亲人身上还保留着礼义廉耻,别人家就全消失了吧,既然如此,那“中国传统的礼义廉耻就此消失”又从何说起呢?

  说起来,“傅雷之死,不欠这世界任何东西”这个标题是很值得玩味的,言外之意,自然是说时代亏欠了傅雷,短短几个字就几乎为“控诉”那个时代定下了基调,这水平我是服气的。从文章来看,某些人的逻辑其实很简单,傅雷是知识分子,他受迫害了,他自杀了,于是,时代是错的……

  为了渲染悲剧效果,公知还不厌其烦的告诉你傅雷是多么的优秀,结局又是多么的悲惨,只有这样才能彰显悲剧的效果嘛。更不要说,公知把傅雷塑造的越完美,“悲剧”的气息就越浓,就越能激起别人的“共情”,人血馒头吃起来自然就越香。

  话说回来,尽管公知像祥林嫂般不厌其烦的重复描述傅雷的悲剧,但公知绝不会告诉你——傅雷是一个纯粹的爱国者,还是一个彻底的民族主义者。在《傅雷家书》中,傅雷曾多次要求儿子傅聪“珍惜国家民族荣誉”“报效国家”,后来他还为傅聪的叛逃“耿耿于怀,伤感不能自己”。话说,公知要是能有傅雷十分之一的爱国心估计就不会成为过街老鼠了。

  傅雷热爱新中国,热爱毛主席,他在《傅雷家书》(一九五七年三月十八日深夜于北京)中写道:

  亲爱的孩子,昨天寄了一信,附传达报告七页。兹又寄上传达报告四页。还 有别的材料,回沪整理后再寄。在京实在抽不出时间来,东奔西跑,即使有车,也很累。这两次的信都硬撑着写的。

  毛主席的讲话,那种口吻,音调,特别亲切平易,极富于幽默感;而且没有教训口气,速度恰当,间以适当的pause[停顿],笔记无法传达。他的马克思主义是到了化境的,随手拈来,都成妙谛,出之以极自然的态度,无形中渗透听众的心。讲话的逻辑都是隐而不露,真是艺术高手。……他的胸襟宽大,思想自由,和我们旧知识分子没有分别,加上极灵活的运用辩证法,当然国家大事掌握得好了。毛主席是真正把古今中外的哲理融会贯通了的人。

  ……毛主席的话和这次会议给我的启发很多,下次再和你谈。

  从马先生处知道你近来情绪不大好,你看了上面这些话,或许会好一些。千万别忘了我们处在大变动时代,我国如此,别国也如此。毛主席只有一个,别国没有。弯路不免多走一些,知识分子不免多一些苦闷,这是势所必然,不足为怪的。苏联的失败经验省了我们许多力气;中欧各国将来也会参照我们的做法慢慢的好转。……

  自己先要锻炼得坚强,才不会被环境中的消极因素往下拖,才有剩余的精力对朋友们喊“加油加油”!……伟大的毛主席远远的发出万丈光芒,照着你的前路,你得不辜负他老人家的领导才好。

  以上这些,公知是绝对绝对,永远永远不会告诉你的,因为一旦告诉你这些,傅雷对他们来说就失去利用价值了,人血馒头也就瞬间不香了。他们对傅雷所谓的怀念无非是为了将傅雷的悲剧与所谓“时代的悲剧”联系起来,目的则是为了营造一种万万所说的那种“时代的一粒灰,落到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的效果。

  如此,傅雷个人的悲剧就这样被公知很巧妙还很“自然”的和“时代的悲剧”无缝连接了。只要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傅雷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以及时代到底有没有亏欠傅雷在公知那里则变得丝毫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可以借傅雷来攻击那个时代。话说,借傅雷来攻击傅雷最敬爱的毛主席和毛主席时代,公知也算煞费苦心了。

  说点题外话,万万转发的那篇文章的打赏竟然高达300多人次,难怪那么多人削尖脑袋要往公知圈(juan)里钻了,这还真是一笔稳赚不赔的好买卖啊。不过,奉劝公知,赚钱的方式有很多种,千万别赚那些不卫生的钱,小心别把手弄脏了把心弄污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