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李旭之:孤芳自赏的思潮要不得

2020-12-24 14:44:2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李旭之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

  2020年就要过去了,这一年好似很不受人们喜欢,因为这场已蔓延了一整年的疫情,还有很多国家,如美国,疫情还很严重,十一月份总统大选,特朗普选败,重要原因可能有选民对联邦政府抗疫无力的不满。前几天有消息说欧洲的瑞典收紧防疫措施,不再坚持集体免疫论,公共卫生当局首提国民戴口罩的建议。我们中国防疫是比较最好的,虽然如此,但国内受疫情冲击还是很大的,这一年如果用一个字概括,“难”字可能比较准确,各行各业、每个人一年来个中滋味恐怕皆“一言难尽”。

  二

  我国抗疫成效显著,美国还在天天有不少人染疫死亡,此等反差成了某些国人热谈的话题,几乎是贬美赞己的立场。凡遇到同一件事,且不论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认识和处理办法,又何况差别万千的国与国呢?没有两个人、两个国家在处理同一件事上能做到完全一样,更没有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国家做事能做到十全十美,都各有其长处和短处,相比较时,不能用己之长比人之短。这场烈性传染病,都知道它是一种新病毒,是天然还是人造,有待调查,但治疗上还没有研制出特效药,我们人类对付它,先只能各想各的办法,办法若好,会有人借鉴,办法不好,也会主动抛弃,但从开始就断言某种办法最好,不经过一个过程的验证,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文明的人们主动接受是不现实的。

  历史上对付传染病的普遍做法是隔离,医治是辅助,这不仅有中国的防疫历史证明,也有西方的历史证明。需要补充说明的是,以前中国的隔离也是相对而非绝对,因受儒家思想限制,其中涉及孝道,所以隔离为人们所不能全部接受,故疫情发作,往往是一个安全群体对染疫群体完全绝缘式隔离,带有很大的残酷性,例如麻风病。但隔离毕竟是防疫最快速有效的办法。到近代,我们的隔离办法中,如防呼吸道传染性疾病的戴口罩还是由西方引入的,如民国初年的几场肺鼠疫传染,当年中国人就象今天欧美人不愿戴口罩一样,原本口罩为西方人发明,而现在中西来了个颠倒,这让人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美国是与中国有很大差异的国家,都不能以自己为标准去衡量对方的好坏。这场防疫,我们中国在国家管理上用的是中央集权制的上到下一体行动的高效性,又有社会主义制度“人民为上”的思想,所以快速有效地控制传染不是特别难办到,这是我们国家的一种优势,而在我们的文化因素里,我们向来信任和听从政府,且受到传染病威胁时,一个不好说出口的因素,即是我们国人之所以愿意戴口罩,其实是怕别人传染给自己,而不是怕自己传染给他人,所以政府一号召,行动上就能快速同一化,毕竟是对自己有利的事,为何要反对、不配合呢?

  而美国,在这些方面与我们很迥异。美国是联邦制国家,总统没有权力指挥调动各州,各州州长也不用为总统负责,州长是州民选出来的,防疫也是各州自己的事,甚至各州也有退出联邦的权力,但在中国是不可能的,否则那是分裂祖国。这次总统大选,有对联邦防疫不满的因素,多少看到了美国有向中央集权制走的影子,尽管如此,特朗普败选主要是政治斗争主导而非防疫好坏。管理国家,美国是议会政治,中国是政府政治,这是中美间很大的一个差别。在当今国际政治上,凡议会权力大的,政府权力就小;凡政府权力大的,议会权力就小。用政府权力很大的国家去比议会权力很大的国家,是没有可比性。

  其文化上,欧美是宗教社会,不信教者很难理解信教者言行,如同男人永远不会懂得女人心思一样,如在看待生死问题上,虔诚的信教者是不会把死亡看得特别恐怖,相反,不信教者就特别害怕死亡。这不是肯定信教就好不信教就不好,这是文化差异造成的思想差异,不能轻易忽视不见。

  三

  前边说了很多,无非是要说各有各的长处和短处,用自己之长比他人之短,不理性也不客观,即使落后的国家也有它的长处,伟大的国家也有它的短处。能看清长短之处而不用己之长笑它人之短,才是公正之人该有的立场。

  如群体免疫也是不能嘲笑的。对付这次新传染病,认识和措施上并不只有一种戴口罩的防范办法,还有抓紧研制疫苗等等。先是英国最早提出群体免疫的理论,先不论理论之对错、最后结果之成败,仅从认识论上讲,它是一种探索和探索道路上的一种精神,正说明英国人的思想是开放向上的,不是思想的停滞,有了问题,能提出一种新的理论和处置办法,这就是一种了不起。一年过去了,这种理论基本被现实证实失败了,比如瑞典刚刚承认群体免疫措施失败,我们不但不能施以嘲笑,更应该致以敬意,就如当年鲁迅所说的“优胜者固然可敬,但那虽然落后而仍非跑至终点不止的竞技者,和见了这样竞技者而肃然不笑的看客,乃正是中国将来的脊梁。”所谓的科学精神,我想大概这就是吧。既不想又不做,谁知道是成是败呢?若最后成功呢?我们则是很多人是一路嘲笑着他们搞群体免疫的,不知“连作业都不会抄”抱怨了他们多少遍。这种“高喊抄作业者”是一种傲慢、张扬、又蔑视别人的表情,不仅不能起好作用,徒增他人反感。这正反应了我们中国人创新和实践上还逊于他们,难道不是吗?更需要致敬的,是他们在群体免疫中死去的人们,为这个失败的结果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他们是可敬者,而不该是受嘲弄者。当年谭嗣同能逃走却甘愿留下来被杀头,他说:“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日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

  四

  这场传染病防治中,中西医是国人谈论的一个热点话题。有些人总爱非黑即白,凡对西医肯定的,都轻松给安上中医黑的帽子,说你被西医洗了脑,凡说到中医防治不容质疑,必须是百分百有效,西方死那么多人就是不接受中医治疗的恶果。

  中医和西医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医疗体系,有完全不同的看病思维,两者之间没有非此即彼的关系,更多是相补的关系。中医的长处在于医治疑难杂症和养生防病等,反对“头疼医头”;西医长处在药物和手术治疗,办法就是“头疼医头”。近代时西医传入中国,最先接受和受益的不是权贵而是穷人,中国人包括世界各国人民后来的医疗和健康水平的提高,主要靠的是西医,这是历史事实,不是如某些人所说的近现代中国医疗西医化是西医的阴谋和对中医的剿杀。

  我们不能否认中医对民族健康的贡献,但贡献又不可过于拔高,几千年中,中医没有实质性提高和进步也是事实。张仲景至今还是大名鼎鼎的东汉时代的名医,但有谁知道伤害了无数人的寒食散竟是张仲景出的方子呢?寒食散,又名五石散。药方名。相传药方出于东汉张仲景。因服者宜吃凉食,故谓之寒食散。药性发散时体发热,衣宜薄,惟酒微温。又因配剂中有紫石英、白石英、赤石脂、钟乳石、硫黄等五石,增损不定,故又称为五石散。三国魏名士何晏始服此药,觉神明开朗。魏晋时人靡然效之,遂成风气,及于南北朝。因其药性毒,以至死者不计其数。医病资源最全的古代帝王之家在疾病面前又能怎样?办法不多,等死的不少,且不说再古,清朝康熙时史称盛世,然康熙皇帝二十五个儿子中因病早卒的就有七八个,帝王家尚且如此,遑论平民。直到我们建国时,中国人平均寿命仅三十五岁,婴幼儿夭亡率是很高的,中医是应该感到惭愧的。我们现在医疗条件、健康和寿命都提高了,不要忘记是西医才实现了医疗全民化,没有西医前,几千年的中国都是缺医少药的状态。如果放弃西医,只凭中医,十四亿人的健康问题,既解决不了也更保障不了。这其中的道理,是不需要细说的,只需一句,在耕地有限下,是吃饭重要还是看病重要?

  我们不能否定中医。延续几千年,中医也自有长处,中医的“头疼不能简单医头”,就比西医的“头疼医头”要全面和科学得多,但中医的玄学成分以及说不清道不明的特点,也为骗子借医行骗提供了方便。中医要有更大的进步,还需要我们的中医人摒弃门户私利,好好继承遗产,不断发扬和创新。

  中国有中西医两种医疗体系,是我们民族的福气,而不是谁该吃了谁的问题,有了病,不管是中医治好,还是西医治好,都是我们人民的福气。同时,我们要始终反对背离医疗必须走救死扶伤的人道主义的正确道路,而决不可再走医疗产业化,把给人看病当生意做,否则,不论西医还是中医,都是压在“人民健康”上的一座大山。

  防治疫病的疫苗,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在研制。在一年中疫苗的各种新闻中,从某些国人和某些自媒体文章中,能感觉到某些人并不为别人的研制而高兴,倒是巴不得他们的疫苗无效或者副作用大,却又刻意强调中医的疗效。中国政府已说,这次传染病是人类的共同敌人。疫苗是对付敌人的最有效的科学武器,不论谁先研制成功,都是人类的福音,是早日把世界人民从传染病的危害中拯救出来,对疫苗成功研制者不该贴上哪国的标签,对待这个问题不该有任何一丝一毫的私心。

  五

  我们隐隐能感到当今中国社会出现了一股思潮,说是复古思潮也好,还是说再次自大起来也罢,虽有时打着“爱国”或者“民族复兴”、反对“崇洋媚外”的旗号,但这种思潮对我们中国并不是好事。

  我们看世界,必须首先反对崇洋媚外的思想,首先立足于中国,先是我们必须对自己能有客观认识,中国文化源远流长也很博大,但很多也并不精深,还有很多的不足甚至说是缺陷,比如自古以来我们文化里没有产生严谨的逻辑学,没有进行过深入微观领域里的科学研究,很多学问停留于浅尝辄止,善于浮于表面上的自圆自说。譬如《大学》开篇讲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四者之间并无必然逻辑关系,能修身、齐家的,不一定能治国、平天下,能平天下的不是必得先修身、齐家,最有说服力的,再早有活到七十多岁仍一事无成的姜子牙,后有一身痞性的汉高祖刘邦。刘邦平定了天下,对其父说“始大人常以臣无赖,不能治产业,不如仲力(其兄)。今某之业所就孰与仲多?”殿上群臣皆呼万岁,大笑为乐。可见刘邦之兄是个能齐家的好手,能平天下的则是刘邦,刘邦治下的产业不知比其兄大多少万倍。《大学》的作者曾参却把修、齐、治、平在文字上说得好像很符合逻辑,而实际却仅是文字上的自圆其说罢了,并无什么实际用处,然而两千多年来,让多少有志之士将一生精力用在了修、齐上,反而治、平之君多来自莽夫野汉,所以也得出了“大老粗能干大事”的认识,而这宝贵认识能得到士子们的认可吗?唯一能得到认可的直到毛泽东同志,而时代已是到了社会主义时代了。

  我们中国这次全民抗击疫情,有很多人说是我们民族传统的爱国精神主导的团结,但熟知历史的知道,事实不是这样的。传统文化里的中国,是“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历代统治者对黎民百姓阶层不直接管理,派地方官也只派到县,官员体系里县令是最低的,县以下是社,从先秦直到清代,社(即村庄)是最基层的单位之一,方六里,名之为社,或说二十五家为一社。各代沿袭,各有不同。清顺治时,设“里社”,令民或二三十家、或四五十家聚居,以便管理及协力耕做、互助。乡民自治也好,还是乡绅主导也罢,自古以来黎民百姓都没有过有组织的管理,只是一种松散的管理。直到新中国建立,我们用马列主义的建党学说和无产阶级团结起来的思想,第一次将松散的民众组织起来,并建立村、乡组织管理体系(相应的在城市有街道办事处和社区居委会),全民组织动员能力第一次空前强大起来,直接将上至中央下至村及每一个村民都有组织的管理了起来,可以说这是我们从无产阶级政党制度学到的,经过我们自己的建立和发扬,如今已成为中国自己的东西,并在这次抗疫中发挥出巨大的作用,中国再也不是新中国建立以前几千年不曾变过的“一盘散沙”,而变成了“上下左右团结一体”的国家。我们的这一制度,来源于共产党的无产阶级性质,这是资产阶级政党无法学到的,可以说,别的国家防疫即使照样学样地“抄中国作业”也是抄不会的。

  六

  我们还有很多不足,如毛泽东主席回答历史周期律问题时曾指出:“跳出历史周期律的出路是民主”。但民主的第一步是自由,没有自由不可能有平等,没有平等不可能实现民主,自由、平等、民主,三者中,前者是后者的基础,没有自由谈不到平等,没有平等不可能做到民主,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特征之一,它一定是一个真正民主的社会,是全体劳动人民充分享有民主权利的社会。但现今某些人一听到“民主”就联系到资本主义民主的虚伪性,从而对“民主”一词产生厌恶感,这是极端错误的。我们追求社会主义,实现真正的民主也是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只有实现人民真正的、充分的民主,人民才能真正当家做主,成为管理国家和社会的主人。为了民主,毛泽东同志说“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如果否认民主,那么这句话也就失去了意义,其中“关心”一词的含义就是在实现民主权力。

  我们在追求自由、平等、民主的实现中,还有很长的路需要走。相比于某些如美欧资本主义国家,尽管它们的民主是资产阶级的民主,是虚伪的,但从其资产阶级内部来说,它则是民主的。因为我国漫长的封建思想的延续以及民主之路的极其短暂,经过我们党的努力,直到现今,我们党内的民主还没有很好的实现。2018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六次集体学习时指出,政治方向是党生存发展第一位的问题,事关党的前途命运和事业兴衰成败。发展党内民主的方向应该与党的初心和使命、党的性质和宗旨相一致,遵循共产党的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和人类社会发展规律,不断增强党的凝聚力、战斗力和创造力,领导全国人民沿着社会主义道路走向辉煌。所以,仅从国家管理者内部的民主来说,我们与西方还有很大差距。现实中,我们常常看到,是权力说了算,官大的压小官,小官只得奉承、献媚大官,官员缺乏独立有效的监督,即使有所监督,时时也碍于官阶品秩、权力大小等等因素,这阻挡了党内的民主建设,怕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力会受到权力的压制和私下报复。党内民主建设尚且艰难,延及到每个公民,全社会的民主建设就更加艰难。

  民主不是资本主义国家特有的专利,我们所追求的社会主义民主是比资本主义民主范围更广泛的、真实的,实现于全体人民的民主。美国人民追求民主权力也在不断前进的进程中,通过一次次的美国总统大选,美国人民也在将属于资产阶级内部的民主向人民一点点扩大着,特朗普总统因抗疫不利一定程度上的败选,就是美国人民民主权力的扩大,他们用选票在向总统和联邦政府要求必须对人民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提供有力的领导,而不是无所作为。

  我们中国经过七十多年的建设和改革,取得了很大进步,但还有很多领域落后于发达国家,诸如高科技、文化软实力,这两三年所经历的芯片危机就是一起典型事例,在文化上,我们还没有过硬的实力走向世界,加之我们传统文化的丢失、社会道德的剧烈滑坡,个人私欲的无限膨胀,在国际上给我们民族和国家造成了很多负面形象。虽然我们不可能事事、处处都争世界第一,但在诸多重要领域和方面,要有领先于世界的创新和发明,要能产生一些大哲学家、思想家、科学家、技术发明、文化产品等等,正如象人民日报评论批评的,“掌握着海量数据、先进算法的互联网巨头,理应在科技创新上有更多担当、有更多追求、有更多作为。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几斤水果的流量,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未来的无限可能性,其实更令人心潮澎湃。”

  七

  我们中华先人创造了无数优秀文化,这是我们民族的宝贵遗产,永远值得我们自豪骄傲,但不能仅满足于此,还要我们今人和后人继承和创新发扬,如果仅停留于过去的辉煌,我们和我们的后人是愧对先人的。虽然西方近代以来对中国侵略蹂躏掠夺,但我们也从西方那里学习到了他们先进的东西,首先就是科学。可以讲,我们今天几乎所有的物质上的进步,都是学习西方,这是不容置疑的。而精神、认识等方面,也有很多是学习的西方。我们不能因为西方曾欺负过中国就仇视,更不能因仇视而拒绝承认和接受他们进步的东西。我们的接受和学习,是为了超过他们,永远不再受他们的欺负。这应是我们中国人该有的态度,换句话说,既不要妄自菲薄、崇洋媚外,更不可自高自大、唯我独尊,应该平等地看待世界一切文明相比较下的先进和差异,把他们的好东西学过来变成自己的,那么它就是我们自己的。

  2020.12.23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