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李旭之:疫情给中国经济问题的思考

2020-07-11 09:02:1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李旭之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场新冠病毒的世界疫情灾难,不仅沉重打击了很多国家的经济,也严重冲击了世界一体化进程。在以私有制为主流的中西方世界,这场疫病灾难,也给私有经济的各国带来了人道主义灾难,疫情严重的欧洲如意大利、法国、英国,以及美国等国家,被疫病夺去生命的人,不亚于死于一场世界战争。死亡人数多得可怕,主要因为很多国家的医疗资源私有,政府不能快速有效组织救治,而美国、法国等国因疫情经济几乎停滞,人们生活陷入困境,是自我隔离还是谋求生存,这也是爆发骚乱的重要原因。尽管西方世界是资本主义,但有远见的国家领导人,从疫情中喊出了需要重新考虑将本国医院收归国有的呼声。医院只是与抗击疫情最直接的领域,但从医院而至经济全领域,可以设想,若从医院收归国有开始,也必将延及其它领域,而这很可能是这场疫情结束之后世界经济的调整方向和社会的发展方向。

  从中国抗击疫情看,也正因为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以及医疗最雄厚资源仍存在于公有医院,才让我们中国人在这场烈性传染病肆虐中得以有安全保障,走上一线的公立医院包括军队医院在内的医护人员,听从指挥,不怕牺牲,奋战在抗疫战场,同时各地区公立医院服从国家调度,献出最好的医疗资源和最强大的医疗队,这些都显示了公有制度的优势和强大力量。我们十三亿国人的健康安全,尽管病毒肆虐,但是我们中国人在世界各国疫情灾难中却是最安全幸福的一个国家,同样的还有社会主义国家如朝鲜等。这些都是最具直观性的事实,也最具有教育意义,是比任何书本上的、口号上的教育来的最有效,从而也从那些私立医院的表现中,让我们看清了私立医院的本性,它同样对人的教育也是最有效的。

  这场疫情同样冲击了中国经济,尽管疫情传染扩散得到了遏制,但人们的生产生活还没有从陆续复产复工中正常起来。人们看到了两种巨大的反差,一边是体制内的,他们没有失业,他们没有降低工资,他们没有损失丝毫利益,他们不用担心疫情何时能结束,一句话,因为他们是有全面保障的。而另一边的人,他们是占社会的过半多数,疫情期间由于不能经营,个体户的他们不得不关门失业,只得靠以往的积蓄生活,他们有的被公司裁员了,因为公司日子也不好过,只得转嫁到裁员上,而幸庆没被裁员的,但薪水工资降了,因为公司生产受限了,利润少了,公司老板是不可能倒贴资金给员工维系原工资的。还有大量农民工,哪里都在躲避瘟疫,又能去哪里打工呢,只能返家窝在家里,靠手头积蓄维持生活。靠出口生存的外贸企业,外国订单减少了,没有了效益,有的公司和员工也都快揭不开锅了。世界性疫情,外国人的日子也不好过,外资企业少了投入,公司和员工能维持基本生存就不错了。还有其它的私有领域,如文化产业的影院,影视拍摄、旅游、留学、对外交流、体育赛事等等,都在暂停着,还没看到复工的日期,从业其中的人,没有谁不在期盼中煎熬,严重煎熬不过的,或断了资金链陷入绝境的,已有人跳楼轻生了,据说华谊兄弟的王中军卖了自己香港的豪宅,只为眼下的公司续命。老板们尚且如此,何况其下的芸芸众生呢?

  瘟疫之下,还有洪灾,雹灾等多种灾而来。任何一种灾难,任何一个个体的人都灾难前都是渺小的,受灾的人要么葬身性命,要么家破财亡,都不堪一击,看看冰雹之下的西瓜农户,那些果园农主,今年的希望破产了,只得再寄希望于来年,而明年会不会再来一次雹灾呢?洪灾中,那被洪水推到的房子,被洪水淹没的农田,被洪水冲刷过的店铺,落入滚滚洪流中的一年的希望。祸都不单行,一场祸之后,很可能紧跟着新祸而来。古话说,大疫之后是大灾。中国的人们,世界的人们,地球不都是每天都是静好。

  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是朝着进步的方向前进。而进步的表现,任何一个国家和社会形态,无一不是从独立无助的个人一次次走向程度不同的一次次更大范围的人的联合。相反,违背联合的规律,从联合再拆成人的分散的个体,不是进步而是倒退。

  我们中国是社会主义社会,但几十年不仅没有走向更紧密的人的联合,相反现在却成了极为分散的个体社会,名曰是发挥个人的能动性和积极性,从而不承认人在联合中的也有积极性。而悖论则是,个人要想更能发挥自己的才能和积极性,只有在一个联合的平台上才能更好的发挥出来,平台越大越高,发挥才最好。人必须要借助联合的平台才能从低一级的平台向更高一级的平台上提高和发挥。这就是现在人们常说的,不是你厉害,而是你的平台厉害,不是你能力高,是你借助了平台的力量让你显得能力高。集体所在的平台,大家共同使力才能将平台不断抬高,从而将自己也不断抬高,而所有平台所组成的社会也必将走向新的进步境地。对于这一点,从这次疫情中,让人们看得更加清楚,失去集体平台的人们,为生活所迫,是又不得不重新回到摆地摊的低级的原点上去,又从最低处里挣扎。

  这次疫情,使得我们必须反思哪种经济模式才是最好。现在的世界,无外乎两种模式,一种是自由的市场经济模式,而且现在是主流模式,一种是国有经济及集体经济模式,按照传统说法,是计划经济模式。但计划经济已被妖魔化多年,被贴上了僵死的、限制个人才能的、养懒汉吃大锅饭的标签,而且在主流经济之下,被认为是政治不正确。唯物辩证法告诉我们,中国的传统哲学思想告诉我们,永远没有绝对正确的东西,也永远没有绝对错误的东西,三十年在河东,三十年在河西。

  我们中国的抗疫成功,我们十三亿人得以安全健康,完全是得益于公有经济提供的保障,否则美国的抗疫失败就是我们的结果。我们不能不对国有经济表达我们的感谢。

  现在我们的国有经济所剩不多了,只剩下了几十个大型优质的中央企业,各地剩下一些公立医院和公立事业单位,还有一些公立占主导的公私混合企业,在全国经济领域,已不再是公有制为主体了,相反,全国几乎七八成的经济领域已被私有或民营经济占领。

  公有经济与民营经济,除了性质不同外,对于党和国家来说,最大的不同在于,公有经济是党与生产劳动群众直接相联系的经济模式,劳动者在经济单位劳动,有很强的归属感,不担心失业,不担心失去保障,每天工作是带着希望的,不仅是工资会不断增长,而且人也能有不断进步的机会,是让人感到自己与企业是一体同命运的。相反,工作在私企单位的,也仅仅是一个打工者而已,时时担心被老板解雇,很多私企员工的工资能几年十几年不涨,有的还在下降,有很多私企为了逃避劳动法,工作时间稍长,就无端解雇员工,不想签定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在老板眼中,打工的员工也仅是机器上的一个器件而已,所有私企员工都不是党直接联系的群众,中间被企业主隔断了,而且企业主对员工的剥削和不合理对待,反而会将某些不满栽脏到党和国家头上,平添群众对党和国家的隔阂、抱怨甚至严重不满,而国家却不能对他们提供什么帮助。再从国家层面上讲,公有经济,是党和国家直接管理和能够调动的资源,属于国家所有,该涨工资时,一纸通知就能实现,该处罚时,一张处罚就能执行,是能完全执行国家政策和命令的经济体,不会而且也没有必要欺上瞒下,信息是能公开透明的。而私有经济,国家无权使用和调动,如果使用,是必须购买,卖与不卖,卖多卖少,总是老板说了算。如果这次抗疫,全是私立医院的话,不知国家要花费多少资金能买到医疗队去抗疫,即使能买来,但不怕死的奉献精神恐怕是很难有的,看看美国的那些医疗队的逃兵吧。企业是老板私有的,全是老板说了算,他可以不执行国家的某些政策,也可以与国家强制性政策和命令玩捉迷藏,搞变通,也可以对国家提供虚假数据,让国家对全国的经济状况摸不准看不清,总之一句话,私有经济是只对老板有利而可以不管其他。有些老板,利用自己的企业,在挣够捞足后,不想回馈国家和社会,不想提高员工待遇,不想扩大生产创造更多就业,而是立刻转移财富到国外去,如插向中国庞大身躯上的一根根吸血管一样,将无数劳动者创造的财富,将祖国宝贵的资源,以及党和国家的政策,变成钞票财富后,流向了国外,而留给中国和中国人民的却是废墟、贫穷和虚弱。这次两会,听到了可怜的现实,竟然现在我们竟还有一半人月收入也就一千元,四十年的发展和积累,不该是这样的。

  从人类社会来说,计划经济才是新事物,而市场经济却是很旧很旧的事物,因为中国五千年都是自由经济社会,所不同的是,现代有了公司这种经济组织。但公司是人的一种联合。相反,在任何一个公司内部,不论国有公司还是私有公司,实际从精神上讲,它们在内部都是追求公有经济性质的精神,它让员工讲奉献,它让员工讲团队,它让员工讲提升,而差异在于,国有公司是将员工的劳动变成公司共同财富,实现员工的共同幸福,而私有公司,到头来只是老板一家的财富增长和幸福而已。

  计划经济来到中国,因为它是新事物,不仅受到旧势力的反感和对抗,而且因为新,在执行上不可能完美顺利,做好计划经济需要更高的本领,不仅需要更高的宏观管理能力和懂得社会主义制度及其经济制度,还需要高度负责认真的工作态度以及为人民服务的思想,这是比撒手不管放任自由发展的自由经济要难得多,所以计划经济在制作计划和调控上一定会避免不了出问题,如有人从中故意破坏或拆台,那么计划经济就会出现某些弊端来。前三十的计划经济一刀切式的作法,客观说,超出了当时中国的社会现实,不仅经济条件没有达到,而且人的觉悟也远远落后,因此那时弊端的确很多,它僵化了社会活力,捆住了人的能力发挥,但好处是我们利用计划经济在高端科技方面显示出了强大优势,而弊端主要集中在民生领域。也正由于此,才给了后来搞市场经济,允许个体经济,大力发展私有经济和合资经济的理由。公正说,之前的计划经济也并不美好,后来的市场经济也有功劳,只是体现在的经济领域不同而已。没有计划经济的保留和进一步发展,我们的航空航天、铁路高铁,军事国防、重要央企、航运船舶就不会更上层楼;没有市场经济的自由繁荣,我们的衣食住行就不会有今天的多彩丰富。

  时间总在向前,社会总在变化,形势也总不同,还是要说,永远没有绝对正确的,也永远没有绝对错误的。社会和经济的发展,总是要符合形势的变化才行,否则就要被形势碰撞击碎。通过残酷的现实,我们品尝了无底线市场经济的惩罚,如食品安全问题,道德沦丧问题,人心败坏问题,一切向钱看问题,人才和财富严重外流问题,它们造成了今天社会的诸多矛盾和激烈冲突。只要我们都还有一颗爱国的心,还有为祖国负责任的心,想让我们中国更好,那么这些都是不能回避的关乎大家利益和未来子孙利益的大问题。而现在能够选择,能够想到的更好的路子,也只有一条,那就是再次壮大我们的公有制经济。

  要壮大公有制经济,不是要刻意打压或压缩现有的私有经济,而是在经济政策上要坚持公有制经济的主导地位,实现宪法上公有制经济占主体地位的规定,需要国家,以及地方各省、各市县要加大支持现有的公有或集体经济,停止私对公的混改,另在新建企业上,要多建公有制企业,现有和新建的经济企业,不能再重复到以往纯计划经济的思维上,要适应现在的市场经济大环境上来,与现有私有或民营企业进行同等竞争,在竞争中说话,在竞争中让人们自由选择,看哪种性质的企业和模式更能得到群众的喜欢。

  通过劳动者的选择,实现对企业性质和经济模式的认可。要改变当前单方面支持民营经济的做法,如有民营企业希望公对私的混改,要予以赞同并支持。也必须要向劳动者提供另外一种就业的天地,要知道我们中国必须应该是以公有制经济为主体,以多种经济成分为补充的社会主义经济,而不能本末倒置。

  这次抗疫中,给一线抗疫不是事业编的医护人员许诺归来转成事业编,感动了多少医护人,给了他们多大的抗疫决心和信心,难道不是事实,不是这次抗疫胜利的力量源泉吗?难道不是人心所向吗?什么叫得人心,得人心的事若不去做,岂不是最大的可惜?

  还有我们社会稳定的基石农业,现在也正是搞好农村集体经济,解决导致农业一直落后的“三农”问题的机会,教训是,单干农业没有出路,唯有集体经济才是农业的真正光明的出路。这次疫情下的不同农村场景,也更加证明了这一点。

  2020年7月1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